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26世人都是在淤泥里的佛陀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2233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然而,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我特别厌倦这个社会,对于公司的事情我也变的漠不关心了,每个保险营销员都会在一定的时间内,遇到自己的瓶颈期,我想我第一个瓶颈期来了,但是我的瓶颈期和别人有所不同,别人的瓶颈期是因为业绩的问题,而我的瓶颈期是因为心灵和信仰的问题。  我每天开完会后就走人了,昔日只要每天公布业绩榜,就会有我的名字,如今的我差不多被大家遗忘到九霄云外了。  金融公司一切都是以绩效为最终目的,昔日我业绩蒸蒸日上的时候,公司的内外勤对我是毕恭毕敬,当我业绩渐渐冷淡的时候,反而个个见到我都像见到瘟神一样躲我。很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其他团队的组员因为打卡的事情开始找我的茬儿,旁边的人耳语对着那个找茬的人说:“他就是林彬!”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立马转变,说:“对不起啊,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那一幕我至今还是难忘的,不是因为我地位的尊贵,也不是因为我的身份有多么的了不起,而是让我想起我儿时家世的兴衰,人啊,这一辈都是向钱看向厚赚,这就是繁华俗世的世俗和权势啊。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个月多,任凭干爸出差带我旅游,还是林妙龄的安慰都无济于事,一次偶然,我在街上散步,看了江陵岐山半山腰间有一座寺庙,我寻着山径拜了去,在山径的石岩上刻有“观音寺”,我虔诚跪拜来到了殿堂。  殿内正在主持法事,青烟袅袅斜云而上,那些穿着海青的居士们都在虔诚念经,我三拜一叩首,听着这空旷无我的佛经,看着佛像的琉璃金身和那端详的表情,觉得自己心灵的魔障不能得以解脱,在这飞檐流角之下红柱绿瓦之间,我跪在佛前,一切都将是万般的空灵,事态的虚荣尽显沧桑的空寂。  “世事无常,世人笑我太痴狂,我道莫悲伤,俗世人心慌,不自量息心亮堂堂。”跪在佛前,我由衷的感慨到,在心里吟起了即兴的句子,无意间我翻阅佛书,看到这样的一段话:“莲花之所以高贵淡雅,是因为他在淤泥之间,佛陀也是如此,如果都在极乐世界,就显示不出佛陀的伟大,佛陀就像莲花一样,需要在俗世的淤泥中点化众人,这才是正在的佛陀。”  捧起这本书,弟子顿悟了,原来佛陀是让我明白“我道莫悲伤,俗世人心慌,不自量息心亮堂堂”。告别了庙宇如林的观音寺,从此我一闲暇就来观音寺,对于饮食大多也是吃斋,这一点没有任何人点化,是我自己自愿这样做的。  后来的潜移默化,我暴躁的性格也渐渐的圆融了好多,对强哥和娇姐也没有太多的抱怨和偏见了,尽量去圆融他们磨去自己的棱角。  究竟是自己的定力不够,面对利益的取舍我还是不能把持自己,在保险这个环境,我如何去做一个佛陀来度化自己,感悟别人呢,我想我太高尚了!  这段迷茫的瓶颈期不算是很长,心里的疙瘩也渐渐地解开了,我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

工作里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公司的一个活动即将开展。  这个活动相当有趣,名字叫做生存三天大挑战,公司业务岗人员报名的时候,要签一个协议和公司达成共识,以便达到所谓生存的宗旨。  报名的共有40多位,基本全是新人,活动地点在江陵一个很有钱的镇区。之前听过公司的老业务员说过,这个生存三天大挑战完毕后,对业务员而言,是一次脱胎换骨的历练,全程参加的人,之后只会出现两种极端,要么是强者更强,要么是弱者更弱。当时听着就很新奇。  活动开始前,活动的团队长把我们所住宾馆的房间给安排好后,没收了我们所有人的钱包,并且抓阄分配小组,我是和一个在韩国长大的女孩子苏冰心做搭档。  在我们即将出发的时候,团队长赵文卓说:“本次活动大家记好时间,是每天早上7点开始,晚上6点结束,在此期间不得回酒店,如有违反者,晚间夕会的时候罚做五十个俯卧伸,如果在陌生市场签单,立即通知内勤人员,给以五元的奖励,小组之间不得串通,不得虚报假单,被发现者除去参赛资格,特别申明,在此三天,我们不会给任何人提供伙食,如当天出单排名第一者,可获第二天早餐卷一张!”  其实谁都不知道这个活动的残酷去到哪里,只是一味地觉得好玩就报名了。公司举行这个活动,也是特别的计划,完全是磨练业务员的销售技能和心态,就连活动的时间公司也是看天气预报,知道天气即将变冷才做此安排的。  生存大挑战正式开始的时候,大概是在上午十点左右,第一次来这么富有的香山镇,就觉得自己像是在钱堆儿一样,建筑和路上的名牌车不是一般的豪华,看得我眼花缭乱。  虽然都是同一个公司的,但是对于这个在韩国的女孩子我们之前没有太多的了解,她很早就认识了我,和我做拍档看得出她很兴奋。  之前是在做陌拜,但是所面对的人群也不同,虽然也签过大单,但全是干爸的转介绍或者说是面子单,真真正正靠我在陌生市场上找老板谈单,可以来说这算是头一回,再加上这个活动大家都渲染的那么神秘,把我陌拜的勇气给框住了。  在活动之前,团队长再三的强调,一定要挨家挨户的陌拜,不可漏掉一个,这样的话才会在陌生市场上签到保单的。我们很听话,就像小日本进中国一样,挨家挨户大扫荡。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当初和劳雅芬第一次在市场上陌拜的场景,心里莫名的担心再次萌生了,此时的我好像回归到刚入公司的时候,失去了魄力和胆量。  苏冰心看起来很青涩,但是却胆大包天。在香山镇,整条大街几乎都是做灯饰的,香山镇也是中国灯饰市场的一个有名镇区,江陵有钱人几乎都在这里,但是此时的我不敢奢望能签老板的单,因为我一看到老板那个大着肚子,臃肿的脸我就害怕,之前和老板饭桌上谈单的能力无厘头的全都丧失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