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25章缝隙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777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10:54


爬山是个体力活,虽然洛雅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小女孩,身边还有一个忠犬一路扶助,但爬到山顶还是一身汗湿,挥汗如雨,虽然真的很想把某人掐死泄愤,可是实在没有力气。别说掐,洛雅觉得自己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渴的要命的时候水还是凌轩喂到她嘴里的! 不过,当一轮红日升起,万丈光芒驱开黎明之前的黑暗,蓬勃的生气炫目的让洛雅想哭,她略一偏头,看到凌轩站在她身边,抚着她的肩膀却没有看着旭日东升,始终在看着她的眸子里充满温柔和坚毅。 那一瞬间,洛雅终于忍不住流泪。忽然之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明白了为什么凌轩一定要陪着她来看日出,赶了也不肯走。 他在告诉她,就算有着黎明前的黑暗,也已经离希望不远,而他,不管是黎明还是黑夜,不论是清晨还是黄昏,只要她需要都会陪在她身边。 她已经不是孤单一人了,凌轩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洛雅已经全部明白。 主动揽过某人的肩,洛雅伏在凌轩的怀里纵情哭泣着,但却觉得无比幸福。 凌轩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被洛雅伸出的手指阻止了,她看着他摇摇头微笑,“凌轩,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但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这种誓言虽然美丽但是现在的你我都还承载不起。”他们还太年轻,未来的路实在太长,谁都不能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重要的不是这句不见得可以做的到的誓言,而是真真切切的彼此相伴相随。 无言的看着洛雅,凌轩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也是,意外总是太多,如果会有那么一个意外,让他们在某段时间分离,又何苦用一个注定伤人的誓言来束缚彼此? 语言总是苍白无力的,誓言总是沉甸甸的,比不上实际的行动,虽然不够甜蜜,却最打动人心。 在那个日出的清晨,洛雅的孤独消散,而凌轩的心变得成熟。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许是因为心中不再有阴影,这一个月没有老爹也没有爷爷陪着的日子洛雅并不觉得很难过,住校生活有那么点好处,家里再冷冷清清,你回到宿舍还有景秀跟你吵嘴,至于休息的时候么,到景家去看看两位爷爷,和凌轩约个会,倒也过得惬意。 直到那天晚上,那个电话打来。 已经进入初冬季节,都说一层秋雨一层凉,最近的雨下的很频繁,B市已经能够感觉到一层深沉的凉意,那个夜晚也那样下着让人觉得冰冷的小雨,伴随着阵阵北风,倍觉凄凉。 洛雅坐在床上看书,洛斐然从国外寄回来的,洛雅没想过要考国内的大学,在国外长大,她更习惯于西方的教育方式。 为了不致于跟那边脱节,洛雅习惯性的关注一些她感兴趣的名校的教科书和招生条件,也以这方面的要求来要求自己,这让景秀常常调侃她崇洋媚外,洛雅也懒得解释。 崇洋是没有的,但国外好的东西不去学却是固步自封的,洛雅很不喜欢国人这一点,看不到别人的长处,鄙视着人家的短板,却没发现自己的短处。 这样安静的夜里,洛雅和景秀的手机都突然响了起来,刚开始谁也没在意,但接完电话,两人都傻了。 景文去世,洛庭均心脏病发,已经送往医院急救,景家的车子正在过来接他们,让他们马上准备一下。 洛雅的手脚发凉,全身都在发抖,心里知道自己该赶快起来穿衣服请假通知凌轩景恒他们,可是手脚却完全不听话,一点动弹不得。 她张了张嘴想对景秀说点什么,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幸好这会儿的景秀更为镇定,景文的事她们早有心理准备,医生都说了大概就在这段时间,虽然比预料的更早但也不会意外,也许正因为这样,景秀的抗震能力比洛雅更强。 她一把抱住洛雅,抱得很紧,让洛雅能够有所依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让她觉得安心,“别担心,没听说洛爷爷有心脏病这方面的病史,大概只是因为我爷爷的过世受到了刺激,不会有事的,而且老爷子身体一直很硬朗,不会这么容易倒下,你别慌,来,穿好衣服,外面冷,你可不能生病。我们一会儿到了医院就什么都清楚了,你别急。” 虽然平时喜欢跟洛雅唱对台戏,但关键时刻的景秀是靠得住的。 她早就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初恋让她明白了感情是怎么一回事,让她明白了当年父母的自私,也明白了这些年来自己这个姐姐其实过得很不安,单亲家庭的孩子,当然并不会各个都有问题,但缺少一方家长的关爱,总会让他们在感情上更为脆弱或者有所损伤,洛雅看似强悍,其实却是脆弱的。 这一点,在相处了这段时间之后,景秀早就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她不再抗拒和洛雅住在一块儿,为什么明知道凌轩和洛雅之间正在发生什么却什么都不说。洛雅的感情是脆弱的,她正在一步步的努力成长着,她可以在任何其他方面开玩笑,但却不能拿这

个来刺激洛雅。 “我知道,谢谢你,景秀。”洛雅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但景秀没有放开自己抱着洛雅的手,她知道景恒凌轩他们肯定接到了通知,一定会先过来找他们,这会儿她只用安抚好洛雅就好。 “说什么谢谢这种话,来,穿衣服,帽子也别忘了,我发现你这家伙真是外强中干,看起来很厉害,其实身体底子很够差的,这才降温你就感冒几次了?”景秀絮絮叨叨的转移着洛雅的注意力,一边观察着洛雅的神情,看她的确不再全身发抖,立刻去把洛雅的装备给拿过来,强迫某人套上。 洛雅感激的看了景秀一眼,没有拒绝。 等这边两人捣鼓的差不多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不用说,肯定是景恒和凌轩。 景秀打开门,果不其然。 “凌翼呢?” “他先留下帮我们请假收拾东西,明天再过来。”凌轩回答,然后一步不停的走向洛雅,两手搭在洛雅肩上,“还好吗?”她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很苍白。 洛雅点点头,没说话。 凌轩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把她揽在自己怀里,洛雅没有拒绝这种带着保护性质的依靠。 景恒微微叹了口气,这种时候顾不得有男人对自己宝贝妹妹出手这种事了,能有人这样坚定地让洛雅依靠,是件好事。 “走吧,车子在校门口等着。”接过景秀递过来的包,景恒开口道。 四个人沉默的走向校门,应该已经有人跟校方打过招呼,校门开了,正在等他们。还是同样沉默的上了车,直到到达医院,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 车子一停,洛雅立刻跳了下去,凌轩头也没回跟了下去,“景恒,我等这边情况稳定了立刻赶过去,你帮我解释一下。”此情此景,他不能扔下洛雅不管。 洛斐然人还在国外,就算立刻通知也不见得能马上赶得回来,如果这种时候丢下洛雅一个人,他根本放不下心来。 “放心,你去吧。”景恒了然的点头应下,没多说什么。 去给自己的爷爷送终,那是应该的,但是死去的毕竟死去了,活着的还需要继续努力,如果可以,景恒也好,景秀也好,都不想这种时候一走了之,但是这种时候他们却有自己脱不开的责任。 所以,这里,能够陪伴洛雅的,也只剩下了凌轩。 没等车子开走,凌轩就陪着洛雅冲向服务台,询问了洛庭均的情况,立刻奔向手术室,手术室的灯还亮着,门口站着一个身着军装的年轻人,凌轩记得那是景子昭的副官,还有几个中年男女,应该是洛庭均的弟子,还有围棋协会的人,看到洛雅来了,都上来寒暄安慰了几句。 不过让凌轩意外的是,他老爸凌修也在这儿。 “爸,你怎么来了?”凌轩扶着洛雅走过去,看她紧张的连路都走不稳,便让她在外面的凳子上坐下,再向自家老爸询问。 “你妈妈刚接到电话,我也醒了,想着斐然出国还没回来,这里没人照应也不行,救过来了。”凌修是个很儒雅的中年男人,虽然是军人,可身上却有掩藏不去的书卷气,被称之为儒将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着他转身看向洛雅,语气很柔和,充满安慰,“丫丫,别担心,只是一个小手术,景老爷子走的时候洛老就在他身边,一时刺激到了,休养一阵子就好,你别急。”说着把洛雅搂进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抚着。 毕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相比凌轩,凌修更擅长哄孩子,在他的安抚下,洛雅低声啜泣了起来,稍稍放松,不再整个神经都绷得紧紧地。 这让凌轩也稍微安心,“妈呢?” “还在睡,她低血压,身体不好,我让她早上早点过去帮忙。”凌修答得淡淡的。 仲雪嫣曾是景文的儿媳妇,礼不可废,但她现在是他凌修的人,半夜奔丧之类的事,就没必要多事了,“本来她想跟我一块儿过来,但想着她明天还得劳累一天,我就没让她来。”凌修说。 凌轩闻言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真是麻烦你了,凌叔叔。”这会儿洛雅已经恢复了一些,她推开了凌修的怀抱,礼貌的道谢。 “别这么客气,小轩,去买瓶水过来给丫丫,我陪丫丫坐会儿。”凌修转头吩咐儿子。 “好的。”凌轩转身走了。 “还没人通知我爸爸吧。”洛雅拿出电话来,寻找着洛斐然的电话号码,但被凌修阻止。 他含笑看着洛雅,“别急,等洛老手术出来看看情况再通知你爸爸,要没什么大事就别让他知道了,也不见得能马上回来,反而让他操心。”说着,凌修摸摸洛雅的头安抚,“有什么事我和你雪嫣阿姨都会陪着你,有我们呢,放心依靠吧。” 洛雅没说话,良久才低低的嗯了一声,没有拒绝。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父女两人相依为命,最害怕的就是生命,可现在回国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边却有了这么多可以依赖的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