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庙内偶遇居士,公司起风波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3423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都说儿女和爱人是自己前世的冤亲债主,在这一世需要本人来偿还,而在我看来,我的前世并不是爸的冤亲债主,今生爸是授权惩罚我的那个主儿,要不为什么孽缘会如此的纠缠不清呢?  我想要的并不高,我只希望无论什么时候回家,我总能看到爸妈的笑容,或许感受家和万事兴的氛围仅此而已,但是上天往往给予我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些我怎么也甩不掉的纠葛和违心。  一夜的辗转难眠,终于等到了凌晨四点整,我身着便装就出去了,徒步到观音寺,当我进寺庙的那一刻,师父们也到大雄宝殿做早课了,伴随着阵阵的晨钟声响,诵经的声音也缓缓地此起彼伏,一切又是那么的空旷和空灵。  虽然我的身在这里,心却离不开还在医院的爸,一边诵读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很明显我读的完全和师父们的早课不一样,他们颂的是《大佛顶首楞严神咒》,而我却独自一人跪在佛前读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一刻“通达自我真生命,解脱挂碍融合众多不同精髓的根本途径”让我无比的疑惑。  或许是很久没有来到这里,置身在其中,特别是跪在佛前静下身来的那一刻,就像是在沐浴一样,洗掉满身的尘埃,还一身干净的躯体,而这种沐浴不仅洗的是身,就连心也洗了。  可能是自身看得开而已,一边念经一边安慰自己:处之泰然是一种风华的敦实,痛苦本身就是自己找的,何必去在意呢,况且做人要懂得知足常乐,在爸住院的这段时间,我不就体会到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感受了吗?我不也做了为人子该做的事情么?简单真实一点,放得开才是关键,得与失本身就是一个不存在的物体,只不过是站在他们的边缘而已。  或许对我这个佛信徒而言,和很多居士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不主动和师父们接触,用他们的话来讲可能是机缘未到。早课做完后,我也随着那些居士们到斋堂用膳,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简单地吃了两口就准备走人,没想到被一位居士给拦了下来,并用筷子在我碗的边缘敲了几下,这才意识到自己饭碗里的饭没有吃干净。  当我吃干净饭碗里的剩饭后,再次准备起身走人的时候,又被这位居士给拦住了,他还是用筷子敲了一下我的碗,这时我疑惑地瞪着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正当我准备寻个究竟的时候,拿着小瓢舀水的师傅走到了居士的面前,居士把筷子放在碗内的中央处,师傅便舀了半碗水,居士荡了荡碗里的水,水面上立马浮起一块块豆大的油珠,而他却把碗内带油的清水一同喝入了肚子里,白色的陶瓷碗立马干净的像没有用过一样,我再看看自己用过的碗儿,虽然碗内的米粒干净了,还是有一层油在碗里。  居士这样的举动让我感到特别的新鲜,我会意地看了看这位居士,觉得有点面熟,因为斋堂鸦雀无声,我连和他搭讪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依葫芦画瓢,按照居士的举动把碗内所有的食物给吃干净,随后就同居士一起走了出去,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这位师父您好!”  “不敢当不敢当,顶多叫我师兄吧,我还没有当师父的资格!”居士一开口就知道就是一东北大老爷们儿。  “哦!师兄您好,我是佛信徒,来这里不懂规矩,谢谢你今天的提醒啊?”我心有内疚,反倒居士百般的欢喜:“就你这小身板儿,还不珍惜八方斋供?庙里一粒米大如须弥山,要珍惜自己的福报,福尽则祸来,出了寺院也要这样做!”  “那也不能吃白食啊?我还寻思着这么办才是最殊胜的方法!”我也装作语重心长,居士却很随和,指了指功德箱说:“随喜就好了!”  “师兄,冒昧地问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好面熟啊!”居士听后笑着说:“可能我也菩萨百像,我们就第一次见面,除非你在梦中见过我!”  我呵呵地笑了,居士的一句玩笑的话,倒也信以为真地认为在梦中见过,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敢肯定绝对在梦中见过,而且在梦中的感觉是一脸慈悲像,眉宇之间有山川之灵气,不与常人的那种清秀,想到这儿确实就是这位居士的相貌,但是在什么时候梦到他我就忘了。  随后

居士就离开了,原本是准备留下联系方式,但是这位居士的慈悲和欢喜让我不忍用世俗的方法和他交往,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再看看时间差不多七点多种,我随喜往功德箱内投了五十元便走人了。  清净总是短暂的,可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就是如此了,要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诗人一直向往寻求世外桃源呢?  离开这清净之地,便是尘世的纷杂了,在淤泥中继续净化自己,这也不是等闲之辈能做到的事情。  难得有几分眉眼舒展的心情,看着周围的景象都会觉得舒坦,仿佛是长期在医院的晦气,一下子在寺庙里得以解脱,让我诸事都神采奕奕,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人世的束缚实在是太多了。  回到公司,迎面而来的第一个人就是尼科,她的表情带着几分的诡异,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此时倒是与我过于亲近:“林彬啊,现在业绩是蒸蒸日上啊,不错!人逢喜事精神爽!”  “哎,也没什么的,市场都是这样,重在前期的铺垫,如果不是有稳定的客户群体,我也不会又今天了!”虽说我是在说套话,这也确实是我的心里话。  “那是,想必也是付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努力和精力的吧,小小年龄辛苦你了!”总觉的尼科的话有点怪怪的,就连她的笑容也略显几分的嘲笑。  走进职场的时候,有几个团队的人试图和我搭讪,都被强哥给打发过去了,却把我叫到会议室私聊。  “林彬,最近怎么样啊?”强哥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强哥见我为之一愣,便开口说话:“最近你的业绩在公司是出类拔萃,肯定会遭到别人眼红的,他们狂言诳语说些什么,你不要在意就是了!”  “哎,我以为是什么呢,我都不屑这些事情!”还以为是强哥小题大做,都没有在意强哥的话。  “昨天公司关于你的谣言满天飞,我实在是看不过去,就去阻拦两句,关键是嘴长在他们的脸上,我也没有办法,最担心的是你这边会因为这些小事影响到你的业务!”一听到强哥说到谣言,我就敏感了起来:“谣言?什么谣言啊?”  强哥半低着头,眼珠向上地看着我:“不过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早晚都要知道的,kitty那边传出来说你干爸在酒店搞同性恋,被林妙玲看到了,大家都怀疑你的单也是有这样的成分在里面!”  “啊?kitty传我的谣言,这不是空穴来风嘛!”我极度无语地看着强哥。  强哥也摇了摇头说:“他这是冲着我来的,你就不必要多理会,低头做业绩就行了!”听到强哥这番话,我终于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了:“强哥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儿了,我不得不问你,是不是公司最近放生什么事情了,从去年年底我都不在工作状态中,公司的很多事情我这边是一点都不知道,希望你能实话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儿!”  强哥想了想说:“这事还是来源于王总在公司背后暗箱操作!”  “暗箱操作?为什么?”我的神经一下子被绷得好紧。强哥开始讲起了王总暗箱操作的一张五百万大单的事情,整个来龙去脉都说的非常详细。  听完后我呆若木鸡,但是还没有弄个究竟,便问强哥:“这跟kitty有什么关系呢?”  强哥接着说:“这倒也没什么,而王总借这张单,以江陵支公司的名义往省公司申请经费,没想到省公司爽快的同意了,但是不是直接给现金,省公司的市场部直接为江陵支公司初步做了一个方案,只要年度业绩达到十万以上都有机会抽奖。五千元钱的现金奖励和张家界六夜七日游,但是奖励方案一到江陵这边,王总就把抽奖的指标设计的非常滑稽,在公司抽奖的晚会上,王总的妹妹一人全都抽走了。”  我听的还是一塌糊涂,强哥见我还是很疑惑,又接着说:“因为五千元现金奖励和张家界旅游的奖项是省公司来控制的,所以王总不得不公开,但是还有五台Ipad和3台价值两万的照相机是由我们这个机构自己来分配的,没想到的是都被王总自己收入囊中,外勤的业务经理们知道后,非常的失望,该提出离职的全都离职了,分道扬镳的到各家保险公司去发展了。”  “天啊,不会吧,这样的话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来抽奖呢,出这么大的单为什么没有见到省公司祝贺的消息呢,我这边全然不知啊!”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即使你来了,你也抽不到的,这单是王总自己谈的,你觉得他会高调吗?再说权利是在人家手里。”强哥不屑地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