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水仙草

正文 大结局(下)

书名:水仙草 作者:水仙草 本章字数:2849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15日 12:25


  春寒料峭,新月由着六爷拥抱着坐在车内。马车悠悠地驶出了皇宫,慢慢行至东郊。东郊林间,早已来了许多人。有多年不见的先生,美若天仙的黎汐,还有新月日思夜想的平安……  陈金辉收了鞭子,喊住了马儿,回头对着里面请示:“主子,到了。”  六爷伸手掀起了车帘,自己先下了马车,随即见新月出来,伸手便将她抱了出来。新月浅笑着,由着六爷抱下马车。待及见着平安他们抿嘴而笑,方才轻拍了一下六爷,下了地。新月见着花白了头发的先生,自是满含泪水去了先生面前,轻浅地喊了一声:“先生。”  先生笑了笑,伸手准备拭去新月的泪水。哪知,先生的手刚一伸出,便被轩辕直接握住了。至于六爷见着先生的举动,自是上前搂过了新月,亲自用手拭去了新月的泪水。旁的众人见了,皆是笑眯了眼。一时之间,倒叫了两个脸皮薄的,不好意思了起来。只是两个脸皮厚的,不以为意。  平安自小被先生带大,后来因着新月不愿她禁锢地活在皇宫,便叫她继续随着先生。待及平安成年,先生为她谋了一门亲,说来这又是一个故事。平安本不在意,认为先生与她谋的那个书香公子,柔弱的很,想着便要使计推脱了这门婚事。哪知,人家翩翩公子,学识好不说,连着功夫也是深藏不露,悄悄将平安收拾了回去。于是,平安就那么被收服了去,后来生了一子。  新月被废除后位,自是六爷的别有用意。那日,新月言及奶奶的愿望,自是想试探六爷的口风。本以为六爷不放心上,哪知六爷直接入了心,回头送自己出了宫。新月本以为六爷就此放弃自己了,哪知在路上,六爷就着耳语,温柔地与新月诉说:“新月,等我。”那刻,新月真正明白了六爷的用意。  就着信任,新月被大家带走了。六爷就着郊林看着,直至夕阳西沉,最后带着一身夜露回了皇宫。因着新月被废除,韩英又未被牵连,故而眼下的权势又回到了韩英手中。韩英见着自外回来的六爷,想着便要上前,哪知六爷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就走开了。韩英知道,是新月厌倦了这后宫,六爷方才成全了新月,顺便也成全了自己。  韩英回了自己宫殿,便见小桃在门口等着。因着新月的离开,小桃就不受人待见了。想着新月的好,韩英客气地招呼起小桃。小桃心里不以为意,面上却按着新月的吩咐,恭敬地对待韩英,回头小心地将新月给韩英的信,拿了出来。  韩英接过信,自是不做停留地打开了。看过后,韩英哭了起来。小桃见着,不明所以,但是自己任务已成,回头恭敬地告辞了。那夜,韩英整整哭泣了一宿,待到天明,韩英变了个人似的,不哭不笑,就如人偶一般。  韩英的尚宫本欲探知事由,哪知这韩英在看过信之后,直接就着烛火烧掉了。待信化作飞灰之时,尚宫只听闻韩英呢喃着:“我答应你便是了。”  新月的离开,让后宫的女人们看到新的希望,彼此之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勾心斗角。奈何,韩英管束的好,后宫到是未出什么大事。只是六爷因着新月的离开,越发冷淡了后宫,回头专心教导太子学习国政。所以,自新月离开后,六爷再也没有立后。  时间流逝,一年又一年,宫中便起了传闻。传闻说是六爷太过思念新月,回头连着操劳过甚,终于有那么一天病倒了。恒泰正式接受国事,待及有空,又去六爷面前孝敬。待到第三年春,六爷的身体再没坚持住,就此鹤驾西奔。一时之间,举国上下哀戚一片。只是有那么一个山坳里,依旧平静如水。  简雅的居室前,明朗的空地上,摆放着石桌椅子。两个身影就在那,一大一小,一个白发如雪,一个可爱聪明。那两人便是新月与她的小外甥南宫皓。原是新月离开皇宫后

,寻了一个僻壤之地,开始生活。  平安不放心,带着自己的儿子来陪新月。因着平安母子在,自然而然南宫翊就跟着来了。至于先生,本是随着轩辕逍遥,后来见着平安一家大小都跑过去了,自然而然就跟过去了。接着,一发不可收拾,来得人越来越多。  往日新月没事便去溪边,看看自己种的水仙。待及入冬之时,便挑了最好的几盆,由着小桃想办法送进宫去。新月离开后,六爷准允了小桃恢复自由身。一时之间,小桃也不知去哪,后来无意间见着平安母子,就暗中保护着,遂而寻到了新月。  那天,天气晴朗,众人都到山间打猎去了,只留了小桃等人在简居里守护新月和南宫皓。就着新月教授南宫皓学术时,便见门外站着一抹潇洒倜傥的身影。新月抬头看着,突然笑开了眉眼。  南宫皓见着,转头看了一下,而后便问及:“外婆,门外是谁?”  新月起身,笑着对南宫皓说:“是你外公。”  南宫皓挑了一下眉:“就是以前那个,有事没事就送我一推金玩意儿的外公?”  新月惊讶地挑眉:“有事没事就送金玩意儿?”  南宫皓点点头,新月一脸戏谑地看着六爷,六爷伸手摸了摸鼻子:“我容易么,赚了那么点银子,回头叫人工匠打了些金玩意儿送你,你到好,直接当了。”  南宫皓听了,生气了起来:“我可没当,是娘亲当的;娘亲见我不爱玩,回头说放那也是浪费,不如当了捐给疾苦百姓。”  确实如此,平安见南宫皓不玩那些玩意,想着一室金光闪闪的,相当刺眼。本来只有几件,后来因着六爷越送越多,眼见着家里的箱子收拾不过来了。平安索性小手一挥,直接叫人当了,回头将那些当回来的钱,全部救济百姓了。  六爷得闻消息,哭笑不得,只好寻人暗中赎回那些小玩意儿。每每念及平安他们,六爷便去看看那些小玩意儿。尤其是新月离开后,六爷越发想念了,回头便叫人悄悄收拾起那些小玩意儿,安置在了宫外头。待及诈死后,六爷便带着那些小玩意儿,一块来寻新月了。  因着带的东西多了,六爷一路行来,没少招来眼馋的。幸好自己带着一整支暗卫军队,面上又装作押镖的,这才安全地到了这里。只是山路难行,六爷急着想见新月,便一个人先行一步了。就在六爷与新月他们聊着的时候,那些东西被整车整车地运来了。  新月朝门外看了看,挑了眉望向六爷,戏谑地说着:“该不会是爷把那些小玩意一块带来了吧?”  六爷不知从哪抽出了扇子,只见扇子“哗”地一下,直接被打开来了。六爷就着扇子摇曳,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撒谎着:“这不是怕山中湿寒么,故而多带了些衣服。”  新月笑了笑,回头唤了小桃出来,让她领人将东西收拾好。小桃应了一声,便去做事。新月笑着去了六爷身边:“平安他们去山里打猎了,六爷高兴去看看不?”  六爷收了扇子,笑着回到:“正好,我想看看这山水。”  新月回头招呼了南宫皓,只见那南宫皓蹦跶了起来,自己一个人跑在了前头。新月见了,自是担心地呼唤着:“皓儿,莫要摔了……”  南宫皓哪听闻了,只顾往前跑。想来是熟悉了山道,故而只见了南宫皓,身手灵敏地在山道上乱蹿。六爷笑着牵起了新月的手,两人就着山风悠悠前行。行至半道,六爷问及新月:“小桃说,你曾给韩英写过一封信,韩英看了信后,哭了一宿,天亮后她变了性子。”  新月紧紧拽了六爷的手,笑着说道:“只要结果是彼此想要的,不就好了,对吗,六爷?”  六爷笑了笑,牵着新月的手,继续往前行。山风悠悠,吹过一路的呢喃与柔情。是啊,只要结果是彼此想要的,不就好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