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天降

正文 第O1章:七夕节特刊

书名:天降 作者:兔子带刀 本章字数:9022

更新时间:2019年08月26日 12:27


  一个个性签名是这么写的:八夕节来了,独自一人的滋味不好受吧?  熟练的打开PP,输入账号和密码点登陆,看着上面的好友几个还活着的,这才发现玉姐的头像始终是暗淡状态,旭旭就觉得好生的奇怪了起来。  这厮什么情况?申请个PP号都不见她上过?  也许是多年来的无聊和寂寞,旭旭心中一个掂量,便生出一个恶念出来。  多少个八夕是一个人活过来了?反正自己和玉姐现在也是那种形影不离的状态,这个时候带出去走走也没什么关系吧?至少也没人说闲话吧?  虽然多多少少是主人与保镖的关系,但是旭旭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玉姐对于自己的照顾绝对不是那种靠拿工资就能够买来的。  当然买不到!至少旭旭不知道玉姐这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  而且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旭旭也发现自己对于这么个大婶也有了种微妙的感觉,那种蠢蠢欲动,那种浮想联翩,那种。。。。。  旭旭给了自己一巴掌,连连骂自己卑鄙无耻下流。  正事还是要做的,直接下机,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小别墅里赶。  旭旭从玉姐那里学得了闪人的招式,一学就上手,这不?偷偷跑出来清净了。  一到别墅门口,果然看到玉姐正在那里双手叉着腰,不停的跺脚,整的一片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又偷溜出去了?”玉姐首先发难。  “这个,那个。。。。。。”旭旭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也没想着如何解释。  “反正天天练功也无聊,”没成想玉姐也不打算追究自己的罪恶行为,用着商量的口气问道:“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我也顺便买些生活必需品。”  此事真是求之不得啊,不用挨骂,而且也顺了自己的意思,旭旭连忙答应了下来。  八夕节的由来.今天是八夕节,东厦传统的情人节,这还有个故事在里头。  很久很久以前,东厦大陆上有一个人,名曰:马郎。  马郎父母早逝,又常受到哥嫂的虐待,只有一头叫做马花疼的老马相伴。  有一天,老马突然说话了,马郎虽然很奇怪,但也没觉得什么害怕。只是带这么一头会说话的畜生在街上逛非常的有情调。  看着马郎天天都是拿到一些蓝天白云的东西,老马十分的不忍,便告诉了马郎一个爆粉装的秘诀,教他去试试。  到了那一天,马郎依计来到河边,等着那美丽的客服们来到天空之海里沐浴。  真是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啊,一群美丽的客服个个载如水中嬉戏,直看得马郎那哈达子都流了下来。  爆粉装的正事还是制止了马郎这如此下流的行为。趁着客服们玩耍之时,藏在珊瑚中的马郎突然跑出来拿走了客服们所穿的传承套。  高高兴兴的搬回家去,才发现这些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粉装,而且传承套一但被别人穿过,自己怎么穿都穿不了。整的一大堆废物,马郎气恼万分。  很猥琐的跑回了天空之海旁,刷了个喇叭喊道:“是谁丢了这些传承套啊?”  在海里嬉戏的客服妹妹们这才惊慌失措了起来,急忙哀求马郎拿回自己的套装。  “这可不行。”依照老马的建议,马郎异常无耻的拒绝了。  这时候,一个叫做纺女的客服从城镇里跑了过来,并告知马郎希望能通过商品交易来拿回这些东西。  “你拿什么东西跟我换?”马郎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耍起了商人的把戏。  纺女从背包里拿出了100个少女的臭脚说道:“这些可否?”  马郎看着这一排排的高跟鞋,继续刷喇叭道:“全套传承黑货甩卖,懂价的来,黑人滚。”  纺女直接跑到商城里,买了100个坑爹币摆在了马郎的面前道:“生活必备,可否?”  马郎再次刷起了喇叭:“自备蜜蜡的来,先给蜜蜡再交易,绝对信誉,不信的问问其他商人。”  纺女没有办法,所以问马郎:“到底要什么东西才可以?”  马郎轻轻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把YPHONE(古早版),登陆了手机PP(古早版)问道:“可否把PP号给我?”  纺女闻言掩嘴一笑,真是个美丽的可人儿,正有如那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就这样,纺女牺牲了自己的PP号换回了客服们的套装。  故事还没完,马郎自从加了纺女的PP号之后,开始上长江网(古早版)搜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对纺女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很快,纺女就拜倒在了马郎的沙滩裤之下。  婚后,马郎纺女男耕女织,相亲相爱,生活得十分幸福美满。纺女还给马郎生了一儿一女。  在后来,万恶的马花疼要死去的时候,叮嘱马郎要把它的皮留下来,到急难的时候披上以求帮助。  “你TN的我还没拿到粉装呢?你先死?”  老马说道:“时候未到,时候未到啊。”  “不说这个了,老马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只见老马从自己的牙缝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纸币,双手颤抖的递给了马郎道:“这。。。。。。这是我。。。。。。这是我这个月的党费。”  老马死后,夫妻俩觉得这尸体对于回收再利用没有什么帮助,遂忍痛剥下马皮,剥到头部的时候,发现马的脸皮十分的厚,简直比大象皮还厚。最后,两人从某土豪手中借来了把流星才把那脸皮给割了下来。  好景不长,马郎和纺女成亲的事情被TY的BOSS知道了,他们勃然大怒,命令GM速速抓回纺女。  马郎急忙披上了马皮,担着两个小孩追去,眼看就要追上,TYBOSS的老婆马婆心中一急,拔下手中的骨戒向天空之海扔去,骨戒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消失在了天空之海里,昔日清浅的天空之海一霎间变得浊浪滔天,马郎再也过不去了。  从此,马郎和纺女只能泪眼盈盈,隔海相望,天长地久。BOSS和马婆也呦不过他们之间的真挚情感,准许他们每年的八月八日相会一次。  相传,每逢八月初八,人间的乌鸦都要飞上天去,在天空之海为马郎和纺女搭鸦桥相会。此外,八夕夜深人静之时,人们还能在苹果架或其他的瓜果架下听到马郎和纺女在海边的脉脉情话。  当然,这是某些有偷听癖的变态才有的行为。  “纺女。。。。。。”  “恩,马郎。”  “那边找到了没有?”  “没有,你那边呢?”  “也没有。”  “我们别找了好吗?这么久没看到你,我想你。。。。。。”  “别闹!那个可是骨戒,你以为我这么千辛万苦是为了什么?”  马郎纺女的故事完.  特刊还没完。。。。。。  难得能够和玉姐一起散步,旭旭也觉得很是奇妙,毕竟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大婶出来逛街。  虽然这个大婶年轻了点,相貌漂亮了点,身材挺拔了点,但,真的是旭旭的第一次。  第一次总是非常的新鲜和冲动的,虽然心里有点小紧张,不过淡定的性格在旭旭的心中根深蒂固,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拔除的。  “玉姐啊。”  “恩?”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旭旭实在不知道要说写什么好。  “那个,我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人要衣装美要靓装,像你天天穿着这套制服不觉得很累么?”  玉姐闻言,细细打量了下自己的打扮,觉得确实如此。  “这样吧,带你去买件衣服。”  玉姐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番,便答应了下来。  这个世界有很多的名牌,这个名牌有很多的山寨,买衣服最忌讳的就是用买正版的钱去买到山寨的货。  人心不古啊,这些JS所行之事真是防不胜防。既然如此,那直接买山寨货就不会被骗了?  旭旭昂首挺胸的带着玉姐来到了一家叫阿迪丸的衣服店里。  “请问是谁要穿?”店里的小妹妹很专业的问道。  旭旭示意了下旁边的玉姐,小妹妹立刻会意了,拿起了旁边的一套华丽丽的衣服说道:“这个是今天刚到货的衣服,你的身材这么好,穿上能更加突出曲线。而且装饰金光闪烁,更显贵族气息。”  玉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旭旭心中一个大疑惑:难道玉姐的身材真的很好?  “这件太花了。”玉姐说道,在一排排的衣服里慢慢挑选了一番:“你看这件如何?”  旭旭定睛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这件衣服和你现在穿的有什么区别?”  玉姐照了照镜子,在看看手中的衣服,发现确实如此。  “穿衣服要穿出风格来。”旭旭装作很专业的样子道,随手拿过来旁边的一件衣服说道:“这件试试?”  玉姐看了之后一言不发,旭旭觉得不对劲,便细细一看手中的衣物,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他手中的衣物用料极少,只遮住了几个关键的部位,其他一片镂空,确切的来说,那不是一件外衣。  是的,这货不是一件外衣!  不是外衣是什么?旭旭只觉得周围的空气流动相当的异常,这才发现玉姐的周围隐隐约约有杀气袭来。  淡定。。。淡定。。。。。。旭旭暗暗告诫自己,越是紧急情况越要冷静下来。  “这个是游泳时候穿的。”旭旭话锋一转,虽然这件衣物和游泳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玉姐你可以试试裙子。”  “裙子?”感受到杀气慢慢的散去,旭旭听到玉姐嘴里喃喃的问道。  “是的,你平时穿衣服的风格太过于严肃了。”旭旭在衣架上面挑了一番,拿了一件纯白的连衣裙道:“试试这件淑女装吧。”  旁边的小妹看到这幅情景,心中自有主张:“大姐姐穿上这件衣服肯定很漂亮。”  也不知道是不是爱美之心在作祟,玉姐竟然如此的老实的走进了换衣间。  等她出来的时候,真是满堂惊艳。  只见穿上连衣裙的玉姐无论在气质上以及举止上都和之前的刁蛮有着巨大的差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引用古人的话,来形容玉姐现在的模样。  旭旭简直看呆了,无法相信眼前看起来如此温柔贤淑的人是自己的贴身保镖。  “好看吗?”玉姐羞涩的说道,摆弄了下裙子。  “好看!”整家店里的男人一齐说道,唯独旭旭在那边呆若木鸡像。  玉姐走上前去,给旭旭一记爆头,旭旭才醒悟了过来。  “完美啊。。。。。。简直是神啊。。。。。。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啊。。。。。。”旭旭作流口水状。  玉姐得意的一笑,对着镜子欣赏了下自己。  “多少钱?”暗爽完之后,玉姐问道。  小妹连忙说:“这件衣服穿在你实在太完美了,大方美丽,低调而不失华丽。更重要的是衣服质量很好,而且价格也实惠,只要3W块钱。”  “3W块钱。”听到这个心仪的价格,玉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要了。”很干脆的回答,伴随着周围众狼生那色迷迷的眼神,玉姐走回了换衣间。  过了一刻钟,玉姐再次走了出来。  “那个。。。。。。”玉姐焦急的说道:“这个扣子弄不开。”  “我试试。”然后小妹就和玉姐走进了换衣间里,忙活了一番,还是没能弄开。  “不用脱了,这件衣服就收下了。”旭旭从钱包里掏出了张ISBS(爱刷不刷)信用卡,非常大方的递给了收银员。  走出了阿迪丸,玉姐很不自在的问道:“就这么买下了,不好吧?”  “没什么哦。”旭旭嘿嘿的一笑:“反正穿在你的身上也挺漂亮的,偶尔改变下风格也是不错滴。”  走在大街上,尾随着一个美女,沐浴着周围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旭旭还是相当的受用。  “你知道吗?”玉姐很不适应的东扯扯西扯扯。  “恩?”  “我已经很久没

穿连衣裙了。”  旭旭很奇怪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穿过?”  “恩。”玉姐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回复了冷漠。  伤心的往事就不要提了,虽然旭旭不知道玉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伤心往事。  整个大街充满了叫做的热恋的气氛,一群群的男男女女,有的手捧香花,有的提着巧克力盒,有的相依在公园里,有的在牛排店里享受着西式的浪漫。。。。。。  来到了一家大影院门口,旭旭问道:“进去看个电影如何?”  “幼稚。”玉姐冷冷的说道。  回复了冷漠的玉姐着实让旭旭头疼得很,不过一旁的一个小妹妹很不凑巧的跑了过来。  “大哥哥给女朋友买朵花吧。”很坑爹的一个台词,就像是宠物小幽灵里面的水箭队一样,出场都要发表一番拯救世界的台词。  “滚。。。。。。”旭旭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小妹妹嘴巴一撅,便径自跑到其他地方了。  两个人再次的无语了起来,旭旭尝试着打破冷场的局面:“那个,现在干什么?”  “逛超市,买些生活必需品。”  “恩?好像也没什么必须品可以买的。”也是,一个保镖需要什么必需品,旭旭自以为然的认为。  玉姐环视了影院的广场一番,低声说道:“女人的必需品。”  旭旭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把玉姐带到了一家旧华都超市里面。  女人的忙活也就不说了,至少旭旭是没有胆量进去。  闲着无事,就看着超市中央那台大电视,只见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八夕情人节的广告。  “一个女人需要什么?”一个非常成熟的绅士在电视里问到。  什么?旭旭脑中产生了个疑问。  电视里的绅士点了点头,说道:“在这个浪漫的节日,请为她献上一朵玫瑰花吧。情有多真,爱有多深,一朵玫瑰花代表你的真心。”绅士说完,屏幕便显示着某某花店的地址。  “FUCK!”旭旭找到原因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玉姐会突然这么冷淡的对自己了。  花是吧?很简单啊,旭旭连忙一路小跑,开始寻找周围的一切花店,很遗憾的是,每间花店的玫瑰花都卖完了。  实在没法,旭旭只要寻求那些路边卖花的主,找来找去,才惊讶的发现,这整个广场里只有刚才的那个小妹妹有玫瑰花卖。  我内个去,再次扇了自己一巴掌,旭旭厚着脸皮蹭了过去。  “小妹妹。。。。。。”一副色狼的模样,一副猥琐的模样。  “是你?”小妹妹似乎很不想见到他,很可以的闪开了旭旭的私人距离。  “是的是的。”旭旭一个劲的点头,凑了过去道:“我买束花。”  “不卖!”小妹妹很干脆的拒绝了他。  “WHY?给个理由先。”旭旭很不爽的质问道。  “你叫我滚,我滚。你叫我回来,对不起,我滚远了。”小妹妹充满哀怨的回答。  是这么一回事啊,旭旭很抱歉的说道:“刚才是我的不是,这不,现在特别来赔礼道歉?你就卖给我吧。”  “卖给你?可以。”小妹妹抽出一朵玫瑰说道:“一朵50,爱买不买。”  50?!你TM的坑娘啊?  现在可是有求于人的状态,而且旭旭也不差那么点小钱,所以他很大方的掏出一张50大钞说道:“成交。”  手捧着50大洋的一朵玫瑰花,旭旭无奈的自嘲了一番。  在超市的门口等啊等,电话响了起来。  “喂?啊?玉姐?”  “恩,我在这个江道边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旭旭没有抱怨玉姐的先行一步,而是拦了辆三轮车,火速赶往江道。  三轮车的阿姨在前面踩啊踩的,还不时和旭旭聊起了大山。  “小伙子啊,捧着束玫瑰花,要去见自己的小情人啊?”  旭旭满头的黑线,但也不忍心打扰了阿姨的兴致,所以把花收进怀里,很自然的说道:“不是。”  阿姨很明显的不接受这种回答:“小伙子啊,年轻的时候就要多谈谈恋爱,这样对将来是有处地?”  旭旭耸了耸肩道:“我真的不是去见女朋友的。”  阿姨不满的说:“还不承认啊?做男人就要勇于负责任。。。。。。”  旭旭索性不理睬她了,独自一个人在那点起了军火。  三轮车吱吱呀呀的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一路上,旭旭的耳朵被阿姨的悲伤往事给强,暴了无数次。内容无非就是三轮车阿姨的丈夫如何如何抛妻弃子,如何如何逍遥法外。  好不容易下了车,阿姨语重心长的说道:“无论如何,珍惜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  这倒是一个大道理,旭旭付完钱之后,觉得最后一句话才是这趟旅途的收获。  来到了江道旁,看到玉姐正坐在长椅上休息,旁边一大袋的物品。  “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刚才逛了一下,出来没看到你,所以就先走了。”玉姐很不惭愧的说道。  先走也不用走这么远吧,不过。。。。。。限制人身自由是很不道德的行为,这点旭旭是绝对不会做的!  “对了。”旭旭从怀里掏出了隐藏已久的玫瑰花说道:“送你。”  脸红了,她脸红了,旭旭心中狂笑。  “怎么会想到买花送给我?”玉姐似乎很开心,捧着玫瑰花闻了闻芳香。  “没什么,就是觉得应该表示一下。”  “表示?”玉姐如此的聪明伶俐,关键时刻还是要装傻一下。  “这个,那个。。。。。。”伶牙俐齿的旭旭在此时语塞了。  场面或许有点暧昧,如果好的机会,估计表白成功的几率很高,很遗憾的是,旭旭有点神经大条。  半响,旭旭才说道:“不如我们走走吧。”  “恩。”玉姐起身,而身边的一大袋物品自然由旭旭来承当。  凉风徐徐,秋月无边,正是大好的谈情所爱之时。  “玉姐啊,什么时候教我武功?”经过上一次的绑架事件之后,旭旭突然觉得不管保镖如何厉害,让自己强大才是治本的方法。到时候就是玉姐被绑架,然后自己去给她个英雄救美,而不是像今天这么尴尬。  玉姐思考片刻,说道:“我所学的是法术,而不是武功。”  顿了顿,又说道:“武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我会先教给你一些最基本的防身之术。”  “比如那个防护罩?”旭旭有点小兴奋,太极八卦掌?金刚不坏之身?这些外星球的招式?  “防护罩是西风地区的主流防御术,主要以意念控制周围的空气,从而形成无形有质的气场。”  旭旭抓了抓头,说道:“不懂。”  “你笨额。”玉姐难得取笑下旭旭。  “对了,玉姐,你是西风那边的人吧?”  玉姐略一沉默,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旭旭不解道:“作为西风的人,你不是应该把我这个神将抓回去么?”  玉姐笑了笑,轻轻说道:“我确实是西风的人,但我的立场和他们不一样。”玉姐凭栏而站,望着远处的风景,表情一片茫然。  旭旭走到她旁边,向前探了探说道:“五竹呢?”  “他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但是为了你,他还是来了。”玉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来了?来到哪里?”旭旭郁闷了,莫非是来到这个星球?这些货不是地球人?!  “来到这个时代。”玉姐抛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难道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么?当时旭旭满脑子的YY小说占据了头脑,遂想起了某某小说里面的穿越镜头。  不给旭旭反应过来的机会,玉姐说道:“我会把基本口诀教给你,相信以你神将的天赋,学这个很容易的。”  旭旭突然有点感动了,这算是传授么?原来自己这么普通的一个大学生真的能学到西风那边的法术,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你简直是我的神啊。  清风拂面,旭旭突然有那么点错觉,仿佛身边的玉姐不是自己的保镖,而是自己的女朋友,两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无人的街上,不管以后的日子多么艰难困苦,相依相伴的走下去。  两个人聊着天,旭旭聊着某某大神又写了某部小说,更新了几个章节。玉姐则聊着西风的政治,以及南印的关系等等。后来两个人都发现自己聊的东西都不是对方想了解的,所以沉默了下来。  ------------------------《天降》第九章:散步的两个人  回到别墅,旭旭很自然的趴回了床上,而玉姐在浴室里和连衣裙的扣子做斗争。  是不是两个人的关系真的不能够在更进一步了呢?旭旭暗自思索。  现在,自己和玉姐已经是属于同居关系了,如果她是自己的女朋友,相信老爸老妈也是不会拒绝的。  关键是玉姐的意思,如果玉姐也对自己有好感,那也算是两情相悦吧?  扇了自己一巴掌,旭旭努力的让自己陷入睡眠的状态。  痴心妄想的花痴,像玉姐如此好的条件,会看上自己这么一个小屁孩吗?  而在浴室里的玉姐则一直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不住的思量。  回想着之前逛街的那一幕一幕,还是无由的暗自偷笑了一番。  唉。。。。。。如果可以回到从前的话,那自己就不是这个样子了。玉姐似乎有点感伤,感伤于自己的身不由己。  想着曾经的曾经,自己和旭旭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起逛游乐园,一起数星星,以及,那次夜晚许下的诺言。  “你真的说话算话吗?”玉姐问着他,也问着自己,很遗憾的是,这个问题自己是没有答案的。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自己竟然喜欢上了旭旭,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很简单的一种情况,和旭旭呆在一起,她觉得很幸福。  可问题在于,自己并没有和旭旭共度一生的权利,因为自己不能,因为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彼此有好感的人因为总总原因而不能够互相表达自己的内心,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如果在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疯掉的。玉姐痛苦的对自己的内心说道。绝对不能留恋这一切的一切,因为自己的自私而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可是,情感是人无法抗拒的,这就有如人是需要空气,鱼是需要水的。  玉姐打开了水龙头,让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脸颊。  这时候,她听到房间里的YPOD在播放着音乐。  仔细聆听,才发现这是最近很红火的一首歌。  如果这不是结局,如果我还爱你。  如果我愿相信,你就是唯一。  如果你听到这里,如果你依然放弃。  那这就是爱情,我难以抗拒。  如果这就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  你不需要讲理,我可以离去。  如果我成全了你,如果我能祝福你。  那不是我看清,是我证明,我爱你。。。。。。  歌声如潺潺流水,如泣如诉。  玉姐当即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离开郑旭旭。  你不需要讲理,我可以离去。如果我成全了你,其实,也是成全了我。。。。。。  --------------------------------------------------作者在这孤独寂寞的七夕夜里,写下了这篇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这篇特刊会收录在《也曾爱过》一书中,之所以在这里发表呢,是为了给《天降》增加点人气和票票哈。  另外一说,在外面过日子的生活不咋地好过哦。其他的没什么,就是觉得很孤单,精神生活比较空虚。  就比如这七夕佳节,也只能自己一个人面对着电脑,敲打着寂寞的文字。  希望读者们能够在明天,也就是七月初八的的时候看到我所写的这些,奉上你们的感受和意见。  能够找到和我有相同体会的人,那真是海内存知己啊。为了这些知己们,特别送上国际通用手势  凸(--)凸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