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31公司受人挑拨、医院家人争吵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44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因为谣言是kitty这边传出来的,就像是满大街的海报一样,面对这么大的事情,其实kitty心里面也没有底儿,毕竟里面牵扯到她的组员林妙玲。  当强哥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知道kitty是冲着他来的,或者来说是无中生有,强哥不得不出来袒护我,但他这次的行为真的可以来说是做好事不留名,更谈不上去我面前示好了。  当其他团队的业务员旁敲侧击地反问强哥:“强哥,你培养的组员好厉害哦,都能签到五百多万的大单啊,我们这些小业务员在保险界想都不敢想!”  “你要知道人家是付出了多少努力,光这张单我前前后后都为林彬跟了二十多次,最后没有办法,林彬还劳师动众地去请邹总!”  那些八卦的员工似信非信地点点头,尽管如此还是止不住谣言的传播,反而愈加的猛烈,就连很少出勤的业务员都知道这事儿了。  Kitty一边火上浇油一边煽风点火,刻意给差不多半个多月没有出勤的林妙玲打了个电话,好推脱自己的责任:“喂,你前段时间跟我说学校要让你们搬出去,现在还没有搬好吗,还不来公司出勤?”  “哎呦,我昨天才把我的东西搬完,这几天累死我了,明天马上要拍集体毕业照了,出来实习后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了,这可能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这么集中地聚在一起。”林妙玲开始在kitty面前撒娇了。  “再不回来,就出大事了,当心你人生中的第一个五百万就没有了!”林妙玲听着kitty夸张的话就好奇:“什么五百万?”  “你的名誉啊!”  “我的名誉怎么了!”林妙玲一头雾水地问。  “林彬干爸的事情被公司的人知道了,现在都在议论这个话题,而且把你也给牵扯进去了,说你在酒店和老板泡在一起啊!”kitty的话挑起了林妙玲的憎恨心,不用她多加解释,林妙玲自然会误会到我这边。  碰巧我的手机因为电池的问题又关机了,气急败坏的林妙玲准备电话找我理论,偏偏电话又打不通,毕竟是女孩子家,为这种特殊的事感到无比的窝火,便找劳雅芬诉苦,一边哭一边说我的不是,劳雅芬除了安慰就是安静了。  面对懦弱不争的劳雅芬,或许还没有发泄够,林妙玲接着给展芸羽打了电话,毕竟是她交心的朋友,和劳雅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姐姐这个身份套在这里。  一听到展芸羽“喂”的声音,林妙玲就开始哇哇大哭:“展芸羽,,林彬他不是人,在公司四处说我和老板泡在一起!”  “妙林,怎么啦,林彬对你怎么啦!”展芸羽见林妙玲哭哭啼啼,急忙地关心起来。  “林彬他在公司传谣言,说我经常老板泡在一起!”林妙玲一边哽咽一边说。  “不会吧,林彬他也不是这样的人啊?”就连展芸羽都觉得不可思议。“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人,非常的现实,而且又善变,你都不知道他干爸都是个同性恋,现在传的公司全都知道了!”  展芸羽在林妙玲这边了解情况后,并不像公司那样像喇叭一样播个不停,她除了不相信还是不相信,最终忍不住想揭开这个疑团,但是和林妙玲的结果是一样

的,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虽然我在努力地调整工作状态,想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中去,可是一想到在医院的爸我心有不安,或者来说是关医生指着我的脸,骂我的那个场面深深地打击了我,一种罪孽感便在心中油然而生。  原以为我现在辛勤的付出能够得到爸的支持,没想到当我坐在爸的床头边,爸盘问我的时候,让我伤心欲绝,说好听的我是单纯的认为感情是可以经营的,说难听点我的想法太过于愚蠢,就像是一个无知的人用心用力地去抓全部的细沙,结果残留在手中的不是全部,而是眼巴巴地看着在手指的缝隙中流走的细沙,或许这就是变数,是我们不可掌控的。  “林彬,你现在的收入每个月的收入有多高啊?”我一边给爸剥香蕉,一边若有所思地说:“好的情况下大概是一万多吧,但是平均下来每个月都会有三千块钱以上,不过日常的开支还是蛮大的。”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要买房子啊?”从来不关心这个问题的爸忽然间这样问我,让我局促不安。  “爸,哪里有那么快啊,你以为我的工作内容是在把老板的钱往回家抱啊!”我试图放松这种貌似有点严肃的气氛。  “到时候我支持你吧,你发工资了准备八万就行了,我在老家给你买套房子,树高千丈也要落叶归根,别搞得最后连个窝都没有!”爸倒语重心长起来。  听到爸这么一说,我并没有太大什么反应,或许想表达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  爸看着我那个熟视无睹的表情,立马由语重心长变脸成横眉怒目,这样变化之快的表情让我觉得爸瞬间距离我非常遥远。  “都是一家人写谁的不名字不都是一样吗?“爸一边拍打着床板一边冲着我吼。  “如果是换成一般的家庭,写谁的名字我都不在乎,但是咱们家不同!爸,我想说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不想和你吵,别人家都是家和万事兴,而我们家天天都是吵吵闹闹,儿女再好的福气都会被吵没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甚至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特别的累。  爸一时哑口无言,我看了看干爸的床铺,已经没有人了,想必干爸已经出院回家疗养了吧,想到这儿,我再次开口对爸说:“现在医院床铺紧张,每天在这里开支蛮大的,如果关医生建议你们可以回家疗养的话,我希望你们赶快出院吧,毕竟这么都是花钱的主儿,你做手术的钱,如果方便的话就给我一半吧,毕竟是问我姐姐借的,她现在给我电话我都不敢接了!”  “那你姐是我白养的?”爸瞪着我并用右手指着我的脸说。  “你发什么火气呢?这里没有可以让你发火的人,你也不想想,现在除了我能主动到医院看你,谁还能做到?再说你治病的钱是我姐问我妈借的,那我问你我妈有义务为你治病吗?”我的话一下把爸堵死了,不仅如此也激怒了爸,或许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和一个脸面,竟然气的爸无处发泄,眼睛也变得湿润,憋了半天才说一句话:“真是没出息,没出息啊!”  我把手中的香蕉放在了床头桌上,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起身就走人,临走的那一刻,我的直觉告诉了我,爸也在流泪。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