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29保险界的生存大挑战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1614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2:29


  当看着棺材盖渐渐掩住了微光的灯光之时,我眼前的世界渐渐的黑了下来。  我什么也看不到,我潜意识里还知道我是在棺材里面,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耳畔开始萦绕起葬礼用的音乐,渐渐地渐渐地我听到很多人的哭声,哭声中叫着我的名字,被这些恐怖的声音干扰着我的思维,阵阵的凄凉就像寒风从门缝里刮入一样,毛骨悚然的发肤之痛剥削着我瘦骨嶙峋的身体。  我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上帝啊,你不要这么早就带我走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请你给我时间好吗?  蓦然之间我的记忆回到了我的童年。  这段记忆是我不曾想过的回忆,在喧闹的场所之下早已经冰封了这段唯美的记忆,一直以为我的记忆是停留在那英王菲的歌曲《相约一九九八》的旋律中,而此时此刻在记忆的碰撞下磨起了记忆的火花,让我想起了一九九八年还有另外一首歌,是范晓萱的儿童歌曲《健康歌》。  记忆中的画面已经淡去了,隐约中在大屏幕上有一只大公鸡、一个唱歌的小女孩和一个老爷爷,时隔那么多年了,这个旋律就像是我时常朗诵的诗歌一样记忆犹新,我在棺材里唱起:“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  这个歌曲在没有人教的情况下,我听了一遍就学会了,而且边唱边跳,老妈可高兴了,逢人就让我跳,每次都比上次跳的好看,老妈笑了,笑得就像是褪色的照片,越发的迷人和朦胧。  老天赋予了我跳《健康歌》的天赋,同时也剥夺了我的健康,年后我就大病了一场,长期的感冒低烧不能完全的康复,那时候老妈带着我拿着白色的纸张,到那些肥嘟嘟的叔叔那里换钱,每次看到白纸上排头的两个字,我总会好奇的问起老妈:“老妈老妈,你写错字了,这个吹条的吹,你少写了一个圈!”  我最不希望那些叔叔把钱给老妈,他们好可恶,给我妈钱让我妈领我到医院打针,我在心里骂他们是“坏蛋贪官”,“贪官”是我在背地里听我妈骂他们的,“坏

蛋”是我自己加进去的,我每次这么骂,老妈听着可高兴了。  但是我最怕打针了,有一次我和老妈坐公交到县里去打针,我躲在地下排水沟里的阶梯上,老妈慌张地找我,哭天喊地叫着:“彬彬,彬彬,你在哪里,你出来啊,老妈不给你打针了好吗?”我最不希望老妈哭了,我出来了,老妈蹲下来我用小手给她擦眼泪,说:“老妈,我打针,你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好吗?”  但是这次给我打针的叔叔,好厉害的哦,扎针一点都不痛,我哭都没有哭,老妈抱着我亲,说:“儿子,你长大了!”可能真的是长大了,从此以后,只要我打针我都会对身边的小朋友们说我不会哭,他们骂我是大话精,我得意地说:“因为我长大啦!”  趁着老妈高兴,我让老妈给我买果冻,我要旺旺的果冻,他们的果冻杯好好看,老妈高兴的同意了。  可我的低烧还是没有好转,反反复复的,老妈后来打听到县城里有一个老中医有一偏方,可以治我的病,老妈就带我去老中医那里了。  那里的建筑就像是白娘子和许仙的保安堂一样,我问老妈:“老妈啊,你是不是让许仙给我看病啊,我能不能见到白娘子啊?”老妈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你找白娘子做什么?”我拿着冰糖葫芦说:“我长大后要娶白娘子做老婆!”老妈总说我臭美。  果然是不一样,这里的人好奇怪哦,那个白胡子的老人家在碗里放了火,就盖在别人了身上,看着那些人的表情好会享受!  后来在老妈的鼓励下,为了见白娘子我喝下一碗碗苦得不得了的黄水,喝完后不见白娘子的出来,我就在老中医家里恋地,为了威胁老妈,我还撒了泡尿,老妈气的甩了我屁股两巴掌,乐的大家哈哈笑。  回家后,我拿着我果冻的塑料杯,也盖在我的脸上,狠狠地吸了口气,杯子就和我的脸粘在了一起,等两边的腮都麻了,我才放气松下杯子,我照镜子看着自己的脸,一个圆圆的红圈圈印在了脸上,就像老中医用碗印在病人背上的红圈圈一样。有一次老妈看到我这样的举动,才想起我是在模仿老中医拔火罐的行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