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49章他的消息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710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09:34


如果唐澈是个女人,那恐怕小泽信这辈子都不会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所谓爱情啊,一旦碰到现实的难度就自己退缩了。虽然,从小泽信看着她偎依在唐澈身边时无比嫉妒的眼神看得出来他对唐澈未曾忘情,可依然她看不起他。 但后来凌轩娶了叶瑜,她反而看开了,连带着的,唐澈也看开了。 其实,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小泽信不是没想过坚持下去,可是最艰难的那个夜晚,他被围棋会馆的头儿限令分手,再遭到唐晖的威胁,喝的烂醉如泥,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子无声的插入进来,慰抚了他,后来,她怀孕了,但是没有告诉他,只想偷偷打掉那个孩子,但是却无意中被女孩的父母知道,找上门理论,他才知道事情经过。 而后,便是痛苦的抉择,小泽信选择了自己承担一切痛苦,负起责任,所以才有之后负心薄幸的一幕。 也是后来,唐澈自己也感叹过,他和小泽信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对他有多认真,但他也许从来没有真正的深爱过这个人。他的家世身份让他一辈子活在聚光灯下,要不是后来事情浮出水面,他大概永远想不到,父亲也会找人去威胁小泽信,更加不会知道小泽信一直以来背负着的重重压力。 很多时候,想要一辈子走下去,光有爱情是不够的。 这是现实,不是童话。 但选择洛雅,并非违心。洛雅也一样。 唐澈很自然的牵着洛雅的手,这几年,他们并不是虚情假意,是在认真交往的。过去的总是过去了,他们得朝着前方走,虽然他们认识的太久,熟悉的太深,少了太多的激情,可是,他们可以平静的过日子,分享喜怒哀乐,然后相濡以沫。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当唐澈坐下点单,洛雅歪着头看着他的时候,两人都这样想着。 晚饭洛雅吃的心不在焉。不管她怎么嘴硬都不能否认,想到以前那些事,总是没那么容易释怀的。相比之下,唐澈比她豁达。在知道小泽信当年的真相之后,唐澈的反应是跑去向小泽信道歉——现在这两个偶尔还能称兄道弟出去喝上一杯,对于小泽信家的那个小孩子唐澈也很喜欢。 虽然无缘做情人相伴一生,做朋友也是不错的,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守候。 之前唐澈曾经问过,为什么要断绝一切凌轩的消息,为什么弄得要像仇人一样,恨凌轩吗? 洛雅说不恨,但是无法再接纳。因为如果一旦靠近,她怕那份感情会让她作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就像那个夜晚,不顾一切的,和他…… 想到这些洛雅有些不自然,她的自制力只要遇到凌轩就会破功,她是真的害怕自己不顾一切做出破坏人家家庭的事。毕竟现在叶瑜才是凌太太,她不想自己做出过于让凌轩为难的事。 远走他乡,与其说是逃避,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空间让自己平复那份心情,以免冲动不理智。 唐澈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捣鼓着汤匙,不由笑了笑,轻轻扣了一下桌面,唤回洛雅的注意力,“丫丫,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婚事依然有迟疑?”他们太熟悉对方了,有些事根本瞒不过去。 洛雅摇摇头,“套用一句你的话,跟你结婚我没什么好亏的。你对我好,不会花心,负责任,风趣幽默顾家,又能赚钱又温柔体贴,又有神马好挑的。我只是有点害怕……” “怕我还是怕你自己?”唐澈直指问题核心,“你是怕凌轩还会影响你的人生呢,还是怕自己还会遇到一个人爱他超过爱我?”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许不能称之为爱情,但是要有人能够超越那份感情那份信任感,唐澈觉得很难。 洛雅摇摇头,瞅了好像事不关己的唐澈一眼,“唐澈,我不是怕我有什么,我是觉得对你不公平。对小泽信,你当时迷惑多于爱,所以当时认为他背叛你,也不过是气愤多过伤心;现在对我也一样,我们是感情深厚,但不是爱情干柴烈火那么热烈,我们恋爱无所谓,可结婚的话,如果你等着的那个人出现了怎么办?” 唐澈挑了下眉,“那就凉拌呗。我没打算跟你做有名无实的夫妻,如果结了婚,我就不会去动那份心思,不懂那份心思就没这个可能,所以你担心什么?” 当然他不否认,没确定关系之前,他也没打算做圣人——男人嘛,谁说只允许小女生浪漫的幻想了,他也会期待自己的爱情的好不好?这三年他也没闲着,可是总是遇不到对的那个人,和洛雅处起来也习惯的像是老夫老妻,当两家提起婚事的时候,他也好,洛雅也好,都没反对,像是水到渠成,应该的了。 呃,好吧,如果忽略掉那个小姑娘的话,一切就完美了,唐澈努力把某人的身影往脑海外面赶。 “我也不知道。”洛雅重重的叹了口气,看了眼唐澈,“大概我还没完全准备好。”想了想,洛雅决定不说那个新初段找上门来的

小姑娘。瞟了唐澈一眼,打死她都不信唐澈真的不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子——聪明漂亮认真执着,最要紧的,还是对围棋的那种虔诚之心。 “别担心,还有一段时间给你做准备。”唐澈笑笑,的确是觉得有点奇怪,可能太熟悉了,一下子要从朋友换成情人,会有些不习惯,不止是洛雅,他也一样,“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什么?”洛雅下意识的接下话茬。 “没什么,累不累,我们回去吧?”唐澈笑笑,没说下去,他想,还是等一等吧,现在说出来也许对某人冲击太大了。 洛雅没有追问,如果唐澈不想说,那就说明这事儿还没到她该知道的地步,那她也就省了那点好奇心好了,“行,回去吧,我今天想早点睡,最近一直加班累死我了。” “哦,所以说等老师他们来了以后我要索取精神补偿费加班费各种费!”同样因为他们而忙的要死的唐澈同仇敌忾的同意,“那我们走吧,我想念我的床了。”然后露出无比哀怨思念的小眼神。 洛雅默——真该让人来瞅瞅,传说中优雅贵气的围棋贵公子私下是个什么德行! 来到日本这些年洛雅开始住在唐家,但没多久就两人一起搬出去了,倒不是处不来,而是年轻人毕竟有年轻人的世界作息各方面都不一样,唐晖夫妇对此也赞同,彼此给相互空间嘛。所以就在离唐家不远的一个小区找了处僻静的房子,两人合住一直到现在。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洛雅瘫在床上不想动,打算就这么睡到自然醒。她真是好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了,累得不行。 可惜,事不从人愿,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洛雅挣扎了片刻,闭着眼睛从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接听。 “喂?” “丫丫,是我。”电话那头,是景秀。自从景秀和凌翼结婚以后他们联系不算多,但一直保持着,早没了当年的那些意气。 “你不在家里陪老公找我干吗呀,为了爷爷要来我加班好久了,我明天打给你成不?”听到是景秀,洛雅于是懒得应付。 但景秀可没放过她的打算,“不行,我得趁着我脑子清醒尽快跟你说,不然我怕我做不出来这事。” 洛雅于是清醒了。 什么事这么严重? “怎么了?”洛雅从床上爬起来,无意识的皱紧了眉头。 “唉……”电话那头长长地叹了口气,“洛雅,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个恐怕恨不好,你和唐澈这么多年终于定下来了,我却……算了,这话堵在我嗓子眼,不说我不舒服,就当我对不起唐澈好了。”景秀下定了决心。 洛雅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又有种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微妙的期待,小心翼翼的开口,“你想跟我说什么?” 感觉越来越紧张了。 景秀也很纠结,这事儿不说吧,她憋不住,这几年自己是幸福着,可是看着他们这样子想着他们过去的感情就是觉得不舒服,没法不为凌轩说几句话;再说了,就算现在自己瞒着,过几天洛家人到了日本,也不能保证不说漏嘴,就算他们自己不愿意说,也不保证别人不会故意。 可是说吧,洛雅和唐澈就要结婚了。虽然这两人算不上爱得多深但彼此之间太多了解太深牵绊又都是责任感很重的人,这段婚事虽然来的意外但也绝对不会有不好的结果。她现在一说,天知道掀起多大的风浪,万一洛雅有个什么……她可真是对不起唐澈。 “那个……哎,算了,就当我不厚道吧,我……”景秀豁出去了,谁让他们的爱情那么复杂非要加上那么多个人在里面掺和呢,这能怪谁? 洛雅只想叹气,“好了,你说吧,凌轩怎么了?”将近三年没再提起过这个名字,也不准任何人提起他的消息,现在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有一点陌生了。 “他和叶瑜离婚了,叶瑜提出来的。”景秀沉默了片刻直接给结果,“还有,我听爸爸说,叶瑜已经办妥了出国手续,就这几天要动身了。” 洛雅。 “你咋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洛雅不否认这个消息来得突然,她真没想到这两人会离婚,以凌轩的性格,绝对会对叶瑜负责任负上一辈子。叶瑜虽然不是那种心机用尽的女子,可遭受了那么大的变故,总会希望叶落归根,有个安稳的所在,又怎么会离婚? “他们离婚了,他还是爱你的,而你……”景秀急了。 洛雅继续无语,“景秀,我快结婚了,而他刚离婚,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样?”她悔婚,然后他们闪婚? 抱歉,她没这爱好。 再说了,了解他当年的选择是一回事,可是心里没刺那怎么可能? 景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真忍心放弃?” 洛雅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缩回被子里,把自己抱得紧紧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