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20章温柔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69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09:34


凌轩不由笑了起来,“我以为你思想开放到早不在乎这些了。”什么继承家业,什么传宗接代,真看不出来行为思想都很叛逆的洛雅会为这些沮丧。 “如果我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在满世界乱跑的话,我是不在乎。”洛雅叹了口气,“可是回到国内,在爷爷身边,看着他一身古韵清雅,我会忍不住愧疚,哪怕我稍稍懂得那么一点点,也许也可以让爷爷感到欣慰吧。” “你多心了,我从七岁起跟在他身边学下棋,其他的一些也受他影响。你说的没错,老师很厉害,要说中国国学,他要说是当世第一,大概没人敢称第二,可是老师最为信奉的却是道家的无为而治,最为标榜的则是自由。这些年你和洛叔叔在国外,你不知道,每次老师提到你们都是神采飞扬,我曾好奇的问过他,洛叔是他一手教出来的,那学识就不用提,他就不担心他的孙女儿将来对自家国家的文化一无所知?你知道老爷子是怎么回答我的吗?”凌轩当初年纪小,还真的问过,不过当时他只是好奇,却没想到很多年之后,老师当初的答案却能够来安慰洛雅。 在说这些的时候,凌轩突然觉得,其实一切都是缘分。原来,最初并不是因为一见钟情,而是在他懵懂的提问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红线已经开始缠绕。 如凌轩所料,洛雅果然大吃一惊,并用你快说的眼神催促着他。那模样,嗯,看在凌轩眼里很……诱人。 于是凌轩同学恶作剧的凑过去在洛雅耳边吹气,“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好吧,他承认自己恶劣的品性发作了,可谁让这会儿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洛雅真的好可爱到让他想欺负一下呢? 只是出乎凌轩意料之外的是,洛雅同学毫不羞涩干脆利落的抓过凌轩英俊的脸皮在他脸颊上就是吧嗒一口,然后继续干脆利落的问,“现在可以说了吗?” 石化的,变成了凌轩。 好吧,作为一个年方十八青春年少的大好青年一枚,A片这种东西肯定是偷偷看过的,亲吻这种事情……嗯嗯,春梦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热情的小MM投怀送抱,可是……人家毕竟是十八岁的纯情少年啊,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想欺负一下洛雅,想看看她害羞脸红的娇俏模样。 “喂,干吗?不是你要我亲的吗?干嘛一副被天打雷劈的样子?”看着凌轩傻不愣登的看着她,洛雅觉得好笑,刚才忧郁的情绪也一扫而空。这小子,忘了她的成长环境了吧?在她生活的地方,亲吻是见面礼而已。 再说了,他以为她看不出来那点小心思?切,真当她没被人追过么? “你……那个……我……”凌轩傻了,真的傻了。 “放心好了,在你之前,我亲过的异性只有我老爸和我爷爷,你现在还有什么废话好说?”洛雅不耐烦了。 这个爱吃醋的家伙! 那点小心思被人看穿,凌轩讪讪的不好意思,刚才洛雅亲他的时候的确是呆了,他曾设想过要怎样的追求和浪漫感动才能得到佳人一个吻,结果却没想到来的这么轻易这么出乎意料。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虽然只是在脸颊上,但是那种亲密的滋味,是凌轩从来不曾有过的。对此,他相当的激动。 可随即,他忧郁了,想起来洛雅所受到的西方教育,想到在这之前洛雅也会和亲朋好友时不时来个见面之吻:(但洛雅轻描淡写的一个解释又让他欢快的不能自已。男人这种生物啊,在这种事情上总是自私的,打住,是东方的男人! 洛雅忍不住叹气了,“你就这点出息?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早就有过经验你是不是就该跟我上演家庭剧了?” 嗯,洛雅对家庭剧的解释就是:为了一点丝毫没有道理的事情在那里你痛苦我纠结要死不活,要是凌轩也是这个德行,那她觉得还是别试用了。对于中国男人这种处女情结她表示无法理解也不愿意理解。反正天下好男人多得是,这个不满意,还能有下一个。 反正她洛雅,是一定要靠自己活出滋味来的,那种什么见鬼的传统束缚别来要求她,孝顺父母忠于婚姻可以做到,但是一面倒的对女人的要求,凌轩还是去要求别人好了。 凌轩苦笑,“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但不是一个传统到认为男人做什么都天经地义女人就该以丈夫为天的程度,要我我也受不了。”一个人的人生观是受到自身家庭影响的,凌轩也不例外。 在凌家,凌修和仲雪嫣都是各自领域中的天之骄子,在家庭中,夫妇两又很好的扮演了各自的角色,所以凌轩凌翼从小就是受到这样的教育:男子汉就该顶天立地撑起一方天空,让自己的女人自由自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既然成家立业,夫妻双方就该对家庭兢兢业业,富有责任感。 别说这是婚后,他们还是婚前呢,退一万步讲,他们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恋爱都还在试用期),他有什

么道理去要求洛雅这样那样的?好的建议当然可以提,可是过多的干涉,那就不对了。谁没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呢? 更何况,在没有遇到他之前的人生,他没有参与过,又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所以,对于洛雅的误解,在某种程度上凌轩有些伤心,人家一个十八岁的人生刚要起步的大好青年,看起来就是一副迂腐的样子吗? 凌轩一委屈,洛雅也觉得自己说的重了,随即就想笑,他们两个还真能够岔开话题的,从她对国学历史一窍不通到男女婚姻观,这个题岔的也太远了一点吧! “我说,这个问题似乎不应该现在讨论。”洛雅纤细的手指敲打着楼梯扶手,笑眯眯的说,“虽然在交往中我也会把这一点作为我们是否合适的因素来考虑。可是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我爷爷那个时候到底说了什么?” 亲都亲了,某人不至于那么没品的反悔吧? 洛雅盯紧了凌轩。 被人用猫咪看到鱼的眼神盯着,饶是凌轩脸皮厚也吃不消,更何况其实某人的脸皮也不见得有多厚。所以凌轩弃械投降,干脆的认输,“也没什么啦,老师说人健健康康,活得自在潇洒,就比什么都重要。做到了这两样,知识学问、财富婚姻、香火传承什么的,那也无非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老爷子豁达的堪比得到高僧,凌轩瞅着洛庭均这两年也越来越有世外高人的范儿了。但是说到底,这世界上能不为俗务缠身、不为红尘烦扰的,又能有几个? 不过老人豁达,做儿女的总会轻松很多。 对此,洛雅没有意外,只有感动。 洛庭均是个怎样的人洛雅很清楚,但亲耳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却是另一回事。这简短的两句话包含了一个长辈对一个晚辈所有的宽容和期望,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和空间。 “你有一个好爷爷。”看着洛雅沉默的没有开口,凌轩笑笑。 洛雅点点头,尽管老人家偶尔做事跳脱,但都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在平淡生活中寻找一点童趣来增加人生趣味,是可以理解的。大多的时候,爷爷总是这样,宽容理解,海纳百川。 不过,她并不想对此多说什么,有些感动只能放在心里自己慢慢品味。 许是看出了洛雅心中所想,凌轩也没多说什么,扫了洛雅一眼,话题一转,“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洛雅没有挣扎开握着她的凌轩的手,只是开始嘟囔,“你刚才就说带我去一个地方。”结果他们却在楼梯上杵了这么久! 凌轩笑而不语,拉着洛雅直奔三楼,然后在扶手处的房间门口停顿了下来。 洛雅一时不防,差点撞到凌轩背上,“怎么停了?”说着她瞅着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放低了声音,“这里是……” “嗯,这里是我在离开之前的卧室。”凌轩依然站着没动,看似平静,实则不安。 很多年了,自从离开过,他从来没想过要回来看看。直到爷爷生病,他勉强跟着母亲回来,深锁的记忆这才被释放开来,及至遇到洛雅,深藏的心事有了宣泄的出口,否则他想,就算给他再多的时间,他怕也没有勇气故地重游。 但即使如此,站在这里他还是觉得胆怯,期待可以看到童年记忆中那浅碧色的窗帘,看到那张特制的可爱卡通床,还有曾经最喜欢的小骨头枕头…… 可是,他又害怕,此刻推开门,早已物是人非。 看着这样的凌轩,洛雅心里叹了口气。这种感觉,她也有过。妈妈和爸爸离婚之后,爸爸选择带着她出国,离开前,在爷爷的支持下,家里做了一回彻底的装修改造。不过那时候她年纪实在太小,记得的事情不多。若是她大一些,怕也是会跟凌轩一样,触景伤情的厉害。 同病相怜,洛雅握紧了凌轩的手,其实从刚才开始就不曾放开过,她稍微挪动了一下,和凌轩并肩,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推开那扇门。可是同一时间,手被凌轩抓住,看着她,凌轩的眼神无辜无助,寻求着希望。 “你不推开,就永远不知道答案。”洛雅朝他笑笑,带着鼓励。 凌轩闭上眼睛,苦笑,“我知道,我只是……” “我懂,不然,我帮你推开?”洛雅依旧笑得很温柔。但她什么都没做,耐心的等着凌轩自己拿主意。 她相信凌轩早就有了决断,否则不会带她来这里,他会犹豫,只是害怕伤害,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所以她能做的,就是让他安心,然后下定决心。 就像是内里腐烂的伤口,表面虽然结了疤,但其实并没有好,只有忍痛挖掉里面的脓疮,伤口才能好起来。但是这个过程,却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 凌轩没有答话,他正在挣扎。不过,凌轩毕竟是凌轩,他没有犹豫多久,便向前一步轻轻握住了门上的把手,一扭,门手轻易地转动了起来,然后就被推开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