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死亡是一切的开始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345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果然……  “嘭嘭!”  “哗啦!”  正听两声枪响,我身后的玻璃立马碎成了粉末,而我则闪到了一边,看着枪法极为垃圾的刘大婶,心里不由得冷笑:就这点身手,也敢为三朝做事?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这算不算是承认了?”冷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在了我的脸上,我抽出别再裙子下面的匕首,转了几下,然后层的一下就扔了过去!  刘大婶向一旁躲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刀已经没顶插在了她的脑门上,而她脸上的表情还定格在刚刚开枪时的自认为必胜的状态。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我再看到那个偷东西的女人会让小伊杀了她的原因。  我走过去,拔出插在她脑门上的刀,然后转身向店门口走去,走时,不忘拿两块刚刚我尝的糕点,这味道的确是不错,不过,现在吃起来,也没有任何温暖可言了,果然,人心是最不可测的。  手刚刚扶上门把,忽然,我就想起了被我遗忘的一个小家伙——老中医的孩子!  转身去看身后的店面,又查询了一圈,没有任何人存在的迹象。我的心突然就是一寒,我怎么就没想到哥哥能料到的事情,别人也能想到呢!尤其是商林军,老中医家的那个小家伙现在说不定已经去报信!当然,他也有可能就在这里藏着,不过可能性不超过百分之一。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把心里白天还有的那一丝顾虑全都抹去了,看着这以粉色壁纸为底色的蛋糕店,冷冷的哼了一声,从连衣裙的下面又取出了一样东西,然后打开蛋糕店的门,走出去,再将手里的东西丢向身后的蛋糕店……  “轰!”  火光映着我的后背,一阵灼热刺得我的后背有些疼痛。但我依旧没有快跑活着加快脚步。走到胡同的尽头,已经感觉不到热度了,但是转头向身后望去,却能看到一片赤红的颜色穿透了我所能见的整个天空,但是马路上穿行的人却没有一个向上看的。  ===============================================白天是揭晓一切的时候,而我却不在案发现场,而是坐在我的小别院里赏菊磨咖啡豆。看着出生的朝阳,心里有些凄凉,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夏处。”  我一呆,起身去看别院的门口——商林军!  该死,不会真让我料对了吧,那家蛋糕店真的和商家有关系?!我急忙起身去打开别院的铁门,让他进来。商林军进来之后先是看了看我刚刚在干什么,确定我无异样,才开口:“昨天晚上出事了,你知道么?”  “什么事?”我故作糊涂,脸上还摆出一副一无所知的表情。  “你们家的那个老中医已经被我给安排人射杀了,可是他的家里面……”商林军后来说的是什么,我压根就没听进去,而是在分析自己现在的立场,所以这里也没有办法给你们表述了。  夏舜果然不简单,竟然能一针见血扎在商家的身上,过不得说这件事情只有我能做,如果换作是别人,恐怕早已没有命在了,但是我所做的事情他是不是知道,这个还真不好说。  “夏处?你有没有在听?”商林军一脸愠色的看着我。  我稍稍回了一下神,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着急。慢慢分析一下。”  我闭眼想了想,然后问商林军:“大叔,你认为这事情是谁做的?”  商林军皱眉:“我就是想不通才来问你的,你现在反问我?”  我呵呵的笑了笑:“这件事情肯定是三朝里的某一朝做的,你们商家肯定是不可能,因为你们不会挖自己的墙角;周家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我看最近周家都没有什么动静,应该是大叔你掌握着周家的实权的吧?还有就是……”  “夏舜?”商林军皱眉。  我点头:“如果不出意外,错不了的。”  “绝对不可能。”商林军坚决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  “我知道夏舜是最难搞的货色,所以我派人盯他盯得很紧,但是最近他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出了他的贴身保镖之外,身边没有任何有本事的人,而且,他的保镖也是二十四小时跟着他的。”商林军说。  听到这个分析,我心里不禁又骂了一句:好一个夏舜,原来料到那么多都不肯告诉我,现在可倒好,让我惹麻烦上身,自己想清闲,而且……我抬头看了看商林军:这个家伙不好惹。  “现在我也是刚听说这

事,没头绪,在等等看,还会有什么动静,我们再行动,而且……”我看了看快要完全从地平线上跳出来的太阳,“你这回是偷着来的吧?”  商林军一看时间,点点头:“我先走了。”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出了我的别院。我所住的地方,虽然一般不会有人来,但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那个黑衣的保镖和夏旭尧偶尔还是会来上一两趟。如果被他们碰上,那就是死路一条。  看着太阳逐渐升起,我收拾收拾心情走回到了屋子里,窝在沙发上,分析这现在麻烦的局势:夏舜有自己的计划,商林军也有自己的计谋,而这两个人同时都找到了我,而我也都答应了他们两个,现在两个人碰上面了,犹如两头杀红眼了的狮子,非要至对方于死地,不见鲜血死不休。而他们两个现在只有一把枪,那就是我。这个扳机一扣,对方必有损伤,但是却没人知道他们扣的是同一把枪的扳机,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而现在的我,比较倾向于夏舜,毕竟他是下家的人,留得血虽然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还是有些相同的,而且,站在夏家的一方对我而言也是比较有利的。可是如果得罪了商林军,他把我过去的事情都抖出来,那我岂不是也要完蛋?  “该死!”我再次骂了一句,然后坐直了身子,闭上眼睛。  现在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本来是夏舜和商林军的博弈,但现在,我才是系住两人的血绳……  “铃铃铃~~~~~~~~~~~~~~~”  “哥哥。”我接起电话。  “怎么样。”  “刘月死了,但是那里没有孩子。”  “是么,我知道了,今天到我这里来。”  “是。”  我挂上电话,打消了准备休息一下的念头,起身洗了把脸,就走出了别院。  夏家的别墅依旧是那平时的样子,辉煌严肃,让人感觉不可靠近,或者说,根本不想去接近。也亏着别墅的设计者,竟然也可以让一栋别墅像王者一样在这平地上屹立不倒。  而此时,我就站在别墅最顶层的房顶上,吹着早晨独有的清风,看着背对我的那个男人。  “哥哥有事么?”我轻声问道。  夏舜转过身来看着我:“今天你没有杀人的任务,但是,你有宴会上的任务。”  我不语,看着夏舜。  “听说过林家么?”  我点头:“听过,是商家旗下的另一个小家族。”  夏舜听到我的解释,笑了笑,摇摇头:“林家本来是两家,因为姓氏相同,所以被弄混成了一家,现今两家也索性混为一家,其中一大部分扶持商家,另一部分和周家的关系不错。今晚是三朝还有各个相关家族的商业聚会,你不用去找商家的麻烦,去把周家的后援团给我捣掉一家。”  合着还是杀人,我心里苦笑,但脸上丝毫没有表情变化:“知道了。”  夏舜看着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语气突然间软了下来:“最近,还习惯么?”  “只是一个星期而已,没什么不习惯的。”我淡定的回答。  夏舜笑了笑:“如果你……”  “我没有后悔的路可以走,所以这种事情以后不用再对我说了。”我眨了眨眼睛,依旧是神色不变。夏舜看我的表情坚定,就点了点头,然后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我可以去休息了。我点头退下。但是走到房顶楼梯口的时候,我忽然就听到了一句话:“如果你不是三朝的人,那该有多好。”这句话,是风传到我的耳朵里的。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也懒得去想,因为我只知道,如果就是过去没有发生的事情,过去没有发生,就代表不可能,因为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最近几天化妆画的太勤了一些,面对着镜子坐下来,看着镜子里反射出来的面容,容感觉那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和我有一模一样容貌的人。  捣掉周家的后援林家,很容易,这个林家和商家下面的林家不一样,说是一个家族,也不过是整个林家的一个小分支,只要杀掉当家的,应该就会树倒猢狲散了。  打上淡淡的粉底,挡住心中所有的思绪,眼角上挑,一张充满戾气的脸映在了镜中。换上一身黑色的晚礼服,然后再次鼓捣我的指甲,做好昨天做的准备。一切就绪,就开始练嗓子等天黑吧。  为什么一定是晚上?因为夏舜的命令吗?  不,不是。如果说白天是揭晓一切的时候,那么夜晚的黑暗,就是掩盖一切罪恶的最好的色彩……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