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30保险界的生存大挑战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338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29


  一段段被冰山封存的记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给唤醒了。  记不起那是几岁的时候,只要手上拿着刻有奔月的仙女的花纹饼饼就知道是中秋,至于中秋是什么,我也说不好,每次问老妈,老妈都会说:“中秋有一个姐姐飞上天,给了很多小朋友月饼,所以呢,在中秋这一天啊,少问问题多吃月饼!”  老妈总是说我很烦的,一年中秋,老妈给我和我姐姐买了两个灯笼,姐姐的是一个圆灯笼,上面画有嫦娥姐姐,我的是一条鱼,而且我的灯笼还可以唱歌,只要我一打开电池,就会想起:提着小花灯啊,脚步轻盈盈啊……  随后的几天,我只是拿着灯笼到处炫耀,只要有我的地方,就会有音乐,大人们都说我很烦的,吵死他们了,而我鬼脸对他们哈哈笑。后来一次放学回家,我看见老妈用剪刀剪掉了我花灯的喇叭,我哭天嚎地的不情愿,老爸就发火踹了我一脚,我窝憋着闷气在那里哭着。  说起我老爸,我最讨厌他了,他好凶的。每次我和姐姐打架,老爸第一个打的人就是我,我怕老爸不敢躲,姐姐就像兔子一样,见到老爸撒腿就跑,每次挨打的人总是我。每次和我姐姐吵架,我们就开始瓜分父母,我是我老妈生的,我姐姐是我老爸的女儿,每次我这样说的时候,老妈高兴的不得了,平时不爱笑的老爸也乐的嘎嘎笑。  一回忆到这儿,我忽然想起我家曾经开的酒店。  那是在一个狂风暴雨的中午,那些臃肿肥脸的干部们,酒酣饭足后直接在前台龙飞凤舞的画个名,带着几个漂亮的美女上了铁车兜的拉客车,老妈看到后,直接冲到雨中拉住两个车尾巴,那些胖子们不断的让司机快点开车,可老妈死拉着车尾,司机不敢开油门。  酒店围观了很多人,看着老妈在暴雨中劫车的行为,后来我看到一男子从车里仍出了50块钱,老妈才松手,但是老妈和钱都湿了。  我放下了手中的健力宝,傻傻地看着老妈,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我的眼睛竟然红了,直到后来我都不明白那时候的我,为什么会眼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灵相惜十指连心吗?  一阵阵的寒意扑面而来,寒冷的如同那个下雪的夜晚,我穿着夏装被老妈他们接了出来那个场景。我开始咆哮了,我踹着棺材不得安宁。  工作人员慌张起来问起赵文卓:“是不是氧气出问题了,赶紧放他出来吧!”赵文卓看了看仪器,不屑地说:“一切正常,还有7分钟呢?这小子一定是心理负担负荷了!”  我的脑海世界里再也没有那么安详了,美好的记忆瞬间转化为痛苦。  我对爸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离别的凌晨,些许时间是五点左右,我看到墙上的钟表的针都指向数字五。  是凶巴巴的奶奶和爸的对话。爸和奶奶在土坯房里促膝而谈,房子里只有两张床,我透过蚊帐看着爸满脸泪水,大姑姑坐在凳子上看着爸和奶奶,床头边的大小包裹我偷偷的数了下一共有三个。  我是被奶奶和爸的谈话给惊醒的,尽管他们的声音很小。“妈,我的两个孩子都交给你了,你可要把我

的孩子给看好了!”爸满脸泪水的哀求着奶奶,我躲在被窝里,用手指头拱起了一个小缝隙,看着他们。  “老三啊,你可放心呃,再怎么的,他们也是我的孙子和孙女,什么也都别说了,你到南方后,听你妹妹的安排,好好干啊!我和你爹哪怕是跪着,也会把你两个孩子抚养长大!”奶奶眼泪汪汪的看着爸说,爸双手抱着脸,姑姑也是低着头。  我微微地挪动着身体,扭头看了看姐姐,姐姐还在熟睡着,这样的氛围告诉了我爸要把我和姐姐丢在这个小山村里,我有点担心,在被窝里哽咽着:“老妈,你在哪?彬彬好想你啊?”  村子里开始有早起人的动静了,够也开始叫了,奶奶忍痛割爱地说:“老三啊,天不早了,赶紧跟你妹下山去南方好好发展吧,再晚就让人看到啊,别人会笑话你的两个孩子的!”  我背起一个大包,双手拧着两个小包,奶奶从床头拿出来一个红色的帕子,打开后给了爸两张前说:“老三啊,这你在车上用,路上别饿着自己!”爸哭着走了,没有接奶奶的钱。  自从爸走了后,村子里的人经常笑话我和我姐,特别是爸的几个兄弟,都没有把我和姐姐这个侄子侄女放在眼里,都成为了他们饭后谈笑的茶话,到他们家,倒不是看婶婶们的脸色,大伯老爹的脸色倒是比锅还黑,人一落魄不打紧,就连老爹的小女儿都能骑到我和姐姐的头上。  姐姐比我大五岁,虽然经常和我打架,但是特别懂得去讨欢喜,看得出姐姐是很不情愿的,关键也是怕被骂。刚开始离开父母,还不知道寄养的含义是什么,一被骂我就跑到隔壁村姥姥家里,姥姥和奶奶完全是两种人,奶奶的脾气就像宫里的老嬷嬷一样,而姥姥却慈祥和蔼,每次奶奶听说我又去后村的姥姥家,奶奶就会骂:“你知道你妈这个女人,把你爸害的有多惨?你还天天往她娘家跑,就这么嘴软啊?”时间长了这话总会传到姥姥家,姥姥一听就是13年,也默默无闻了13年。  棺材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我已经不知道我还活着,活着来说我都忘了这只是个游戏,我感觉到死亡之神在想我毕竟,眼前一闪而过的是那些丑恶嘴脸的嘲笑和那些醉生梦死的挣扎。  我不住的辗转,不住的摇头,我想起了老妈教我的第一首儿歌: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做个老太太,要五毛给一块,你说奇怪不奇怪;想起了我为了打倒那些嘲笑我的人,贴了一副阴笑的脸皮面对客户;我想起了在酒店那些醉生梦死的画面。  出于一种自我本色的本能,我又联想到琉璃砖瓦之间,我跪在佛前许下的愿望,想到了我即兴的那句诗“世事无常,世人笑我太痴狂,我道莫悲伤,俗世人心慌,不自量息心亮堂堂。”忽然像梦幻般的出现一个和我对话胖人,一脸慈悲像,眉宇之间有山川之灵气,不与常人的那种清秀,对我念了一首诗:  两行辛酸泪,尽皆贪嗔痴;世事如梦幻,怎奈人不知;无上清凉道,存乎一念中;无来亦无去,自在观人间。  我全身已经湿透了,当打开棺材盖的那一瞬间我的幻象全都没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