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正文 第105章一道寒光

书名:绝色医女:策乱江山 作者:蝶影轻舞 本章字数:3415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09:01


  风灏栎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在岳琛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他长剑出鞘,削下了一片岳琛的头发,警告道:“我今天不杀你是因为你的身份代表着皇上。你回家之后一定要烧香拜佛保佑自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锦衣卫的诏狱会好好招待你的!”  岳琛吓出了一身冷汗,在手下的搀扶下哆哆嗦嗦的翻身上马。风灏栎望着那些人离去,双膝一软跪倒在风灏南的棺木前,哭着说道:“大哥,是我没用,不仅不能保住你的名节,连送你回家都做不到。”  紫蝶在这个时候已经找不到言语去安慰风灏栎,只好静静的陪着他。从黄昏日落到明月高照,风灏栎跪在地上,双腿失去了直觉。紫蝶走到他的身边劝解道:“灏栎,我知道你很难过。公道自在人心,大哥的忠肝义胆皇上不知道,但是老百姓一定会明白的!”  “我不会让我大哥死得不明不白,我一定会京城替他讨回一个公道。魏忠贤这只阉狗,我会让他知道我风灏栎是什么样的人!”风灏栎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轻抚着风灏南的棺木说道,“大哥,暂时委屈你留在这个地方。我一定会向皇上讨得圣旨,我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回家。”  风灏栎连夜将风灏南与青蜓的棺木下葬。  “大哥,有大嫂陪着你,无论在什么地方你都不会孤单。这儿是你身前保卫的土地,你再好好看一看吧。你一定要等我,我会来接你和大嫂回家的!”  紫蝶在风灏栎的眼中看到了决绝,这一刻她可以体会他的心情。当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那么绝望,风灏栎体内的愤怒就像火山一样喷发,他蠢蠢欲动,他不甘心被魏忠贤摆布,他要反击,他要让天下所有人知道,风家的傲气与血性。  风灏栎带着紫蝶轻装前行,一路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当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岳琛死了!  岳琛带着东厂侍卫,奉皇上的命令前来传旨,却被人杀害在驿站之中,临死之前留下血字,杀人者是风灏栎。  钦差被杀,震惊朝野!  木匠皇帝发火了,因为风灏栎的做法是在挑衅他的地位和威严。朱由校亲自下旨捉拿风灏栎。  风灏栎和紫蝶在回京途中已经遭到了东厂的人的伏击。紫蝶的武功已经恢复了七八场,在这个时候不至于成为风灏栎的累赘。魏忠贤行动如此迅速,一定是事先做好了准备,风灏栎百口莫辩。  风灏栎与紫蝶乔装改扮,他现在担心的已经不是他自己。风灏南战死沙场,这个消息传回京城,奶奶必然伤心欲绝。而现在他又成了朝廷的头号通缉犯,风家一定乱成了一团。在这个时候魏忠贤想要将风家灭门都易如反掌。  风灏栎心急如焚日夜赶路,希望在事态还能控制的时候救出奶奶和季如月。  风老夫人跪在祠堂里默念心经,风家到了风灏栎父亲这一代已经开始走下坡。她苦苦支撑着这个家,看着风灏南和风灏栎为国效力,风家渐渐恢复往昔的风光。她以为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可以去见风家先祖,却不料竟是这样的结局。  风老夫人的心安静不下来,三个孙子如今只剩下风灏栎在外逃亡,她开始后悔这些年的苦心经营。为了巩固势力,她不惜牺牲风灏栎的终身幸福,事到如今依旧的竹篮打水一场空。朝廷奸佞当道,风家落难之后没有一个人上门安慰,唯恐避之不及。  季如月轻轻的迈进祠堂,将燕窝粥放下,走到风老夫人身边轻声说道:“奶奶,您吃点儿东西吧!”  风老夫人睁开眼睛,在季如月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风老夫人的视线被泪水模糊,她拍着季如月的手背说道:“如月,委屈你了。”  季如月含泪摇摇头。“奶奶,您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你这样对身体不好。我去厨房炖了燕窝粥,您吃一点儿吧。”  “如月,如果灏栎他以后都不回来了……那……”  “奶奶,”季如月跪倒在风老夫人面前哭着说道,“请您原谅如月的自私吧。时至今日,我不希望相公再回来。皇上被奸臣迷惑,相公回来一定会被治罪,或许还会性命不保。我不想看着他死呀……就算让他跟紫蝶远走高飞了也好,只要他能好好活下去……”  “孩子,真是太委屈你了!”风老夫人擦去季如月的泪水说道,“我们风家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可以娶你进门。只怪灏栎不懂得珍惜……”  “不是的,不是的!”季如月趴在风老夫人的胸口放声大哭。风家落到今天的地步,季如月对风灏栎反而没有了怨恨之心。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她不应该与风灏栎订下婚约,不应该在被强之后嫁给风灏栎。  如

果这一切是命中注定,为何老天要做如此残忍的安排。  “老夫人,二少奶奶,不好了!”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禀报,“魏忠贤带着一大队人马硬闯进来了。”  风老夫人擦去眼泪收敛起悲伤,吩咐道:“管家,你马上收拾东西,送二少奶奶从后门离开。如月,你去城外的别院小住。那里是先皇赐给风家的,没有皇上的圣旨任何人不得擅闯。魏忠贤再嚣张也要给先帝几分面子。你要相信灏栎他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不,奶奶,我不走!”季如月拉着风老夫人的衣袖哀求,“您让我留下来吧!”  “快走!”风老夫人推开季如月,径自朝大厅走去。  风老夫人来到大厅看到魏忠贤坐在正上方,冷笑着望着她说道:“风家不愧是将门之后,几代为官想必家底丰厚。老夫人,您好福气呀!”  “哼,你这阉贼,那里是你坐的地方吗?马上给我滚!”风老夫人大声呵斥道。  魏忠贤冷哼一声说道:“戴罪之身还敢这么嚣张?你以为你还有两个孙子可以给你撑腰吗?不知死活的老妖婆!来人,给我拿下!”魏忠贤仗着皇上“便宜行事”的特权,发誓要将在风灏栎身上受的气,连本带利讨回来。  魏忠贤一声令下,他的手下立即朝风老夫人扑了过去。风老夫人挥舞着手中的权杖,击退了这些人的攻击。  “呦,好功夫!老夫人宝刀未老呀!”魏忠贤确实意外,风老夫人居然还会武功。“可惜呀可惜如果你再年轻个二十岁,或许能走出这个门,但是今天……哼!给我拿下!”  魏忠贤的手下抽出佩刀朝风老夫人砍了过去。风家的家丁立即冲了上来。风灏栎临走之前调集了一大片锦衣卫高手暗中保护家人的安全,可是到了此时此刻,大家都不敢上前阻止。风老夫人在众人的围攻之下体力不支。在四把钢刀刺进她身体的时候,她的双眼依然死死的瞪着魏忠贤。  秦大海赶到的时候,风家上下一片哀嚎。风老夫人浑身是血躺在大堂正中央,气绝身亡。秦大海握紧双拳慢慢走到风老夫人身边,跪了下来。“老夫人,我来晚了呀!”秦大海不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但是在他的骨子里却有着一份最单纯的义气。  风灏栎出事以后他一直都在留意着风家,并且暗中照看,当他接到消息,魏忠贤带着大批人马出动的时候立即赶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秦大海又伤心又内疚,问身边的丫鬟道:“你们家二少奶奶呢?”  “魏忠贤来的时候二少奶奶已经被送去别院了!”  秦大海站起来抹了抹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已经死去的人他无能为力,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替风灏栎保住季如月。他起身正要去找季如月,却看到季如月一身素衣走了进来。  季如月走到风老夫人的身边,跪下来替她整理着凌乱的发丝,泪水无声的滑落。“奶奶,如月对不起您。您身前最疼如月了,您放心,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您打扰您!管家,吩咐下去,替老夫人设灵堂!”  风家的下人面面相觑,这个时候设灵堂不是摆明了向魏忠贤示威吗?  “我们风家世代受到大明天子的重用,深受皇恩。今日君要臣死,我们无话可说。奈何佞臣当道天地昏暗,我们亦无能为力。老夫人是先皇赐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她身前坦坦荡荡,死后一样要风风光光!”季如月的话语铿锵有力,让下人们受到了感染,都分散开来,着手办理风老夫人的丧事。  秦大海第一次对季如月有了新的看法。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跟在风灏栎的后面任性妄为的小女孩。当家族面临着生死抉择的时候,她以柔弱的肩膀挑起了责任和义务。“二少奶奶,我帮你!”  “谢谢秦大人,相公有你这样的好兄弟,我替他高兴!”季如月带泪的脸庞挂着凄凉的微笑,她走到门边扬起头望着湛蓝的天空,默默的说道,“相公,不要回来,不要再回来!即使今生无缘再相见,我也不会怪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与紫蝶一起幸福的活下去。”  季如月披麻戴孝的跪在风老夫人的灵前,风家风光的时候宾客盈门络绎不绝,到了现在,风老夫人去世,除了秦大海,上门吊丧的人一个都没有。季如月再次想起了世态炎凉这句话。“没关系,奶奶,我知道您不会想要见到那些虚伪的人。由如月送您最后一程,你安息吧!”  季如月闭上眼睛任凭泪水肆意滑落,忽然大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和打闹的声音,魏忠贤再次带领着人马冲了进来。他的宗旨是斩草除根,昨天上门挑衅只有风老夫人在场,季如月被提前送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