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人生渺茫,何去何从有因果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503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林彬,看您把话说的,再怎么的我们也得明哲保身对吧,出来混口饭吃不容易,其实学狗也是一门学问,您的路还长,装孙子的机会还多着呢,不必要吊死在同一棵树上的!”尼科的话带着几分的狼狈,更带着几分的辛酸。  原本叶美英要出来阻拦我的,见我忽然安静起来就退后了,我看着尼科那种既无奈又无赖的表情,我瞬间有种想隐居在山林的感觉,这里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万年前的原始森林,到处都弥漫着野蛮的味道。  我苍白而又无力地看着尼科说:“给我一份离职报告和事务说明书。  尼科看着我说:“你应该到核保部去拿的。”  我轻蔑地看着尼科说:“那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替我拿吗?”  尼科不出声了,顿了一下才走出办公室,强哥见尼科往核保部走,立马追了过去问个究竟。  看着离职申请书和事务报告书,我久久不肯下笔,尼科巴不得我快点离开她办公室:“林彬,别犹豫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存在就等于威胁了很多人,因为你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人害怕!”  我终于下笔了。离职原因我写着:公司所给的平台达不到个人发展的空间,故申请离职,往告诉领导批准!  事务报告书上写着:由于个人发展原因,故本人离职,经客户同意,现委托本公司业务员沈志强亲自代理服务本人所有的寿险单,望领导批准!  我准备起身走人,尼科说:“林彬,这些都是需要你拿到各个负责人本门签字的,还要让强哥签字同意!”尼科说“还要”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拉的特别长。  我笑了笑说:“凭强哥那么着急的样子,你认为他办不妥吗?”  在我提笔写字的那一刻,心中的那股纠结和压抑有种被驱散的感觉,更高尚地说是摆脱了束缚,我心情好的让叶美英觉得可怕,话也忽然多了。  “妹子,陪我到庙里住几天怎么样?”叶美英一脸惆怅地看着我。  可能是她那个表情让我瞬间觉得有点尴尬,叶美英心里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忽然沉默不语,叶美英圆场地说:“叫我妹子,有点不太习惯!”  “不叫你妹子,怎么对得起你那买菜妹的称号!”叶美英一巴掌拍到了我的肚子上,说了一句:“讨厌!”  “要不中午叫什么林妙玲和我之前的一批朋友,大家在一个桌上吃顿饭,也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林彬,我真的摸不透你,正经起来让我抓狂,让我讨厌的又对你百般的爱怜,而且你又反复无常,平日拼命工作的你和你现在低调离职的举动,简直是两个极端的写照,如果你是女的,咱俩绝对是死对头,但你偏偏不是!”叶美英见我反复无常的表现,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不乐意就不要去了!”我看着叶美英。  “不行,我已经栓在了你的身上,你去哪儿,我就要跟在哪儿!”叶美英迟疑了一会儿,才故意耍无赖。  我说:“就是因为床上的那点事儿,我就把你给栓住了?”  叶美英问我:“你知道你哪里最吸引我吗?”  我清高地说:“那东西你怎么好意思让我说!”  叶美英看了看周围没人,捏了一下我的胸脯说:“你怎么想起那个呢?低俗!”  “何为低俗?自己来谋取利益的时候觉得理所应当,别人来操作的时候就会认为是败坏或者你所说的低俗,你说人不是犯贱是什么?”我倒一本正经起来。  “你不是属于我的,也不属于任何人的,我留你多久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希望我和你之间的美不是停留在床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和酒店的小姐有什么区别,就像你一样,外表和内心永远都是格格不入的,我也是如此,我和你之间不在乎天长地久,当下拥有的才是最重要的,倘若真的哪一天你已经无法进入我的视线,请你遵守你的承诺,让你融化在我的身体里,让我的心里能感受到你的存在。”听到叶美英这席话,如果是在家里,绝对是热血沸腾,可现在是在这么大的一个空间里,顶多是冒一缕青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我已经没有任何言语了,唯一能说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叶美英思索了一会:“你当初在没有任何筹码的情况下,你都愿意在这个行业上试一试,而今,没有半点争取却向强哥低头了,你连这个都放弃了,你还有什么好留念的呢?”  我没有正面回答叶美英的问题,此刻我和她谈话就像是在和客户销售一样,这可能已经成为了我的职业病:“小英,其实小龙女和黄蓉的情人是金庸,我不会浪漫到像神话故事里的那样,很多人的感情到最后就剩下了上帝给他的一颗心,如果你是一杯茶,我单纯地把你喝掉,那是我糟蹋了你,等能力和境界到的时候,我会把你酝酿到极致,让你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让诸多的人瞻仰你,可是我现在只有装大师的份儿。”  叶美英被我逗笑了,而我却语重心长地说:“一块玉是否有价值,并不在于她的品种,更多的是她背后的雕刻师能否接受这个高度,如果深度和高度都达不到,那么我就不是这块玉的雕刻师。但是你也不必担心什么,如果你真的愿意给我后又等待离开,那么你叶美英的造化比我还高,如果我真要做到极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还有很多东西放不下,如果真要强求,我只能说是离世不离尘。”  叶美英说:“但是我怕,虽然我现在慷慨!”  我问:“怕?生老病死每个人都怕,但是能不能躲得掉,你就把我当成生老病死之外的吧,比如说是残,这样你就大可放心了!”  我不知道我的话叶美英究竟听懂了几分,如果像别人那样赤裸裸说我爱你三个字,我不是办不到,倘若我这样说了,我就不是叶美英所爱的那个人了,更不会伟大到山无棱天地合,这样的话也是一种孽缘罢了。  话谈到此处,我俩都止步了,我搂着叶美英,说:“要不就算了吧,还是咱们俩人安静安静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非要搞得死生离别才肯罢休!”我面带笑意地说。  叶美英被我逗笑了,我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要不咱们今天亲自动手?”  “干嘛?”叶美英一下子觉得莫名其妙。  我狡辩道:“你想干嘛?也不知道刚刚谁说我低俗了,现在也不知道谁又低俗起来?”  叶美英瞪大眼珠看着我,我退后:“千万别这样看着我,我说我中午亲自动手给你做饭,我们去买菜!”  “天啊,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还能给我做饭!”然后叶美英抬头看看天说:“也不知道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的!”  我狠话说:“你别操心太阳在哪边出现的,你要想想太阳落的时候我要怎

么折磨你!”  我俩人又打又闹,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陪着女朋友在菜市场买菜,真的是非常的不协调,但是我俩只顾自己乐去了,哪里顾得上别人的看法。  从公司到菜市场,然后由菜市场到家里,一路上都是我俩人的声音,就连做起饭来也是乒乒乓乓,不过我那烙饼的技术还是不减当年,当饼三百六十五度在锅上翻转的时候,叶美英拍手叫好:“哇,林彬,看到你做饼的样子,真的可惜我不是锅里的饼儿,能被你翻来覆去也是一种幸福!”  我笑得差点没有了力气,馋涎欲滴地说:“在未来的十二小时之内,我会成全你的!”  我做了两块饼之后我已经没有气力了,叶美英故意打击我说:“看来晚上没戏了!”  我说:“不会的,我还原很快的,不会让你失望!”  随后就是叶美英煮面了,当热腾腾的面和让人垂涎三尺的饼摆在桌子上时,我和叶美英竟然不约而同地抢食物,最后协商,我俩约定好,只要每人能说一句形容对方的四字词语,才能吃一口。  我敲着筷子说:“小英,你蕙质兰心?”我眯着眼儿张着嘴巴让叶美英喂我吃饭,叶美英一听我这样形容她,麻的打了一个寒战,一边抖着身体一边说:“咦,麻死我了!”  说罢一大口喂到我嘴里,面条烫的我差点吐到叶美英的脸上,我生气地说:“不玩了不玩了,这世上本来帅哥就少,被你这么一挥霍,简直是暴遣天物!”  叶美英甩都没有甩我,直接拿起一块饼自己吃了起来,看她的样子有点生气了,我就起身走到她这一边,趴在叶美英背后,说:“好了,好了,别多想了!”  叶美英看着我眼睛红了,说:“没关系,我会支持你的!”  几天后,我和叶美英一起去观音寺。  在庙门口请了香径直走向了大雄宝殿,远远的看见大殿前有一个熟悉身影在焚香叩拜。走到近前只见此人身着一套淡黄色麻布居士服,神情虔诚凝重,定睛一看正是上次在庙里过早斋的时候提醒过我的东北师兄。我赶紧上前打招呼:“师兄,这么巧您也在这里啊!”  师兄一见是我,先是一愣,然后乐呵呵地说:“原来是你啊!现在吃饭还剩不剩米粒啦?”我不太好意思的回答道:“自从上次您提醒过我以后,就算是在外面吃饭我都会注意吃干净的。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观音寺,不用上班吗?”师兄笑容可掬的回答:“今天礼拜六啊,哪里还上班!每天奔波在这滚滚红尘之中,也得停下脚歇一歇啊!”  我摸摸头说:“也是,天天在家晕着,连星期几我都不知道了!”  “咋啦,你小子,也知道这边周末有共修活动过来参加了,造化不错啊!”师兄冁然而笑地问。  我说:“哎~刚好周末有空过来转转,没想到观音寺现在周末增加了共修的活动。在江陵我不认识什么师父、居士,全凭个人意愿随缘参加吧!”  师兄打量了我一番,说:“我的车刚好有空位,下午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到珠海金台寺受一日一夜的八关斋戒?”  我想都没有想说:“可以啊,只不过是能不能再带上我的一个朋友啊?”我指了指身后在叶美英。  师兄笑着说:“你女朋友啊,没问题啊,今天刚好有两位师兄家里有事不能过去参加,刚好空出两个位置,还真像是给你们准备的一样!”  去到珠海金台寺的时候,已经是黑灯瞎火的时候了,山上一片漆黑,在丛林之中时隐时现庙里的灯火之光,隔山远望,想必就是珠海的夜景了,一片灯火璀璨,这两种环境的对比,增添了金台寺朦胧的美。  抬头看看天空,竟然能看到星星,我雀跃而起叫上了叶美英,说:“快看快看,这里有星星啊!”  “是啊,有什么好奇怪的?”叶美英倒奇怪我的大惊小怪。  我看着这个高原深邃的天空说:“在繁华的都市当中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明亮的星星了,看到星星我有点想家了!”师兄听到我和叶美英的对话就回避了。  月光像荧光水一样洒在山头,地面上都能看到斑斑驳驳的树影,我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我好喜欢这里!”  叶美英沉默不语了,庙内的钟声响了,忽然间撞醒了我,师兄说:“暮鼓晨钟啊!”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是第一次对暮鼓这么深刻的理解,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就像我第一次去观音寺那样,这里的一切冥冥中在吸引着我。  我们一群来的金台寺的人群中有一个领队的居士,他正在和金台寺的师父要落脚的房间。  师父问“你们是打哪里来的?”  居士说:“我们是江陵观音寺的居士,主要是受明天的八关菩萨斋戒!”  “一共有多少人啊?”师父问。  “男的有十个,女的有五个!”居士回答,师父看了看我们,让侍者去拿钥匙了。  我很想仔细地观赏金台寺的建筑,但是天色已经很晚了,怕又坏了庙里的规矩,就把这份好奇心给收了回去。  在这里没有男欢女爱,这里是圣洁的地方,我只好和叶美英分开住了,男士在西房女士在东房,好彩的是我和师兄是在同一个寝室。  金台寺的条件很好,居士们的寝室也布置的非常干净,平均是八个人一个房间,大家都很安静,个个都你推我让地在洗手间洗漱,倒和在校学生住宿一样守规矩,借这个机会我和师兄聊了一会。  “师兄,敢问你贵姓啊?”我客气地问了起来。  师兄回答说:“免贵姓刘,我叫刘岩峰!法号明禅,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明禅师兄吧!”“我有幸能结识禅门大德净慧长老并皈依其门下,以后咱们可以多交流相互学习。”  “我叫林彬!”我主动地自我介绍了起来,和师兄说话,我大可放心不必伪装自己。  我说:“刘师兄,您是做什么行业的呢?”  “落生人道总要为菜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混口还算轻松的饭吃罢了,只不过是在保险公司做讲师罢了!”刘师兄回答说。  我立马惊讶起来,原以为做保险行业的人,只有我一个有一颗向佛之心,我立马敏感地问起:“您是哪一家保险公司的?”  刘师兄回答说:“我是中亚美邦保险公司的啊?”  我怀疑地说:“不会吧,我也是中亚美邦的营销员,我怎么不知道你啊!”  “哦,我是中亚美邦的银保部的,现在还在江陵筹建中,所以你很少见到我!”刘师兄说到这里才让消除了我的疑惑。  “你来中亚美邦多久了?”刘师兄忽然主动问起我。  “别提了,我就在前几天已经离职了!”刘师兄没有接着问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