当前位置: 首页> 灵异推理 > 冥王宠妻:夫人不要逃

第一章 梦魇

书名:冥王宠妻:夫人不要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数:3831

更新时间:2019年01月14日 18:02


我叫石笑,是普通的大三女学生,但我也有不普通的地方,比如,我能看见鬼,再比如,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二十岁。

今天就是我的二十岁生日。

这天晚上,我没有庆祝,很早就睡了。紧接着,我梦到自己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红,满眼无尽的红。

当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一顶飘摇的喜轿当中,霞披凤冠,身体却僵硬得完全无法动弹。

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又被魇住了么?我想。

从小到大,我都有无数可怕的梦魇,最可怕的一次,拖着半截焦骨眼眶黑洞洞的男人,从床脚爬上来掐我的脖子,那一次,我差点窒息。

可现在,却比那一次更恐怖。

因为太真实了。

无论是身下柔软坐垫的触感,或者是眼前殷红盖头上的龙凤绣花,还是空气里弥漫的那股布料的糜香味儿。

都如临实境。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驱散轿子里的沉闷,带来一阵清爽,我眼前的盖头也随风扬了起来。

那一刹那,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轿子竟然在万里高空之上,脚尖往前便是空,大地上连绵百里灯火辉煌,看廊坊,是古代的闹市。

而更令人恐惧的是,逛集市的都不是人,是妖魔鬼怪。

他们形态各异,大小不一,涌在一起仰着头喧嚣翻腾,宛如一幅幽冥版清明上河图长卷。

“阎王娶亲,百鬼朝迎——!”空灵的戏音在空中响起,回荡过大地。

地下群魔妖怪们,瞬时像磕了药中了邪似的闹腾起来,发出的呐喊盖过了天地,让人看了心肝胆都颤!

看到这副盛况,我吓得腿都软成泥,生怕会掉下去。

才刚这么想,下一秒,失重感袭来,轿子竟然朝他们俯冲下去了!

尖叫堵在嗓子眼,我无力挣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掉入百鬼的血盆大口当中。

一片漆黑。

下一秒,我又落回到了实地上,睁开眼,盖头好好的盖在我的头上,周围都是欢天喜地的唢呐声,两个喜娘搀着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可我却丝毫松懈不起来,因为喜娘的手。

枯皱之中,蜡黄一片,指甲盖是苍白的,了无生气的像死尸一般,可力道却无比的大,死死地掐在我的胳膊上,衬着猩红色的喜服,怎么看怎么诡异。

想快点摆脱这四双诡异的手,我想挣扎,却依旧动弹不得。

忽然,她们停了下来,动也不动,却又不出声。

要干嘛?我心里燃起一股不详的疑惑,而等待我的只有漫长的沉默。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虽然是欢快的唢呐声,可除去了音乐,却一点人声都没有,没有宾客的喜宴……那来的都是谁呢?

我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时,忽然有一只温润如玉的手,轻轻地牵住了我的手,冰凉的触感从我指尖传来。

“交给我吧。”一个语调温柔的男人的声音,从我头顶轻轻地传来,当然,在这副情景下他的声音听起来,同样很鬼气森然,但却意外的好听。

那些诡异的喜娘都听他的话撤开了去。

在他接过我的手的那一刻,我的脚步也瞬间可以动了起来。

跑!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毫不犹豫甩开他的手,我转身拿掉盖头就跑,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我甩开他手的那一刻,我竟然感觉他怔了一下。

但我哪来得及管那么多呢?满脑子逃命。

可就在我刚踏出脚步的那一刻,眼前的场景,如水波纹一荡,瞬间换成了室内,一张雕花缠枝大架子床就摆在我面前,我刹不住车,一个箭步摔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道身躯从我后面压上来,将我牢牢的禁锢在柔软的床上,方才还清醒的头脑,突然抗不住地混沌起来。

恍惚间,耳边一声悠悠的哀叹。

“你跑什么呢?我找了你那么久,你见到我却要跑?”

还是方才那个好听的声音,但语气里却有着淡淡的失落与伤感,他埋在我颈边,撒娇般轻柔地摩挲着,触感冰凉而微妙,痒得我缩了缩脖子。

他却一口含住我的耳垂,湿漉漉的舌头伸来舔了一下。

这缠绵的触感,让我不禁侧头去躲,却被一双柔软的唇从后封住。

冰凉而湿润的舌尖趁机滑了进来,和我绞缠在一起,温柔中带着挑弄,越吻越深,越吻越深……也许是这唇齿间依偎的感觉太梦幻,我不禁微微回头回应他。

他顿了一下,似是收到了鼓舞,猛地把我翻过来,吻得更加霸道,一双冰凉的大手肆意游走,所到之处,皆让我微微颤栗,化在这片无尽柔情中,无处可逃。

忽的,腰间一松,戏喜服被扯过肩头,大片的凉意让我清醒过来,而那双手还在不安分地往上走。

我当然察觉不对,轻微地挣扎。

这反应也传递给对方,那手停了一下,“我很想你,你不想我吗?”沉沉的呢喃,他又在我耳边说话,虽是问,可我听出了哀求的意味。

你是谁?我想问,我侧过头,努力地想去看清他的样貌,却只看到一个俊美的轮廓。

恍然间,我看他对我笑了一下,倾身延续了那份缠绵。

迷迷糊糊之中,我无力抵抗,只能任他放肆。

但就当我以为他会继续下去的时候,他忽然撤开了,架在床上凝望着我。

怎么了?我心中不禁疑惑。

他半晌无言,缓缓地低

下头来,深深地埋在我的颈边,闷闷地道:“这一次,你别走了罢?”

“夫人。”

当他喊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我心蓦然一揪,疼得像被人攥了一下。

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莫名的悲伤,那么浓厚而复杂的悲伤,我从未有过,像失去了今生最重要的东西,像隔了千世,隔了百世,遥远又深邃,深邃又汹涌,席卷而来,猝不及防地淹没了我。

下一刻,我醒了过来。

眼前并没有什么喜房,我还在家里的床上,可那怅然若失的感觉,依然还在。

我静静地待了会儿,等待那种感觉散去。

果然是又被魇住了,我想。

可那感觉也太真实了吧?

那百鬼,那喜娘,比电影特效还精致!

而且……怎么还有那种情节?

我最近想男人了?脸颊发热。

想个屁,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下午四点,六点上班,我还有一个小时可以睡。

我打了一个哈欠,翻过身,身后,却有一张惨白的脸。

“啊——!”

我吓得掉到地板下,蹭蹭地往后退。

随即,我看清楚了,躺在我床上的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他身资修长,一身广袖长袍的红衣,长发如瀑黑得如绸,侧卧在那里衣冠闲散,就跟魏晋南北朝时的风流名士似的。

看样貌也是那个调,一双桃花似水柔情目,两片弯月温柔薄幸唇,有些阴柔,但好在鼻梁英挺,整张脸一下子俊朗起来,有了超越性别的美。

美男在卧,可我的心却咯噔了一下,因为,这美男,很明显的不是人啊……

红衣,古装……厉鬼就算了,特么还是古代的厉鬼!

按照我往常的经验,遇到鬼,最好不要理他们,否则绝对会被缠上!

我努力地装作看不见他,站起来。

但还没装两秒,心里却已经破功了。

我都不知道我装还有什么意义,刚才我那么大动静,鬼虽是鬼,但又不是傻,怎么可能看不见?

果然,那男鬼瞬也不瞬地冷笑着看我装逼。

我强撑着向房门移去,僵硬地转过身,把手搭到门把上。

“去哪儿?”耳边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吓得我一个激灵,再次“啊”地叫了出来,演技全面崩盘。

演技崩了,我的内心也跟着崩了

“大爷,放过我吧,给你跪了。”我转过身看着他哭嚎道。

男鬼微微一笑,倾身上前压来,我退无可退,被他困在房门上。

“夫人,胡言乱语些什么?新婚燕尔,为夫怎舍得罚你?”

你才是胡言乱语吧……?!!!我急得快要哭疯了。

额……等等,夫人?

我忽然想起梦里的那句话,整个人恍然了一下,抬头看向他。

随即渐渐反应过来了,他就是梦里的那个男人?!

也就是说那不是梦魇?!

我想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不然,这男鬼怎么会看戏般满意地观察着我的脸。

“那些飞轿、百鬼、都是真的……?”我傻愣愣地问道。

“哦不,那个只是幻象啦。”想不到那个男鬼却摇头否认。

我松了一口气,笑道:“哈,那我们一定也没有……”

“那个是真的。”男鬼忽然认真地眨了眨眼睛。

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夫人。”那个男鬼又拱了上来,在我耳边轻喃:“让我们继续梦中,未完成的事吧。 ”手又开始不安分地乱动。

我推着他的脸,“你走开!”

男鬼突然定了一下,正过脸怨气的看着我,鬼气一下子上来了,我顿时寒从脚起。

差点忘了他是鬼了!

我顿时心凉凉的,鬼和人不一样,不是那么好交流的,你无意中的一话,很可能就会激怒他们!

我吞了口吐沫,强撑着站在他面前,干巴巴的说道:“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再不走,我骂你了。”

我说骂他,并不是在搞笑,而是情急之下,使出的绝招。

都说鬼怕恶人磨,此话并非空穴来风,鬼还真就怕别人骂他,你强硬一点,说不定他们就走了。

我定定看着他,心里打鼓此招是否有效,却想不到,这男鬼还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保持着那副表情不变。

看来还真有效!我顿时胆子上来了,板着脸冲他摆手,“你,往后退。”

男鬼闻言往后挪了一步。

“再退。”

又一步。

我终于可以拉开门,面朝着他慢慢挪出门,我看着他警告道:“我得去上班了,今晚我回家以后,不希望再看见你,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我指着他的鼻尖。

男鬼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缓缓地关上门,直至看不到他的脸。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我心想,刚准备转过身,身后传来一声。

“石笑。”

“啊——!”我一声凄厉的尖叫,瘫软在地上,捂住脸双腿乱蹬,对不知何时闪到外面的男鬼哭喊:“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吗?”

男鬼久无回音。

半晌,我拿下手偷偷地看他,那只男鬼只是静静地俯视着我,没有动作。

“你到底要干嘛……?”我带着哭腔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谁知,他看向我森然地笑了,笑毕,眼神里竟然闪过一丝认真,他以劝告地语气郑重道。

“石笑,今晚走夜路,你要小心。”

语结,化作一团青雾,骤然散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