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22爸病危手术,关医生安排显尴尬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80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姐的这个举动出乎我的意料,事出紧急我也来不及给姐姐回信息,就到住院处办理相关的琐碎手续。  关医生并没有告诉我手术的风险,毕竟是第一次家人住院,很多细节方面的都不懂,所以一路下来处处碰壁,不是证件准备的不齐,就是楼上楼下四处找人,在医院花钱消费都不得好处。  从上午忙到下午三点左右,爸才被医生安排进入手术室,看着爸鼻子上插的管子,我的心就发慌。  在手术的等待过程中,我的意识一直在追问着我:“你为什么这么拼命,你为什么而活?”当初我出社会的时候,我是为了生存而活,那时候我在挣扎,但是我渐渐地发现,在这个社会上不进则死,后来我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我懂得了物竞天择自强保种,在权和钱的诱惑下,我开始使用了手段,而我却苟活着,却又开始向往过去物质匮乏却精神饱满的世界,直到现在我找不到北。  我两只手握着拳头不停地碰撞着,在走道上左右徘徊,频率越快我的心情就越发的毛躁,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喂,干爸,怎么了?”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就听见他气息奄奄的声音:“林彬啊,我的脚疼痛难忍,我下半身都动不了了,叫唤人都没有应答!”  我一个头简直两个大,一头是干爸,一头是爸,这两个祖宗真的是凑合在一块了,我看了看手术室的们,依然没有动静,我答复到:“干爸,你等等我马上就到!”  我从六楼手术室的楼梯直奔住院部,开门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干爸的呻吟声,他满头大汗,拳头紧抓着被单,此情此景干爸的表情就像是电视剧妇女第一胎生小孩那样痛苦,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干爸,你怎么了?”我一边慌忙地给他擦汗,一边打量着哪里出问题了。  “我的脚好痛,快叫关医生过来,痛死我了!”我一回头看到干爸的脚,浮肿的可怕,脚腕处大面积的淤青。  干爸的挣扎声越发的厉害,情急之下我叫了护士,这些护士慌张地诊察了之后,不知所以然,个个都依依呀呀你推我让的。  一护士机灵,把新来实习医生给叫了过来,实习医生没有很大的把握,当下之急只有麻醉拿来应急,我章法大乱地命令了一句:“那你还不赶快去!”年纪轻轻的实习医生,被我这么一命令给吓着了。  都这么多天了,除了第一天手术的麻醉过后,干爸的脚疼痛无比,之后再也没有听到他叫唤脚痛,为什么今天脚会忽然臃肿了起来,虽然人在干爸这边忙乎,但是心还记挂着爸的那边。  我习惯性地叫上一句:“龚胜,过帮一下忙!”见没有人应答我,我环视了一周病房,才发现病房只有我、干爸和实习医生。  “能不能找一个陪护,我爸现在在医院的六楼做手术,我真的没有办法分身,我干爸的家人现在都不在,希望你们能帮帮我!”顾此失彼的我已经难于应付这个局面了。  实习医生很客气地迁就着:“原来是这样啊,您不必着急,我这边来照看病人吧,你赶紧去看看你父亲吧,光找陪护是不行的,病人现在不稳定,是离不开我们的!”  听到实习医生的一席话,我深深地给他鞠了一个躬。  手术室仍然是无比的安静,紧张的情绪也把周围的空气给映衬的阴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啪的一声打破了手术室的宁静,关医生摘下口罩走了出来。  我双手托着关医生的手:“关医生,我爸现在怎么样啊?”  满头大汗的关医生舒缓了一口气:“手术倒是没问题,但是你爸得的不是腰椎间盘突出,而是马尾骨像一把小刀尖一样往外长,严重刺激和压迫神经根和马尾神经,还要等待二十四小时的危险期,如果危险期一

过,你爸就没事儿,不然的话将会偏瘫!”  我又惊又怕,出口指责关医生:“我发现你总是自以为是,为什么总是喜欢先斩后奏,手术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会有风险的?”一连两个为什么让原本修养很好的关医生脸色大变,毕竟是医院的老医生了,这种想发泄的冲动被他的理性给压住了,看到关医生这种表情,我有点尴尬了。  关医生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难道你在交费用的时候,相关人员没有告诉你吗?”  “你是说那几个年纪轻轻的新医生吗?你们有谁告诉过我?他告诉我了吗?连我干爸脚痛都搞不定!”关医生听了我的话,满脑子怒火:“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我还以为他对你说过,你已经知道了手术的风险。”  说到干爸这里,我立马反应了过来:“关医生咱们现在不是在追究责任的时候了,我干爸的叫忽然浮肿了起来,你赶紧去看看吧!”我一边说一边冲进了手术室,医生们把爸给推了出来,爸安详地睡着。  这种安详并不能让旁观者安心,带着几分的恐怖,我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合,生怕睁眼的时候会出现另一个不可思议的场面。  关医生安排爸和干爸住在同一个病房,主要是方便我同时能兼顾两个人,关医生这临门一脚的决定,让我楞头楞脑没有反对的余地。  爸是昏睡的状态,尽管干爸吆喝声再大,也吵不醒吧,关医生检查了一下干爸的脚,说:“还好问题不大,怎么这么不小心撞击到了脚腕,你还是忍忍吧!”  “关医生,我已经痛得受不了了,你还是给我打麻醉吧,要不我整夜都睡不着!”关医生看了看干爸的表情,勉为其难地说:“行吧,但是你的脚现在要打石膏或者夹夹板!”  “关医生啊,都随你了,感觉打麻醉吧,只要我的脚不痛了,什么都好说!”干爸那求饶的表情,可想而知那种断骨的痛楚有多大。  麻醉打后,干爸就渐渐地入睡了,而我却担心了起来,我担心爸醒来会和干爸聊上天,更担心干爸会向爸说起我工作内容,我是不愿意让爸知道我是如何工作,究竟为什么不愿意让爸知道,其实我也在纠结着。  看着两位熟睡的长辈,我不断地思量,一个是枕边人对其丈夫漠不关心,一个是半路夫妻不能共患难,人啊真的不知道活在世上的动力是什么!  可能是我在房间走来走去的声音吵醒了干爸,干爸一直沉默不语看着我的举动,直到我发现他瞪大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举动有点反常,就开门见山地说:“干爸,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可以答应吗?”  “是不是你爸!”干爸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爸,他好像已经知道我的心思。  “是的,找到适合机会我一定会把你介绍给我爸,但是不是现在,好多事情都赶在了一块,三言两语也说不完!”干爸很善解人意地笑了笑。  我激动地点头说:“谢谢你啊,干爸!”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好多,干爸很孩子气地说:“我都饿了一天,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也不给我弄点吃的来!”本来是很沉闷的氛围,被干爸这个撒娇的举动给打破了。  “好,我马上给你弄吃的。”说时迟那时快我就冲了出去。当我走到挂号大厅的时候,大厅的场面把我给吓住了,一群人排着队在窗口取号,但是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有些是直接坐在地上睡着了,有些人买了一次性的小凳子在那里坐着,有些人抱着孩子在大厅椅子上打盹,当我买完粥上二楼的时候,排队取挂号的人已经把大厅绕起了圈,他们的表情非常的疲倦,不停地打起哈欠。  我疑惑不解,早已身心疲惫的我也无暇好奇这现象,匆忙地喂饱了干爸,简单地梳洗后,就趴在爸的床边睡着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