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正文 第110章偿还血债

书名: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作者:蝶影轻舞 本章字数:3460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9:01


  刻骨铭心的爱给了她一段终身难忘的回忆,却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烦恼。紫蝶望着湛蓝的天空,心中的万千思绪侵蚀着她的坚强。可是如果没有与风灏栎相爱,她又怎么能算是一个正常人。她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没有喜怒哀乐的日子。  紫蝶放不下季如月,因为她答应过父亲会好好照顾她。她更加放不下风灏栎,他们说过要白头偕老,矢志不渝。  紫蝶到了镇上,走遍了全镇的药铺才将所需要的药材买齐。烈日的照射让她觉得有些疲惫,却不想停下来休息。她不想让风灏栎惦记和担心。她往回走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怪异的笛声。  紫蝶的心怔了一下,是喋血令召集附近同伴的声音。自从喋血令主死了以后,紫蝶彻底摆脱了喋血令,她再也没有去留意过喋血令的动静。今天听到了这熟悉的笛声,她不由得犹豫不决。她不想再踏足江湖,正欲转身离去,却听见了不远处兵刃交接的声音。  紫蝶听到了一连串的惨叫,犹豫了一会儿,朝声音的来源走去。只见不远处有一群人将几名女子围在中间咄咄相逼。紫蝶认出那些女子全是喋血令的人,而围攻她们的人品流复杂,黑白两道都有。  “喋血令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偿还血债了吧!”  “哼,你仗着人多势众设下陷阱暗算我们,不怕被武林同道耻笑吗?”  “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有什么资格讲公平公平公理,大伙一起上!”  紫蝶躲在暗处望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叱咤江湖的喋血令会落到如今凄惨的下场。她不忍心丁香堂的姐妹被杀害,情急之下顺手摘下几片树叶当做暗器射了出去。围攻喋血令的人倒下了一大片。  “什么人,居然敢躲在暗处放暗算我们,有种就出来!”其中一人手持长剑叫嚣。  紫蝶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毅然施展轻功现身,稳稳的落在了场中央!  “臭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管我们的闲事,看在你花容月貌的份上放你一马,赶紧走吧,否则别怪大爷们不客气。”  “堂主!”喋血令的人在看到紫蝶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跪倒在地行礼。  “什么?你……你是什么人?”众人听到喋血令的人称眼前的女子为堂主,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还敢大言不惭叫我走?”紫蝶冷笑一声,从怀中抽出长剑,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被剑气震退了几大步。  “是……是蝶恋仙子,快走呀……”胆小的几个人拔腿就跑,其他人面面相觑,讪讪的离去。  “堂主,我们不追吗?”  “不用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紫蝶转身就走。  “堂主!”喋血令众人忽然跪了下来,泪流满面的望着紫蝶。  紫蝶轻叹一声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赶快离开这里吧!”  “堂主,自从令主死后,黄莺堂主也死了,青蜓堂主已经失踪了很久,江湖中各大门派欺负我们群龙无首,已经杀死了好多姐妹。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如果你也不管我们,我们总有一天会被武林中人杀死的。”  “你们可以再选一个令主出来?”紫蝶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们的武功都在伯仲之间,都无力保护百花谷呀!”  “你们想我怎么帮你们?”  “请堂主接下喋血令,继承令主的位子!”  “不,我不想再踏足江湖了。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你们走吧!”紫蝶断然拒绝。她只想跟风灏栎过一些平凡普通的日子,远离江湖的腥风血雨。喋血令的规矩,作为令主就要终身不嫁。但是她已经是风灏栎的妻子了。  紫蝶转身离开,任凭姐妹们怎么哀求她都不愿意回头。  眼看着太阳已经下山了,但是紫蝶却还没有回来,风灏栎在门口不停的张望,开始后悔让紫蝶一个出去。东厂的耳目遍布天下,万一紫蝶被他们发现,想要脱身并不容易。他很想出去找紫蝶,但是却不放心季如月一个人留在家里。  怎么办?风灏栎几乎要抓狂。  季如月站在窗前,看着风灏栎望眼欲穿的等待着紫蝶的归来,内心的惆怅百转千回。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起了母亲临死前抓着父亲的手,一定要父亲说今生最爱的人是她。季如月忽然明白了母亲的用意。  父亲是一句谎话,母亲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即使是谎话又怎么样,只要他能骗她一辈子,她就是幸福的。总好过紫蝶的母亲,为了所谓的清高和骨气,孤独的冻死在破庙中要强得多。  风灏栎等不下去了,他正准备出门去找紫蝶,紫蝶的身影出现在门。风灏栎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急忙迎上去说道:“蝶儿,你担心死我了?怎么这

么晚才回来?”  “因为……镇上的药铺都很小,很多药材都不齐,我跑了很多地方,所有耽误了时间。”紫蝶不想让风灏栎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徒添烦恼。  风灏栎轻拂着紫蝶的长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辛苦你了!”  紫蝶微笑着摇摇头,转身进了厨房。  这是三个人第一次坐下来一起吃饭,风灏栎终于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他很想说些话来打破沉默,可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满脑子全是乱七八糟的念头,一顿饭吃下来他都不知道吃了些什么。原来所谓的食之无味是这个意思!  风灏栎开始想不明白,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平时是怎么过日子的。他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紫蝶,在潜意识里他不希望紫蝶受委屈。  风灏栎的一举一动都被季如月看在眼里,她的心一阵阵刺痛。只要紫蝶依然存在,风灏栎的心永远不会属于她。她更加坚定了决心,即使是自欺欺人,她也要争取一世伪装的幸福。  季如月的伤势在渐渐好转,紫蝶依然还在身边,风灏栎这么多天来的疲惫在放松下来之后全部涌了上来,在吃完晚饭之后,紫蝶拒绝让他帮忙收拾厨房,他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紫蝶漫不经心的洗着碗,忽然感到有个人在慢慢的向她靠近。她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停下手中的活静静的看着那个人。  季如月与紫蝶对视良久,缓缓走到紫蝶身边说道:“你答应过爹要好好照顾我,你还记得吗?”  “你有话就直接,不需要拐弯抹角!”紫蝶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些什么事。  “上一次你离开相公,可是却并没有遵守诺言,而是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你这算什么意思?你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季如月隐忍着悲伤,压低声音说道。  紫蝶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身去没有说话。在内心深处,她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可是她与风灏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和磨难,她别无选择呀。  “你答应爹的事还算数吗?”季如月问道。  “如果我不离开灏栎,你会怎么做?”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相公,你根本就是自私!”季如月冷笑道,“今天吃饭的时候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相公夹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一点儿都不快乐。如果你真心爱他就不该再为难他!”  紫蝶对于季如月的言论感到无可奈何。“你要我因为爱他而离开他,那你呢?”  “我不会走!你没资格让我走!你不要忘记了,是我先认识灏栎,是我先与他订下婚约,我才是他用八人大轿抬进门的妻子,世人都知道风家的二少奶奶是我季如月,不是你!”  “如果我坚持不走呢?”  “那我就想办法赶你走!”季如月忽然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脸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紫蝶知道季如月想干什么,却没有出手阻拦,而是愣愣的望着她。季如月高高举起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季如月在倒地的一刹那,拔出匕首塞进紫蝶的手中,拉着紫蝶的手不肯松开。  季如月在做着一切的时候,紫蝶只是冷冷的看着,没有拒绝,也没有阻拦。季如月的惊叫声唤醒了睡梦中的风灏栎,他冲进厨房的时候看到了胆战心惊的一幕。  紫蝶手上拿着带血的匕首,而季如月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风灏栎急忙蹲下身子查看季如月的伤势,他抬起头看了淡淡的看了一眼站立在一旁的紫蝶,抱起季如月进了房间,替她运功疗伤,把血止住。  季如月慢慢苏醒过来,她看到风灏栎焦急的望着她,眼眶一热便落下泪来。她紧紧牵着风灏栎的手,泪如涌泉。  风灏栎轻轻拍着季如月的手背表示安慰:“别怕,没事了。”  “我以为我不会再醒过来,我以为我……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相公,我好害怕,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季如月靠进风灏栎的胸膛浑身颤抖。  风灏栎轻抚着季如月的后背无言以对。他是真的觉得很累,当他从一个权倾朝野的锦衣卫都指挥使一下子沦落成为通缉犯,当他从忠良之后变成乱臣贼子,这一切他都来不及去伤心。甚至连亲人的死,他都还没有完全接受和消化,却只能夹在两个妻子之间不知所措。  “如月,什么都不要想,乖乖睡一觉。明天醒来就没事了!”风灏栎小心翼翼的扶季如月躺下。  “可不可以不要走,我害怕睡不着!”  “好,我守在你身边!”风灏栎轻声保证。  季如月绽放出纯真的微笑,她喜欢被风灏栎呵护的感觉,并且她想要独享这种感觉。她握着风灏栎的手闭上眼睛,慢慢进入了梦乡。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