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10有惊无险,再度进人民医院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388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腊月19的晚上,江陵的沉浸在狂风暴雨之中,干爸等着再回老家之前,盘算出一笔账目,可是网络断线,重要的数据接收不到,干爸排查了一下故障,发现是阳台外面的接头有点松动,很有可能是外面的雨下的过大所导致的。  干爸左手撑着雨伞,右手扶着阳台的栏杆,用雨伞的弯钩处耷拉线段,可是线摇摆不定,雨伞又不够长,干爸的眼镜已经被雨水给模糊,此时他的身体三分之二超出了阳台之外,重力完全在右手上,整个脚只是脚尖碰在地面上。  干爸的全身已经湿透了,正当准备挪动已经发麻的左手之时,干爸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跌入了楼下,干爸头朝下,被2楼前几天摆喜酒的遮阴棚给兜了一下,立马翻身左脚先落地,但是干爸的腰部已经感受到严重的撞击,左脚也疼痛无比,干爸痛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已经在人民医院了,此时已经是20号下午3点了。  医院只是暂时给干爸输了一些药水,进行简单的麻醉,等到干爸醒来的时候,再联系亲人是否要做一个小手术。干爸的手机已经是归西了,借用主治医院的手机拨通了我的电话:“喂,李彬啊,我是干爸!”  听着干爸有气无力的声音,我紧张地问起:“干爸,怎么了?说起话来好像是生病了,你现在在哪里?”  “我从楼上摔下来了,现在在人民医院!”听到消息后,我的腿立马发软了,简直就像是满清十大酷刑让我毛骨悚然,我不敢想象那个从楼下摔下来的画面将是如何的骇人,我不停地打住自己的消极思想,哽咽地说:“干爸,我立马到人民医院!”  有时候越是慌张的时候,越是欲速不达。新年快到了,外出办年货的人也特别多,拦个的士也麻烦的不得了,足足在路口等了半个小时,还拦不到空车的的士,情急之下我给爸打了个电话,由于这般着急的心情,我连害怕和顾虑都没有了。  “喂,爸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这边要去办急事,拦不到的士啊,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啊?”爸听到我这边如此紧张,直入主题:“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就在我住的小区门口!”  “我也在这附近,我马上过来!”爸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来了。“爸,我现在有一个客户从楼上摔下来了,他不同于别人,可以来说是我工作上贵人,你一定要快一点车我到人民医院”爸听我这么说也就没有什么疑问。  下车的时候,爸忽然叫住我:“林彬,要不要我随你一起上去看看他吧!”爸的心意我明白了,可能就是那‘贵人’二字才让爸有这样的举动。  我反应忽然变得迟钝了,表情也变得呆若木鸡,许久我才回应了一声:“没有那个必要吧,有时间我介绍他给你认识!”本来不善于言辞的爸一下子圆起场来:“没事,我经常来人民医院检查腰部,我怕你对流程不太熟悉!”  爸不经意的话让我触目惊心,我把所有的精力转移到了爸的身上:“爸,你怎么经常来这里啊,你腰部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去忙吧!”爸进了车内,我拍打着玻璃,递给爸一张农业银行的信用卡,说:“爸,快过年了

,我这卡内有五千块钱,你取两千帮忙汇给爷爷和奶奶,其余的你留着这几天办年货啊!”爸没有接银行卡,我直接扔到了他的车内,说:“爸,都年底了,休息吧,你看你头发都白成什么样子,有空回家我替你拔白头发!”  爸拿着银行卡,示意让我拿回去,刚刚的话让我瞬间感到爸是一个能得到儿女承欢膝下的老人,那种祥和的画面中一个老人端详和蔼的笑容,儿女左右伴孝,是多么地有一个家庭的年味啊,我满脸的向往,屏息凝视地端详着爸,说:“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刚被昨夜暴风雨洗涤过的江陵,空气略显得有些湿润,看着爸的车远去我才离开,当车辆消失在十字路口,我可以肯定爸是笑着等待绿灯的出现,毕竟人都是情感动物,冰封在冰山的心也是有温度的。  想到干爸这里,此时的心情是悲喜交加,一路的打听才知道干爸所在的病房,我轻轻地开门,干爸熟睡着,医生关佩琪在检查干爸的左脚,我惊讶地看着关医生,低声细语地说:“关医生,这么巧啊,是您啊?”  关医生手搭在我的后背上说:“我们出去聊吧!”  关医生透过玻璃看了一下干爸说:“这个人是你干爸?”  我惊讶地问到:“关医生,您是这么知道的?”  “他在给你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用的是我的手机!”关医生很淡定地回答。“哦,原来是这样的啊,有你为我干爸治疗,我的心也就放下了好多,我干爸的情况怎么样啊?”  关医生看了看病房,说:“腰部受了点小伤,左脚脚板受了震动,裂了一小块,估计要三个月的休养,你干爸命大,算不上很严重,一个小骨科手术就可以了。”  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关医生因为事务繁忙,就没有和我多聊了,我看时间也快到晚饭的时间了,我在医院附近给干爸买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我再次进病房的时候,干爸在痛苦地呻呤着,我立马把食物放在台桌上,扶起干爸惊慌失色地问:“干爸,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脚痛的厉害,还想小便!”干爸满头都是汗,说起话来也是显得气息奄奄,情急之下我按了一下按钮呼叫护士。  可能是太过于担忧,等待护士过来的时间好漫长,我便冲去去咨询台,冲着护士吼:“你们在做什么,铃声按了那么久,竟然没有一个护士过来,还把病人当成人看吗?”  关医生听到我的声音,一边朝向病房走去,一边说:“我去看看什么情况,现在值班的护士比较少!”  关医生看了看干爸的脚,很不乐观地说:“老是靠麻醉来麻痹,也不是办法,得赶紧做个手术,要不骨头里长出肉来就不好了!”  我吱吱呀呀地老半天,低声地问了关医生一句:“手术费多少钱啊?”关医生司空见惯地说:“不贵,也就是三两万!”  干爸挥着沉重的手,一边喘气一边说:“林彬啊,你到我房间的第二个抽屉里把广发银行的储蓄卡拿出来,里面有五万多块。”说完把手搭在我的脑袋上,关医生见不方便在此,就离开病房去拿麻醉药去了。干爸耳语把银行卡密码和开门的密码都告诉了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