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天降

正文 第八十八章:梦的诠释

书名:天降 作者:兔子带刀 本章字数:3016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14


   睡了整整两天,旭旭一直处于半做梦状态。   相信所有受过重伤的人都有过类似的经验,那就是疲劳的躺在床上,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无比的虚弱,然而正常的生物钟却让我们的大脑无法伴随着身体进入睡眠状态。   梦,是大脑活动的表现,却也能够影响到人类的肢体行为。   最普遍的表现在于人处于睡眠状态时眼珠会跟随着眼眶环绕,这也能够判断一个人是否进行着梦境。脑海中所产生的景象会逐一在你盖上的眼皮上面的呈现,也就是说,这些梦境就像放电影一般,大脑是放映机,而眼皮则是一块大黑幕,电影的画面悉数的在你的眼前进行着。   这是一场无声的电影,很多做梦者都觉得自己听到了很多声音,说了很多话。其实不然,在梦境里,你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什么言语都表达不出来,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是属于你的梦境,其实过程发生了什么只有自己最清楚。声音只是一种错觉,正如我们天生就以为长颈鹿会叫一样。   往往最普遍的梦境是我们无法支配的,它是随着做梦者的生活环境以及习惯和所见所闻进行着无穷无尽的变化。   做梦的自己要想知道自己是否在梦境中其实很简单,拿起口袋里的陀螺转一转,如果陀螺一直转动着不会倒下的话,那你就可以确定现实中的自己正处于熟睡状态。   (作者看着《盗梦空间》,感叹着男猪那浑身上下的男人味,然后觉得电影里面设计的陀螺转体确实不错,但用在这小说好像有些纰漏在里面。)   于是你尝试着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把手伸入口袋里取出陀螺来放在地板上,食指和拇指一拧,陀螺在地上晃悠悠的转了一会儿便颓废的倒下了下来。   你依旧是在做梦,而且是白日梦。没有谁会幼稚到把陀螺放在口袋里,除非你是一个幼稚园小班的学生。   转回正题。。。。。。   比较可怕的梦能够直接作用于那些让大家毛骨悚然的肢体动作,我们简称这种状态为梦游。   梦游者会根据自己的日常行为在睡眠当中进行着运动,比如起来打扫啊吃饭啊看电视啊吃尸体啊挖坟墓啊。。。。。。(作者写到这里,猛的想起自己当年梦游的那一幕。)   梦游者是没有意识的,至少作者当年梦游的时候梦境中都没有一丝丝的画面存在,只是肢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在进行着运动。当我被家人摇醒了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梦游了。   当然,也有少数人第二天起来能够清楚的记得梦游的过程,那是因为进入梦游状态的时候有少数人会半睁着眼睛,然后就像前面所讲的一样,映入眼帘的景象成了梦境,并且被梦游者清楚的感知。   很多人第二天起来,睁开眼的一刹那就把梦给遗忘了,甚至都天真的以为自己没有做梦过。   为神马有的人记得住而有的人记不住呢?这个作者还没弄明白,毕竟一个人的经验并不能以偏概全。   还记得本人在小说前言写的那些话吗?   {在一次鬼压床事件之后,我清晰的记得梦里的一切,甚至能控制梦里面的一切。真实的世界我无能为力,但却让我得到了控制梦境的能力。   我尝试着把这些梦境记录下来,一晃大学四年过了,细细读起这些曾经的梦,突然萌发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把他们汇编成小说。这个念头让领不到毕业证的我欣喜若狂,我希望自己写出来的小说不再只是故事,而是自己曾亲身经历过的,因为,这些都是真实的。}摘自《天降》前言。   这里我们就把话题转回了开头那句,当我们虚弱的时候,脑袋无法摆脱生物钟而在身体处于睡眠状态的时候开始清醒的运作。   这就是鬼压床,能够清楚的运作着自己的思维,却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行动。   脑中的思绪以快于正常状态N倍以上的速度运转着,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在深深的下陷,下陷的方向是一口无底的深渊。   尝试着驱动自己的身躯,却发

现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动弹,就要似脱离了自己控制一般。   于是恐惧,于是心虚,于是挣扎。。。。。。   这是作者在大二到大四期间天天经历着的感觉,非常的痛苦,非常的难熬。基本上一天都要两次以上,午睡一次,晚睡一次甚至更多。   读者们看到这里可以怀疑本人是一个有精神方面疾病的人,亦或者说是一个有睡眠障碍的人。   对,没错,处于那种时期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有鸭梨,至于鸭梨在哪里,我也就不说了。然而那个时期的我也非常的乐观,找寻着排解这种梦境所带来的痛苦根源,希望能够勇敢的面对它,亦或是结束它。   旭旭晕过去了,晕到第二天白天的时候,由于自身的精神力量并不似上次一样消耗殆尽,所以在正常生物钟规定的时间里,醒了过来。   旭旭只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黑暗的地带,没有天没有地,连自己站在什么地方上面都不知道。   迷迷糊糊的一直行走着,他听到前方似乎有流水的声音,而这声音也是现在处于黑暗世界的郑旭旭最能直接感受到的东西。   于是身子很自觉的向前行去,没有任何逃避,没有任何的追求。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来到一处边缘,脚在伸出去的一刹那感觉到下方并没有任何的支撑物,所以身子很自然的后退一步。   然后前方那处边缘开始有了反应,在旭旭后退一步的时候有东西慢慢的溢了出来。   水?没错,是水。   这是一条河流,一条一望无际的河流,甚至用大海来形容它也不为过。   旭旭蹲下身去,伸出手来在那河流里捧出水来。   河流的水很轻易的在手中一动不动,连一点涟漪都不曾荡漾。   此时的旭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做这种如此有意境的动作,他只是习惯了自己身体的自主行动,任凭潜意识在思维里作用着。   低下头去,旭旭清楚的看到手中捧起的水镜映照出了自己颓废的眼神。   忧伤、悲愤、哀怨、疾世愤俗。。。。。。一切不良的情绪统统都在那反射的视野中,旭旭很厌恶的把那双手张开,任凭无质的河水洒向了归宿。   水滴缓缓的下降,在半空中开始集结成块,直到最后,变成了一只手。   那只手猛的抓住旭旭的身子,直接把他带进了河里。   旭旭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呐喊,奈何此时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张大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栽在了水里,那只手就融入了周围的环境而消失得无影无踪。旭旭在河流中感觉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一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的猛吸一口。   很奇怪的感觉,旭旭发现在这河里竟然可以呼吸。   这要是放在现实世界中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这是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瞪大迷茫的双眼,旭旭在河里像只鱼儿一般的畅游,没有任何的目标,只是一味的往河水深处荡去。   终于,脚踩在了河流的底部,旭旭拨开眼前的迷雾,看到自己的眼前耸立着一座火炉。   很奇怪的一座火炉,造型和太下老君的炼丹炉没有什么两样,旭旭寻思着能否在里面挖出几箱长生不老药来下酒,身子也随着暗流的冲击而飘向了火炉的方向。   在火炉面前不到十几米远,旭旭却惊讶的发现火炉上方有一片蔚蓝的区域。   河流本来是黑暗的,在这黑暗的河底里发现蔚蓝的东西还真有点让人纠结。   旭旭尝试着用手指去触摸那片区域的边缘,没想到手指一戳就进去了,通过丝丝的凉意,旭旭发现这处蔚蓝的区域里面有真正意义上的水。   只是在旭旭将要进去的一瞬间,区域中央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   旭旭连忙向里面望去,却发现这处区域实在大得出奇,自己竟然没能看清楚中央有着什么样的物体。   被那道吼声所带来的气场阵飞了好远好远~一直到旭旭睁开了眼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