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67章婚礼进行时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603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8:49


被当做不孝典范的景恒当即撇嘴,坚决不掺合进去,景秀吐吐舌头替大哥解围,“爸,我的孩子不就是你外孙,别说的跟外人似的好伐。否则到时候宝宝生下来我跟他告状,让他不给你抱!” “就你丫头鬼灵精。”景子昭遇到这个女儿就没辙了。 洛雅也拆台,“景叔叔啊,可能你得再等几年了,我和凌轩久别重逢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我们还想多过几年两年世界呢,暂时宝宝不在计划中。” 凌轩附和点头,他是妻奴。 景子昭于是吹胡子瞪眼睛,看向凌修的眼神更多了几分羡慕嫉妒恨。 凌修很悠然,“没关系,等秀秀孩子生了,我不跟你抢,你喜欢抱就多抱抱,我刚好可以带雪嫣四处去走走。” 闻言凌翼凌轩都一怔,凌翼问道,“爸,你决定了?” 当兵的能有什么自由?官越大自由越少,凌修想要能够带着老婆自由出行,前提就得退居二线。可,好不容易爬到这一步,值得吗? 反倒是景子昭,经历了这几年的风波都看开了,闻言只是笑了笑,“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累了这么多年也该歇歇了。凌翼你跟着斐然走学术的路子,有他在一天你就不用担心什么,等他不在了,你也就是他的继承人;而小轩呢,现在公司已经办的有声有色,我听说你那个网游的项目已经谈下来,现在进行的也差不多了吧?既然你们都已经不用我们再操心了,能退就退吧。” 至于他,好不容易打了翻身仗,自然还想多干几年再退。 凌修点头,“我就是这个想法,现在你们都大了,一个个成家立业不需要我们做大人的继续操心,那我和雪嫣也可以有个夕阳红,再浪漫一把然后回头含饴弄孙。”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好玩,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呀,都好着呢。”凌翼投赞成票,景秀也跟着点头。 洛雅吐舌,“那怎么也得参加完我的婚礼再开始。” 凌修笑了,“这个当然,所以打算就从日本开始好了。”反正也要出去参加儿子的婚礼,那就顺便好好玩一玩了。 “嗯,你们真的打算在日本办婚礼,国内不办了?”景子昭老早就想问这个了。 凌轩点头,“在日本办,国内就不搞仪式了,亲戚朋友简单吃吃喝喝,重复办来办去也麻烦。” “可不,谁让这小子追妻不利,差点让丫丫嫁给别人,搞得现在婚礼都得到小日本的地盘去办。”刚好走出来的仲雪嫣笑着插了一句。 洛雅凑过去说要帮忙,便扔下众人进了厨房。但两位妈妈哪里给她发挥的空间,洛雅于是治好杵在厨房门口看着两位忙碌,顺便闲磕牙。 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食物的香气,带着海产品特有的腥味,但一点都不违和。洛雅杵在门口看着安荞和仲雪嫣在里面忙碌,时而交谈,两人表情自然,闲话家常看不出半分往日的恩怨,洛雅不由又是一笑。 刚好这抹笑容被仲雪嫣捕捉到了,“怎么了?看到我和你妈妈相处得好很奇怪?” “是啊,当初你们就跟仇人似的。”洛雅很坦诚。 仲雪嫣也挺不客气,“那是,当年根本就是仇人。” “过去是我不好。”安荞也不在意,“但现在我们又是亲家,又是做人家长的,总不能做一辈子仇家。当年已经做错了,现在还继续错下去吗?” “其实是我度量大,原谅你了而已,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仲雪嫣打击起人来一点都不客气。 安荞倒是一改以前的脾气,始终温和淡笑,“对呀,是你大人有大量,不再计较我以前的不好了嘛。丫丫,你雪姨不生我气了,这几年,你还气我不气?” “小时候你就这么抛下我的事,我是气的。”洛雅更坦诚,“这几年发生这么多事,你一句话都不说,我也是气的。其实我说妈妈,就算改嫁就算离婚,我们也还是母女,你没必要每次都不给自己留后路啊。” “我倒是想给自己留后路,可怕别人不给我留后路。”安荞叹气,“这几年,我想你想得厉害,每次秀秀回国,总会跟我说很多你的事,凌翼这孩子也贴心,每次去看你,都会告诉我你的近况,可我还是不敢联系你,怕自己一时忍不住说漏了嘴,让你烦到担心我们。这些年你在国外,也是想平静的生活,我又何苦去打扰你。” “老妈,这次我原谅你,以后不能这样。”洛雅走过去揽住安荞的肩膀,“以前的事我们都忘了吧,现在开始重新来过。我的婚礼,你回去参加吗?” “当然要去。”安荞笑了,擦去眼角的泪水,“我和你景叔叔已经打了申请,应该没问题。” “好啦好啦,你们母女两想说话就到一边去,别打扰我这个大厨发挥。”早就放下在知道凌翼为了替她出气伤害景秀的感情之后,仲雪嫣就开始反省自己这些年的态度,然后改变自己,努力放下当年这些恩恩怨怨,现在早就心无芥蒂,景秀和凌翼结婚之后更是把景秀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这些年和安荞处的也不错。 况且,都是母亲,这些年看着安荞的辛苦,她心里也佩服,现在洛雅即将要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她也希望洛雅能够和安荞恢复母女关系,这样两家人才能更加和睦。 现在洛雅诚信接纳自己的母亲,仲雪嫣自然乐见其成。 抱着安荞做了个鬼脸,“不用啦,我们又不说悄悄话,还是你羡慕我们感情好?” “是啊,羡慕没有一个女儿,可以这么对着我撒娇。”仲雪嫣笑着说,“可惜你爸爸不在,不然你们一家三口一起和解,那可是大好事。” “爸爸早就不怪妈妈了,前几天我打电话的时候,爸爸还让我问问妈妈大概什么时候能到,要尽快定饭店呢。”洛雅笑嘻嘻的为自己老爸澄清,她老爸一向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真好汉,不过,洛斐然没意见不等于洛雅没意见,“妈妈,你有没有给我准备嫁妆?”这个很重要! 安荞还没回答,仲雪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着,迫不及待嫁了啊?” “那是。”洛雅更爽快,“再不给你家凌轩一个名分,他就要哭给我看了哎。”洛雅眨眨眼睛,很遗憾的样子,“虽然我还想继续单身贵族一下。” “你们都蹉跎了这么多年,还单身什么单身,抓紧机会在一起吧,别等被拆开了才后悔。老天也很多时候是很爱作弄人的。”安荞摇头叹气,“好啦,嫁妆什么的早给你准备好了,去外面等着吃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了。” 于是被嫌弃的洛雅治好摸摸鼻子退出厨房,去找凌轩求安慰了,走到客厅正好听见景文又在那里埋怨景恒老大没着落,立刻笑嘻嘻的过去解围,“景叔叔你别急,等我和凌轩结了婚在C市定居,肯定给哥找个大美女当老婆,C市美女可是出名的多哦。” 景恒翻了个大白眼,捉住洛雅的手臂使劲掐,“一回来就把我卖了,好歹我也算是你们和好的半个功臣吧。” 话是这么说,可看到洛雅现在这么活蹦乱跳的样子,他其实比谁都高兴。 “切,我这是帮你哎,你想被一直这么烦下去吗?”洛雅也翻了个大白眼。 打断兄妹两人打闹,凌修问他们,“小轩,丫丫,你们真打算以后在C市定居,不留在B市么?” 虽然不远,可毕竟不近。万一有什么事,总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凌轩把洛雅拉过来在身边坐下,对凌修道,“已经决定了,C市也挺好,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可来去也方便,而且凌翼和景秀就在C市,我们也放心,你们若有空也经常来C市玩玩。” “可不是,你们都已经操劳了半辈子,难道还真打算为我们服务到鞠躬尽瘁?与其做一辈子劳碌命,不如好好享受最美夕阳红好了。”景秀也很赞同凌轩的说法,她对国内父母包办子女半辈子的生活方式本来就不大接受,现在凌轩提出来,她自然大力赞赏。 “我也觉得是这样,我们虽然已经是一家人了,可是毕竟有各自的生活,没必要非得谁为

谁付出多少多少,各自享受精彩,分享快乐悲伤,不是很好吗?”洛雅不是不喜欢和老人相处,但是她更喜欢再没有家族利益以及各方面的牵涉下,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能,你接受不了这种生活方式,也会觉得一旦怀孕生孩子没有婆婆妈妈伺候着觉得委屈,但其实,谁规定一定要这样呢?自己不能照顾自己吗?实在不行,还能请保姆,父母也是人,劳碌了一辈子,难道还真为子女当一辈子老妈子? 这种思想,洛雅是很难接受的。 凌修倒也不是真的对孩子们的选择有意见,当下也不再多说,孩子们想有自己的生活,也希望给他们个人空间,有什么不好的呢? 他们老一辈的思想啊,的确到了该改革一下的时候了。 “行,你们觉得好就好。不过,丫丫,我刚才听到你说一家人哦,这么说来,我家小轩应该已经修成正果了吧?”凌轩苦追洛雅的戏码在这几家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洛雅还没来得及说话,仲雪嫣的声音就笑着传来,“她都已经开口要嫁妆了,当然是答应了吧呗,是吧儿子?” 凌轩的双眼顿时闪闪发光,一把抓住洛雅的手热切的说,“我们吃过饭就去领证!” 洛雅没好气,“一,今天是周六,民政局不开门;二,聘礼呢?你强盗还是土匪啊?我可只接受明媒正娶的!” 这下一屋子人都笑了,凌修好不容易忍住笑,“行,既然嫁妆都有了,聘礼怎么可以没有,等吃过饭让你雪姨把准备好的东西给你看看,满意了,礼拜一民政局一开门你们就去领证吧,我家这小子可等不及了。” 凌轩脸皮厚,一点不脸红,“老爸,那是必须的,周二我们就得飞日本了,还有好多细节要过去处理呢。” 凌修大笑,“人家说女大不中留,我看是男大更不中留,你看这急的,根本就是个毛头小子嘛。” 洛雅被笑得有些脸红,可凌轩才不介意呢,洛雅答应跟他领证啦,某人正在心花朵朵开。虽然婚礼很重要,可是名分更重要,一纸结婚证书虽然代表不了什么,可是,那却是在法律上证明了他们的婚姻,他们彼此属于,这让凌轩渴望不已。 一顿饭吃得乐呵呵的,所有人都开心不已,两家父母约好了一起去日本,凌翼和景秀也一起,景恒因为身份原因无法出行,但答应等他们会回国补办婚礼时一定不醉不归。 得到家人的全心祝福,洛雅的心涨得满满的,突然之间,对那个她并不太在乎的婚礼有了莫大的期待。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有了家人的祝福,有了众人的期待,一个瞩目的婚礼才有了存在的价值。 吃过午饭,洛雅把带回来的礼物一一分给众人,不用说,当安荞和景文接过洛雅精心为他们挑选的礼物时心情有多么激动。 不过家长们也心知肚明孩子需要私人空间,吃过饭闲聊了一下这些年各自的近况,便打发孩子们自己去消磨时间了。 景秀有了身孕容易乏,凌翼于是去陪睡,景恒左右无事,因为无法参加婚礼,还收了自家妹子这么贵重的礼物,于是宁可做灯泡也非拉着这对新人出去,说是要买一件像样的东西当结婚礼物。 于是三人一起出门了,逛了半天,最后买了一对情侣表。 然后景恒哥哥大呼做电灯泡滋味实在难受,一溜烟扔下小两口跑掉了。 剩下凌轩和洛雅相视而笑,这一次,真的认定了,再也不放手。 不记得是谁说过:结婚就像打仗。 现在洛雅的感觉就是这样。 周六下午跟景恒告别之后,晚上又被景秀夫妻两缠了一晚上,因为在日本结婚的礼服当初由趟车的妈妈一手包办,所以景秀闹着非要给洛雅和凌轩做一套婚服,说是回国虽然不大办,但也至少也得新婚夫妻的样子,然后凌翼又送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餐具和茶具,周日接收了安荞准备的“嫁妆”,一套价值不菲的翡翠首饰,而仲雪嫣当年送给她又被退回去的全套首饰重新回到了洛雅手上,另收到凌修和景子昭送的钻石首饰,惹得凌轩大呼不公平,为毛洛雅一瞬间变成小富婆,而自己什么都没有。 周一一到就去领了证,正式结成夫妻,回家整理行囊,第二天一大早,又搭了飞机回日本。 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一下,就开始安抚唐澈爸妈的情绪,顺便继续做思想工作,凌轩把错全揽在自己身上,一力为唐澈开脱,唐晖夫妇本来就已经接纳了儿子和雪乃梅津子,现在听到这段往事,自然再没了反对的理由。 而洛雅也诚挚的道歉,心里偷偷埋怨老爹和爷爷在这里逍遥这么久也不知道帮忙澄清——还真是恶魔坏男人! 虽然如此,但雪乃梅津子看到他们依然很不好意思,不停地跟洛雅道歉,反倒是洛雅觉得梅津子站在唐澈身边比她登对得多,唐澈也始终安抚着自己的未婚妻子,把洛雅种种“恶行”添油加醋,惹得洛雅大怒,哪有这种损友啊,有了老婆不要朋友! 可是人家唐澈理直气壮,“喂,你还好意思说,是你先不仁我才不义好伐?你为了凌轩这小子吃回头草,还不允许我早日获得真爱?”他也很幽怨好不好!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伴侣,还遭到家里大力反对,幸好梅津子体谅他,始终不离不弃,这样的女人他不疼怎么舍得? 洛雅笑了,“是是是,所以说是我欠你的,你和梅津子要白头偕老幸福一生我才能赎罪!”转头朝梅津子道,“梅津子,你真的不需要跟我道歉,应该是我向你道歉,蹉跎了你们彼此的时间。”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那是蹉跎,只是时间还没到。”梅津子是个很温婉的女人,优雅而充满知性,相比洛雅,她真的更适合文化气息浓厚的唐家。 “所以大家不需要继续相互道歉了,虽然兜兜转转了一个大圈子,但是现在总算各得其所不是吗?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当天的婚礼吧。”凌轩建议。 他很头疼,因为零时婚礼产生变化,宾客的数量,仪式,亲戚朋友,都得重新协调。已经收到了帖子的没收到帖子的,都得提前打招呼,免得到时候大家愕然,闹的婚礼喜事像闹剧。 于是大家彻底没了继续斗嘴的兴致,一个一个像被霜打得茄子开始冥思苦想,婚礼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洛雅和唐澈的礼物是定做的,早就准备好了,而凌轩、雪乃梅津子却是后来才冒出来的人物,虽然后来急着定了,但也还得等成品再看尺寸是否有出入,还有跟妆、敬酒,那么多国内来的亲戚朋友需要预订酒店…… 唐澈开始呻吟,他可不可以选择领张证就OK的方式啊;凌轩也在呻吟,第一次私下的婚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本来预算中的豪华婚礼被搁置,现在这场婚礼是绝对不能再让洛雅失望的,压力好大啊! 反倒是新娘之一的洛雅相对轻松,反正有事凌轩服其劳,老公就是用来操劳的嘛!再说了,凌轩欠她一个婚礼,于是洛雅奴役某人奴役的完全无鸭梨。 就这么忙忙碌碌过了半个月,重于一切就为,而凌轩的父母,凌翼和景秀,安荞和景子昭也纷纷到来,一场盛大的婚礼拉开了序幕。 唐澈依然是新郎,洛雅依然是新娘,但身边的人却都换了一个,导致一些宾客掉掉了下巴。尽管出现了一些插曲,但婚礼依然温馨感人,当洛斐然牵着洛雅的手把她送到凌轩的手里时,洛雅和凌轩都红了眼眶。 这个婚礼,他们等待了太久太久,而现在,终于等到了。 这一次,不再是两个人私下的誓约,而是有着亲人朋友的见证;这一次,不再有隐患,不再有害怕,有的,是浓浓的爱和信任,相信彼此,可以一起走完这一生。 就算再有风风雨雨,也已经有了勇气去面对,就算在面对种种风波,也有了坦荡的心胸,因为有爱,所以,什么都不再害怕。 唯有生死,才能分离。 遇上你,今生不后悔。 爱上你,是你我今生最美丽的神话。 全文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