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我很想哭,但是我没有了泪的源泉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150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直到晌午,我被姐姐的炒菜声给惊醒了,我揉着眼睛从手拉箱里拿出洗漱的东西,姐姐见我起来了,很关心地问道:“睡好了没有?”  我傻乎乎地笑了一下,憨憨地说:“都睡过头了!”  说实话,姐姐的样子变化的不大,越发显得干练了很多,看到姐姐居住的环境,我由衷地感到欣慰,想想时间也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由小孩变成了大人,小时候的打打闹闹却成为了回忆的画面,昨天的一切就像是在眼前,来的是那么的强烈和突然,  吃罢饭,我和姐姐嚷嚷着要争着洗碗,似乎冥冥中都有注定,或者来说这个举动已经成为了习惯。  姐姐死活不同意由我来洗碗,我倒强词夺理起来:“小时候你不是逼着我洗碗吗,我要是反抗,你还挑拨奶奶打我!”  姐姐嘴角一弯,笑着说:“那是小时候了,现在不一样了,你小子到现在还记仇啊!”  尽管姐姐如何狡辩,我依然不依不饶,姐姐拗不过我,说:“跟咱妈一个性格,倔的像头牛一样!”  我的表情瞬间尴尬了起来,收碗筷的动作也变得迟钝了起来,我低着头问了一句:“咱妈是什么样的?”  姐姐看着床头桌上的照片,我的视线也被转移了过去,没错那是老妈的照片,仔细去看应该就是近两年的照片,老妈发福了,相貌显得很有福相,我和姐姐傻傻地“欣赏”着照片,憧憬着老妈在照照片的那一美好瞬间,但是照相机的快门没有办法放映着这一段美好的片花。  就这样我在姐姐家无所事事地打发了三天,姐姐这三天里很忙,根本抽不开时间陪我,主要就是为了街道拆迁的事情,一直在和拆迁办的闹腾。  这三天对我来说并没有回家的喜悦,因为我一直在等着那个我想见的人,想了好多年的那个亲人,想着怀我十月的那个亲人,但是我没有等到,三天了一点音讯都没有,至少有一个电话的问候,单凭这一点就让我心生怀疑,我试图拨通老妈的电话,但是此时电话关机。  第四天中午,我睡在床上发呆,人是在老家,心却在江陵,这样心系两头不免让我觉得自己有点犯贱,忽然间听到姐姐大叫一声,接着就是刀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连写都顾不得穿,直接跑到了厨房,姐姐的手被切流血了,她不慌不忙地说:“快,快去客厅的电视机柜下,拿消毒药水和创可贴。  我慌慌张张地打开电视机柜,把柜子里的东西翻乱了才找到创可贴,这时我不经意发现柜子里有一张火化证,我好奇地打开一看,完全惊呆了,一目十行地看到所有的文字:  保定市殡仪馆:  我镇林家镇一街104号肖明霞女46岁因高血压于2012年2月14日在青岛出差死亡,准予火化,特此证明。  空城市公安局林家镇派出所2012年2月14日  这个震天

雷的消息,让我目瞪口呆,姐姐唤我:“林彬,你还没有找到吗?就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  我急忙用别的东西掩盖住了火化证,还原了当时抽屉里的养子,回答了一句:“哦,我找到了!”  我递给姐姐药水和创可贴的时候,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这种情况下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姐姐喃喃了一句:“你这家伙真没有良心,连句关心的话都不安慰你姐我!”话刚落音,姐姐好像想起了什么,简单地包扎好手后,就立马跑到了客厅打开抽屉,姐姐见抽屉没有被大面积翻的痕迹,也便没有说什么。  但是姐姐见我的表情有些不对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林彬,你怎么了?”  我心不在焉,姐但姐这个问题足以吓我一跳,我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姐姐重复了她的问题,我回答了一句:“我想明天回河南老家看奶奶他们!”  姐姐松了一口气,说:“没关系,我明天就陪你回去!”  我笑了笑说:“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进到洗手间,我就用凉水刺激着自己的面部,但这是夏天,再凉的水都无法刺激到我,如今还有什么刺激能让我更焦灼呢?  我蹲在洗手间的一角,回想着这一切的遭遇,先是无泯走了,然后是润洁的父母,接着是老妈,这一切都是来的是如此的突然,无泯走的很痛快,润洁的父母也走的很痛快,我好想知道老妈走的时候轻不轻松,有没有受什么罪?  我擦干面部的水珠,打开门走进了客厅,姐姐立马擦拭着眼泪,我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姐姐却不以为然,说:“手痛的我都想哭!”  看到姐姐隐瞒的样子,我也没有勇气去问这个现实,因为我的想象力非常丰富,我怕姐姐的描述通过我的想象,会还原老妈当时痛苦的挣扎,我欲哭无泪,因为我把绝望的泪珠给了贪嗔痴的命运,命运顺便填平了我泪水的源泉,让我放下了七情六欲。  我很想哭,但是我没有了泪的源泉。姐姐撕心裂肺的眼神看着我,心想:林彬啊,老妈就是因为你年后没能回来,电话联系不上你才茶饭不思,天天焦虑的心情导致高血压病发,老妈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我造孽了一辈子,不奢求儿子能原谅我!”她走之前整整受了半个多月的病痛折磨,这些我到底告不告诉你呢?  看着姐姐的表情,心想:姐姐,老妈怎么走的那么快,为什么不等我回来,难道她一辈子狠下心来不肯见我这个儿子?  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我又想起了润洁朗读的诗“离开了夜的喧哗,我躲在被窝里害怕”。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空,流星划过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这一夜我看着老妈的照片,看了很久很久,轻唱着老妈教我的儿歌: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坐着老太太,要五毛给一块,你说奇怪不奇怪……歌声飘荡在夜的上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