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雨,是红色的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307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等天黑有的时候很容易,有的时候却很难。我坐在树上,看着还有一线红色的天际,恨不得一把上去把它从地平线上给拍下去。  索性闭上眼睛,闭目养神,毕竟长夜漫漫,有很多场戏要演,如果体力不够,那岂不是要砸场子了?这么想着,我本来面瘫的脸上竟然浮出了一丝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容。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十点多了,再抬头看看天:好一个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我从树杈上站起来,看准墙头,然后灵巧一跃,正巧里在了墙头上,然后再从墙上翻到了院中。虽说这里不比夏家有皇室气息,也不比商家有气势庞大之势,但是怎么说东西还是很全的,至少保镖和摄像头一个都没少。  轻手轻脚的走过别院的花园,来到这一家子居住的地方——别墅。  这间别墅和我上次去的那一家的林家的户型差不多,但是这里可没有围墙,翻不上去,没办法直接到卧室里。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到了一处别墅的后门,四处看了看,然后拿出我开锁常用的铁丝,插进锁孔里转了两圈,然后门锁就开了。我得意的看了看手里的铁丝:我太佩服我自己了!然后闪身溜了进去。  因为是别墅的内部,所以我不用在担心摄像头的问题,因为不会有那个变态会在自个的家里安摄像头监视自个儿的。刚一进别墅,我就看到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一个茶几,茶几上面放了一沓纸,纸上面还写有不少的字。我静步走过去,拿起上面的纸,凭着夜视的能力阅读了一下:这是一张地形图,应该是这整个商林家的图纸,上面还标有每一个房间里面放着的东西以及我的目标。  真贴心。我勾嘴笑了笑,甩了甩这一沓纸,忽然,纸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我捡起一看,上面只有五个字:我和她走了。  应该是沧月和林可星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这张纸条不是被我发现而是被别人,那这俩熊孩子岂不是要完蛋了?  不过我现在好像没有资格说别人,我自己现在都还挑着一向玩命的任务呢,要是这次我不成功,谁都别想活下去!不要说我狠把他们都供出来,我就算是死,也一定会拉人陪葬的,绝不一人下地狱。  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脚步已经到了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门前,按照图上所画的,这应该是主卧室。所谓擒贼先擒王……  “吱呀~~~~~~”  “你……唔!”女人猛地从chuang上坐了起来,寒光一闪……  “次啦!”(刀划过皮肤的声音和血从动脉里喷出来的声音。)  “来……”男人也惊醒,刚一做起来就连带着被寒光划过,“你,额……”  血液一瞬间就将本来是红色的被褥给染成了黑色,男人不甘的瞪大眼睛看着我,而他身边的女人刚刚断气,头发凌乱,就躺在他的身边。再次刀起刀落,给那男人来了最后一刀,送他上西天取经。看着倒在chuang上的商林家的夫妇,满意的笑了笑。接下来是谁呢?  我从这个房间退出来,贴心的将门带上,踱步到下一个房间,推门进去……  “你是……”刀起刀落,又有一颗人头落地,血从脖子的血管里喷出来直冲天花板,溅的到处都是。我有些厌恶的用胳膊挡住那些妄想要洒在我脸上的血,离开这个房间,关门,到下一个房间……  这一次,是无声的杀戮,深深的夜色之中,商林家的老老小小总共27人死在血泊之中,而我则像是一只嗜血的野兽一般,藏匿在黑暗之中,双目紧盯着自己的猎物,舔舐自己被血染满的刀刃,用鲜血来洗涤我所存在的这个人间。  看着少女脖子上的鲜血顺势流过锁骨,滑到胸部,最后扩散于身下积满水的浴池里面,满意的笑了笑。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人了,林可星名义上的姐姐,林爱。这下子怎么说,我也算是给林可星报仇了,至少她当私生女这几年受的气,我替她赎回来了不少。  我静步离开商林家的别墅,刚一跨入园中,一道刺目的光线就射入了我的瞳孔。我大骂一声,用手挡住眼睛一下子退回了别墅里面,撞上门,跌坐在地上。  就听外面传来了一个我熟悉到痛恨的声音——商林军的声音:“果然是你,夏三到底是下三,给脸不要脸!”  “该死……”我低声暗骂,可是我的眼睛已经传来了巨痛,而且我可以

感觉到自己捂住眼睛的衣袖被什么东西给沾湿了。我的眼睛在黑暗里本来一见光就会有不适,何况是这种能一下子把人眼睛照瞎的狼牙手电!有些吃力的轻揉了一下眼角,勉强可以挣开一些眼睛,就看到衣袖上一大片殷红。果然,出血了。  都说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我这三更还没到呢,怎么直接就跳到阎罗殿了?  吃力的扶着一边的墙壁站起身来,靠着仅睁开的一丝眼睛,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到现在,我才闻到刚刚被我杀死的人的那些血腥味。我有些可悲的笑了笑:杀手果然是杀手,只有自己快被杀掉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自己已经杀了那么多人。  可是我的计划怎么回暴露?难道是……我透过门缝,朝门外看,果然,沧月和林可星正站在商林军的身后,二人都是一脸的严肃和冷漠。  我愤恨的锤了一下地板,果然我还是太嫩了么?居然犯了和夏舜一样的错误,如此轻信别人!  就在我束手无策等待他们瓮中捉鳖的时候,忽然,一阵枪声竟然从远处传了过来,但是听起来有些无力,我能感觉到没有一发子弹是冲着我来的……  是谁在开枪?  虽然我很想搞清楚,但是我更想活命,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门外的人群忽然就躁动了起来,只听得商林军一声令下,好像所有的人都冲着枪声传来的地方奔走了。而我就趁着这个空当,一个闪身又从别墅里面闪了出来,正像往前跑,就感觉一个不明物体从我的背后扑了上来,我矮身一躲,躲过了这一次攻击,可是没等我喘气,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围了上来,我一个过堂腿扫翻围上来的人。可是马上又有东西扑上来。  虽然我很想再骂一句,但是我的体力现在不允许我这么做,因为我的胸口也开始发闷了,再这样下去,今天非得归位了不可!  猛然睁大双眼,我立马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我双眼的眼眶中涌了出来,然后很亲切的贴着我的脸继续往下淌。而我的目力所能看到的也是鲜红的一片,但是仅仅一秒,我就能看清楚现在我自己的处境,虽然眼珠子依旧是要爆炸一样的疼,但是也没有时间去管了。  围着我的有六七个人,各个身形彪悍,手持钢棍,很明显的商家特征。我冷笑:“商林军那老狐狸,现在才让你们来灭口么?”  那些个手持钢棍的暴徒没有搭理我,而是干脆利落的径直向我扑了过来。“真是商家的处事风格。”我再次冷笑,然后一蹲身,躲过向我的脑袋打过来的钢棍,手里匕首一转,然后就地一滚,翻身站起,再次看向刚刚的那群人堆,已经倒下了一个。还有六个……  没待我想完,那六个暴徒又向我冲了过来,还是和刚刚一样,看似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但是出招异常的精准。我想也没想再次翻身一滚,可是……  只听嗵的一声闷响,我的悲伤就挨了一闷棍。果然,同样的招数不能对同样的人用第二次!快速的转动了一下匕首,一道血痕立马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不知道是哪一个暴徒的大腿被我的刀刃所伤。极速的转身将匕首整个的丢出去,只是一瞬间,有一个人从我的视线里面消失。但是这一次,剩下的人没有给我逃离攻击范围的机会,因为有一个人已经扯住了我的胳膊。我一刀挥下去,他的胳膊立马被我划出了一条大大的血口子,骨头都清晰可见,但是就是不松手!就在我纠结这一只手的时候,有一根钢棍宠着我的面门砸了过来。我嗛了一声,反握匕首挡住,然后直接将手里的匕首插入了刚刚偷袭我的人的那个人的胸膛。至于是不是插中心脏了,我也不清楚,因为时间根本就不给我弄清楚的机会!  “仁兄,你不松手我也没办法啊。”边说着,我就又是一个蹲身,就在我蹲下去的那一刹那,一根钢棍化为残影直接擦着我的头皮挥了过去,抓住我的那个人就中招了,脸上的表情和脑袋的形状立马扭曲起来,下一秒,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我立马就挣脱了束缚,一个后空翻躲过再次向我挥来的钢棍,我一下就听到了两个钢棍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跳出去就势一滚,逃出去了老远。等到我自己站稳身子再去看敌人的时候,只剩下两个还能站着的了,而我也离他们有一段距离了。既然如次,那不如……我想着,把刀收了起来,从怀里将枪掏了出来,然后瞄准了还在傻傻向我冲过来的两个人,扣动扳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