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过去的过去2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621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水面因为木船的移动而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就像是一面打碎的镜子,映照出有些扭曲了的影像:满头青丝绾在脑侧,只有云鬓垂在两侧,一只菊花流苏古簪插、在其中,跟着船的摇摆而微微荡漾,映衬出女生长而大的丹凤眼,眼角用黑色的眼线轻轻的向上勾起,末了还有淡紫色的眼影对比着她的棕色双眸,把本来清澈的眼神演出一股妖媚的气息。身上的短黑纱裙又将本来有些中国古典的造型掺入了几分西方二十世纪的味道。但是本来应该唯美的景象却因为水的荡漾而狰狞。  看着水里我自己的脸,有些讽刺的勾了勾嘴角。  每年的这个时候,不论身份,不论年龄,只要是夏家的人,都要到这湖中岛里面聚会,算是平常人家过的大年三十了。  但是今年的这个月圆之夜,我绝对不会让他们过得像往常一样舒坦!  “嘭!”  我一拳砸在了本来就不平静地水面上,把前面摆船的船夫吓了一跳,手里的船桨差点没掉进水里。  “小姐,您,有什么事情么?”虽然我的身份见不得人,但是我的功夫还是夏家第一的,所以不管是夏家的下人还是主人,对我都还有三分的忌惮,不然我早就被我这个名以上的母亲丢到河里去找我真正的母亲了。  经船夫这么一提醒,我猛然回过了神,冲他笑了笑:“没事,你只管把我带到湖中岛就可以了。”  “是。”船夫点了点头,继续摆船。  天色尚早,我到了湖中岛,就四处走了走。这里虽说是大宅的范围,但是也个很大的人工湖了,这个湖里面随便建造一个岛,差不多也有一栋别墅的面积了。而且这里的环境也不错,要花有花要树有树,差不多也算是半个桃花源了。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  “呦喂,处妹妹没事也来这里逛啊?”周茵莱带着米兰正好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今天没有心情跟她们扯,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打算绕开她们向湖中岛中央的亭子走,那里才是夏家家庭成员聚会的地方。  “哎,别走啊,”周茵莱一个挪步再次挡住我的路,“处妹妹这身衣服很漂亮啊。”  我有些忍无可忍,咬咬牙,抬头看着眼前漂亮但是在我眼里却有些可恶的周茵莱:“姐姐有事吗,今天是夏家的聚会,不论是什么身份的人都要到场的,周姐姐的身体里没有夏家的血,也没有进夏家的门,所以自然不认为今天天的事情要紧。”  周茵莱一听,脸立马就黑了一半:“处妹妹,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怎么说也是今天夏家当家请来的,你不觉得这样对客人有点失礼么?”  我叹了口气,道:“姐姐自己都说自己是半个夏家人了,怎么还把自己当客人呢,难不成,姐姐不想到夏家来?”  “你——”周茵莱抬起巴掌就想掌我的嘴,但是后面的米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一句什么,周茵莱就放下了巴掌,冷哼了一声,“今天就让你过过嘴瘾,等我到夏家了,有你好看的!”  “好啊,我等着,反正姐姐你现在也不到十八岁,我好要在等好几年呢,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的到。”我讽刺的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周茵莱,还是在笑自己,不过对面的人肯定是认为我的笑是前者的意思。  “你笑什么!”这次周茵莱忍无可忍了,举起巴掌冲着我就挥了下来。我闭上眼睛,等着它的巴掌落下来的那一刻……  “你放肆!”  睁开眼,只见夏舜和周茵莱的父亲周当家站在周茵莱的身后,夏舜的右手还控制住了周茵莱扬起来的巴掌。  “夏小姐,小女失礼,还希望小姐……”周当家握着一串佛珠,眼神异常虔诚的看着我。怪不得周茵莱说她老爹在等死,这种眼神商人是根本不能拥有的,否则,一定会把自己搭在这不着边的信仰里面。  “我们夏家就算是和周家联姻,也是有选择性的,像你这种野蛮无理的女人,我们夏家是绝对不会要的!”夏舜说着,极其嫌弃的丢开了周茵莱的爪子。  周茵莱极其委屈的看向自己的老爹:“爸……”  周当家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用那种虔诚看着我。我心里冷笑了一身,但是脸上还是很温柔甜美的笑容:“周姐姐在和我玩,哥哥和周叔不用担心。”  夏舜看了一眼周茵莱,又看了看我,鼻子里出了一口粗气,然后不再搭理任何人,向着岛中央的亭子就去了。周当家的跟着哥哥也离开了,这下又只剩下了我和周茵莱这两个冤家。周茵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甘心的跺了跺脚,最后还是离开了。  =============================================================================望着天边快要走远了的最后半个太阳,

闭了闭眼睛,也向亭子走去,毕竟那里,才是今晚的战场。  当阳光被黑暗吞噬殆尽,亭子周围亮起了烛光,远远看去,和白天没有什么两样,亭子翘起来的四个角颇有些飞鸟展翅高飞的姿态,不禁让人想起了“峰回路转,有亭毅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烛光将亭子的四个红色的大柱子也映得更加的显眼刺目。  远处的天空月亮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了,时间应该快到了。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一个我极其熟悉而又陌生的表情——母亲的微笑。  快步走向亭子。还未到亭中,就听到了谈笑风生的声音,不过对于我而言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话。  “这夏处怎么还没来?难不成让我们所有人都等她一个么?”这是名义上的母亲说的话。(后文我就暂且称她我女人了。因为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了。)  “她不过是个野种,没有她我们照样要聚聚,她来了也不过是碍眼。”是周茵莱的声音,应该是在私仇公报吧。  “话不能这么说,夏三怎么说也是夏家的人……”夏旭尧替我反驳到,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你都说她是下三了,你怎么还护着她!”周茵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吃醋,又像是在撒娇,嗲的不行。  “你给我闭……夏三?”夏舜的话说道一半,就止住了。我看着亭中的人,有夏家的当家——我的父亲,还有女人,周家当家、周茵莱、以及我的两个哥哥。众人看我的眼神也是各有异色,女人和周茵莱是厌恶,两个哥哥和周当家的眼神倒是很平常,而夏家的当家,我的父亲,他的眼神在我的意料之中,也在我的意料之外,那是一种怀念和悲伤的神色,但是这种颜色的下面,掩盖着一层不能被人和光所见到的贪婪的欲望。  我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然后冲着父亲问了声好:“父亲,许久不见,身体可还好?”  “好,好……万顷……”  万顷是我母亲的名字。  呵呵,仅是如此,就开始语无伦次了么?我冷笑,果然,说别人不应该拥有感情的人,自己都有感情。  一边的女人听到自己的男人喊别的女人的名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对我招了招手:“行了,别站着了,坐下吧。”  我走过去,在父亲旁边本来应该属于女人的位置坐了下来。女人的脸色变了一变,但是当家的没有发话,她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委委屈屈的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等到众人都坐定之后,下人们开始把酒菜水果都端了上来。  父亲在一边不住的给我加菜,但是那些菜都是母亲爱的吃,一点不和我的胃口。比如说草、莓,母亲很喜欢那种水果,但是我却不喜欢甚至厌恶那种粉红的颜色。但是碍于我的事情还没有做成,我不得不忍下来。  “我记得万顷的歌声是最不错的,当初当家的不就是因为那夜莺之声和鬼影之舞才看上她的么?”女人有些酸酸的说道,看样子我今天是抢了她的位置了。  “是啊是啊,万顷阿姨的歌舞的确不错。”周茵莱无知的在一边帮腔,想拍马屁,却没想到拍在了马蹄子上。听了这话,女人的脸色更黑了,不过到底是大家族里爬出来的女人,表情随即就转换了过来:“既然万顷的声音那么好,相比她的女儿应该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吧?”女人说着,给我到了一杯茶,放到了我的面前,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  这是一定要逼我上台唱一段了?我想着,然后看了看众人,他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又看了看父亲,他则是满脸的期待。  我叹了一口气:“既然那么想听,我也不妨试一段,只是唱的没有母亲好,可不要笑话我。”  “好好,你唱就行了,不论好坏,今天爸爸我什么都依你。”父亲,说着,就鼓起了掌。他这么一拍手,旁边的人也都跟着呱唧呱唧,这时我就算是不行也要硬着头皮上了。  我记得当初的母亲就是因为在这里唱了一曲,才被女人带走的,然后就在没有回来,我最后一次见到母亲的时候,她的美貌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满脸刀疤的怪脸,而且她的皮肤也已经被水泡得浮肿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令人作呕,可憎,但是却又那么令人心疼,或许这心疼,只有我一个人能感受到。  因为她是小三,还不是平常人家的小三,是夏家当家的小三,光是这一条,她就算是死一百次都不够。  当初的她在舞台上,黑丝纱裙随风摇曳,长发青青绾在脑侧,发上装饰的流苏随着她的身姿而摆动,显得那么的美丽而不可侵犯。可她却似得那么悲惨又不为人知。  我决不允许,也绝不可能,让自己就这么死去。所以,我决定,再次点起母亲死时给我留下的深埋在心中的怨恨,让着怨恨,烧毁我所能看到的一切!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