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19章心疼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706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8:49


“岁月弄人,这你我早就知道,你也别在意过去了,倒是你这些年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洛庭均无心再下下去,干脆把棋子扔到了一边,反正孩子们都离开了,这一方安静的庭院,倒适合他们两个老人追忆过去。 “别牵绊我这病了,若不是病了,我还不能轻易想开,我要面子要强了一辈子,差点连你这个生死之交都丢了,要不是这病,我还拉不开脸面来见你。”景文感慨的摇了摇头,“到见着你,跟你说着这些话,我才觉得,这才是我要的生活,无非是看儿女平平顺顺,得一两知己唠唠嗑喝喝酒,平平淡淡的直到闭上眼睛,这就是幸福了。可惜,我醒悟得太晚。” “总比不醒悟得好,你早年就是这个性子,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些年其实我也有错,要是我肯服个软,咱们也不至于到现在才能这么闲坐着聊聊天。”洛庭均也笑了,他们一个固执,一个清高,孩子们闹得天翻地覆,他们也老死不相往来,直到老了,知道珍惜了,却发现时间不多了。 “可不是?不过算了,要肯服软你也就不是洛庭均。”想起过往种种,景文哈哈大笑。 但看着景文的笑容,洛庭均却忍不住心头的凄凉,时间真的不多了,他们还能有几天这样的闲聊欢笑追忆往昔?洛庭均脸上的笑容一点一滴的消失了。 还是景文豁达,看到老友一脸哀戚,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好了,你这样子摆给谁看?生老病死这是天理,谁都有那一天,我这把年纪,也不算短命鬼啦。再说,这些年来,我呼风唤雨的日子有过,叱咤风云的日子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有过,到老来,孩子们能够过得幸福,你还能陪我闲磕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也是,现在有我陪你,以后还不知道谁来陪我。”洛庭均释然一笑,也不再纠结生死这个问题。 “谁让你当初坚决不肯续弦,孤家寡人是你活该。” “好像你老也是形单影只,不比我好到哪里去。”说着说着,两人开始拌嘴了,到老来,人就变成了孩子,揪着对方的小辫子不肯放,吵得不可开交。 但,这就是友情吧,到这个时侯,还能有你,知我心意;还能有你,陪我沧桑回忆。 有朋如此,过往种种,又何必去在意?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在这个充满着绿意盎然的庭院,在这个即将阴阳两隔的时候,有白发苍苍的朋友相伴在旁,是一个人一生的福气。 相比两个尽释前嫌把手言欢的老人的气氛,客厅这边可是沉默僵硬多了。 一开始是安荞私下跟仲雪嫣说了几句,然后两人单独离开了,然后景子昭和凌修也跟了上去,最后是洛斐然,不知道是凑热闹还是有事要说。 洛斐然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听到仲雪嫣在说话,“安荞,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要说一开始我怪过你,可是这么长时间了,该想通的我就想通了,你和我之间,你没对不起我什么,你也不需要愧疚,我说的是真的。” 安荞好像要说些什么,洛斐然适时的插了进去,“安荞,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方便吗?”虽然是对着安荞说的,但洛斐然的目光看着的是仲雪嫣。 仲雪嫣对他的出现丝毫没有惊讶,他们都是受过岁月洗礼的人,今天,大家想做的,其实都一样。仲雪嫣做了个请便的手势,便打算把这边暂时借给这对需要了结恩怨的人,在走过安荞身边的时候,她压低声音说,“你真正该说对不起的人是他和你的女儿,而不是我。”而她,是该理直气壮接受道歉的,只是对象不是她,是另一个人。 带上门走出来,仲雪嫣对上自己的丈夫和景子昭,她淡淡的笑,如今安荞有了勇气开口说道歉,那么这个男人呢?这个伤她至深的男人,是否有这个勇气真诚的对她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凌将军,我我可以打扰凌夫人一点时间吗?”还好,这个男人没有让她在隔了十几年之后还如当初那般的失望。 “既然是打扰我夫人的时间,你问雪嫣就可以。”凌修的笑容始终是温暖的,他鼓励的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然后对景子昭道,“我看到老爷子的书房收藏甚多,可否去看看?” “请便。”景子昭很上路。 于是,在时隔十几年之后,这对昔日的夫妻后来的对头现在终于有了和平共处的空间和机会。 “雪嫣,我们去那边坐坐吧。”景子昭总算是个血性男儿,没有在这种时候让仲雪嫣来主动。 对此,仲雪嫣点点头同意了。 沉默怨怼了十几年,也该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跟着过来的景恒景秀、凌轩凌翼和洛雅看着这情况,一时半刻犯了难,你说偷听吧,偷听谁的呢?不关注吧,这似乎都跟自己也都有关系,这可怎么办呢? 几个小兔崽子,哦不,是未来的国之栋梁们犯了难。 这种时候就体现出了

领袖的力量,一向沉稳的景恒同学当机立断,“秀秀,凌翼难得来一趟,你带凌翼参观一下吧。”好歹人家做了这么久的地下情侣,难得有机会周末在一起腻歪,就让人家去二人世界吧。 景秀和凌翼对这些本来就是存着八卦之心在关注,现在听到老大发话,当即听命,转身约会去了。 景恒再看向洛雅和凌轩,“我陪你们参观参观?”好歹也得找点事做嘛,不然去陪陪老人家也好的。 但是洛雅拒绝了,“哥,一会儿吃饭叫我们,我现在有事跟凌轩说。” 说完,不等景恒点头答应,洛雅就拖着凌轩一溜烟跑了,速度比景秀凌翼还快。 景恒傻了,周五的时候凌轩才信誓旦旦的说要追求他家可爱的妹妹,今天他的宝贝妹妹就拽着凌轩二人世界去了,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做哥哥的顿时觉得孤独,两个妹妹都已经女大不中留了,那他是不是也该顺应时代潮流尽快早恋以期摆脱孤单哪。 被抛弃的这一刻,景恒同学陷入了沉思。 洛雅拉着凌轩,蹑手蹑脚的想去偷听,被凌轩一把拉住。洛雅不解的回头,看着满脸无辜的凌轩,洛雅不了解了,“你不想去听?”想也知道景子昭在跟仲雪嫣说什么吧。 凌轩笑笑,拉住洛雅的手指握在手心里,“那你怎么不去听听你爸妈怎么说?” “他们还用听?其实这些年,我老爸和我老妈并没真的形同陌路,要说我爸情感受伤,不是在于我妈的背叛,而是在于朋友的背叛。”她爸肯定是找安荞说关于她的事,最近她是真的有点受不了。 把她扔到一个贵族寄宿学校她忍了,想表现母爱她也忍了。可是安荞同志开始指手画脚她的人生她的未来和她现在的家庭,那她就忍无可忍了。但作为一个小辈,这种话由她来说,至少由现在的她来说,太不孝,所以才会让老爹出面的。 洛雅打包票,这肯定有爷爷的一份功劳。 “如果他是去跟我妈道歉,那很好;如果不是,那也只能说,人性的卑劣是我所无法想象的。”凌轩始终抓着洛雅的手不放,但表情却是淡淡的,也是坚持的,“没什么好听的,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 景家并不在军部大院的家属区,虽然早些年处事低调也在大院里生活过,但当年的景家和洛家,早在景文和洛庭均祖父的时代,就都是家业殷实的人家,景文投笔从戎,但家业未败,只是文革期间景家旁支,包括景文的几个兄弟都去了国外,留下的祖产也曾被抄没,但文革后期,也都回来了。景家现在所住的,就是当年国家归还私有财产之后在原址上重建的别墅。 房子很大,位于郊区,山清水秀是个依山傍水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不像洛家现住的新式四合院,就坐落在市中心,方便是方便,但总没有这边神清气爽。 洛雅跟着凌轩东转西转不一会儿就晕头转向,这座房子有不短的历史,红木家具、布艺沙发……处处可见岁月的年轮,但是干净整洁高雅不凡,家具也好、摆设也好,都可以看得出品味,只是洛雅欣赏无能:纯中式的别墅和装修设计风格,有着穿越回明清时代的错觉,这让在资本主义国度喝着洋墨水说着ABC品味着哥特风格学习着文艺复兴的洛雅同学很忧愁,她喜欢这种带着淡淡寂寥和历史味道的房子,可是真的很难去品味这样一个房子。这种距离感让她有些沮丧。 “怎么了?”发现了洛雅一闪而过的失落,凌轩停下了脚步。 洛雅抽回了自己的手,目光在楼梯转角处巨大的青花瓷花瓶前停驻,“爷爷说,你是他的得意门生。” “那又怎么了?”凌轩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这个花瓶漂亮吧,据说是明代宫廷御用之物,价值连城,我小时候差点把它打碎,还被爷爷骂了许久。”这里,曾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对这里的每一样东西每一件摆设,他本来以为忘记了,却其实记得比谁都清楚。 洛雅弯起了嘴角,瓷器这种东西精致名贵,但对孩子来说却是最脆弱的玩具,想起小时候爸爸收藏过却被她摔了个支离破碎的法国货,洛雅不由的笑了。 “对这些,你很在行,也……其实都记得吧。” “我妈带着我离开的时候,我已经五岁了,不记得这种话,连自己都骗不了。”凌轩低笑,瞟了一眼依然在忧郁中的洛雅,“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情绪这么低落?” “我突然觉得,我不配做洛家的女儿。”洛雅微微一哂,“这满屋子的古典气息让我陶醉,可是无论是这些瓷器还是那些挂着的画儿和词句,我都欣赏无能。洛家自古书香门第,爷爷不用说了,至于我老爸,就算在国外这么多年也没忘掉过半句《论语》少记住一句《孟子》,可到了我这一代,我连《论语》有几个字都不知道,更别说这些……”洛雅的手指划过眼前琳琅满目的古董感叹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