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36章天上人间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598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8:49


不过两个专业压在肩膀上,洛雅也变得越来越忙,和凌轩联系的时间也变得相对比较少,偶尔凌轩也会像个被抛弃了的怨妇一样对洛雅抱怨几句,总是惹得她无法抑制的笑。 两年后,洛雅仍在美国苦读,凌轩大学毕业进入总装,开始了军人生涯。 大三暑假,洛雅决定回国。在国外蹦跶了这几年都没怎么回去,算起来她和凌轩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有见过面,大多是在网上视频聊天或者通通越洋电话。 但这毕竟不能取代真实的相处。 所以决定这个暑假回过考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顺便可以回家窝一阵子,最主要的是可以和凌轩见见面。 三年不见,思念如潮。 但最主要的还不止是这些,最近凌翼偶尔跟她联系,提到凌轩时总是语焉不详一语带过,这让洛雅不得不怀疑凌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将近半年之前凌轩告诉洛雅有个任务要出之后整整三个月没有半点音讯,连老爹和爷爷都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就像整个人神秘失踪一般,那段时间洛雅时常做噩梦,梦里的凌轩不是支离破碎就是鲜血淋漓,怕得洛雅不敢睡着,明知道凌轩在执行任务期间不可能接得到她的电话还是每天习惯性的拨上几次手机号码,上QQ转悠一圈搜寻是否有某人的企鹅头出现。 等到任务结束凌轩给洛雅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凌轩的声音洛雅就忍不住眼泪了,她并不是真的想哭,可是这么强烈的担惊受怕却是第一次尝试,明明知道凌轩平安归来她开心的要命,可就是泣不成声,哭了将近一刻钟才止住眼泪。时候凌轩安慰了好久她都笑不出来,不得已叹气说人家千金买一笑,他是千金听一哭中国的国际话费那叫一个贵的离谱呀! 当时洛雅笑了,被凌轩这样温柔的哄着,她虽然不安但是还是告诉自己,是他们选择了现在的分离和未来的长期相守,只要忍过这么几年,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可是,心里那种害怕的感觉却开始如影随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自从凌轩出任务回来之后变了不少,联系不知不觉变得更少,偶尔联系上一次,他总是在忙。有时候自己不经意间问问凌翼或者爷爷和爸爸凌轩的情况,他们总是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的避开不谈,老爸的言语中甚至在暗示她不应该吊死在一棵树上,这让洛雅不由起了疑心。 她倒是不怀疑凌轩会背叛他,如果他真的这么做,爷爷也好,爸爸也好,不把他骂得狗血淋头才怪,那就不是开着玩笑叫她多注意身边的帅哥、精英,而是直接打包了一堆男人供她挑选了——别怀疑,洛家的男人做得出来这种事的。 但越是这样洛雅越担心,她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会输给短暂的分离,可是不等于她不害怕事故和死亡。凌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所有人又不愿意告诉她。 这次回国,她悄然准备了一切,通过一名对她很好的华裔教授给她的推荐信联系好了实习单位,然后便决定回国,连家里的人都没有告诉。 她决定悄悄的回去看一眼,给凌轩一个惊喜——然后告诉他,除非死亡,否则什么也不能将他们分开。所以,拜托他以后不要再瞒着她任何事,她宁愿一边担心着一边害怕着,也不要什么都不知道。 洛雅在计划偷偷回国会情郎,国内在鸡飞蛋打。 总政医院的一间高级病房中,叶瑜半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看着左手上插着的点滴,看着那一点一滴流入静脉的液体无声叹息。 在病房里呆久了人都快没了生气,双腿依然毫无知觉,这辈子注定不能再走路了吗?她到不在意成了残废,可是年纪轻轻,自己选的又是从军之路,这下成了废人,估计原来的道路再走也是走不成的了,未来又得重新规划,这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叶瑜和景恒凌轩他们一样出身军人家庭,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军事教育,和景秀这种上头有哥哥顶着的千金小姐不一样,作为一个独生女,她身上寄托着父亲全部的希望,所以从懂事开始就把自己的职业未来规划得死死的。 可是现在,一切打了水漂,她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心下有几分不愿意去想,知道自己出事,家里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前途,还是自己本身。 低下头,叶瑜有些自嘲。 病房门被打开,一位威严的军人走了进来,看到叶瑜,眼里稍微有了几分温柔,“小瑜,现在觉得怎么样?” “爸爸,你怎么来了?”叶瑜抬头看到来人,眼底有几分惊讶。自从醒过来之后,她见过妈妈,见过上级,见过一起出任务的同志,见过同一个部队的同事,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爸爸中将叶凌峰。 爸爸他,对自己失望了

吧?叶瑜安静地看着叶凌峰,没有多说话。 若是换做以前,她是不会想这么多的,也许是这次伤得太重在医院里待得太久太无聊了,很多陈年旧事才会翻腾出脑海。以前,顶着父亲的希望,忙得分身乏术,哪里有心思想父亲心里是自己的人生重要还是自己给他争气长脸更重要呢? “听说你这次受了很重的伤,爸爸来看看你。”叶凌峰的脸色威严,皱着眉头看着女儿半躺在床上,“腿还是没有知觉?”他是一名海军,常年在军区基地不然就是出海巡航,虽然得知女儿的伤心急如焚,但真的赶来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好在,看到的女儿是醒来的温婉的坚强的,而不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的。可是,他的目光略向叶瑜的脚,难掩伤痛遗憾。 叶瑜把一切看在眼里,原本看到父亲出现的激动已经变得平淡,“没有,医生说废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她淡淡的看着叶凌峰,突然心里有种报复的快感。 从小到大沉甸甸的压在身上的要求,重的让她喘不过起来,叶凌峰从小到大说得最多的那句:“叶瑜,你是我唯一的女儿,可也是我叶凌峰的女儿,就算不是小子也不能比小子差,不能给我丢人!”所以不敢哭闹委屈不敢撒娇闹泼,年纪小小便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不被大院里那群同龄的小子们比下去,让大院里那些大人们不得不赞叹叶家的女儿巾帼不让须眉,是个好样的。 可是又谁知道呢?当她看到那些被爹妈宠在手心里的女孩子时有多么羡慕,她也想不用去了解这些深奥难懂的道理,就像一个平凡女孩儿一样在父母面前撒娇弄痴,将来做个贤妻良母…… “啪”的一声,重重一个耳光落在脸上,打断了叶瑜起伏如潮的思绪,她的头偏过去,可是没有哭。 她冷冷的看着父亲站起来对她咆哮,“你到底是怎么照顾你自己的?你妈说你能干,我也一直觉得你是我的骄傲,结果倒好,连自己的两条腿都看不住?废了?怎么,年纪轻轻就想当个废人让国家养你一辈子?真是有出息!” 叶瑜嘴角一抹鲜红,但她抬起头来,嘴角却勾着一丝笑意,只是冰冷不达眼底,“爸,你是心疼我的腿,还是气我将来不能再建功立业比过大院里那些孩子让你脸上无光?”第一次,有了勇气对抗这个对她来说高高在上的人,有着积压了几十年的痛苦愤懑,可是更多的,确实悲哀。 他们是父女,就算无法像凌家父子那样和睦,为何连景家父女那般都做不到?四年来的军校生涯和这一年来跟凌轩同事而处,那处大院里的秘辛知道得多了,却是分外羡慕,只因为她是女儿吗?只因为妈妈生下她后身体虚弱不能再生所以就该如此背负吗? 她说完这番话,咬着牙瞪大眼睛看着叶凌峰,毫不退缩。 可是,为什么眼前会有一片模糊的感觉?然后便是人事不知。 叶凌峰被女儿生平第一次的爆发吓了一跳,然后便是怒气勃发。他是军人,是个粗人,论武论军功在行,别的还真不行。他习惯了叶瑜在家里低眉顺眼乖巧听话读书厉害争气,习惯了女儿得为家里争口气拼搏弥补自己没有儿子的缺憾,可是还第一次,看到她这样跟他大小声。 叶凌峰想再上去给叶瑜一个嘴巴,自以为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敢跟他顶嘴了?怎么说也是他的孩子一辈子都是……可是火在头上,孩子却晕了过去,叶凌峰顿时手足无措脑海里一片空白。 印象中,女儿总是乖巧的坚强的,虽然是个女孩儿家但是身体底子好很少生病,上一次发热还是孩提时代,烧的昏昏沉沉躺在他臂弯里,没有他哄着就睡不着觉。那个时候,小姑娘的脸蛋红扑扑的,赖在他怀里撒娇…… 叶凌峰一瞬间眼眶发热,看着昏过去的女儿嘴角一抹血色,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色,还有那僵硬的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动弹的腿脚,忆起刚刚叶瑜眼中一抹浓重的绝望和伤痛,终于有什么东西流进心里,开始心痛难忍。 他把叶瑜扶好躺好,叫来医生护士检查情况,确定一切无碍只是受了刺激才稍稍放心。但是,医生的话让他开始惭愧,“病人现在身体不好也比较脆弱,有长期忍受压力无法排解的精神上的问题,她的腿脚到现在还没知觉恐怕也有这个原因。她内心缺少关怀和爱,太过压抑,那种情绪一旦崩溃会影响她以后的治疗,更会影响她的人生。家人最好多关心她,了解她的需求,帮助她排解心里的问题,这样我们才会有更大的把握治好她。当然,我们也会请心理医生配合治疗的。” 最后一句话叶凌峰没听进去,但其他的,他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那一字一句如同含着血泪的呐喊,让他不得不重新面对这个熟悉但又陌生的女儿。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