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五十三章 X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450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我向猴子要来了他们所安排蒋白所住的酒店地址,就抛下了所有的工作直奔而去了。  我推门进入酒店的房间,顿时,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就扑了过来。我厌恶的捂着鼻子,关上门,然后向房间的里面走。还没走几步,我就看到一个黑黑的东西仰面倒在了地上。  “蒋白?!”我惊叫了一声,掩住了嘴。可是蒋白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靠不会真死了吧?!姐姐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男伴就这么没啦?!想着,身体已经上去把他扶了起来。这一扶,我才发现,他的身体很软,好像是压根就没有骨头这种东西,只能软绵绵的靠在我的身上。看了看蒋白身上的黑色风衣,摸了一把,全都是湿乎乎的,抬起手来一看,全都是血!  我无奈的扶额:猴子说他们安顿蒋白的时候伤口已经包扎过了,现在看来,他估计是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安全感,想下chuang逃出去却把自己的伤口给撕开了,不过,他身上那股活着的证明还在。  “唉……为什么就不让我解释一下呢?”小声的抱怨了一句,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放在床上,脱掉他的衣服,开始处理伤口。  一个小时后,我看了看我的手表,时间不早了。  起身准备离开,忽然,我冰凉的手腕上挂上了一个温热但是没有力度的东西。  蒋白?!  我转过身来,看着躺在chuang上的人。他并没有睁开眼睛。我皱了皱眉头,另一只手本来是想拿掉他挂在我手腕上的手,可是,我却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他,然后在chuang边坐下:“放心,我不走,你老实的睡吧。”似乎是听到我说的话,蒋白的呼吸声平静了些许。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一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我连忙转头去看,可是四周没有人。  “你是谁?”我低声问道,但是我的低声中,一定有威胁的成份,因为我的枪已经拔出来了。  “你别急,我就是你,不过,我和你不同。”  “少胡扯!姐姐我从来就不怕这一套,赶紧给我出来!”我有些恼怒。  “你摸摸自己的胸口。”  “给我闭嘴走出来!听不懂么!”我的眼睛迅速的转着,打量着空荡荡的酒店房间。  “唉……”叹气声,“我真的是你,不过,我不是夏三,我是夏处!”  “你给我去死!”  “嘭!”  “啊!”  我吃惊的看着蒋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坐起来了,而且把我扑到在了床上,压在他自己的身下,而我手里的枪正指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的被子已经被子弹打出了一个窟窿,我现在甚至可以感觉到,这枪口分明就是滚烫滚烫的。  “啪!”蒋白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然后再次抬起手,又要打下来。我连忙丢开枪,一把接住本来要打在我脸上的巴掌:“你干什么!造反么!”  蒋白看我能骂人了,立马就让开,跪坐在了一边,看着我。我也坐起身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他,心说:这小子他妈的没毛病吧,我好心救他居然还敢给我两巴掌!活腻了还是想死了?可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我才发现,他现在除了坐姿不太对之外,没什么不正常,和原来一样,面瘫、装哑。  “刚刚,什么怎么回事?”我问。  蒋白看我一脸的茫然,也变得有些茫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不知道?”  我摇头,等他给我解释,可是他居然又问了一遍。我实在是不耐烦了,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就算你告诉我我刚刚那一瞬间变性了我都可以相信!”  蒋白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刚刚自己拿着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嘀嘀咕咕像是中邪了,然后就扣动扳机了。”  我靠,姐姐我刚刚差点都死了,死了好吧!你描述的动听点能给我陪葬是不是?我一脸无奈的看着蒋白。  “你这一年多都去哪快活了?”我眯起眼睛盯着蒋白。  蒋白看了看我:“与你无关。”  “哦?”我咧嘴笑了笑,“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我才是夏家的当家,不是夏顺。而你属于夏家,你认为不关我的事情吗?”  “和夏当家有关系的只是公事,我的私事,夏当家还管不着。而你,夏三,也管不着。”蒋白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可是脚刚一挨地,立马就跪趴下,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大概是这次伤的真的是太重了。  “既然夏当家和夏三都管不了,那我就用夏处的名义来管你。”我说着,就把经常别再耳后的头发散了下来,然后也起身,蹲到地上,

搂过他的腰,再次把他抱起来,放到chuang上,然后把他强行按倒:“你最好乖乖的在这里待着,不然死了可没人管你。”  “我死了关你什么事!”  “是哪个混蛋说要保护我可是现在却需要我来照顾的?”我挑眉问他。  “……哼。”将白停止了挣扎,乖乖的躺了下来。  “真乖,听话,我明天就带你回家。”  “我不回去。”  “嘿,我说你小子到底在给我闹什么别扭,失踪一年多就拉倒了,姐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你现在还想吃干抹净死不认账?”我有些窝火的看着蒋白。  蒋白则是很委屈的看着我,那神情,简直让我恨不得现在活剥了他:“谁对你吃干抹净了……”  “别低声骂我,我听得见!”我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是很在意那张纸条?”  蒋白点了点头。我却摇了摇头:“我是说你太聪明还是说你太笨?你认为我如果要和你们不再来往会写纸条吗?不把你们一个一个都做掉就不错了。”  “鬼话谁信。”  “你信。”  “我……”蒋白看我的眼神都快滴出水来了。  我再次无奈的摇头外加咒骂作者:为毛要给我安排一个别扭受,还是这么一个男受……唉……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成?”我说着,俯下身去,用自己的鼻尖贴着他的额头,“不如,我现在就来补偿你,嗯?”  “不,不要,我……”蒋白的脸立马就红了,然后直接撇到了一边,不再看我,但是他的勃颈立马就暴露出来了,而且他自己现在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把他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处理过了。意思就是,他的衣服已经都脱掉了。  “怎么,现在害羞了?”舌尖轻轻划过他的耳垂,他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半卧在床上,去看他的表情。  蒋白的脸通红通红的,双目闭着,双唇死死的咬在一起,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但是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打开他所有紧闭的地方,包括他的心脏……  “看着我。”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对他的脖颈吐着热气。蒋白微微转过头来,睁开一丝的双眸,看着我。  真是个诱人的孩子,商林军的眼光果然不错。等等……商林军……那个老混蛋,居然碰过我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又看了看蒋白,发现他仍是一脸绯红的看着我,眼神中好像还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哼。”我冷哼一声,翘着二郎腿,坐了起来。  蒋白似乎被我这一哼吓了一跳,被我握着的胳膊明显抖了下,然后他就轻轻的拉了拉我的衣角。我看了看他,一股愤怒从心底涌了上来:商林军,姓商名叫林军,你迟早要死!  “主人……”蒋白也慢慢的支起了身子,但是好像有些吃力。  “怎么了?”我转头问他,可是忽然发现他的眼框里的水分有些多了,替他擦掉,“哭什么,你是个男的好不好?”  “……”  我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然后心里就是一阵的疼。  伸出手把他搂在了怀里:“没关系,我不管你过去是谁的东西,被别人做过什么,你只要记住现在你是我的就对了,任何人都不准碰你,听懂了没?”  蒋白没有说话,但是我感觉到他的头发在我的下巴上扫了扫,应该是点头的动作。  “行了,你今天老实的休息,明天我再来。”我说完,再一次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这一次,我再次被抓住了。“怎么了?”  “……”蒋白盯着我不说话,但是眼眶里的液体更多了。  我的老天。我扶额,我的工作可是还没有做完啊,可是……再看看蒋白要哭出来的样子……  “得了,姐今天什么都不干了,就在这里陪你,行了吧?”我说着,像刚刚一样,在床上半卧了下来,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放在了蒋白的肚子上:“睡吧,X。”  蒋白愣一下,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转过身面朝着我,在我的身上蹭了两下,闭上了眼睛……  X,方程中的未知数,除了我之外,不能有东西知道这个方程的解,连一只动物都不可以。这个X,仅仅属于我一个,仅仅只能让我拥有。为了这个X,这一年来的辛苦,也算是没有白费了。  我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面拿出蒋乐天给我的另外一个额饰,这个额饰我让人改成了一条项链,一直和蒋白送我的那个放在一块,因为那上面的珠子很像是他的眼睛,都是赤红色的,看着这蒋家的东西,就像是看着蒋家的人一样。  轻轻的为他带上,然后在他的侧脸轻啄了一口,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