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扫去尘埃留下心地,扫地扫心地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187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忘却了疲惫,忘却了烦恼,留下来的只是记忆深处模糊的影子,不知道何时,我走到了天主教的大门口,抬头看着西式风格的建筑,不免有所向往,随之飘来的是卡洛儿的轻音乐《秘密》,女子深邃的呼唤,就像是神在天国给众生的期盼。  这种呼之欲来的感觉,愈发的强烈,即使是在南方,这早春的夜空,还是略显得有些寒意,或许我是在这种寒意我才下显得太脆弱了,步伐开始往家的方向迈去。  回到家,打开门却显得空荡荡的,她还没有回来——叶美英,想电话给她却又放下了,这个时候还怕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呢,我摇了摇头便躺在了床上,看着窗格、看这天花板、看着走动的钟表……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明了,我是被手机信息给吵醒的,信息内容提示:林妙玲于2月28日向你尾号为4473汇入11,0000.00元「工商银行」  随后林妙玲的信息也来了:林彬,不用说什么了,这个钱不管怎么样,你最有发言权,或许在你这边更有意义,另外不用担心叶美英,她昨天在我家休息的,这几天我忙着辞职,忙完后去看你,一切安好!林妙玲。  我什么都没有想,直接去了观音寺,踏上云梯的那一刻,我抬头仰望,看到叶美英坐在云梯正中间,抱着肩膀,下巴趴在腿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上前问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叶美英见我有所心虚,心平气和地说:“我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她试图起来,但是长时间坐在台阶上,腿有点麻木了,刚起来便重重地坐了下去。  我立马搀扶着叶美英,揉着叶美英的腿和脚说:“你傻啊,是不是四点半就过来这里了,脚坐麻了你都不知道吗?”  叶美英说:“我的心都不在我身上,你每朝着白衣寺这个方向走一步,都是在我心上踩一脚,我的心都是痛的,还会在乎脚是麻的吗?”  我喃喃地说道:“如果往白衣寺每走一步都是往你心上踩一脚,那么我每往后退一步,就是步入阿鼻地狱受苦,难道你让我精神上受煎熬吗?”  叶美英词穷了,她知道她说不过我,那种期盼加祈求的眼神看着,低声:“你是在用我的矛戳我的盾,众生平等,难道你获得解脱,却让我挣扎在痛苦之中吗,就留在原地好吗!”  这句话,让我感到叶美英的真和诚,我没有回答叶美英的话,因为这个问题我根本回答不上,我和叶美英擦肩而过,便进入了大雄宝殿,叶美英随后。  不等我跪下,叶美英便跪下了,我不知道她在祈祷什么,但是我见过无数次的祈祷,唯独叶美英的祈祷让我终身难忘,她的背影和动作,就像是一支即将燃烧完的佛前灯,奄奄一息的灯光还在期盼着什么。  叶美英起身后,站在我的跟前,忧伤的眼神看着我却不曾语言。觉源师父摆好供果,一转身就看见我,但没

有及时和我招呼,因为我身旁有叶美英,觉源师父看了看叶美英的表情,故意回避我。  我急忙叫上师父:“觉源师父!请留步!”  我的叫声让叶美英心惊胆寒,叶美英一把死死地牵住我的右手,我用左手怕打着叶美英的手,说:“不要多想,是你得跑也跑不掉!”  我挣脱开叶美英的手,对觉源师父说:“师父,多谢您的帮忙,我现在诸事平安!”  师父说:“阿弥陀佛,那就好,平安是福!”  我说:“师父,我有一事相求……”  我看出了觉源师父的惊讶,出于叶美英在自己的身旁,我拐弯地问了一句:“师父,我愿意在寺庙里做一位侍者,来消除弟子的业障!”  在我说这句话之前,叶美英一直屏气,两个拳头捏的好紧。  师父知道我想表达什么,会意地看了一眼叶美英说:“那你能做什么?”  我合着双掌说:“师父平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能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师父故意刁难说:“我们念的是离尘离世的阿弥陀佛,你的能不能!”  我说:“弟子的不干净!”  师父说:“不干净你就不能做,何必要邯郸学步!”  师父的拒绝,并没有让我退后,却和师父谈上了:“师父,众生是未来佛,佛是未来的众生,既然不干净,所以我才要过来,至少我能把菩提叶扫干净!”  师父说:“你没有听说过本是无一物,哪里来的尘埃啊?”  很明显,师父的话句句都是向着叶美英的,我狡辩道:“师父,我扫的是菩提,却是心地,扫地就是扫的心地,心干净了,净土就出来了!”  师父说:“侍者是发心而来的,你随时都可以来!”说罢,师父就踏出了大雄宝殿。  我还在张望着师父的身影,叶美英一把扑在我的后背抱住了我,哭着、抚摸着、紧紧地抱着我说:“林彬,不要离开我,我求你了!”  我的心为之震撼,不管我怎么挣脱我都挣脱不掉叶美英的手,我说:“美英,听话,这是在庙里,有话回家说!”  叶美英松开手,捂着脸说:“算我求你了好吗?”  我抖动着嘴唇,不知道如何表达,叶美英说:“佛陀的人,难道我都要不起吗?”  我说:“我对不起你,是我在造孽!”  叶美英说:“为了你父母,为了你姐姐,或者这些都是借口,但是我放不下你啊,我不求别的,林彬,我替你父母求求你了好吗,在你面前,我不要尊严不要身份,我求求你好吗?”  叶美英的话就像是一盏灯一样,在夜空中朦朦胧胧地闪烁着,能看明白是什么却不曾深入去看,我又放不下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是叶美英在求我,而是我在求我自己,但是叶美英那个祈求的背影,让我不解,总觉得她的祈求像一根琴弦一样,系在了我的心痛,每每地祈求一句都是拨动着我的心弦。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