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圆融就是先造孽后忏悔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36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我言简意核地评价完邓总,就没有下文了,叶美英听着好奇,百般地让我继续说下去,对于这种八卦我也是只是当做工作上的消遣,真要是在背后议论什么,我也只能够缩一下脖子,用不屑的神态告诉叶美英:在背后议论是非,会造口业的!  其实叶美英也是非常出众的,不以外貌谈论,内在的大到信仰,小到柴米油盐,每一个领域她都可以穿梭自如,这个是我选择她的主要原因。  自从认识叶美英之后,我喜欢上了回家,而不是长期逗留在公司的职场或者是业务上的追踪,相对于道场而言,家让我有身体的归宿感,道场让我有灵魂的归属感,前者是索取,后者就是给予了。  在叶美英心里,她一直在疑惑我为什么变化会如此之快,这段时间的一点一滴都在叶美英脑海里一一放映,她怀疑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太过于美好还是已经看清了一个人的本质,这个问题介于拿着放大镜看优点还是看缺点,想到这里,叶美英恐惧床上睡的不是男人,而是一个虚像。  周六的一大清早,我已经习惯和刘师兄一起到观音寺里共修,在这个圈子里,居士们一致地夸赞我清秀的相貌,在这里不因夺取利益为主的道场里,如果说是世外桃源的话,可以来说我已经着魔了,这也显得这道场太浮了,这里的力量不以任何行为为转移的,这就是净土道场的独到之处。  来这里时间久了,认识的面孔自然也不少,出家师父最让我最欢喜的就是觉源师父了,或许是我太过于着相,执着于表象,但是觉源师父的相貌咋一看就能让我心生欢喜。  几次试图与师父交流,都拘谨于在家人和出家人的身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但是觉源师父这个人本来就是不拘这些小节的。一次斋饭完毕后,觉源师父倒和我们主动聊了起来。  我很有礼貌地问起师父:“敢问师父如何称呼?”  师父倒是自在地说:“叫我觉源就可以了!”  我多余地问道:“觉是觉悟的觉,圆是圆圈的圆!”  师父点点头说:“对,源是源泉的源!”  “哦,圆圈的圆,看来我没有说错!”这下让师父听出来了,师父玩笑道:“哎,你这小子看我胖就是我是圆圈的圆,我是源泉的源!”  见师父这般随和,言语之间便拉近了距离,谈论的话题也不会神神叨叨的,倒多了几分的生活化,我想这就是师父吸引我的地方。  凡事需要有个度,可能是之间聊兴奋了,听到师父说做人要圆滑这个观点,我便妄语地一问:“师父,用我们在家人的话来说,圆融的意思就是先造孽再忏悔是吧!”  我语出惊人,觉源师父扼腕兴嗟地看着我,刘师兄一旁乐呵呵地笑道:“看似造孽,其实是在忏悔!”  当话题聊到众乐乐的时候,客堂休息的人也多了,觉源师父便离开了,但是和师父畅聊的画面还久久回荡在脑海里,虽然很生活化,但是处处皆学问,让我自愧不如。  而另一面,叶美英心中的百般纠结和莫名的担忧,让她坐立难安,就在我和刘老师在庙里共修的时候,叶美英电话联系上林妙玲,俩人约在公司楼下的潘

多拉见面。  叶美英见到林妙玲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职业女性的性感和气质真的是无可挑剔的,在感慨之余叶美英很快就言归正传。  “林彬离职了!”叶美英冷冷地说。  林妙玲大吃一惊,说:“我说怎么这段时间都没有见到林彬,还以为他又在谈什么大单呢?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叶美英很客气地说:“我今天约你主要是想在你这边多了解一下,林彬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面子!”  林妙玲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及时回答叶美英的问题,而是说:“我先给林彬打个电话!”  叶美英拦住了林妙玲,说:“林彬现在在庙里诵经!”  林妙玲看到叶美英这般的在乎,说:“你误会了,我不是电话给林彬来验证你的身份,而是觉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林彬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叶美英只是表示笑了笑,林妙玲接着问:“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已经在一起了!”林妙玲最不愿意听的就是这个答案。  “那你受得了他吗?”林妙玲问起。  叶美英说:“我要的不是这些,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可能是每个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我不是劳雅芬,我只不过是林彬的一个坑而已,,如果我这个坑能装的下他这个萝卜,那也倒是好事,但是世事无常,即使我是他的坑,也会有拔萝卜的时候,强求不得!”  林妙玲佩服地看着叶美英,从叶美英的言谈中能够判断得出不像是迷茫的爱,林妙玲伸手和叶美英握手,说:“林彬需要你!”  听到这句话,叶美英追问了一句:“你很了解林彬吗?”  “是的,他是一个不择一切手段的人,但是让你又喜欢的男人!”说到这里叶美英安静了,静静地听着林妙玲将我在公司以前的事情。  听完之后,叶美英沉重了,林妙玲反倒问:“难道我讲的不对吗?”  叶美英摇摇头说:“但是现在的林彬不是这个样子了,变了好多!”  林妙玲的眼神异常地疑惑,不用张口,就知道要问的内容是什么。叶美英接着说:“现在的他几乎有种与世无争的感觉了,让我觉得好可怕,但是你又不能用堕落和逃避两个词来形容他!”  “难道他受到了打击吗?”林妙玲就像是在解方程一样,一步一步地分析着我的情况。  叶美英还是摇摇头,纠结了很久才说:“林彬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  叶美英把无泯的死,黄化强的离开,庙里面遇到刘老师,入职中亚美邦银保部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林妙玲,特别强调了:“强哥拿着林彬的把柄,要挟林彬离职,林彬连挣扎都没有,直接答应了强哥,当时林彬的这个举动吓死了我!”  林妙玲终于笑了,说:“叶美英,你不要多想,可能你还在这个圈里看问题,你一说我们外面的人就看的明白了,是你太敏感了,再者林彬再怎么强大,也该有软弱的时候啊,最近遇到的事情这么多,你还想让他强大到什么地步啊,如果你是原有的期望值的话,林彬已经成鬼了,他这样做是为了发泄啊,而你触及到了他的软弱,你成了他的归宿感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