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润洁已出家,法名广平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168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又是一天半的舟车劳累,又回到了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地方,曾经在这里受过伤,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是伤疤却非常的明显。  再次走在江陵大道上,再次站在江陵的护城河畔,心中却不曾波荡起伏,出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但是天儿还不曾有黑夜的感觉,在外飘荡了一会,夜渐渐地来开了序幕,此刻城市的霓虹灯闪烁着冷漠的光芒,这一幕在多少个夜晚轮回上演着,不曾波荡起伏的心此刻开始心潮澎湃,在这灯火通明的朴素迷离世界中,谁能听到我内心的呐喊。  我没有回家,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不曾敲门,而是附耳在门上,听听屋内的世界,有流水的声音,叶美英此时在洗澡,想见她却又不敢见她,心中的忐忑不免让我过于担忧,我怕见到叶美英后我会骂她,我怕我会带着一颗失落的心回到这个家,或许可以理解为我是戴着面具做人,一味地妥协别人。  逗留了将近半小时之余,我拎着行李踱去了观音寺的方向,观音寺寺门紧掩着,按了好久门铃方才有人在寺内喊话:“请问是哪位,寺庙深夜不允许有外人进入!”  稚嫩的声音愈发熟悉,是润洁,我高兴地喊话:“润洁,是哥哥!”  当大木门打开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润洁的三千烦恼丝已经没有了,衣着短褂,润洁说:“林居士原来是你啊!”  润洁的举动俨然已经像是个小家长了,尽管如此还是能看出脸上那份童真未泯的稚气,如果换成以前润洁像别的居士那样叫我林居士,我会无比的惊讶,但是此刻我已经司空见惯了,就好像润洁已经叫了我十几年一样熟悉。  我试图去抚摸润洁的头,但是又被规矩给限制住了,润洁现在不是在家人的身份了,出家师父的头不是随便乱摸的,我违心地问了一句:“如何称呼师父!”  润洁眼含泪水地说:“叫我广平就行了!”  润洁变得沉默寡言了,进了寺院润洁就一溜烟儿地跑进了寮房,直到“广平”进入寮房后,我才走进居士所住的西房!  西房的灯一直亮着,不曾有过关闭,没想到回到江陵第一个迎接我的人竟然是润洁,而且开门的那一幕如此的戏剧性。我用凉水冲洗着身体,不停的在想

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让一个如纸纯洁的孩子抹上这么一层光怪陆离的油彩?”  凌晨四点,晨钟还未敲响之前,我已经洗漱完毕,独身一人在大殿前眺望江陵的半壁景象,一切如梦幻泡影。  不一会儿,师父们也迅速来到大殿前,陆陆续续地走进了大殿内,起先大殿里一片安静,忽然间师父们的表情有所改变,向大殿内外望去,广平师父和一个同龄的“小楞头青”正在走来,我们大眼瞪着他二人的小眼,不免觉得童态可掬。  早课开始了,氤氲的氛围立马变得空灵了起来,说雅点我是在做早课,其实心由多愁在生烦恼相,维那是觉源师父,在绕佛时,我看到敲木鱼的是那个“小楞头青”,比广平师父大不了多少,高估也就十四岁左右,个头离供桌还有一大截,但敲的是有板有眼,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含糊,如果闭上眼睛去感受体会那空灵轻快的节奏,很难相信恰到好处的九铃十五鼓是出自一个孩子之手。  早殿过后,两只伶俐的小燕子一齐挤到了斋堂的厨房里,这天没有大法事,所以在斋堂吃饭的时候也不必需要什么程序,他们左右端着大碗,右手掂着勺子,实在是一幅出家人形象的素描画,在微笑之余我心有余悸,默默地盛了半碗稀饭拿了半个馒头,端在斋堂的一角,无味地咀嚼着。  吃罢早饭,我紧随觉源师父的脚步,一直跟到了客堂,觉源师父没有言语,只是与我合掌一笑罢了,我突然跪在师父面前,在跪的那一刻,我看到客堂坐着一个面生的师父,当时我不知道那个是大师父。  我说:“师父,弟子要出家,想问师父可否收留?”这一个‘要’字和一个‘想’字,点题恰到好处。  觉源师父的眼神明显和上次的不一样了,敢情已经知道这一幕的发生了,我缓缓地抬起头,面生的师父一直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微微地点头,觉源师父说:“缘分到了!”  很显然这一次通过了,见师父这般简单的答复,也不像是儿戏,再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不解地问:“师父可有什么交待?”  师父能看得出我的纳闷,说:“还有放不下?”  我忽然顿悟,给师父磕了个头,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明白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