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34林妙玲和劳雅芬奇怪的身世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328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夜深了,我却无法入睡,思绪很乱,好像缺氧一般地掐着我的脖子,那种锥心的痛楚让人难以窒息。  看着两人酣睡如泥,我不免的带着几分伤痛,坐在宾馆的阳台上,俯视着车辆川流不息的公路,看着遥远的天际,看着儿时生长故乡的方向,这一晚江陵的夜不是华灯初上,而是灿若银河,一切都是渺茫和虚像。  当我回头看时,发现林妙玲翻身的时候手搭在劳雅芬的身上,我立马脱开了林妙玲,我觉得她很脏,不配和劳雅芬睡在一张床上,我像拖狗一样把她拖到了沙发上。这时林妙玲的手机响了,我看都懒得看,以为是那些矜持不住的老板睡她,打来偷情的夜半电话,只因她的铃声是在是太吵了,我就试图去关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短信,我八卦的打开了信息,笑话一下她的恶心之处,不料短信的内容是:妙林,知道你现在工作了,你姐劳雅芬现在手头不宽裕,所以才找到你,能不能给爸支援2000元啊,算是爸求你了!  看到这个信息我惊愕了,我的目光来回的在两人之间转移,完全不可思议,论长相和性格完全不的两个人怎么是俩姐妹呢,怎么会是一个爸的呢!想必这事绝对是不可能的,记得林妙玲是潮汕人,而劳雅芬是广东番禺的人,两人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怎么可能是姐妹关系呢!再推测,可能林妙玲跟着爸的姓氏,她姐姐跟着妈的姓氏,碰巧姐姐叫劳雅芬也不足为奇啊。尽管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抚平心中的波澜。  刹那间对林妙玲的偏见也没有了,只是一直纠结于和劳雅芬之间的关系,可是看着这两人都是糊涂人,根本没有办法刨根问底。正在焦虑不安的时候,可能是潜意识告诉我明天就是周六,约了龚先生见面,恨铁不成钢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心里暗暗的骂道:“差点被这些无关紧要的扯淡事给误了正事,我打开了房间的电脑,登陆了劳雅芬的中亚美邦保险营销员系统,做了两份关于分红型20年缴的保险,并整理好公文包里的相关资料。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为了第二天的准备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冲了个凉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晨曦,大街上万籁俱寂,破晓的晨光唤醒着江陵沉睡的大地,卖烧饼的小贩叫卖声惊醒了我,林妙玲滚在地上酣睡着,劳雅芬却是一头的汗水,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挪动着沉重的身体,酸麻的手脚一动一阵痛,我慵懒的伸了伸胳膊,打了个哈欠,俯在劳雅芬的脸边,看着她睡熟的样子,又回头看了看林妙玲,腿耷拉在沙发上,我托起了她两边的胳膊,准备抬她睡在沙发上,把她给惊醒了,林妙玲睁眼的速度极快,很清醒的说一句:“林彬,你要干什么?”  我吓了一跳,手一松,林妙玲就摔到在地上,看着林妙玲一晕一晃的样子,可想已经是两眼冒金星了,我哈哈大笑指着林妙玲的丑态说:“你的样子不要那么猥琐好不好?”  林妙玲撒娇的“哇哇”两声,嘟起嘴巴嘟囔道:“林彬,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单纯的男人,其实你也是个平庸之人。”  这时劳雅芬也醒了,很理智的来了一句:“林彬,我们这是在哪里啊?”劳雅芬的表情非常紧张,以为自己做了有乱伦理的事情,还没有等我去安慰和解释,林妙玲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你看摆设也知道是在宾馆啦!”  我笑里藏刀的来了一句:“呦,你还蛮专业的,经常宾馆开房啊?”  林妙玲无语,不禁打了个寒战,狡辩道:“猪头都知道啦,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问?”  我看劳雅芬目光呆滞,乘胜追击的来了一句:“林妙玲,你昨天喝太多了,一直跟劳雅芬说咱爸不是个东西,劳雅芬也是啊,一直哭着说咱们姐妹两人的命真苦!”我捂着嘴涩笑着,显然有些勉强,劳雅芬忽然看着林妙玲发呆,林妙玲被吓的六神无主,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猜测到了些什么,我故意拍打着劳雅芬的肩膀说:“以后拜把子的机会大把的,我今天要去见客户,这是押金单,你们退房的时候别忘了退押金,我就不陪你们了!”我递给劳雅芬一张黄色的押金单,就去了洗手间洗漱了,满身的酒气实在让我恶心,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走人了。  林妙林和劳雅芬不安了,毕竟我的举动是那么无常,俩人已经预料到我知道了这件事,但是如何知道的,劳雅芬觉得是一个未解的迷,为此非常懊

恼为什么自己也会跟着喝醉,抱怨林妙玲:“都是你啊,你看林彬老实见缝就插,结果插到自己身上来了吧,还连累到了我!”  林妙玲一脸无辜,眼睛看着地面,低声地说:“人家也想看看林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嘛,也不至于你这么糊里糊涂的被别人得到手!”  劳雅芬气急败坏,一脸的怒气:“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还…….”这时林妙玲才发现手机上有昨晚的信息,已经是显示的是已读信息,林妙玲打断了劳雅芬的话:“雅芬,你快看,半夜咱爸发信息过来我并没有看,但是手机显示的是已读信息!”劳雅芬听后,拖鞋都没有穿跳下了床,从林妙玲手中夺回手机,慌慌张张阅读着信息,咬牙切齿地说:“绝对是林彬给看到了信息才找到的,我真的是恨死他了,如果有那个可能我死都不愿意做他的女儿。”  林妙玲眼红着说:“雅芬,要不要向林彬坦白啊,其实也没有什么,你和林彬的经历很像,而且林彬又是那么体贴的人,不像练斯敏那个花花肠子,难道你对练斯敏还有感情吗?”  劳雅芬苦涩地笑道:“我和他之间我早已经做到了心如止水,之前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林彬我和练斯敏之间的关系,但是每一次刚开口,林彬都会委婉的拒绝,好像他知道我要说什么,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极为不愿意知道!”  “雅芬,你就告诉林彬家里的事情吧,如果你想和林彬天长地久,他迟早都是要知道的,纸是包不住火的!”林妙玲勉为其难地说道,见劳雅芬并没有表示什么,说:“没关系,我不怕什么,我已经不在乎什么了,自从咱爸为了还赌债把我给老板睡,我都什么不在乎了,只是我对你这个姐姐还是有感情的,我真的千不该万不该在去年过年的时候给咱爸寄钱回家,想想现在就后悔了。”  “林妙玲,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但是作为姐姐的我不会排斥你的,你给我时间,我会让林彬接受你的,会把你当成我们的亲人,林彬不比咱们好到哪里,他小时候的经历比咱们的落差还大,我相信他会理解你的!”  姐妹俩人拥抱而哭,劳雅芬一边哭一边说:“我相信我这次不会看错人,从他搀扶我指着那个妇女骂的时候,我都把自己交给了这个男人!”  其实林妙玲和劳雅芬都是潮汕人人士,在潮汕的文人观念里比较大男子主意,女人在家里一般是没有地位的。而劳雅芬和林妙玲的爸爸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再加上她们的母亲只有这么俩个女儿,被婆婆排斥的百般冷落,加上丈夫的吆喝打骂,母亲在家是做牛做马,爸爸又喜欢四处结识狐朋狗党,都是写整天无所事事的混混,本来家境还说得过去,但是有这个折腾的主儿,母亲实在是看不过去,就说了丈夫几句,没想到二百五的爸爸拿起开水瓶泼到母亲身上,母亲受到刺激就得了精神病。  后来他们的外婆忍气吞声,把老大劳雅芬接到了自己家里相依为命,毕竟是老人家考虑到多了个饭碗就多了一份压力,自己也是有心无力,只好忍痛割爱地接走老大了,留下了最小的林妙玲。在劳雅芬要去外婆家的时候,爸爸没有考虑到老人家的感受,托人把他们的母亲给流放到别的城市去了。  虽然他们的老爸再怎么好赌,还是没有耽误林妙玲的读书,林妙玲在没娘管的情况下,性格变得相当野蛮,简直是一个假小子,不管怎么样林妙玲越发的灵秀和漂亮,就像是水墨画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由内而外飘散着一尘不染的美丽。  劳雅芬原名叫林妙丹,到了外婆家为了讨外婆欢心,就跟着母亲姓氏改名为劳雅芬,2008年劳雅芬和林妙玲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江陵理工学院,林妙玲以本镇的理科状元得到奖励一万元。爸爸趁她不知道的情况,拿着着一万元去赌博去了,没想到中了局输得精光,但是很久都没有这么爽快过,一时兴起就高利贷借了10万,与那些它镇的流氓赌了起来,最后输的是惨不忍睹。  几天后那些混混到林妙玲家里要账,爸爸还不起钱又担心会出事,又是磕头又是下跪的,这群人中的大哥就商量着让女儿陪他睡一晚就一笔勾销,林妙玲的爸爸左右思量着,在情势紧张的情况下,取舍两难就同意了大哥的要求,林妙玲就成为了爸爸还债的工具,从此林妙玲在大学生涯中变得无比堕落,也是班上最性感最有钱的一位“富豪”。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