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今生不后悔

正文 第10章情敌见面

书名:今生不后悔 作者:秦落弦 本章字数:3490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8:49


“你自己有个打算就好,但也别以为丫丫能陪你一辈子,她总要长大,总会飞翔。”洛庭均点到为止,不再多说,点着桌上跟唐澈下的半局棋,“丫丫和唐澈估计还要闹腾会儿,陪我下会棋?” “乐意之至。” “怎么会突然参加这届应氏杯?出什么事了?”带着唐澈到客房,帮唐澈整理并不多的行李,洛雅一边问道。 唐澈是洛雅这些年在国外交到为数不多的心灵挚友。或许跟他们相似的成长环境有关,唐澈和洛雅一样,从小就在国外到处跑,因为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太久,所以没什么朋友,洛雅也是一样。 但他们两倒也投缘,一见如故,此后虽然见面不多,但始终保持联系,会在难过的时候相互诉诉苦,偶尔吐吐槽,并不因为距离而使友情变得淡漠。 或许,这是因为唐澈的父亲唐晖和洛雅的祖父洛庭均、父亲洛斐然私交慎密也有关系,不过在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围棋。 唐澈的父亲唐晖是日本围棋界的中流砥柱,而洛雅的祖父洛庭均则是中国围棋界的泰山北斗,洛斐然虽然不是职业棋手,但秉承了家学,棋艺不输任何头衔持有者。洛雅和唐澈一样,都受家学影响,加上天赋,在围棋上都有不俗的造诣。 10岁进入职业棋坛之前,唐澈时常跟着父亲出国,父亲参加比赛,而他一边学着棋谱,一边跟着母亲旅游,10岁之后正式成为职业棋手,之后比赛、出国也成了常事。他年少有为,又出身名门,身边大多都是比他大十几岁、几十岁的大人,同学呢,爱好围棋、水平相对的又太少,虽然不是除了围棋就一无所好,但是对唐澈来说,围棋才是他的最爱。 这么一来,唐澈几乎没有同龄朋友,虽然也可以和几个聊得来的同学、朋友聊漫画、电影、流行,但是却没有同龄人能够陪她聊围棋。 但是,幸好有洛雅。 和唐澈一样,围棋对于洛雅,是一种家族传承。她自小就在这方面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又有最好的老师,又对此感兴趣,一手围棋下得连洛庭均都赞叹不已。 不过,虽然洛庭均在围棋界有着举足轻重,但他天性豁达,从不认为孩子就该走父母的路,当年洛斐然选择不做职业棋手,他也不过一笑置之,更不会对洛雅的选择指手画脚。 相较于洛庭均中年以后全身心的投入围棋事业,洛斐然和洛雅虽有天赋,但对围棋,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兴趣爱好,套句洛斐然的话来说,喜欢的事当成了事业,那就失去了乐趣。 洛雅深以为然。 只是,兴趣也要有人陪着才会有乐趣,在欧洲那些年,洛雅很难找到跟她匹敌的同龄人做对手,围棋在亚洲盛行,可在欧洲美洲,并不拥有大范围的爱好者,更缺乏一流的棋手。洛斐然工作忙碌,作为知名的汉语言专家,他忙着在全世界推广汉语,偶尔有空陪女儿下盘棋,机会少之又少。 所以对洛雅来说,认识唐澈是一件幸运的事,借助网络,她能够跟这位同样天赋非凡的围棋高手较量,还能聊许多同龄人感兴趣的话题。 或许是同样的家学原因,也许是因为有着同样的兴趣爱好,同样的热爱自由,他们在很多事情上有着同样的理念,这让他们尽管时常隔着大半个地球却从不曾有交流和意识上的障碍,成为心灵上的挚友。 所以,太了解了,要洛雅相信唐澈毫无缘由变卦是很难的。 面对洛雅毫不掩饰的目光,唐澈淡淡的笑了笑,“果然什么也瞒不过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说觉得现在就参加这种国际大赛为之过早,你想把路走得更稳健一点吗?”洛雅铺好床,觉得有点累,干脆坐了下去。 唐澈在她身边坐下,侧着头把玩她的头发,那种感觉很悠闲,也很暧昧,洛雅很喜欢这种亲近感,她把头靠在唐澈肩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别逃避话题。” “怎么会?我从来不瞒你什么的,小泽信这个人,我跟你提过,你还记得吗?”提到那个名字,唐澈的动作顿了顿。 “记得,你说他很有天分,下棋的路子很新颖,你还有次差点输给他。”说到这里,洛雅来了兴趣,舍得把脑袋从唐澈肩上提起来,“那个小泽信,他做了什么把你吓到卷铺盖逃跑?” 要知道,唐澈可是一个相当大胆的人。别看他长着一张白面书生清秀干净的脸庞,但是根本天生大胆。 五岁那年在机场跟父母走失,很镇静的想方设法找到自己爸妈,不哭不闹。 七岁开始,听到鬼故事,就会用

鄙视的眼神看着你,怀疑你怎么这么大了还会相信这世界有妖魔鬼怪。 十岁那年开始,就敢一个人坐着飞机出国。 十五岁第一次玩蹦极,落地以后脸不红气不喘。 这种例子要多少有多少,这种人,居然也会有一天不知所措借着比赛落荒而逃,这叫洛雅怎么不对那个叫做小泽信的仁兄好奇心大起? 在洛雅的“逼供”下,唐澈开始去回忆和小泽信有关的一切。 这个人和他不一样,没有围棋世家的先天优势,没有从小开始的勤学苦练,单凭惊人的天赋和领悟力,年纪轻轻踏入棋坛,成为众所瞩目的新星。连唐澈自己也承认,虽然段数、棋力和自己都尚有差距,但是小泽信的成长却迅速的惊人,而且他那新颖的招数层出不穷,时而可以让他惊叹。 曾一度,唐澈以为小泽信这个人,是上天送给自己的那个棋逢对手。从了洛雅,第一次有同龄人能够把他逼到绝境,这让唐澈觉得新鲜,也让他觉得兴奋。 这不是说唐澈心理素质好到觉得输赢都无所谓,的确,在棋坛上,随时可能遇到高人,输得一败涂地根本是家常便饭,再说了唐澈可是在他老爹的操弄下长大的,从小到大输的次数多了去了,早让他看穿输赢的本质来了。可是,要说面对同龄人,还能落了下风,唐澈还没生出好胜的心思,那根本就是扯淡! 所以,有了那么一次经历说不好是不是小泽信故意挑起唐澈的兴趣滴,唐澈对小泽信这个人的兴趣自然浓厚了起来——当然,仅限于在棋盘上。 可惜,小泽信深谙欲擒故纵的道理,自此之后死活不肯跟唐澈下棋,把唐澈的胃口吊得高高的,时间久了唐澈也有脾气,干脆就当没认识过这个人。可在这会儿,人家喊着闹着打倒唐澈的口号成为了职业棋士…… 到后来回想起来,唐澈觉得自己那段时间完全被小泽信给操控了,脾气变得坏、任性,小泽信不肯跟他下棋,他生气;小泽信做了棋士想认认真真跟他下棋,他不肯,更生气……那段日子他已经记不起来到底持续了多久。但仔细想想,却是他活了这么十几年唯一任性赌气的日子。 对唐澈来说,那种感觉也很新鲜。 再后来,不赌气了,或者说,被小泽信哄顺了,抚顺了毛皮,两人变成了好朋友。小泽信活泼开朗,阳光帅气,标准的阳光少年,兴趣广泛为人义气,下棋又下的好,对唐澈又是凡事顺着他的性子来,两人又怎么会不好? 只是,时间久了,这朋友关系就变味了。 偶尔一次两次,两人去看樱花泡温泉看红叶逛街买衣服看电影盖一床被子纯聊天,那可以说很正常,可是这种像约会一样的单独相处次数多了,唐澈再天真,也会觉得不对劲。 他在成长,十五六岁的少年,已经开始明白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小泽信再怎么装无辜的说“因为我们是朋友”这样的话,也已经无法让他轻易的相信。 怎么看,两个人一起做的这些事,都像是在恋爱。 包括,小泽信虽然掩饰得很好但仍然无所遁形的占有欲。他知道他所有手合的时间,知道他每天的作息,占据着他所有的空余时间,棋院、棋会所、家里……好像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他唐澈,就一定会有他小泽信。那是一种几乎呼之欲出的情感,小泽信不喜欢看到他独自去做棋院安排的工作,也不喜欢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偶有突发状况唐澈必须单独行动时,小泽信的脸总是拉得很长。 在以往,唐澈告诉自己,那只是因为小泽信把自己当成是朋友,他以前也不是这样么?被人忽略了就会很不高兴,别说还是被好朋友忽略了。 可是,今年生日的时候,小泽信吞吞吐吐的表白,还有现在看着他越来越热烈的眼神,让唐澈知道,他们之间,已经不再是曾经单纯的想要作为彼此的终身对手的那种朋友了。 “所以,你就跑掉了?”小泽信这个人洛雅早就知道,唐澈和她,几乎无话不谈,所以洛雅心里很清楚,这个小泽信,其实在唐澈心里很有地位的,她瞅着唐澈问道,“你接受不了同性之间的感情?觉得恶心?” “感情这种东西分什么性别年龄,他是我的好朋友,对我一直都很好,我又怎么会觉得他恶心?”唐澈苦笑,“我只是不太明白,还有……或许有一些……” “不太相信他?”洛雅直中问题核心。 唐澈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是的,我想,作为朋友,我信任他;但是如果作为情人,我无法信任他,他也给不了我安全感。” 洛雅无言的叹了口气。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