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代都市 > 苟活的人生社会

正文 平安就是活着最好的理由

书名:苟活的人生社会 作者:通惠观音 本章字数:4645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4:14


  林妙玲嬉皮笑脸地说:“唉!我以为你有多牛呢?连这点生活的小浪漫都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姐看上你哪一点啊?”  “哎呀,我买花不是给劳雅芬!”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你不是送给我姐的,还是给谁啊?好呀,你和练斯敏是一个德行,前面抱我姐,后面还有个女的搂着你!”  我咬牙切齿地指着林妙玲,说:“我没空给你扯淡,我客户出交通事故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哪里有花店啊?”林妙玲见我焦急的连说话都带有火气,自然不敢继续玩笑了,指着路的对面:“四眼田鸡,那不是花店吗?”我差点晕倒,对着林妙玲“啊”了一句。  我选了一束康乃馨,看看时间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公交肯定是爆满,打的更是不可能的,这时候的出租车司机都忙着交接班回家,我只好朝着人民医院的方向,奔跑在人行道上。  不知道是哪股动力,让我感觉像草原上脱缰的野马。我一边跑一边脱下西装,领带随风飘摆着,我嫌它碍事索性将其扯掉,观望着两边的车辆,手不停把衣物往包里塞。  我冲上住院部电梯的那一刻,旁边护士惊异的眼光,我才知道我已经是累的不成体统,仿佛是我家人出事了一样,比人命关天还要严重。  当我看到骆经理和员工聊天的那一幕,我提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我“噢”了一声表示庆幸,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只不过是骆经理接电话严肃的表情,制造了感官经验塑造出来的世界,然而这样的世界没有绝对真实的世界。  骆经理见我通红的脸甚是感动,病床上的经理助理小黄,也带有几分的惭愧,我拍了拍小黄的肩膀,说:“不要多想,好好养病,我们的骆经理都给咱买了保险,医药费都由我们公司来报销,安心养病!”  我看了看小黄的腿,绷了层厚厚的白色绷带,但是人还显得蛮精神的,毕竟是年轻人啊。小黄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准备开口说话,我眼睛眨巴了一下,直接回绝他的道歉,并表示的很不在意。记得我第一次去他们公司陌拜的时候,小黄是第一个带头赶我出去的人,最后要不是我坚持,也不会遇到外出回来的骆经理。  我们拉家常了一会,护士就来定时来检查,我问起护士:“您好,小黄的主治医生是哪位?”后面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说:“是我啊,我叫关佩琪,有什么事情呢?”  “哦,您好,这个是我的保险客户,他社保和商业意外保险都入户了,用药方面,你应该知道哪些是保险和社保不受理的范围之内吧!”主治医生表示敬佩的和我握手,很有素养的问我:“能不能赐一张您的名片,我每天接触保险公司的业务员都很多,像您这样的真的很少,你的专业水平和职业素养,让我钦佩,真实英雄出少年啊!”  心中的成就感早就刻在了我的脸上,能够让救死扶伤的医生对我佩服,我也深感惭愧,递过名片之后,主治医生对小黄是特别的关心,一旁的骆经理思量着笑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哥们,你真的要到我们公司给我的组员做一次专题的培训了!”  一切都安排妥当,看天色不早了,我关心地问道:“小黄,要不要晚上我留下来陪你?”  小黄起身推让:“不不,这已经够麻烦您了,晚上有人照顾我的,林经理,您如果有事你就赶快回家吧,女朋友还等着你回家甜蜜呢,就不要再婆婆妈妈管我了!”  我破颜微笑地看了一下骆经理,骆经理手指了一下手表说:“天已经很晚了,我们不得不赶你走了!”我收拾好公文包,把保险理赔流程的资料以及复印件放在床头柜旁边,向小黄告别后就走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再次抬头看着月朗星稀的夜色之时,心中有无限的感慨,站在江陵的护城河畔,我不禁联想到白居易《江楼夕望招客》一诗:“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很少有过这样的寂寥,带着诗人几分的离愁。  虽然小黄目前是平安的,但是我今天莫名的着急,对生命寄予的爱护和对梦想无限的追求,让我找不到北了。茫茫人海中我带着梦想来到了这个社会,却因为梦想让我迷失了自己,一次次的追名逐利,却满足不了我人性的贪婪。这一刻在小黄身上让我明白了“好死不如赖活!”原来“活着”也是一种福气。  我的脚步并没有随着我主观意识的控制,不由自主地朝着干爹的方向去了。可能是太过于感怀,也可能长期的陌拜,练就了我行脚僧长途跋涉的能力,我走到了干爹店面门口,却不曾进去,坐在台阶上沉思着,依稀中我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干爹冲着我微笑,干爹温润如玉地说:“儿子,怎么好多天都不过干爸这里,给你电话你也没有接!”  奇怪的是,在别人面前我装作很沉稳很有思想,但是在干爹这边我竟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看到他向我微笑,我做了个鬼脸,像猴子一样蹦了起来,油嘴滑舌地说:“我也是来看干爸你是不是还在这人世啊,来给您老报个平安!”  话刚落音,我才发觉有哪里不对头,干爹笑的跟弥勒佛有一比,扭起我的耳朵说:“都叫我干爸了,说话还没大没小的,想挨板子是吧!”  我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啊,我是说到干爹这两个字的时候,呼吸缺少氧气,被憋得说不出话来的,你不能乘虚而入吧!”  干爹趁火打劫地说:“至少叫我干爸也好多了啊,干爹干爹的,好像我很对不起你一样!”  我知道他想借这次机会让我叫他干爸,也正是这种没有血缘的感情征服了我,我答应了。  和他就像亲生父子一样,嬉笑打闹了半个多小时,我忽然说:“干爸,我要回家了!”  干爸一脸无辜的说:“你弟弟又不在我身边,你忍心扔下我这个可怜无辜的老人家啊?”我扑哧一笑,手插腰间说:“你的意思让我留下喽,可是我洗澡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啊?”  干爸看了看手机,牵着我的手上了他的车。在他牵我的手那一刻,瞬间肌肤的亲情唤醒了我一个埋藏很深很久的记忆:那是在我六岁元宵节的那一天,老妈牵着我的小手,携着姐姐去给我们买花灯

。那时候老妈的手好大的,我的整个手都没有她的巴掌大,我问老妈:“妈,为什么你的手那么大呢?”老妈总喜欢对我撒谎的,面对她的回答,我几乎都是傻乎乎的相信了:“你啊,你不好好吃饭,你怎么能比妈妈的手大呢?你每一顿都吃两碗,保你的手比我的手大。”我握着老妈的手,隐约地闻到了一股宝宝霜的香味……  这股力量能够影响到我的记忆,我相信了斯蒂文森的著作《二十个与轮回有关的案例》记载,开始有了新的记忆,过往前世也便放下了。此刻我的直觉告诉了我,我和我干爸之间绝对有宿命的恩怨,要不这一饮一啄的背后,也不会来的这么突然。  我们一起逛商城,干爸给我挑选衣服,而且从来不看价钱,不是牌子的他看都不看,奇怪的是,他不需要和我商量,所选的衣服全都是我喜欢的。服务员都羡慕地说道:“先生您真的好福气,我从来没有见过父子之间的感情是怎么的亲近!”  干爸哈哈大笑,问起服务员:“你觉得我跟我儿子那里长得像?”  服务员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说:“我个人觉得吧,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好了,觉得你们的眼神很像!”  我忍不住插上话:“那你直接说我俩的神韵很像喽!”服务员连连地点头:“对对对对,就是这个词,我都卡了好半天!”  其实干爸给我买衣服我很不自在,觉得这些衣服不应该是我的穿的,或者来说从来都没有像这样过,没有经过自己的劳作得来的,心里一直不踏实。  干爸见我回来的路上一直不说话,看出了我的心思:“林彬啊,其实你也不必郁闷,你把心放开一点,我全当你是我儿子看待,其实你没有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情,但是从你的言行来判断,我也猜的八九不离十,我只是尽我的能力多给你一点父爱,再怎么的你在我眼里都是个孩子,有事没事的时候,多到干爸这里来。”  我完全被他感动了,以前总认为这样暖心的话在电视剧里才会有,直到发生我在身边,我才觉得一切都将来得是如此的真实。以往看江陵的夜色和高楼大厦的华灯初上,总觉得自己是个流浪的人,此时此刻车窗外的一切将是以另一种繁华映入我的眼帘,这种繁华就是对梦想的定位有了新的希望。  在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家里,我感到了丝丝的畏惧,我很陌生地问了一句:“干爸,你家里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吧?”  “啊?怎么?”干爸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如同一条流浪狗被新主人收养,来到新家之后害怕的不得了。  我的眼神是漂浮不定的,干爸把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与我触膝而坐,慈眉善目地看着我说:“以后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吧,别太客气了,你比我儿子听话的多,我如何对我儿子,就如何对待你!”在这个一百五十平方米都不到空间里,我的胆量被某种力量给凝固住了,陌拜的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在干爸面前完全没有了。  他一直在说暖心的话,我听的也很珍惜,也不知道话题聊到哪了,他忽然说:“前几天下载了一部朋友推荐的电影,我还没空看,要不现在去看看电影。”我才意识到出来工作这么久了,差不多半年没有听到“电影”这个极具诱惑性和向往性的词语了,一时激动就同意了。  这部电影叫做《蓝宇》,以中国大陆十几年的发展为背景。刚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只觉得胡军和刘烨不同风格的演员同台有点小意思,可看到后面出乎了我的意料。  当画面过于暧昧的时候,胡军抱着刘烨床戏,我不耐其烦地说:“怎么这么恶心的片子你也看啊?”我对这一套向来是非常反感的。  “没有啊,虽然说大家都很不理解,但是既然存在就有他存在的道理啊,我认为同性恋也是一种爱情啊?”干爸不以为然地说。  这话出自儒雅的干爸之口,我有点难以置信:“嘿嘿!干爸,你的思想蛮跟得上社会潮流的嘛,哪像我爸那样老土,看来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退后的十年,并没有影响到你的进步哦?”  我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痒痒我,说真的两个大老爷们这样的举动,按照常规来讲我还真受不了,但是想到他是干爸,我就觉得这种难得的情亲应该去珍惜,而不是在这里怀疑或者陌生。  我俩在床上打闹着,忽然我的余光看到视频中的两个男主角也在床上打闹,语出惊人的说:“哇,干爸,你有没有觉得咱俩此时的举动很像在搞基的么?!”我挑逗的和干爸眨巴了一下眼。  干爸忽然正经了起来,说:“说真的,你如何看待同性恋的?”  “啊,苍天啊,我发现你对同性恋蛮感兴趣的,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我不屑这样的举动,只能保持中庸水平看待吧!”我有气无力地回答着干爸的问题,瞬间被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给刺激了,一惊一乍的在沙发上一蹦一跳,很小孩子地说:“干爸,现在又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我不得不问你了!”我“炯炯有神”地看着干爸。  干爸很欣慰的一笑问我什么事情,我起身趴在他背上,坐在床边沿上的他没留神,差点被我压在了地上。看到他那失重的动作,我没大没小的笑着,后来实在是没辙了,忍着肚子的疼痛说:“我晚上睡在哪?”  显然干爸生气了,只有那么几分威严,不过我是不怕他的,他不屑地说:“难道还让你睡地板啊?当然是和我一起睡啊!”  “啊!”我深情的一叹.“干爸,我还是睡沙发上比较好!嘿嘿!”  “怕什么,我以前和我儿子睡在一起,如果我不搂着他睡,他还睡不着,你不也是我儿子吗?”干爸倒觉得无所谓。  “我和弟弟不同嘛,弟弟是你不搂着他他睡不着,我是你搂着我我睡不着,神经语言学告诉我们,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我这话说的也够“囧”的!  就这样我俩磨磨唧唧了一会,我还是拗不过他,最后“卖身”的和他睡在了一起。我们睡在一头,他试图几次像搂着他儿子那样去搂着我,都被我拒绝了,后来我感兴趣地聊起了他的儿子,才知道干爸有一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忤逆儿子。在无奈和惋惜中我渐渐地入睡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