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26王总暗箱操作,医院为钱争吵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3157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在这一次的电话中,kitty也猜想到我这边并不知道公司发生了什么,原本是想告诉我好卖我一个人情,但是考虑到没那个必要,就没有多说。  而我这几天忙碌在医院之中,并不知道几天未回的公司已经发生了大事情。  在中亚美邦一年一度的表彰大会,是特别受中国区领导的关注,在此期间也是各个地区负责人最为紧张的一段时间,年度的考核和第一季度的业务都将是重点话题,这将意味他们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总在公司做了一个小动作,影响到大家的利益。  王总在中亚美邦的情况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后来才得知当初他也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可以来说是在这家公司摸爬打滚十多年才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  而王总相对邹总而言,王总做事的魄力要比邹总利害,同样是外勤出生的老总,王总在中亚美邦的路比邹总走的辛苦。  早在九八年王总就是本公司的业务员了,那时候王总家里的情况是比较贫困的,经济的压力不得不让王总在业务的道路上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努力,正是因为如此王总才在保险这个行业一直坚忍不拔。可能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总在做业务的同时也兼具着发展团队,在保险这个行业,有这么地一句话“保险不是人做的”,所以一个团队培养一个人才是非常的不容易的,如果说业绩压力大,那么团队发展更加困难,不仅要有好的口才,还要有团队的管理能力。  尽管如此,那时候的王总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团队的发展,但是人的精力早晚都会被消磨掉,虽然王总在这条路上是坚忍不拔,但是在面对利益发展的诱惑下,有时候还是会心动的。  十年磨一剑,人不可能一直会倒霉吧,一次王总在公司的电梯上遇到了一位阿婆,在自己主打动招呼的情况下,得知是一位政府退休的干部要过来了解保险,就是因为这次的机缘巧合,王总一下子签了一张五百万的大单。  与此同时,中亚美邦推出了新的政策,即外勤选拔支公司或者分公司的老总,王总就借此机会,毅然放下了现有的三十人团队,参与了此次公司的新政策。  由外勤转向内勤的王总,才知道内勤的职场政治比外勤还要复杂,但是为时已晚。王总在内勤岗位观望了几年,而一同由外勤转向内勤的伙伴们,因为种种原因该跳槽的都跳槽了,就剩下了王总一人。这个行业讲究的就是“剩”者为王,最终王总的坚持得到了中国区领导的认可,才走到了高层管理的这个位置。  朝代总是要换的,凡事也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王总的命运和邹总是一样的,哪里需要他们,他们就要分配在哪里。  而负责江陵这一带业务的王总,来江陵支公司一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再加上即将要开中国区的表彰大会,王总是特别的担心,再加上年后业绩一直不景气,外勤的业务员也走了好多,更加让王总夜不能眠。  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王总自己谈起了客户,但是公司的明文规定,中亚美邦的内勤是不可以像外勤那样出去开张业务,而是服务于外勤的业务岗。正是因为如此,王总让自己的妹妹在公司入职,暗箱操作把两百万的业绩挂单在自己妹妹的名下。  其实这也到没什么,但是两百万的业绩少说也有三十万的提成,而第一季度的外勤业绩竞赛方案王总特别关心,达标竞赛的门槛也设计的比较滑稽,全都是靠排名达标完成,竞赛内容有五千元的现金奖励和张家界六夜七日游,就这么一挂单,公司的奖励方案几乎都收入了王总妹妹的囊中。  在中亚美邦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王总也料到会有告密者,就把整件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无辜的外勤经理们见公司的老总都这样搞内部政治了,个个都伤心欲绝,认为没有必要再留在公司发展了,纷纷提出辞职离开了。  公司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而我全然不知,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是kitty刻意提醒我参加表彰大会,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都说一个成功的人士往往能平衡生活和工作,而我却不能二者兼顾,处理家里的事情就像是在北极融化一块冰那样难,听到爸阵阵的哀

叫声,我就怕明天的到来,我不停地翻阅那些未读信息,全是提醒我参加早会和表彰大会的通知,看了几条我就看不下去了。  这一夜虽然阿姨勉强答应我轮流休息,但我还是一夜没有合眼,这一夜对我们三人而言都是痛苦的,唯独干爸睡得很香。爸痛苦是因为麻醉过后手术所带来的剧痛,阿姨的痛苦是因为在这里找不到麻将桌上的刺激,我的痛苦却来自于不能找到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来应对明天的表彰大会。  微弱的灯光下,阿姨已经是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中睡着了,只有爸还在痛苦和睡意的交接边缘挣扎着,身心疲倦的我无精打采地给他擦着汗,渐渐地睡着了,  当我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时,听到外面有回收垃圾车的哐当声,有这种声音一般都是在清晨五点到七点之间,透过窗子往外看,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辆在挪动着,如果把白天的江陵市中心比作清明上河图,那么清晨的市中心就是山水田园了。  好不容易有这份赏景的乐趣,忽然想到工作,我又开始着急了。爸这边的情况是好是坏,我一点底儿都没有,看着满头都是汗仍在睡梦中的爸,我束手无策。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我梳洗后出去给大家买早餐去了,走出大厅的时候,我看到了关医生,喜出望外的我立马与他招呼,并说明了爸昨夜的情况,关医生也只是敷衍地回应了几句,见他如此举动我以为他时间很赶,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早餐买回来的时候,爸和干爸都醒了,阿姨在洗手间梳洗,我拿起脸盆在外面打了两盆清水,分别给爸和干妈洗了脸。  看爸的面色比昨天精神多了,我也放心了好多,爸忽然问起:“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会议让你赶紧参加!”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爸看了看手机说:“就一会的时间,电话来了两三个,实在没办法我才接了电话!”  我无精打采地“喔”了一下,爸到严肃了起来:“你干爸这么看重你,是你的福分,我都住进来怎么今天了,你连吱声都不吱声,你这么大了还是这么不懂事儿!”  我慌张地看着干爸,非常惊讶干爸已经把自己身份给“暴露”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爸面对这件事情倒显得几分上心,虽然言语严肃,但是这种严肃可以用慈祥二字形容。  干爸笑了笑说:“工作上支不开吗,还是遇到困难了?”面对干爸的问题,我在回答之前会意地看了一眼爸,爸的眼神中也透露着这个问题。  “是公司的年度颁奖会议,听说是这个中国区的大型会议,公司都来了好多电话,我一直拒接,今天估计就要开始会议了。”  干爸故意夸我:“你小子工作做的不错啊,都参加了中国区的会议了!”  爸听到这句话眼睛都笑了,很豁达地回了我一句:“你还不赶紧走,我这边没事啊,别耽误你颁奖!”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乐呵呵的。  我还是畏首畏尾地张望着,尽管爸这样说我还是放心不下,阿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可以盘问阿姨:“你今天没有事情吧,我今天要去广州开会,你照看我爸一天吧!”  阿姨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犹豫着如何应答我的话,不等阿姨发话,我又开口说话了:“另外,我这边手里的钱不多了,爸在医院一进一出都需要钱,都已经月中了,我这边耽误的连一张单都没有签到,就连手术费都是我借的,希望你能解一下燃眉之急。  阿姨严肃了起来:“我们手里钱也不多了啊?”  听到这句话,我说了一句很不负责任的话:“没钱的话,让你两个小女儿也出来工作,还上什么学啊,这不是给我爸添加负担吗?”  “哦,你是什么意思啊?我女儿上学可没有用到你老林家一分钱啊!”阿姨又开始吆喝起嗓门。  “你用没用别人还不知道吗?我们可不是睁眼瞎,如果没用我的爸的钱都哪里去了?”我拍打巴掌一个劲地和阿姨争执。  “那你问你爸他的钱都哪里去了,自己没本事赚钱还在这里吆喝!”阿姨说这话的时候,我瞅了一眼爸,立马回头指着阿姨说:“我爸没本事,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脸皮厚的人非要到我家里来的!”我越发地把话说得过分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