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沧海桑田,星空明月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440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呦,周家小姐转眼这么大啦!”  “周小姐,我们可以单独聊聊么?”  “周小姐,我想请您吃个饭,你看……”  “周小姐……”  我带着我这个年龄不适合,穿着我的年龄不适合穿的黑色礼服,坐在party的角落里,冷目看着热闹的会场。这里面对周茵莱的赞美,有几个是真的呢?当然,我所关注的并不是人群里扎眼的周茵莱,而是一边坐着和我一样不支声的少年。年纪不是很大,看着应该和夏旭尧差不多,他应该就是现在的林当家,的确是商林军所能任意摆布的人,而且是绝对不会反抗的那种。  看样子,夏舜最近也是注意到了周家。当然,不能说他太聪明,只能说着很平常。因为你见过那个卖白菜的商人一年都不开摊子的?  我起身,随手从桌子上端起两个酒杯,朝着那个少年走了过去。  少年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我无奈,难不成真的是我的存在感太低了?绕过那群嘻笑着的人,走到少年面前,将手中的一个酒杯递了过去。  少年抬眼看了看我,接过杯子,抿了一口:“谢谢。”  “你喜欢这里么?”我用眼神扫了一下周茵莱那群人。  少年摇头不语。  “要出去走走么?”我提议到。  少年点头,然后跟着我,就出了会场。一出会唱,一股凉风立马迎面吹来,冻得我有些发颤:该死,忘了现在是秋天,白天热,晚上冷!  “秋天的晚上可没有白天看起来那么好受。”少年说着,脱掉了自己的西服外套,披在了我身上。  我呆了一下,楞是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  “如果冻得受不了的话,就回去吧。”少年说着,指了指别墅里还在谈笑风生的一群贵妇们。  我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少年点头,跟着我继续走,一路上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过了很久,我终于耐不住着安静的气氛,停住了脚步,因为再走就要到我住的地方了!  “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问你名字,你叫什么?”我尽量平和的问,因为我实在不是想这样一个少年就这么死在我的手里。  “我叫林海,是现在的林当家。”林海目光柔和的看着我。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我一惊,连忙抬头看眼前的少年,他依旧是一脸的柔和,丝毫没有情绪上的变化,好象是料到了我的反应。“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虽然我现在是个傀儡,但是很多事情我明白,有时候,活着还不如长眠了好。”林海说着,仰头看了看夜空,虽然夜色很凉,但是天上的星星丝毫没有少,月亮也在天上挂着,星海,还有苍月……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和我出来,这么想死么?”我将目光从迷人的夜空上收回来,看着依旧在看星空的林海。我以为他会发怒,或者说是反驳两句,至少会说一句“你才想死”这种话,可是这个人,完完全全不按照逻辑出牌,竟然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是,我想死。”  我瞬间就有些蒙了,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找死?好吧,这句话听起来的确很怪,甚至有些凑字的嫌疑,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形容我当时的心理活动!  “还不动手吗?”临海看着我,微微的笑了笑,他的笑容配上他的眼神还有这迷幻的星空,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唯美……  “再不动手你可就没有时间了。”林海再次提醒了我一下。我猛然回神,突然间发现,这个人居然能长的让别人看得忘记自己的存在?!这个世界神奇了!  “也许我应该放你一条命。”  “为什么?我如果不死,那么死的可就是你了。”林海微皱起眉头。  “有时间长谈吗?”我问道。  林海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刚刚我们来的方向,发现这里甚是偏远,而且毫无人迹可寻,就点了点头。  我们两个以前一后到了我所住的别院。刚刚步入别院,一股清新的菊香就绕了过来,我喜欢这种味道,很能令我安心。我身后的林海貌似也很喜欢,跟着我走进来之后,就低下身子去端详我种的白菊,他黑色的领带垂在白菊的边上,与花色形成的对比煞是好看。可是他说的话,差点没让我吐血:“一会儿你杀了我之后,可以把我埋在这下面么?”  我厌恶的摆摆手:“不可能,我不会让任何红色的东西沾染上这些白菊的,如果沾上了,那我宁愿毫不留情的把它的花瓣给扯掉。”  “夏小姐说话好伤人呢。”林海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到了我的身边,“夏小姐想和我谈什么?”  我看着他的笑容,在石桌上面坐了下来,露出了我平时的表情:“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个杀手的?”  临海看着我笑了笑,然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用一种大哥哥的眼神看着我:“你的年龄不大,但是你却又成人的冷静和胆识,不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杀手是什么?而且,你的指甲很奇怪哦,你平时是不保养的吧?”  “不可能只有这些。”我面无表情。  “看吧,我就说你和同龄人不一样,”林海又是笑了笑,“你走路的步伐也很奇怪哦,走的是静步哦。”  “嗯?”我低头去看自己的鞋子,一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穿的是黑皮的坡跟鞋,而且鞋子的侧面还有装饰的挂饰,按照常理说,普通人走路时就算脚步很轻,但是一边的挂饰还是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但是我刚刚走路的时候,四周是安静的可怕的要死……哎……等等……四周安静的可怕的要死……这么说,林海……  “你也是杀手?!”我立刻警觉了起来。  哪料林海摇了摇头:“如果我是杀手,那么你认为自己可以活到现在么?”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威胁性。”林海依旧是温柔的笑了笑。  “那你到底……”我看着他的脸色,温柔的要死,一时间竟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海看我没有继续说下去,就歪头示意我继续说。可是我就是死活不开口,这算是把他急了个半死。  过了半晌,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我才会了神,转移话题:“你为什么想死?”  林海理所应当的眨了眨眼睛:“我有说过吧,有的时候长眠要比活着好的多。”  “什么时候?”  “现在这个时候。”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忽然站起来,按住了他的肩膀,“你到底在逃避什么,为什么会渴望长眠?你明明拥有那么多我不曾拥有的东西!”  “你不明白。”林海闭上了眼睛,“这些东西,不用有的比较好。”  “是因为自己是个傀儡吗?”我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无趣的松开了手。林海不回答,不过看他的反应,应该是默认了。  “你为什么不试着摆脱傀儡这个身份?像我一样。”我继续问。  林海睁开眼睛,看着我,讽刺的笑了笑:“你?”  我点头。那了林海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是一个私生女,没有任何的家族任务要背负,可是我不一样,我没有你的自由。”  “其实想要和我一样很简单。”  “简单?不可能!”林海大吼了起来,看样子是有点要爆发的样子了,“你一个私生女,你能明白什么!”  虽然他张口闭口都是私生女,但是我却没有生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的原因。  “如果你想摆脱,我可以帮你,但是你没有考虑的时间。”我说道。  林海停止了大笑,一脸漠然的看着我,好象不屑一顾。我冲他笑了笑,不管他的表情,继续对他说:“其实你想走就可以走,不过不能走正门,而且,你走之后,就永远不再是林海,不能以林海的身份活着。”  林海依旧没有给我回应。我再次笑了笑:“看吧,这才是你,像天上苍白无力的月亮,但是比所有的星星都有自知之明。如果你决定离开了,那就叫沧月,去找商林军,他会替我安顿你。至于以后的事情,我会替你搞定的。而且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的报酬,我只要你在我有难的时候帮我一把,这个买卖如何?”  林海闭了闭眼睛,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没有必要骗你。”我说道,这句话我说的理所应当,因为我的确没有必要骗他,毕竟我现在自身难保,杀了他我才有可能会有活路。  林海又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我要怎么出去?”  “从这里出去向北一千米有一个园林,园林之中有处九曲桥,逆桥下之水,方可出去。”我说。  林海点头,转身打算出别院,可到了门口,又转回了头,看着我,仿佛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不必死憋。”  “夏小姐做的事情沧月全都知道,只是想请小姐放过一人。”沧月说着,转身冲我跪了下来,“如果小姐肯答应我的请求,我必为小姐做牛做马。”  我皱眉:“谁?”  “林家的小姐,林可星。”  “我知道了,出去之后,不要惹麻烦,否则,不仅是她,我连你都保不住。”  “是。”  六个小时后,我返回会场。所有的宾客都已经走完了,但是夏舜还坐在会场的沙发上,一脸慵懒的模样,看到我进来,就摆手示意我随意。我笑了笑,走上前去:“林海已经解决了。”  夏舜看着我点了点头:“知道了,尸体呢?”  “在河底下。”  “你的手怎么了?”夏舜看着我的右手手腕。  我愣了一下,笑了笑:“林家的那个小子会写拳脚,不小心被摆了一道。”  “不要对任何敌人放松警惕,就算它是个木头。”换句能听懂的话就是:就算对方是个帅哥也要照杀不误。  “把尸体弄出来,今晚我会派人处理掉。”夏舜说完,站起身来,走出了酒味弥漫的会场。  我站在会场,看着桌子上的高脚酒杯,端起来,稍微抿了一口,笑了笑:“没办法,谁让我是夏处夏三呢。”  些许小时之后,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坐在自己的别院的房子里,看着地板上躺着的死尸——我的母亲。长头发已经被我给剪掉了,泡的浮肿的脸色也被我从新给上了一下妆,死的时候身上穿的白色婚纱也被我换成了黑色的西服,这么看上去,真的和林海没有什么两样。真正的林海去哪了?抱歉,我也不清楚,不过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到商家了。而我右手腕上的伤,则是把我的母亲从河底刨出来的时候弄伤的。虽然我很怀念的我的母亲,但是我对她没有爱,只有怨恨,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她要将我生在夏家。但是我没有想到,她死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帮得上我的忙。  “夏三。”  是那个黑衣保镖的声音。我整理了一下思绪,起身开门。  “尸体在这里,你可以搬走了。”  “是。”  另一边的商家。  “是夏处让你来找我的?”商林军吐着烟圈看着眼前的沧月。  沧月点头。  “林家少爷,你确定你不是走错门了?”商林军又一次确认了一遍。  仓月继续点头。  商林军又吐了一口烟圈,闭上眼睛,想了想,睁眼:“好,我相信你,既然是夏处派来的人,自然有本事在身上,你有什么本事?”  沧月不语,好像是在等着商林军的考核。  “你们几个,上。”商林军冲着身后的几个保镖打了个手势,保镖们一拥而上但却极有秩序和规律,看样子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两三秒的时间,几个保镖就将沧月围在了当中,手里还多出了几根刚棍,对着沧月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