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天降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兄弟不分阵营

书名:天降 作者:兔子带刀 本章字数:4041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6日 12:28


   圣蛋歌徘徊在大街小巷里,夜晚的星空如此的灿烂,一个身着黑色教袍的人影闪现而过,在夜空上留下一道炙热的裂痕。   “参见右护法。”狱警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一见华少突然出现在了眼前,难免惊慌失措。   十分的倒霉,这个平安夜竟然轮到他来值班,不能回到家里去和老婆孩子团聚,这就是西风的政府人员,西风的公务员。   华少丝毫没有鸟他的意思,直接走到狱警坐的办公桌前,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便开始翻起了册子。   “右护法可是在找阿耀的资料?”狱警恭恭敬敬的问道,生怕惹了这位权利哥。   华少一边翻书,一边很不耐烦的说:“不是。”   “那……是找谁的资料?”   “我在找阿耀蹲的坑。”   “……”狱警一阵无语,然后义正言辞的说道:“上级吩咐过,不允许任何人和阿耀见面。”   华少顿了顿,慢慢把书本合上,抬起头来,两双眼睛煞意十足。   “我只是问一下门牌号多少,我有说要见他吗?”   “右护法莫把在下看成三岁小孩。”   “你的上级是谁?我马上打电话。”华少左手摸索着往座机寻去。   “这……右护法不要为难在下,在下也只是一名小小的狱警,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三岁小二,中有良家妇女,都靠我一个人在吃饭……”狱警冷汗直冒,半诚恳半恳求的求道。   “上你老母!”华少越加的不耐烦,右手一砸桌子,“轰”的一声,办公桌支离破碎。   “我还会放了他不成,不就见他一面而已,见一面你会死啊?”   狱警也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同志,遇到这种情况,脾气反而倔了起来:“我只是奉命行事,上对得起神帝下对得起西风百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出阿耀的门牌号。”   华少点了点头,赞赏道:“好样的,教会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份内之事。”狱警十分自豪的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   抛下一句*裸的送葬语,华少越过破碎的办公桌,来到了狱警的面前,左手抓住他的脖子。   “说不说?!”华少威胁道,同时一巴掌扇了过去。   “慢着!”狱警正义凛然的喊道:“在天字9527房间!”   可惜还是慢了,华少的巴掌竟是比那音速还快,在狱警口中的门牌号飘入他耳朵的同时,巴掌已经亲密的挨着了狱警的俏脸。   “早点说不就没事了。”华少活动了下手腕关节,看着地上被打落几颗大牙的公务员,缓缓的朝电梯走去。   西风教的监狱里有电梯?这其实不难理解,西风教历时数十年的内战,再加上国内众多犯罪分子的参与,如今的监狱大楼竟是比台碗的101大楼还要高。监狱共分为“天字”、“地字”两类住所,“天字”顾名思义的是水平线上的建筑,而“地字”则是地下监狱的简称。如果单靠11号一路向上走去,要到天字9527号房间谈何容易?   像阿耀如此的反教会反革命的叛逆怎么有这福分呆在陆地上的住所呢?原来“天字”和“地字”所关押的犯人级别有不同。凡是罪大恶极之人,统统关押在“天字”号大楼,不为什么,看过《越狱》系列电影的都知道,越是接近陆地的监狱,越有可能发生越狱的情况,比如跳楼啊~挖地道啊~这些伎俩,对于人力资源缺乏的傀儡政府来说,减少狱警的编制,更多的加入科技因素来防止犯人逃脱是一项十分成功的决策。   这对政府来说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对于狱警这些生活在警察编制中最为悲剧的公务员来说,那可真的越发的吃力不讨好。   狱警的生活无非就是看守犯人,而犯人的生活就是被狱警看守,根据“X=吃饭+睡觉,猪=吃饭+睡觉,X=猪”的辩证公式,我们可以直接这么下结论:狱警=犯人。   成天面对犯人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啊,特别是遇到那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死离别的场景,我们就算脑神经再强悍,也会忍不住便得多愁善感起来。   很幸运,当初华少报考的大学不是风域市监狱大学,否则现在被打落大牙的人就是自己了。   此时的华少,一直乘坐电梯来到了95层,电梯门一开,他便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就着口水咽了下去。   神马是科技?!科技就是在监狱里面安置北海最为先进的设备,让进入里面的人无法调用体内的精神力、法力、真气、查克拉……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破解这种科技的丹药已经成功研制出来了。那粒丹药凝聚了一代又一代逃犯分子辛苦钻研的成果,此时正顺利的在华少的体内运行功能,而这粒丹药,还是华少从一个黑商手上买到的。   华少试着运行自己体内水元素的生成情况,感觉到精神力顺利的经由掌心分解成H2O流淌了下来,这才放心的踏步出来。   95层的布置和其他楼层差不多,都是一样的长廊,两边是一间又一间的套房,里面有空调有浴室有厕所有书桌应有尽有。   此时,一个长相硬朗的老汉正坐在书桌前,手里捧着一部MP4,见着华少来,便闷闷的说:“没想到堂堂右护法也会来到这种地方”   “原来你被抓进来了,难怪最近都没有见到你在外面闹事。”华少缓缓的

来到了那间套房前,半嘲讽的说道。   老汉长叹一声,关掉了MP4:“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江山代有人才出啊,我这个老头,更不上时代咯。”   “更不上时代,你不还拿着MP4么?”华少无奈的说道,“谁给你送进来的,不是监狱里面不能携带电子产品么?”   老汉笑了笑,在华少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MP4:“炎泉那孩子拿来的,跟我说有一部小说非常适合中老年人阅读,叫我看看。”   “哪部小说?”   “好像是那个什么橙子网站,一个叫兔子带枪的人写的,叫做《也曾爱过》。”   华少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你果然是无聊得很,不说那部是一篇爱情小说不适合你老人家看,就单单那连载速度,都令我蛋疼得很,从上个月到现在才更新了一章。”   老汉摇了摇头,打开了手中的MP4,盯着屏幕说:“可是我的MP4里有二十多章哦。”   “二十多章?”华少来了兴趣,追问道:“都写了什么?”   “不告诉你。”老汉故作神秘道:“除非你放我出去。”   “可能吗?”   “不可能,不过你可以试试。”   华少拱了拱手,不再理会那癫狂的老汉。   倒是远处的一间套房里传来了剧烈的金属声。   “华少你这个龟儿子!我%$&^%$”   华少揉了揉耳朵,把那些骂声都置之度外,慢悠悠的来到了那件套房门口。   “你丫的,我带了东西给你,要还是不要?不要我走了。”   正在猛烈敲打铁门的阿耀一听,便停止了咒骂,乖乖的坐在了门口。   华少也跟着坐了下来,从袋子里取出了一些吃食。   “这是?”阿耀望着地上的东西,不解的问道。   “咱们好歹兄弟一场不是?这个平安夜我给你带来了从鲍老将军那里打包的火鸡肉下酒,够不够义气啊?”   “义气个毛,真的够意思的话就把我放出去。”话虽这么说,阿耀还是熟练的掰开了一次性筷子,迅速的朝火鸡肉袭去。   “在监狱里吃得还好吗?”华少拿出两瓶女儿紫来,一瓶递给了阿耀,自己则灌了一口酒。   “你说吃得好不?我都瘦了好不?”阿耀十分享受这些好酒好菜,嘴上依旧的不饶人。   “教主那边说了,只要你肯归顺西风教,可以立马把你放出来,再给你个将军*。”华少又掏出了几样下酒菜,把那塑料袋塞进了隔壁的套房里。   阿耀也不理会华少言语中那些勾引意味,自顾自的吃着:“瞎扯淡,我有我的追求,你不会懂的。”   “不然你就在这里面虚度青春,荒废了一身的本事?”华少进一步的勾引道。   “无所谓。”阿耀满不在乎的说:“反正现在西风已经基本上废除了死刑,我在这里面住得还不错,等有机会了越越狱,继续革命事业。”   “还是一点都没变。”华少从兜里掏出一包仲华,甩给了阿耀。   阿耀撕开了包装,拿起一根来放嘴里叼着,左手拇指和中指搓了半天,愣是没搓出一点火星来。   华少见状,把兜里的打火机也扔了过去,阿耀这才满意的点上了一根烟火。   “难得来看我一次,也不带多几条。”   “吸烟有害健康。”华少抛出了一句至理名言。   “老头子还在那边呢,你不过去孝敬他一下?”   “孝敬个毛,他早就戒烟戒酒了。”   “那你也该弄点火鸡肉给他啊。”   “瞎扯淡,一大把年纪了吃这个胆固醇过高。”   就这样,两个处于不同政治立场的哥们,在那人手短缺却有防守严密的监狱里,若无其事的聊着天,喝着酒。这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啊!能做到这个地步,要么是处于政府机构里面的顶层位置,要么就处于政府机构对立面的最高逆党,然而他们的性质又是相同的,那就是可以藐视一切的法律。   人生短短几个秋,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仲华啊西边女儿紫。   远处的老汉用眼角瞟了两人一眼,也不多说话,自顾自的看起了MP4,只是原本紧绷着的苦脸似乎多了些许生气。   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有了这些,晚年的生活也就满足了,虽然是在监狱里头。忘记年少时的叱咤,遗忘曾经的辉煌,老汉一人独自蹲在监狱里,手捧MP4,细细的阅读着《也曾爱过》。饿了,有吃的;冷了,有穿的;无聊了,监狱里有社团活动……   这个老汉的来头不简单。   同一片天空,没有圣蛋歌荡漾的街道,只有一望无际的稻田,夜晚的星空依旧的灿烂,一个红发男子闪现而过,与华少不同的是,他在地上而不是夜空中留下了一道炙热的裂痕。   11号是双数,红发男子为何路过此地的痕迹是用一道来形容呢?   因为他骑着自行车。   那是花了炎泉一个礼拜的工资才买到的,北海进口限量版传承.狼博基尼越野车!   一路骑来,惊涛骇浪,排山倒海,搭配炎泉无比霸气的腰胯、大腿、小腿、脚踝力量,越野自行车飞快的穿梭在泥地上面,没有任何的颠簸,没有任何的减速。   因为炎泉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心爱的女人。   梅子,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