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12年末的那些不堪回忆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1767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30


  “至少叫我干爸也好多了啊,干爹干爹的,好像我很对不起你一样。”这是干爸对我唯一的要求,第一次是有可无地叫他一声干爸,我是多么的胆怯和害羞,现在真是一句一干爸,想不叫都难,可是当我习惯了这些的时候,苍天和我开了个玩笑。  我一边流泪一边笑,我笑我每天都泡在保险这个造孽的环境里,为什么还没有弄明白生离死别是什么东西?我每天给别人讲生离死别,给别人送保障,关键的时刻,谁又给我身边的亲人送一份保障呢,谁有能在我的人生职场给我买单呢,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肮脏,包括我在内,泡在世俗的淤泥里,却永远冲不出淤泥盛开莲花,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悲伤呢?我终于领悟朋友的心情签名为什么写“世界很肮脏,不必太悲伤”,原来我们都太单纯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不再挣扎,就在那琉璃砖瓦下,青灯古卷中去顿悟世间,可惜我们都在人间,我们都需要活着。  毕竟我们都是动情之物,伤心到了极点。干爸在睡意蒙蒙中缓缓地苏醒过来,满满地睁开了眼睛,在朦朦胧胧之间看到了我,虽然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但是我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只是两行泪水和我呆滞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把人带入悲喜的两个世界。  “怎么了?小家伙,是不是一夜没有合眼啊?”干爸有气无力的声音,依然显得有亲和力。  我忽然回过神儿来,已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撑着下巴,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险些趴在了床上,我打了一个哈欠,疲劳的眼睛漫出了眼泪,看着他那刚恢复精神的样子,我紧锁着眉毛,不敢和干爸对视,不知人事的干爸倒安慰起我来:“不就是点小伤嘛,养段时间就好了,何况还能让我和你一起过年呢,我正乐着呢!”  我一边笑一边流泪,话到了嘴边我又打住了,猛个劲地点头,连说:“好!好!好!”  干爸不知所谓地批评到:“怎么那么悲观,一个大男人的哭什么哭啊,我又不是得了艾滋病死了,搞得跟哭丧差不多!”  我一下子偏左了头,右手擦了一下鼻涕,说:“有你怎么样诅咒自己的吗?我只不过是担心。”  “我说你啊你,就是小事总是当成天大的事看待,你要是担心我在乎我,就擦干眼泪去给我买早餐去,我饿得心发慌!”干爸倒很实际

地说了一句。  我慌忙地擦干眼泪,拍打了一下已经泪湿的衣襟,通了通堵塞的鼻子说:“我马上给你买你喜欢吃的瘦肉粥!”  江陵年末的清晨,见不到半点阳光,上空依旧是阴霾笼罩,一向堵塞的人民医院道路,此时的车辆寥寥无几,偶尔还能听到小贩的吆喝声和敲着铁板的声音,我四处张望,早起的商家也只有那些小吃店了,在阴暗的清晨里,小吃店的灯光显得格外的显眼,虽然不比华灯初上的璀璨,但那微弱的光芒,就行是童年的小村庄的阑珊灯火,勾起了我无限的思乡,年越来越近人了,2010年就快接近尾声了,大家都能话上圆满的句号回家团圆,而我还是孤单一人独徘徊。  我左手拎着粥,右手托着底,看着医院附近的小超市二十四小时营业中,我就走了进去,尽管那里的东西比较贵,只要是给干爸的我义无返顾。  我买了两条毛巾,方便给干爸擦脸,能用到的东西我都想到了,这样的付出我觉得来得太晚了,不到伤心处是体会不到的,直到空虚了才发现存在的满足。  我的动作显得如此般的脆弱,给干爸洗脸插身子,我轻的都像是蜻蜓点水一般,见不得对干爸的半点的怠慢,此时的他在我眼里就像一个即将爆炸的水泡泡,会永远地离我而去。  在喂干爸吃饭的时候,他双眼注视着我,我一边边搅拌碗里的粥,一边吹着表面的人气,一边用嘴唇触摸碗边的温度,这一切干爸看在眼里放在心里,我们俩人眼睛都红了。  在送干妈回来的路上,龚胜忽然开口说话:“哥哥,我刚才忘了问我妈要钱,我早上还没有吃饭,你能不能给我一百块钱啊!”  看着他那忽然乖巧的样子,和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完全是天壤之别,我笑了笑说:“没问题啊,你是不是怕你老爸是吧!”  龚胜忽然很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说:“哎,你不知道他,你还不了解他吗?”  我惊讶的表情明显是一个大问号,龚胜也疑问地问起我:“啊,哥哥你还不知道啊,我开始以为那个呢,才没有理会你,对不住啊!”  “那个?到底是哪个啊?我都被你这个家伙给搞得一个头两个大!”龚胜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憨笑了一下,我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钱给他,他高兴地一蹦一跳,接过钱后就像脱缰的野马一个劲地狂奔。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