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正文 第108章自己送上门

书名: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作者:蝶影轻舞 本章字数:3447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9:01


  “我自己找上门,总强过你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去找我。今天我就跟你做个了断,为你我死去的家人讨回一个公道。”风灏栎话音刚落,手中的长剑已经如闪电般出手。  风灏栎的武功在锦衣卫中已属顶尖,但是魏忠贤的随从也不是等闲之辈,双方对打了五十几个回合,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魏忠贤正暗自着急,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凉,一个悦耳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马上让你的人住手。”  “你……蝶恋仙子?”魏忠贤不由自主的咽了烟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再说一次,让你的人住手并且后退!”  “你跟风灏栎一定跑不掉的,外面全是我的人。仙子不仅年轻貌美,而且武艺高强。只要你点头为我做事,我一定让你享尽世间的荣华富贵!”  紫蝶冷笑一声,手腕一用力,剑刃划破了魏忠贤脖子上的皮肉。魏忠贤感到一阵刺痛,说道:“我要是死了你们也别想活着出去。”  “我跟灏栎既然敢闯进来,就已经做好了死的思想准备。反正我们夫妻二人已经一无所有,根本死不足惜。你就不同了,你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爬到今天的地位,就这样死了你甘心吗?”紫蝶失去了耐性,她怕风灏栎会坚持不住。“我数到三,如果你再不让他们住手,咱们就黄泉路上见!”  “好,好!你别杀我!”魏忠贤哆嗦着双腿喊道,“别打了,住手!”  魏忠贤的手下已经将书法团团包围,此刻看到魏忠贤被紫蝶挟持着走出来,都忍不住向后退了几大步。  紫蝶已经得手,风灏栎欣慰的笑了笑,收起长剑走到紫蝶的身边,关切的问道:“蝶儿,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紫蝶柔声回答,又转头对魏忠贤说道,“要麻烦魏公公陪我们去东城门走一趟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魏忠贤保持着最后的威严问道。  紫蝶点了魏忠贤的几处穴道,让他无法动弹。“拿你去换季如月。魏公公,我想对你来说,你的命总比季如月的命珍贵吧!”  魏忠贤觉得自己上当了,紫蝶和风灏栎一开始根本就没抱任何的指望,可以从城楼上救出季如月。他们只是想把魏忠贤身边的高手调走,方便行事而已。  “叫你的手下别跟过来。让我发现一个我就剁掉你的一根手指。”紫蝶威胁道,与风灏栎一起带着魏忠贤施展轻功赶回城楼。  魏忠贤的手下已经把这个地方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看到风灏栎和紫蝶挟持着魏忠贤走来,都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路。大家屏住呼吸谁都不敢乱动,周围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风灏栎纵身跃起,割断了绑住季如月的绳索,将她抱在怀中稳稳的落地。他感觉到季如月还有呼吸和体温,对紫蝶微微点了点头。  “人我已经放了,现在你们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魏忠贤时刻盯着紫蝶握剑的手。  “还得麻烦你送我们出城,只要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一定会放了你!”紫蝶又加重了力道,吓得魏忠贤脸色苍白,面如土色。  魏忠贤挥挥手示意手下后退,风灏栎断后,紫蝶抓起魏忠贤后背的衣领,纵身跃上了围墙。  风灏栎与紫蝶挟持着魏忠贤,快速赶到了东城门,那周围的一片已经被东厂的全部肃清,任何人不得靠近。紫蝶与风灏栎被东厂的人重重包围,双方僵持不下。  紫蝶以特殊的手法点了魏忠贤身上的几处大穴,魏忠贤立即觉得浑身奇痒难耐。  “叫你的手下全部退开,快点儿!”紫蝶威胁道,“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魏忠贤忍不住伸手去挠,但是这种痒似乎是来自身体之内,即使他抓破了皮肉也无济于事。“让开,全部让开!”魏忠贤在心里诅咒着风灏栎,却不得不暂时妥协。  风灏栎与紫蝶对望了一眼,马上达成了默契。紫蝶射出暗器割断了绑着季如月的绳索,风灏栎提起一口真气,纵身跃起凌空接住季如月的身躯。季如月的已经意识不清,恍惚着只觉得自己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相公,是你吗?”  “如月,别怕,是我。我在你身边,以后再也没人可以欺负你了!”风灏栎热泪盈眶,季如月所受的苦他恨不能以身替代。  季如月依偎进风灏栎的怀里,泪水从眼角溢出,微笑着说道:“如果这只是一场梦,让我不要醒来……”  风灏栎心如刀割,下意识的抱紧季如月。  “相公,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紫蝶提醒风灏栎,以魏忠贤作为挡箭牌,按照事先预计好的路线撤退。  有魏忠贤在他们手下,东厂的人果然不敢轻举妄动。风灏栎与紫蝶一口气狂奔出五十多里,魏忠贤

眼看着离京城越来越远,他的心就越来越乱。风灏栎已经成了朝廷的头号通缉犯,他不会再顾及大明律例,脱离危险之后肯定会一剑杀了他。  风灏栎抱着季如月,感觉到她的气息变得微弱,他停下脚步说道:“蝶儿,我们得找个地方先替如月疗伤,我怕她会撑不下去了。”  紫蝶替季如月把脉,发现她的求生意志很薄弱。或许这么多天来,支撑着她活下去的信念只是为了见风灏栎一面。如今风灏栎就在她的身边,她的意志力瓦解,那最后一口气正在慢慢散去。  “相公,你把如月放下,我先用银针替她护住心脉,然后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如月的身体太虚弱,需要长时间的调理。”  “魏忠贤,你这阉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风灏栎拔出长剑指着魏忠贤的眉心说道,“我大哥一生戎马战功无数,他为国捐躯你却不准他的遗体运回家乡安葬。我风家世代忠良,却被你害得家破人亡。我奶奶死后你都要让她曝尸在光天化日之下。你蛊惑幼主陷害朝廷之栋梁。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紫蝶并不反对风灏栎杀魏忠贤。如果魏忠贤不死,在风灏栎的心中永远都会有一个结。从权倾朝野的锦衣卫都指挥使到现在的通缉犯,他已经一无所有。或许,那是天堂和地狱的分别。  紫蝶明白风灏栎的心情,风家的基业毁在了他的手上,那种挫败和无奈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相公,如果杀了这个人可以让你的心里好过一点,你就动手吧。我们带着如月离开京城,天涯海角,四海为家!”  风灏栎握紧剑柄,忽然感到一股杀气从他后背袭来,他本能的闪躲。只见一道人影闪过,魏忠贤被带离了风灏栎的身边。风灏栎反应极快,立即将紫蝶和季如月护在身后。东厂的黑衣箭队将风灏栎和紫蝶重重包围。  紫蝶看到一左一右护着魏忠贤的两个人,鄙夷的说道:“冷氏双雄雄霸一方,想不到竟也甘愿做魏忠贤的走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能给我们荣华富贵,我们就替谁办事!”  “厚颜无耻!”紫蝶嘲讽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脱身的方法。换做平时,她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千军万马之中她一样可以来去自如。可是她现在必须保护季如月的安全。  魏忠贤一脱离紫蝶的掌控,冷氏双雄已经替他解了穴道,他马上下令黑衣箭队格杀风灏栎与紫蝶。  黑衣箭队箭在弦上,这时从另一边冲出来十几个黑衣人以及十几辆马车。场面顿时乱成一团。其中一辆马车停靠在风灏栎身边,驾车的黑衣人说道:“风大人,快上车吧。咱的兄弟会断后的!”  风灏栎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正犹豫着要不要上车,对方竟然拿出了锦衣卫的令牌。风灏栎与紫蝶对视了一眼,纵身上了马车。  驾车的人载着风灏栎与紫蝶快速离开,一路上马不停蹄,专挑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待离开京城的范围,已经是两天以后。  “此地暂时安全了。风大人,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咱们后会有期了!”  “这位兄弟救命之恩风灏栎永世不忘,可否留下尊姓大名,希望他日可以报答!”  “风大人您太客气了,其实我并不是锦衣卫的人。我是杨涟杨大人的家奴,我家主人和其他几位大人都想替风家保留一点儿血脉。他们怕你心存疑虑才让我以锦衣卫的令牌使您相信并且上车。”  “这位兄弟,替我谢谢杨大人。”风灏栎欣慰朝中仍有正义之士敢于魏忠贤对抗。  “风大人,皇上年幼才会受奸人蒙蔽,我相信总有一天圣上会明白的。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风灏栎抱拳与他道别,望着马车绝尘而去,他的心中涌出一片悲凉。  风灏栎与紫蝶带着季如月在一个偏僻的村庄里住了下来,紫蝶用尽方法医治季如月。风灏栎日夜守在季如月的身边悉心照料。季如月的伤势时好时坏,一天之中有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  “如月,你要快点好起来。我答应你的好多事都还没有做到。你醒过来吧,不要让我终身遗憾!”风灏栎握紧季如月的手喃喃自语。  紫蝶端着药碗站在门口,望着守护在季如月床前一往情深的风灏栎,无数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她以为凭着她对风灏栎的爱,可以接受与季如月共侍一夫。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可是每当她看到风灏栎抓着季如月的手,她的心就仿佛被针扎一样疼。  爱情,不仅是自私的,也是独一无二的!紫蝶有时候会问自己,如果季如月不是她的妹妹,而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她还会不会如此尽心尽力的医治她?紫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