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24人情冷暖、亲情可贵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478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小姑姑倒是不依不饶,吆喝声越来越高:“怎么了你,现在在外面牛了,你就不认我们这些穷光蛋了,你这样的人不得好死,老天爷都不会饶了你的,做人要讲良心,你奶奶都白养活你这么多年了!”  这话说的就像是一把把利刀,一刀一刀地捅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我不曾为了这点痛苦而发出哀痛的声音,我只能保持沉默,病人们听到了争吵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还是主任出来把姑姑她们给吼了一顿,小姑姑气得撒腿就走人。  因为有大姑姑在,阿姨并没有说什么,换成大姑姑不在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其实我都是骂给阿姨听的,只不过是小姑姑这一根筋想不通,非要和我针锋对麦芒。我看阿姨坐下来还在打瞌睡的样子,我就来火:“我爸手术的钱都是我借的,别的我不要多,咱们一半对一半吧!”  阿姨一下子醒来神儿说:“你爸这个穷光蛋,他哪里有钱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提钱,阿姨的表情完全是不认账,眼神跟那些市井的痞子没有什么两样。  我还是愤愤不平地说:“那我爸的钱呢,他一天也不少挣钱啊,他吃也不舍得吃,穿也不舍得穿,除了喝点酒,烟和赌他沾都不沾,钱都哪里去了呢?嗯?”  “他那点钱哪里够啊,你知道生活压力有多大吗?”阿姨倒是强词夺理起来。“压力,你坐着说话也不嫌屁股痛,我爸有什么压力,他的儿女现在都自力更生了,难道我爸傻乎乎的养了别人的女儿不成,虽然家里开了便利店,但是是谁搭着便利店的幌子,在里面搞了几个自动麻将桌,这钱都是打水漂漂来的是吧?”  我一直以为我爸在昏迷的状态,其实他一直清醒着,只不过是麻醉没有过还在睡意中,或许我和阿姨的对话让爸听到了,他的眼角在流泪。  看到爸这样无意识的表情,我无暇去指责阿姨了,而是按照医生的指点,不忍心地拍打着爸的脸:“爸,你醒了么,我是林彬啊,我来看你了,你快醒醒啊!”  阿姨也慌着跑到爸的床头看着爸,爸只是一直流着眼泪,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上滚动,我瞅着阿姨说:“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我爸满头大汗的嘛,快拿毛巾和水啊!”  阿姨非常配合我的调动,我摁了一下床头按钮把床头给抬高了,一边用毛巾擦拭着爸的脸,一边叫唤着爸。  “我想尿尿,我想尿尿!“虽然爸的声音很脆弱,但是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是能完全听得到的,大姑姑的脸红了,龚胜听了这么一句话很孩童风格的话,禁不住偷笑了起来。  “尿盆,尿盆?”我四处找着尿盆,干爸见我如此慌张,说:“你就先借我的用下一吧,你哪里有尿盆啊!”  大姑姑回避了,可是爸还是在昏迷中,怎么可能小便呢,我不停地叫唤着爸,可就是没有人应答。  “我要喝水,我要喝水!”爸又开口说话了。  扶着爸的阿姨不耐烦了,说:“在家你天天把脾气发的跟皇帝爷一样,现在在医院你还以为你是皇帝啊,屁事怎么那么多!”  “你这个只会捣腾的主儿,你给我滚,你还没有进我老林家的门儿,你就这么泼妇,你要知道我爸还没有和我妈拿离婚证呢,只不过是分开了十几年而已。”我差点把尿壶仍在了阿姨的脸上,准备做这个动作的那一瞬间怕殃及到爸,我就忍耐下来了。  阿姨放下了爸,就准备冲出去,这时干妈过来,估计是想探探龚胜的口风,看到阿姨后,是喜出望外,拍起巴掌放在嘴上说:“哎呀,大姐,咱俩太有缘了,在医院都能看到你,晚上继续打麻将,你昨天都赢了我两千多块,做人不要太贪了!”  我扶着爸,呆呆地看着干妈兴奋的表情,干爸也是如此,刚刚在一旁心平气和观望的他,现在也开始大发雷霆。  我怕干爸和干妈会在医院吵起来影响不好,再加上已经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我赶紧半推半赶地把龚胜给打发走了,我不愿意让一个孩子看到父母为了利益而去争斗的场面。  毕竟是男人,家丑不可外扬,干爸再大的火气,充其量也只是捏捏拳头锁锁眉头。干妈好奇地看着我,说:“林彬,你和大姐也认识啊?”  我站起身来,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干妈的问题,干爸脸朝墙壁,只是听着我们的声音,许久过后,我才开口说话:“哦,她是我妈!”  这会儿的我,在干妈面前称呼她为阿姨也不是,说是我妈我更难受,为了不便让干妈知道太多,我只能这么说了。  “你跟你妈长的太不像了,简直不可思议,床上的人是你爸是吧,一看长相就知道是父子关系!”干妈口无遮拦地指指点点。  干爸听到干妈讲这席话,回头看了看我的表情,我摇摇头示意干爸我无所谓,可是干爸还是发飙了:“你一个乡下妇女知道什么,乱讲什么话啊?”  “我乡下妇女怎么了,我爱讲什么就讲什么,哪像城市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衣服穿的简直像是没有穿,我们乡下妇女多老实啊,那像你们那样,天天画皮,打扮的像妖精一样,是吧大姐。”干妈倒觉得无可厚非,蛮横无理地和自己病卧在床的丈夫争执。  “干妈,没关系的,干爸现在都是病人,你何必跟一个病人斤斤计较呢?”我故意抬高干妈来安抚她。  “就是,我何必跟一个病人计较,省的别人说我不贤惠!”干妈自以为是地说,我点点表示赞同干妈的做法。  阿姨故意给我难堪,开口就说:“他老子之前和他妈离婚了,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咬牙切齿地指着阿姨说:“你也太把你当回事了吧,我爸还没有跟我妈离婚,你就天天在我家里白吃白喝,要用我奶奶的话说,你这跟书上的狐狸精有什么区别?”  我把话说的非常毒,而我们的对话,让早已清醒的爸都给听到了,我生气地扭过身来,再也不愿意看阿姨一眼,当我回头看爸的时候,爸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眶都是湿润的,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了。  爸沉默不语,安静的让我觉得害怕,干妈也视乎看出点什么,走到干爸床头说:“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如果没有我就走人了!”  干爸看都不看干妈一眼,看到这个举动,干妈扭头就走人,临走的时候,故意气干爸,冲着阿姨喊话说:“大姐,晚上有空打麻将!”  不顾大局的干妈,为了逞一时口头之快,尽把痛苦给

了别人,干妈的气话一箭双雕,不仅把干爸气得金刚怒目,也把爸的情绪激发到怒火中烧。  阿姨心虚地说到:“虽然我是在打麻将,我从来没有用过家里的一分钱!“看到阿姨畏首畏尾的动作,我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活该。  爸的情绪不稳定,却没有发泄出来,估计是没有这个体力吧,爸颤抖的声音叫着我:“林彬,过来一下,我想小便!”  当我扶着爸方便的时候,爸迟迟没有反应,我冲着爸微微地笑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  爸瞪大眼珠看着我,呵呵地笑了起来,刚刚还唇枪舌战地吵个不停,被爸这一笑一下子转移了好多。  我听着心里也舒服了,调侃起来:“我不看你就是了!”说罢,我把脸朝向了一边。阿姨看着我和爸的举动,自己愣在那里像个电灯泡似的,一举一动都尴尬到极点,  阿姨喃喃地说:“没我什么事,我先回家,以后我给你送饭来,外面买着吃破费太大了!”从进屋到现在,就阿姨这句话我才听的舒服。  而爸不管怎么努力,还是严重性堵塞,看爸那憋着通红的脸,我不好意思地问一句:“不会有问题吧?”  干爸咯咯地笑个不停,爸看了看他,回头对我说:“算了,又不是很急,给我弄点水来!”我递给爸一杯之前温好的白开水,爸咕咕地就喝了,然后就入睡了。  爸醒来到再次入睡,虽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说话和反映比平日都慢半拍,在他的意识里只有小便和喝水,虽然瞪大眼珠看着我们在争吵,情绪也跟着怒火中烧,但是不像往常那样情绪转变的那么快,我还是喜欢在病床上的爸,多了几分父亲的慈祥。  爸的醒来让我完全忘了医生对我的嘱咐,也忘了爸还在二十四小时的危险期,对于爸突然醒过来的状况,我也没有及时向医生反映这个问题,爸要做什么我也顺从他做什么,根本没有忧患意识。  正是因为我的疏忽,给爸带来了病痛上的折磨。  夕阳西下,透过窗子往外望去,真像文人笔下形容的那样像一个橙色的橘子,往珠海的方向望去,还能看到鸟儿在天际的飞翔,以往总觉得江陵给人的感觉,视野不怎么宽阔,今天站在人民医院的楼上,一览江陵的半壁土地。  殊不知这种祥和之下,危险正在悄悄地来临。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爸多次要求小便,可就是没有反应,不一会,爸开始吆喝着自己肚子胀,尽管如此,还要大量喝水,我见情况不对,开始呼叫医生了。  关医生用听诊器在爸的肚子上听了很久,盘问我:“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我犹豫了一下:“大概也是在今天中午吧!”  “那你看有什么状况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关医生又加问了一句:“护士或者医生多长时间来观察一次啊?”  “有吗?今天一天我都没有见到有护士过来过?”我的回答似乎就像一个即将要爆炸的炸弹,让关医生打了个颤,关医生很没有底气地说:“可能是医生太忙了吧!”  说到这儿我也怀疑了一下,但是没有往下深追究,而是一味地关心我的爸的情况:“那我爸现在小便斗排不出来,你看怎么办啊?”  关医生看了看爸,说:“是不是你给你爸喝了很多水?”我点了点头,关医生理直气壮地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你爸的手术在腰部,麻醉还没有过,你就给他喝水,他现在肚子胀并不是真的胀,而是麻醉过了,排不出尿也是正常的,你都不应该在麻醉未过之前给你爸喝水的。”  “不会吧,那怎么办?我爸醒来之前是满身大汗的,昏迷中还叫渴,我不忍心就给他喝水了,也按照你的要求是无色无味的。”关医生听我的解释后,摇了摇头说:“现在最理想的解决办法是把床头抬高,让你爸尽量自己排出来。”  我按照关医生的说法去做,还是没有效果,我对爸说:“是不是人多你不好意思方便啊?”爸闭着眼睛正在努力,喘过气来才出声:“不是,我这边好像堵塞一样,就是排不出来!”  干爸睡在床上阴笑着,关医生见爸这种情况也实属无奈:“那只能用输尿管来疏导了!”想到这个敏感地带,我和爸的脸都不约而同地红了,我瞅了一下关医生说:“那会不会很痛苦啊?”  “没办法啊,如果不这样你爸会更痛苦,输尿管插进去的时候会很痛的,你爸现在是不能用麻醉的,所以病人要做好心理准备。”关医生没等爸有什么反应,就叫上了护士拿输尿管过来了。  护士毫不忌讳地拿起输尿管,就就行着排尿工作,我瞪大眼珠地看着护士,一股劲地想着:“天啊,年纪轻轻的,这么开放,脸不红气不喘地,厉害!”  而爸的那个叫声,真叫凄惨,求饶护士说:“算了吧,我宁愿憋着,这真的是折磨我啊!”看的爸通红的脸,真的不知道是被羞红的还是被憋红的。  护士倒是直接,毫不客气地说:“这点痛都受不了,你也不想想我们女人要受的七年之痛,输尿管都被感染了,即使不用也要作废,这个需要你们消费的!”  “消费就消费吧,是我命大还是钱重要啊?”以往在我眼里恩威并重的爸,如今就像是被挨打求饶的小朋友一样。关医生那爸没有办法,摇摇头就走人了。  大约晚上八点左右,爸开始吆喝浑身上下都痛,这时候爸的麻醉完全无效了。  饭都没来的及吃的我,再次呼叫医生。“护士,你快看,我爸浑身都是烫的,怎么回事啊?”我慌张起来。  护士摸摸爸的头,说:“你爸现在在发烧。“说完后护士就跑出去找关医生。  关医生进房的时候,显然是非常紧张的,扒开纱布去看手术的刀口,像蜈蚣一样长长的一条,这一画面映入我的眼帘,就像是蜈蚣在我身上爬行一样,让我毛骨悚然。  关医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影响到刀口,现在病人需要输液,平均吃半个小时要来看一下情况!”  “关医生,问题不大吧?”关医生闭了闭眼说:“这是正常的,只不过比我的预期要来的早一些,如果高烧能在每天早上退去,你爸算是过了危险期,现在最关键的是,你爸现在又憋着尿,麻醉又过了,现在还在发高烧,如果晕过去了,那就麻烦了!”  关医生也没有多加解释,直接说要点,便出去了,这时候阿姨也拿着保温饭盒来了,而关医生的这番解释吓得我眼睛通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