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天灾人祸,败了这个城市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3312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自然也是跟着紧张,但是现在还在外面见客户,一时想不到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就给在公司的叶美英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家里有一张建设银行的储蓄卡,密码是我工号的后六位数,让她取两千块钱亲自送给黄华强。  别的事情我也没有多加解释,因为当时忙说话的语速也特别的急,让叶美英误认为出什么大事,一时忘了电脑主机上还插着U盘,匆匆忙忙关了电脑,拎起包就走人了。  叶美英走到电梯口的时候,从六楼B座走出来一位中年人男士,行头打扮一看就知道是阿尊事贵身份的人士,他冲着叶美英笑了笑说:“也是中亚美邦的?”  叶美英点了点头说:“我是林彬经理的助理,半个身份算是中亚美邦的人吧!”  这位中年男士一听说是林彬的名字,立马与叶美英握了个手,说:“原来你是林经理的助理啊?”说罢,便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叶美英说:“麻烦你把我的名片转交给林经理!”  叶美英接过名片,仔细地看着名片的内容,排头是中亚美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陵中心支公司(筹),名片的职位是银保临时负责人,叶美英立马恭维到:“原来是中亚美邦银保部的邓总啊,刚才有冒犯的地方,请您见谅!”  叶美英用我说话的风格和这位老总客套,显然说的有些生硬,正是尴尬到极点,电梯门忽然打开了,叶美英以有急事为借口先行一步,甩掉了这位老总。  我忙完业务之后,叶美英和黄华强他们已经在医院了,因为一连被好几个客户放鸽子,我的行程才有所改变,后来想想今天晦气触了头,索性不去见客户了,直奔人民医院。  一进医院输液科,就能听到嫂子的哭声,看着孩子头上扎着针,我的心也跟着颤动,那稚嫩的皮肤还能清楚地看到头上爆出的青筋,小孩子张大嘴巴,却哭不生声来,着实让人担心。  叶美英一边安慰着嫂子一边看着我,在我的眼神里,不仅有未签到单的失落,也有对生活的无奈。就在同一个医院,却不见黄华强的堂哥关医生,不必问也知道是为什么。  “嫂子钱还够吗?”嫂子手捂着嘴,说:“加上你借的钱,相当于你兄弟三个月的工资了,如果狠心我真的愿意把这孩子给别人抚养!”  “嫂子,好好的,别伤心啊,这只是一时的!”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陷入了矛盾之中,我不知道爸还在不在住院,就走到了一边,给爸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爸早早地就出院了,心中的寒意就像是北方山岭的西北风一样,一刀一刀地刮着我。  看着黄华强着急的满身大汗,我接过了孩子,奇怪的是孩子一到我怀里就不哭了,我一边微微地抖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缓缓地摇着孩子,很快孩子就睡着了,看着这个孩子,真的让我身体由内而外阵阵发出寒意。  几天后在大伙的期望中,孩子也康复了。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也想不到因为嫂子的贪嘴,竟然让孩子回归天国。  七月的江陵,大街小巷都是芒果树阴凉的地方,嫂子经常抱着无泯在芒果树下乘凉,看着满树成熟的芒果,嫂子自然是馋嘴,但想想集市上的芒果价钱也不低,一直没好意思开口,一次嫂子见江陵本地人在树上摘芒果,就随手要了几个芒果。  回到家后,嫂子洗净芒果,看到有三个都已经烂了,嫂子还舍不得扔,就把烂的部分给削掉了,一口气儿吃个不停,想想孩子命苦,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嫂子就把芒果汁挤出来,差不多喂了大半杯给孩子,孩子也一口气喝完了。  当天下午,嫂子就感觉肚子不舒服,倒在公共洗手间就起不来了,奇怪的是孩子在床上一直睡着,将近四个多小时都没有醒过来。  直到厂里的员工下班,到洗手间提水,才看到倒在地上的嫂子,大伙又不敢声张,生怕这事会讹上自己,个个都离开了。  而黄华强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回家,因为家里吵得不得了,他也想自己清静清静,在厂子里兜了几圈,毕竟生活和工作压力太大,适当的放松也是可以理解的。  回家后,黄华强看到儿子还在熟睡,也没有多加在意,只是久等老婆还不见回来,火气就上来,在心里骂到:“孩子还在家里,就这么放心的出去,真的是找骂!”不经意间黄华强一回头儿,才发现儿子没有了呼吸,受惊的黄华强腿瞬间软了起来

,从床上瘫坐在地上,门外的工友们已经把走道围的水泄不通,其中一个说:“你老婆晕倒在洗手间里啦!”  当我和叶美英赶到医院的时候,黄华强已经哭得快不行了,他见到我之后,立马下跪在我面前:“兄弟啊,我求求你啊,一定要救救你嫂子和我儿子啊!”  叶美英惊吓地咬着嘴唇哭了起来,扑在林彬的怀里就痛哭。这一刻叶美英被命运压抑着没有办法喘息,死亡、苟活、人世、人道、残酷、善良……像一团乱麻交织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复杂而又肮脏的感觉正在慢慢地吞噬着叶美英脆弱的心灵。  我心里一颤,并不是因为善良和同情,也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发自内心对这个世道的厌倦和挑战,这种死亡的畏惧让我对人性有着独特的敬畏,原来这就是末法时代。  我不曾扶起黄华强,看着叶美英说:“这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解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知道又要重复到什么时候,如果父母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婴孩就有不出生的权力!”  我终于领会到当家师父为什么给孩子起名叫无泯了,不是因为佛经上所说的天眼神通,而是师父在用心观察,看清了孩子的生活本质,才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当孩子消灭净尽的时候,原来这一切等于是梦幻泡影。  面对这一次的横祸,我并没有帮助到黄华强什么,意外的是黄华强的表哥关医生为此事也出面了,中度食物中毒的嫂子,在院医药费完全是由关医生自己出的,这让我敬畏地拍了拍关医生的肩膀。  第二天,黄华强的父母从老家赶到江陵,黄华强和嫂子一见俩老慌张的不得了,想必这是关医生说服黄华强那恨铁不成钢的父母,才把他的父母给请了过来。  黄华强见到父母,一个劲地猛哭,然后就是下跪,身体还没有复原的嫂子,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摔倒在地上陪同黄华强一起下跪,关医生面朝一角低着头,我眼睛里窝着泪水,叶美英也被这像泼了冷水的场面给震撼了,眼角的泪水都流到了衣领上。  黄华强第一次给我下跪,我可以理解为是为自己儿子下跪,他第二次给父母下跪,我可以理解为为嫂子而跪,在黄华强心里,他已经没有了自己没有了尊严,你说这个社会还会让人变得怎样呢?  黄华强在江陵这个城市输了,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的结果就是向江陵这片土地低头了,只好归根到自己的故乡面对一切现实,倘若若干年后,黄华强再次踏上这块土地,不知道江陵是否已经沧海桑田。  后事一切都打理完毕,黄华强和嫂子就跟着父母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可能是同学的这份情谊再加上对孩子那份不舍的回忆,我最后决定送黄华强最后一程,但送君千里,最终我和他告别在广州火车站。  刚在流花汽车站买完票,叶美英的电话就来了:“林彬,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还在在广州流花汽车站,估计三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我的状态还在与黄华强一一告别的画面中。  “林彬,你的工号被封了!”叶美英低声地说到,电话这边听到她的声音,好像是被人监控一样。我一脸严肃:“你现在在哪里?”  “我刚从人事部办公室出来,现在在职场!”  我手捏着拳头,说:“你简单地说一下我工号被封的原因?”  “这两天有大量客户投诉你泄密他们的资料!”我扶着天桥的栏杆,像一位年迈的老人,虚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的脸被吓的卡白。我已经有预感,无泯就是上天给我的警告,但是我的死法可能没有无泯来的那么直接,甚至比他还要痛苦,我可以想象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我连车票都没有退,直接打了一辆的士,价钱都没问就说去江陵,司机傻乎乎地看着我,我不耐烦地说:“你害怕我不给钱啊!”  叶美英的电话打的很急,一个接一个的,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客户会大量的投诉我,我在市场上做单一向是循规蹈矩的,没有半点逾越之举,这让我心里一点都没有底儿。  回到江陵,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叶美英亲自跑到公司楼下接我,见到叶美英之后,我第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公司的人多不多?”  “不多,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多个人!”叶美英的话犹如惊弓之鸟,让我忐忑不安,往往越是安静的画面越是暗藏杀机,如此了无人烟的职场,我可以想象里面隐藏了多少把准备杀我的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