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14谈话遭裴娜误解一波几折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3143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裴娜的眼神让我好奇,但是事情紧急,我无暇顾及裴娜的表情,忽然态度转变,冲着干爸吼:“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装死不活的,你一个大男人家的动不动就去寻死,搞得跟后宫女人一样,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不值钱,你还有干妈和龚胜啊,你有本事啊,你有本事你现在就去死,死了我看都不会看你一样。”  裴娜眼睛瞪的大大,长大嘴巴看着我在骂干爸,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我之口。干爸忽然安静了下来,被我这么一骂,就像是狼牙棒敲打在他的胸脯上,一句一字地追问着他的良心,许久,干爸安静了下来,我才敢去解开她手脚上的绷带。  干爸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表情已经脆弱到极点,奄奄一息地说:“那你们告诉我,我得了什么病,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一下子无语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干爸的问题,我的眼神就像游魂一样漂浮不定,站在门口观望的关医生,慢慢地走了进来,擦了擦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龚先生,我们初步诊断,您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是得了艾滋病。”  关医生的话刚落音,干爸异样的表情让我感到疑惑,如果换成是我,听到这轰天雷的消息,我连活得勇气都没有了,不是我消极,而是这种病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而干爸的表情除了尴尬什么都没有了。  一旁的裴娜也让我摸不到头脑,从一开始进门到现在,只要裴娜的注意力在干爸这边,她的眼神中都会给我一种疑团莫释的感觉,让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关医生毕竟比我们懂得病人的心理,说罢手语让我们离开,关了病房门,让干爸一个人沉思。  关医生毕竟不是服务于干爸一人,三言两语便把我们给打发了,裴娜掩不住心中的疑团,开口问起:“你和你干爸认识有多长时间了?”  “大半年了吧,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心情沉重的我无暇三思裴娜的问题。  裴娜可能急于想在我这边套干爸的信息,再次追问:“你和你干爸的感情很好哦!”虽然我不在状态,但是对裴娜的再三追问,我还是比较敏感的,毕竟自己本身就是做业务的出身的。  我微微地斜视了一下裴娜,裴娜尴尬地解释到:“我以前经常见到你干爸,所以我印象特别深。”  “嗯?你们认识,你在哪里看到他的?”对于这样语出惊人的解释,我的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谈不上认识,我以前在酒店的时候,经常晚上看到你干爸,时间一长就对他非常有印象,只不过……”裴娜欲言又止,我以为裴娜要说干爸在酒店和那些小姐的事情,我就打断了裴娜的话,为干爸圆场说:“这个也不奇怪啊,他在酒店经常和那些商场上的酒肉客人应酬,夜生活多了也是身不由己吧!”  我突然间打断裴娜的话,让裴娜误认为我已经知道干爸在酒店和那些男人乱性生活,从而越发地让裴娜怀疑我也是这样的货色,裴娜再次好奇地问到:“你也经常和你干爸晚上一起吃饭吗?”  “有过,但也不多,因为我交往的圈子和他的不同,很多时候磨合不到一起去,即使在一起吃饭,也是干爸介绍他的朋友在我这边买保险,至于他晚上在酒店的时候,以前我往这一块想过,毕竟男人一旦事业成功了,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没有定性的,不过今天听你这么一说,印证了我的猜想。”裴娜看我在转变她对干爸的看法,也没有反驳到什么,表情也变得小有些庆幸,眯着眼笑着说:“还好还好!”  “还好什么?”我的反问让裴娜吞吞吐吐:“没…没什么?”  裴娜调侃到:“哦,按你这么一说,等你事业有成的时候,你也做不到坐怀不乱是吧,美女一献殷勤,你就上床是吧!”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干爸现在都这样了,我哪里有心情开这种玩笑。”  “对啊,我发现一个现象,你看你干爸都这样了,怎么见不到你干妈的出现,哪有这样的老婆!”裴娜再次把话题转向干爸这里。  “其实我也在郁闷这个问题,今天我看到我干爸和干妈,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相敬如宾,显得非常的生分,我都觉得怪怪的!”说到这儿我自己也画了个问号。

  “你干爸都这样,难怪你干妈对他不理不睬的。”裴娜不屑地说到。我几番地袒护干爸,裴娜误认我是接受同性恋这种观念的人,不免佩服我有这种开放的思想。  和裴娜沟通的阴差阳错,让裴娜对我的信任直线下降,正是因为裴娜没有把干爸的事情给捅破,才导致我和裴娜的朋友情谊在日后渐渐的疏远。  当我转移话题,问裴娜在哪里过年的时候,裴娜反而吞吞吐吐不愿意明说,本来是好意准备让裴娜和我一起过年,见到她一个女孩子家不便之处,也不方便说些什么,我就把好心收了回去。  天色已暗,我和裴娜在饭店简单地吃了顿饭,就开始准备起干爸的晚饭了,碍于面子我也半推半就地把裴娜给打发走了。当我手端在着饭盒下面走进病房的时候,干爸熟睡着,想必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即使我猫步走路,还是把干爸给惊醒了,今天下来的疲倦,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情绪了,还是一边吹着粥一边搅拌着,一口一口地喂着干爸,干爸也很配合,只不过是没有了言语,边吃边流着眼泪,泪湿了白色的枕头。  我不敢对视着干爸的眼睛,我怕我也忍不住会流泪,此时的干爸已经是不堪一击,如果我也变得脆弱,估计干爸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其实碗里的粥并不烫,我用勺子搅拌粥也只不过是转移干爸的思维,至少不会让他胡思乱想,干爸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终于开口说话了:“儿子啊,干爸有事求你!”  这句话就像神话故事里的定身术一样,一句儿子让我四肢僵硬,如果放在平常倒也不奇怪,但是今天干爸这种祈求般地语气,让我感受到了一个人自私。  我勉强地点点头,压抑着情绪说:“别说什么求不求的,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  “假如干爸活不久了,干爸求你一定要把龚胜当成你亲弟弟看待,年后,我就找一家可靠的信托公司,把我一部分财产给你弟弟买一份信托。”干爸眼泪哇哇地流着,一边抽动着嘴一边喃喃地央求着。  “干爸,没事的,别多想啊,好好的,其实龚胜是非常听话的。”我擦着干爸的眼泪,自己的眼睛却不争气地流着眼泪。  “龚胜吃饭了没有?”干爸这一问,我倒疏忽了起来,立马慌张地说:“哎呦,不知道在不在干妈那边,要不给干妈打个电话问问吧!”  我把手机递给了干爸,干爸拨通后把电话给了我:“喂,干妈!”  干妈那边非常喧闹,隐约间还能听到打麻将的声音。“怎么了?”干妈冷不防的一句话就像是往我身上破了冷水。  “哦,不知道你和龚胜吃没有吃饭,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我就像是被客户给打击一样,很羞怯地瞄了干爸一眼。  “哦,龚胜啊,都不在我这边,这个野家伙,不要管他啦,都白养活了……该我了,三条!”干妈匆忙回答我的话,就急忙地仍出了一个麻将,不留意间叫了出来。  我是极度无语了,干爸都在这个节骨眼儿了,怎么干妈还能有如此心思打麻将,干爸见我若有若思的表情,一个劲地挥手让我过来,我犹豫地把电话给了干爸,干爸一听电话那边尽是麻将声,窝火憋气地把电话给挂了,正准备气急败坏地砸手机发泄,忽然意识到这个是我的手机,就把手给收了回来。  我接过手机,长虑顾后地想了一番,还是开口说了:“干爸,刚刚干妈说龚胜不在她那边!”  听了我的话后,干爸紧咬着牙,气得心痒痒的就想打人,气大如牛地喘着气儿,看着干爸这样的动作,我也变得胆小如鼠,惴惴不安地问了一句:“龚胜一般喜欢在什么场所玩啊,要不我去找找他!”  干爸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给他钱了!”  我点了点头,说:“中午他说想吃饭,我就给了他一百块钱!”  干爸拍着床架,横眉怒目地看着我,说:“你信不信,他这个小瘪三拿着这一百块钱,能在网吧泡上三天三夜不吃饭!”  我瞪大眼珠看着干爸,如同飞鸟惊蛇般害怕龚胜的这种行为,看着干爸额头上鼓起来的青筋,好像是里面注满了血液,即将爆裂喷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