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你和佛陀,不负如来不负卿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4424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公司的职场非常的安静,平日这个时候还会有助理们在打销售电话,而今却安静地低着头在办公桌上伏笔。  我紧张到紧牵着叶美英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这才发现强哥和娇姐也在。  我并没有和他们打招呼,而是觉得在这种充满杀机的职场里,我的一言一行都会像文字狱那样严格,一个不小心都会被处死,我可以想象后果的严重性,或许我这种担忧叶美英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因为这里没有她洒下的汗血。  一切都好像不符合原理,也不像以前那样热闹,对面的璇姐听到声响一抬头就看到了我,很客气地跟我打了声招呼:“小彬,你回来了,又签单了是吧!”  璇姐的这个问题足以告诉我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看到她从容的样子,没有半点和我开玩笑的成分,  我瞪着叶美英,没有任何言语,眼神已经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职场那么安静?  “当时是尼科叫我去的办公室,她就告诉我的你的工号被封了,有大量客户举报你,让你写几份事务报告书!”叶美英的详说让我看出了一点破绽。  一般而言,工号被封是核保部的王燕通知业务岗的,这次却是尼科通知的,怎么想都不符合常理,而且平日芝麻点大的事儿都会闹得热火朝天的,今天倒显得特别的安静。  我一回头就注意到强哥俩公婆一直盯着我,看到我在看他们,强哥和娇姐的眼神立马转移,这倒也提醒我如果工号被封,强哥作为我的领导,绝对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事情的严重性他应该比我还要清楚,为什么到职场这么久了,他们却像两座大山一样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打开电脑,试着登陆自己的员工系统,立马弹出小框框提示已被系统封锁,叶美英说:“难道你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而是觉得奇怪,你把U盘给我,我整理一下客户名单,我看看到底是哪些客户疏漏了,造成他们的投诉!”  叶美英拿出抽屉的钥匙打开抽屉,怎么找也找不到U盘,我惶恐不安却安慰着叶美英不要着急,慢慢地想在哪里,叶美英的动作差不多就要把这个公司要掘地三尺。  强哥这时候过来了,瞪了一下璇姐,璇姐还算是上道,清理了一下桌面就下班走人了,强哥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淡然的把我那个蓝色的U盘扔到了我的办公桌上,轻蔑地说了一句:“是不是这个!”  我坐直了身体,惊悸不安地看着强哥,面部的表情已经在问强哥你怎么有我的U盘。  强哥没有和我多说话,扭头就回到自己的办工桌上了,和娇姐眉目传情地偷笑了一番,我急忙问起叶美英:“你好好想想,U盘是什么时候丢的?”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一直都很小心这个东西的,什么时候丢的我都不知道!”我严肃地看着叶美英没有吱声。  大概几分钟过后,我拎着叶美英的包说:“我们回家吧,现在都下班了,再急也没有用,有什么事情明天再面对吧!”  虽然我一直没有回头,但我可以感觉到强哥是目送我和叶美英出去的,看着我局促不安的神情,叶美英似乎明白点了什么,但是她却不敢吭声。  直到回到家,我才跟叶美英说了一句话:“把我的手机给我!”  叶美英楞了一下,就坐在我旁边,手插进了我西装上衣口袋,掏出了手机,说:“手机一直在你身上!”  她一边说一边替我解下领带,尽管空调打的很低,我依然浑身冒冷汗,颤抖的手拨着强哥的号码。  “喂,是林彬啊?”接电话的不是强哥而是娇姐。  “我找强哥!”接着娇姐把电话转给了强哥。  “你想要怎样的结果?”我按纳不下地说出这句很没有底气的话。  “那你觉得呢?”强哥很狂傲地反问了我一句。  “不要跟我绕弯子了,直接告诉我处理的结果,让我死的好看一点!”一说完这句话,叶美英就伤心地趴在了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  “你离职公司,把这些孤儿保单过继到我的系统里!”听到这句话后,我就直接挂了电话。  我把叶美英揽在怀里,左手抱着她,右手抚摸着她的头,小声地说:“不用怕,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再说和他们都斗了一年多了,就输这么一次,也算是荣幸了!”  叶美英默不作声,手摸着我的脸,我俩两两相望,或许在叶美英面前我才会有脆弱的一面,我眼睛红了起来,但不愿意让她看到我的脆弱,我把她搂在了我的怀里。  不久叶美英缓缓地起身,说:“再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我要跟你长征!”  心里为之一怔,一句长征让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很坦诚地说了一句:“以前我对劳雅芬也说同样的话,没想到今天你却对我说同样的话。”  我笑着哭,笑着说,却又哭着流泪,叶美英问了一句:“是不是在你心里,工作和地位比什么都重要?”  我熟视无睹地说:“以前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在想开了,觉得也不必要那么认真!”  “你放下了吗?林彬,我在公司听过你以前的辉煌,但是那一切都是以前了,和你交往的一个多月里,我已经非常了解你了,以前步步为营的你,现在已经被磨得没棱没角,完全不像是林妙玲嘴里所说的那样,你的盛气凌人哪里去了?”叶美英看到我这个样子,确实非常担心,她虽然在振作我,但是我也听得出叶美英想让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毕竟我和他之间不能这么悬着,而且我又信仰佛学,叶美英这样担心也是出于本能。  “都没有消失,只不过是圆融了!”我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叶美英的问题,所给的答案仍然是模棱两可。  “难道你也要在我面前圆融吗?”叶美英双手抚摸着我的脸,我仿佛就是她手中的雪花,一有温度就会融化。  我双眼凝视着叶美英,在她的眼神中萦绕着

一股淡淡的忧伤,或许她害怕会失去我,或许在她心里在乎我,她只是想要个答案,一个让她尘埃落定的答案。  “小英,我流泪是因为我想拥有更好的环境,但是我绝对不会把地位和工作放在第一,即使我融化了,也要让你把我喝下去,流到你的每一滴血液里!”叶美英的面部表情缓缓有了变化,她的眼睛笑了,笑的是如此欣慰,似乎被一种满足感充盈着。  我想也是时候放下了,毕竟中亚美邦这个环境不是属于我,在信仰和人性,追求和职场,灵魂和肉体之间的挤压下,我冲动了,我猛地抱住她,缓缓地解开了叶美英的衣扣,解下了她的腰带,叶美英那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在灯光下有节奏的起伏着,弥漫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这一刻,灵魂和肉体交融了……  如同职场斗争的那样激烈,渐渐地在筋疲力尽中得以平息,叶美英的脸上显得有点红晕,眼神中增添了几分的娇艳和一个女人的满足感,叶美英缓缓地伏在我的身上,双手抚摸着我的身体,说:“真想这一刻被画在画面里!”  “你想让我成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国宝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估计我们早就天各一方了,我都是为上流社会人士所服务了!至少你要奋斗到四十多岁的时候,才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性看到我的真身!”玩笑过罢,我很严肃地问了叶美英一个问题。  “如果我不在中亚美邦,那你还不会不继续跟着我。”  叶美英一边扎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看着我说:“那你有什么打算,就这样便宜强哥?”  “我没有心思和他斗了,已经够累了,枉我读那么多心经,连这个道理都看不明白!”我慵懒的姿态还不想起床,叶美英趴在床头,亲了我一口:“乖,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我准备穿便装,叶美英忽然阻止了:“我喜欢看你穿那件米白色的衬衣!”  晚饭吃完后,我们意犹未尽,俩人牵着手在公园散步。晚上的公园显得很安静,我和叶美英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谈及儿时的事情,叶美英的儿时很普通,唯独小时候替父母买菜,被同学起外号叫做“卖菜妹”,而她的这段经历让我无比的羡慕和向往。  此时的叶美英又开始问起了我童年的一些经历,这一次我没有回避她了,而是非常仔细地给她讲着我童年的故事。  叶美英听的非常仔细,我讲完我的故事之后,我便多说了一句:“小英,很多次你好奇我儿时的生活,我都回避你的问题,有时候我对你是又爱又恨的,对你的评价我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平时我是出口成章的,到了你这我却哑巴了,其实,你没有这样的家庭和童年,你是不了解的,我不愿意说是因为我想忘掉“她”,而却又是偏偏忘不掉,说了你都不会明白的……”  清晨终于来临了,放肆的昨夜就像是做梦一夜,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叶美英还在我怀里熟睡,我懊恼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不敢想象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昨天是什么让我打破了自己的常规,这一切感觉来的太快,我呆呆地看着熟睡的叶美英,觉得这个女人竟然像魔一样,出现在诱惑的夜色中,让我沉醉在醉生梦死的温柔乡里。  我轻声地洗漱后,就到了书房念经,可是心静不下来,每每地念到敏感的字都会想到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短短的心经却让我念的无比的吃力。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正当念到这里,叶美英趴在了我的后背,我吓了一跳,叶美英把脸放在了我的眼前说:“怎么了,念经都这么痛苦吗?那你还念什么经啊?简直是假正经!”  我的心砰砰地跳,怪不得人们会把夜色和恐怖会联想在一起,原来只有在夜里人们才可以还原恐怖的面目来为非作歹。  “难道你昨天告诉我的话都是假的吗?”叶美英耍起了女孩子的脾气,我傻傻地看着叶美英。  叶美英忽然又温柔了起来,坐在我怀里,亲了我一下,说:“你昨天还说要让把你吃到我的肚子里,让你融化到我每一滴血液里!”  我手中的经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我盯着叶美英的嘴唇,手摸着她的脸,说:“我就恨我不是颠道人,如果我有这个造化,我都愿意以色来悟道,进我沙门!”  “如果不是我意愿舍身相救,我估计你差不多长眠于深山老林之间了,既然我来了,就有我存在的道理,如果你要违背老天给你的美意,即使华山下压的是你,雷峰塔里关的是你,你也永世不可出山出塔!”叶美英倒是很上道儿,字字句句都给我上紧箍咒。  “白娘子出塔的条件是雷峰塔倒,西湖水干,那你给我的条件什么?”其实我已经知道叶美英想说今天公司的事情。  “一切你听我的,千万别冲动,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一定要像经书里教诲的那样,把持住自己!”面对叶美英的苦口婆心,我只好点点头。  琢磨了一下,我准备穿便装去公司辞职的,没想到叶美英从衣柜里拿出来的是我的正装:“顾及什么,你又没有失败,挺起胸来做人!”  叶美英帮我穿好衣服,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条蓝色的领带,说:“这个是我送给你的,戴上它就等于我在你身边,你要好好保管它,就像爱惜我一样!”  在阳光的照耀下,我的西装越发地发黑,与领带的蓝色极为的协调,我搂着叶美英走进了职场,连门都没有敲,直接到尼科的办公室,强哥在外面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尤为的好奇。  正在聊天的尼科下了一跳,说:“林彬,您回来了啊?”  “你不是巴不得我走吗?回来了反倒不欢迎是吧,巴结强哥像一条狗一样,让你叫你就叫,真的是人模狗样儿啊!”第一次骂人骂的这么脏,尼科知道这事儿不宜闹大,就没有吱声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