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离开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493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我窝在房间的沙发里,一动不动。房间的门窗,窗帘,都被我关上了,我连房间里的电灯泡都卸下来摔了个粉碎,让自己完全的陷入黑暗之中,好像这样子我就可以窒息,可以完全的与外界分离。  “嘚嘚嘚……”是敲门声。  我没有理会。  “主人,开门吧,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是残影,不是他。  我烦躁的闭上眼睛,不去理会。  “主人……”  “滚!”  “……”  沉默与黑暗是最好的保护色,寂静与暴躁是灭顶之灾的开始。这不是我的灭顶之灾,这是夏家的灭顶之灾,是他们的灭顶之灾,与我何干,我又何必去管?哼!  不知不觉,在寂静的黑暗之中,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是眼前依旧是黑暗,身上也没有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被别人披上遮寒的衣服。  他没有来。  眼角湿湿的,用袖子擦干净,擦下了一大片的黑色化妆品。真恶心。起身去洗手间弄赶紧,然后又窝回了沙发上。水珠挂在脸上,不断的吸收着我身体上的热量,慢慢的蒸发掉。真冷。我不禁缩起了身子,然后再次昏睡过去。  这次昏睡之前,我好像听到了他敲门的声音。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面对那门外的光明了,还不如,就在这里死掉好了……  “主人,你还好吧?”  刺眼的阳光让我不得不眯起眼睛来看眼前的情景。残影坐在我的chuang边看着我,刘瑜和小伊,站在一边,也看着我。  “现在几点了?”我问道,可这一问,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太对劲,好像是,哑了。  三人看我还能说话,全都松了一口气。猴子就在一边不知死活的说:“头儿啊,你能不吓人不,你都睡了三天了,还问几点了,真是……”  “三天?”我疑惑,我只感觉自己睡了一会儿啊。  “是啊,姐姐,要不是残影哥哥感觉不对劲儿,你早就发烧烧死了!”小伊的小脸上满是埋怨。  发烧?我睡着之前的确是感觉到有些无力,但是也不至于严重到发烧站不起来吧?  “蒋白呢?”我问道。  “这个……”残影脸色一变,“最近三天都没有看到了,主人先休息吧,等好一些了再去找他吧。”  “好吧。”我再次睡了过去。  ======================当时我并没有仔细体会残影说的话“等好一些了再去找他吧”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躺在chuang上的我根本就不清楚。等好一些了:等到夏家的情况好一些了。再去找他吧:再去找蒋白吧,因为他,已经走了……  其实现在的我很感谢当初残影没有对我说出真实的情况,不然,我很有可能早就死在那个小别院里面了。  =========================三天后,我的烧算是退了,但是胃口和身体依旧没有恢复,可能是因为天生体质就差的原因吧。小伊因为我能吃东西了,所以把这几天我所有没有吃的东西全都端了上来,搞得我是一脸的无奈。不过对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吧没吃的都不回来,而是把没有说的都说出去。  这一天,天气很好,可谓是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可是,那也许是我最难过的一天,可是当时的我却不知道。  趁着他们都不在。我独自下床,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去蒋白的房间。刚一走进房间,我就发现了不对劲。虽然我从来没有到过蒋白的房间,但是,这里没有蒋白身上那种温暖的气息。  “姐姐……”  我转头,发现小伊正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看着我,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了?”我皱起眉头。  “头儿你……怎么来这里了?”猴子也跟着走了进来,本来滑稽的表情也变成了惊骇的模样。  “到底是怎么了?”我奇怪的看着他们,心里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  最后一个走进来的是残影,他的脸上并没有惊讶,而是一副“料到了”的神色。看了看猴子和小伊,让他们先出去,然后让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残影看了我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主人,您的哥哥夏旭尧走了。”  “死了?”我皱眉,除非是夏旭尧死了,不然他哪里应该都不会去的。  残影摇头:“他,去南明城了。”  “什么!”我差点就从椅子上蹦起来。  “您先别激动,我还有事请没说。”残影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还有?”我的眉毛都快拧成了一个疙瘩,眼眶里已经有预兆一般有些湿润。  残影看我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又和我说了半晌的废话,才又说了最后一句话:“蒋白他,也走了……“蒋白……也走了……?  我愣坐在远处,过了好长时间,我才机械一般的转头,看向残影:“他……死了?”  “额……”残影的眼角抽了抽,“没,没有,他只是下落不明了而已。‘走了’这个词不是只代表着死掉了。”  “哦。”我木然的答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都走了啊……”  “走得好,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还没有好的缘故,只觉得身体突然有些颤抖,连带着心头都是颤的,接着就是一阵头晕目眩……  “主人!”  ===========================“头儿啊,你他娘的吓死人了好吧,以后咱能不能别乱跑啊。”猴子把我的药端给我,嘴里还不停的抱怨。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残影、猴子、小伊。虽然都很熟悉,但是怎么看都是需要保护的人,没有能保护我的。  “现在的夏当家是谁?”  “这……”三人相互望了一望,最后还是残影咽了口唾沫,从衣服的外套口袋里面拿出一个信封给我,“这是夏旭尧留下的遗书,按照上面所写的,现在的当家是,您。”  我一愣,接过残影递过来的白色信封,打开取出信纸看了看,具体的内容现在的我是记不得了,大概我还是清楚的:讲的重点是夏家的财产分配,周茵莱因为婚姻的纽带关系,所得财产为总财产的百分之七十。而留给夏家的只有百分之三十,至于商家,和夏家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也就没有任何的油水可得。  可是这样一来,夏家的大部分东西全都流到了周家,和给了商家没有什么分别。  “走的真他娘的是时候,留下个烂摊子让我一个人收拾……”  “主

人,你也不用太……”残影的话说道了一半,就把另一半咽了回去。我相信这是因为他看到了我脸上有些不寻常的笑容。  =============================“姐姐,现在的情况真的好遭哦……”小伊看着有些荒凉但是依旧气息犹在的别墅,喃喃的说。  “现在夏家树倒猢狲散,我又休息了两个月没有任何的打理,现在的人,应该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说着,走进了大宅,直接往顶楼的会议室去。  那曾经是多少个夏家后代拼死想要争得的地方,而现在不仅没有人想要进那个豪华的牢笼,反而需要逃跑的人去顶上那个空位。  “残影,去把夏家这几天收到的文件全都拿过来。”  “是。”  “猴子,去看看你的一班还在不在。”  “Yesser!”  “小伊,去调查一下夏家现在还有多少的门路是通的。”  “ok!”  商林军,你认为,夏家真的会因此而垮掉么?绝对不可能,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这火不会烧的太大,不然,大家就要一起死了。  我悠闲的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双腿敲在桌子上,两眼望着天花板……  =============================“头儿,一班已经备战,请下指示。”猴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身后跟着几个我没有见过的男男女女。  “周家当家,做掉。”我抬也不抬眼的命令到。  三个月前,我将夏家从绝经中领了出来,又用了三个月,把夏家的经济从新搞了上去,算是把原来崩盘的局面又从新给拼了回来,现在,我要扫除一切对我不利的人和事。  “头儿啊,这周家现在就是周茵莱在当家,这老当家的已经病怏怏的了,让我们去,是不是有点浪费啊?”猴子一边挠着头皮,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我合上手里的黑色文件夹,抬眼看着猴子:“你懂什么,只要他还在,就会对商家完完全全的服从,周茵莱是个有脑子的人,至少还会反抗那么一下。”  “可是……”  “没有可是!”我厉声喝到,“这是命令,不是建议!”  “Yessir!”  ================================“主人,周家发来了邮件,要去么?”残影看着我,递给了我一个信封。  我接过信封,看也么有看,直接“嘶啦嘶啦“两声撕了个粉碎:“这一封信,你就说没有收到,听懂了吗?”  “是!”残影答应了一声,准备退出去。  “你等一下,”我喊住了他,“现在商林军那家伙的老母怎么样了?”  残影看了看我,发现我正在微笑,然后也冲我笑了笑:“主人不用担心,她很快就要死掉了。”  我点点头:“你出去吧。”  “是……”  ===========================“夏小姐,我们回来了。”一个女声从会议室的门口传来。  我抬头看了看,果然是林可星。我呵呵的笑了笑:“非得让我杀一个人,你们才肯从商家回来?”  “呵呵,”林可星笑了笑,笑得很温柔,再没有了原来的那种令人想要敬而远之的感觉,反而很亲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小姐不会不要我们了吧。”  “怎么会。”我笑了笑,“我这可是把名字都给你备好了,就等你回家了,幽冥。”  “谢谢主人。”幽冥再次微微的笑了笑,笑的那叫一个勾魂啊~~“夏处,我想问你一件事情。”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幽冥旁边的沧月。  “说罢。”  “为什么,你连老人都不放过,你最近……变了。”沧月的脸色很冷,好像是冻住了。  我双手合十支着下巴:“我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你……”沧月好像不知道如何表达,“你过去不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不是过去,未来也不肯能回到过去,所以我没有必要保持不变。”我说着,指了指他身边的幽冥,“如果你敢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来或者做任何对我不利的事情,那么,死的是她,不是你。”  ===========================“残影哥哥,最近姐姐好可怕哦。”小伊抱着自己的狙击枪,小声的对残影嘀咕道。  残影惊了一下,然后连忙抬头看四周围,确定了除了猴子没有别人在之外,才摸了摸小伊的脑袋:“乖,别说了,让别人听到会死的……”  “唉,头儿也不知是不是被刺激的,自从她病好了之后就一直这样儿,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一个人,头儿还是不是头儿。”猴子叼着烟卷蹲在别院的石头桌子上,挠着头皮。  残影看了看二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没办法,夏当家的不能有感情,也不能有任何的羁绊,体谅一下吧。”  我站在别院的大铁门的后面,静静的听着院门里面三人的对话。一股复杂的心情涌了上来……  ==========================“夏处。”  “天伯?”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的蒋乐天。  蒋乐天看了看空旷的会议室,又看了看我:“你终于还是坐上来了。”  我微微的笑了笑,展开了双臂,做了一个很舒服的动作:“天伯不为我高兴么?”  蒋乐天摇了摇头:“行了,我来这里给你送最后一样东西。”  “什么?”  蒋乐天没有说话,从自己长袍的袖子里拿出一个饰品,按在了我的手心上,然后转身离去。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蒋乐天。  我看着手心里的额饰,微微的愣了愣。这个额饰,也是圆形的,上面也有流苏,也有一颗珠子,不过这一颗珠子,是红色的。  ===========================黄昏,一天的结束。猴子带着一班的人来向我报告今天一天的任务情况。  “头儿,今天我们找到了一样东西。”  “你找到了什么,能专门让你来报给我而不是私吞?”我从文件堆里面把视线拔出来。  “头儿别这么说嘛,我们这回真的是找到好东西了。”猴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衣服里面的口袋里面,摸来摸去,好像好不舍得拿出来。  “有事快说,我很忙的。”我冷冷的看着他。  “头儿别急,这样东西,您一定喜欢。”猴子说着,把手从衣服口袋里面拿了出来,然后将一个白色的面具,放在了我的面前……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