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过去的过去1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86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虽然这个地方是个小小的墓园,加上我这个半死不活的人,差不多应该算是一个夏家活死人墓了。但是在这个地方软禁,也是一件美食,至少是有吃有喝还有的人陪我玩,说是软禁,倒不如说是在这里休假。  休假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除了蒋白每天坐在那些墓碑上面之外,我和小伊、残影还有刘瑜都聊得挺嗨皮的。尤其是每天晚上,我都能看到残影和刘瑜同时进入一个房间,所以我更加的确定这两个人是一对好基友。而且这一个星期里,我还看到了刘瑜不可见人的一面——撒酒疯!  我是在给残影庆祝生日的时候看到的,那情形,简直就是一只喝了酒的猴子,到处抓、挠、刨,搞得我们满头的黑线。所以我干脆就叫他猴子了。但是那时候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外号会成为他以后的真名。  当然,我休假的这几天,周茵莱也来骚、、扰过我不少次,不过都被蒋白用秒杀的眼神给轰出去了。虽然他并不怎么健谈,但也能为我免去了不少的烦恼。  又是一天夜幕的降临,我坐在石桌旁边,看着残影他们刚刚为我栽上的新菊,一种愉快的心情油然而生,也许在这里养老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连墓地都有着落了。想到这里,我不禁转头去看那四个立在这栋小别墅正门前的四个墓碑,那是我极力想保住的东西,可是最后却又被我亲手给摧毁。  小伊站在一边给我沏茶,看到的脸色有变,就咧开嘴笑出了两声:“姐姐,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人都已经死了,就不用在一直徘徊了”  我转头看了看小伊秀气的脸蛋儿,笑了笑,不说话,转头继续去看那四个墓碑。小伊还想开口再安慰我,可是这时候残影和猴子已经端着晚饭从小别墅里面走了出来。残影和猴子走到石桌前,放下手中的托盘。  “哎呦喂,这残影的手艺就是好啊,真香……哎呦!”  “别恶心人,你一会儿再把口水滴进去!”残影一巴掌就拍在了正在闻菜香的猴子的后脑勺上,差点没把他的脑袋按进菜盘子里。  “就是就是,残影哥哥的手艺最好了!”小伊也在一边帮腔,边说着还边偷瞄着我,看我的脸色是不是变的好看了一些。为了配合这难得和谐温馨的气氛,我也笑了一笑,打趣道:“是啊,猴子,遇到这种会做饭,能做家务的好男人就安心嫁了吧,我哥哥也能安心了不是?”  此话一出,猴子立马就脸红了,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小姐,你,你说什么啊,我,我们……我们那啥……”  一边的残影倒是无所谓,只是一脸好笑的看着纠结的猴子。小伊在一边窃笑不语。我看着猴子,也笑了笑,然后转头继续去看那四个墓碑,任由其他三人在餐桌边嬉闹。  蒋白依旧坐在一个墓碑的上面,正对着我,看着我身边嬉闹的三人,眼神中没有一丝的光芒。看到我在看他的方向,也没有半点的在意,或者说,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根据他的眼神来猜测他的情绪。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们两个好像是相反的两个人。我待在有光明、不温暖的喧闹世界却希望待在安静的黑暗永不复出,而他,渴望光明却不被光明所接受;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他可以永远这么安静的看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如果我不是夏处,他也不是蒋白,那么我们两个是不是可以在一起?  “主人……主人?吃饭了啦!”  我连忙收回目光回头看,发现小伊正撅着嘴晃我的胳膊,看样子是已经饿了。再看看残影和猴子,他们两个也是看着我。我笑笑:“吃饭吧。”  又转头看了看蒋白:“过来一起吧?”  蒋白没动,只是看着我。我笑了笑,拖着腮帮子把视线从墓碑上收回来,投向石桌上正在用餐的三人,不再管蒋白,他总是这样,好象不管是什么事情,自己都是一个局外人,有点像是……我,一直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去做一切事情。但是我能付出的只有我的命,他呢,他能付出什么?  石桌上的三个人依旧很嗨皮。我端起面前的碗,轻品一口一面得清汤,甜甜的,味道刚刚好。  “主人,你给我们讲讲你的过去吧。”残影突然说道。  我一愣,笑着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姐姐收回来的啊,我们的过去姐姐全都知道,包括那个怪人的,”小伊用下巴指了指墓碑上坐着的蒋白,“可是唯独姐姐的,我们谁都不知道。”  “这次小丫头说的没错,我也这么同意,头儿,你不能这么自私啊。”猴子说着,冲我挑了挑眉毛,动了动眼睛,弄的我是哭笑不得。  “你们确定你们要听?”我问。  众人都点点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将我决定封锁一辈子的过去再次打开,接上上一次切断的部分,继续了我的叙述:“其实,我的过去就在这里。”  “嗯?”三人同时一愣。  看着他们的表情,我笑了一笑:“不用怀疑,过去的我,就住在这里,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我布置的,包括那四个墓碑……”  

=================================================================================“医生,我父亲这是……”夏旭尧站在父亲的床边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  老医生拿起自己的出诊医用箱,写了一张纸条,塞给夏旭尧:“你父亲最近只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实在不放心,就把这副中药给抓来服用就可以了,一次一碗,早晚各一,即可。”  夏旭尧点点头,还想再问具体的,可是那个老医生却提起自己的包就匆匆离开了。  我在别墅外的一棵大树上,坐在树杈之间,看着这一幕,鬼鬼的笑了笑:“若想要将时间推后,那么就要先杀死前一代。”  我回到自己的小别院,看到商林军又一次坐在白菊中间品着茶,等着我回来。我刚一进院门,商林军就站了起来:“你怎么回事,都一个月了!”  我摆摆手,示意他别急,自己转头环顾了以下四周,确定没有外人之后,才走到石桌前面坐下,看了看他喝的茶——菊花茶。  “你这茶是我院子里的?”我问道。  “是啊,怎么,喝你点菊花你还不让啊?”商林军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笑着拿过他的茶杯,然后掂起茶壶,帮他把茶蓄满,然后退回到他的面前:“不是不肯,就是怕大叔你喝完之后没命再回来,那我短暂的未来要靠谁来支柱啊?”  商林军眉头一皱,疑惑攻上心头:“怎么回事?”  “最近我亲爱的父亲大人因为劳累过度卧病在床,医生给他开了一张中药的方子,现在夏家主要的事物都有夏舜管理,夏旭尧和过去一样,除了关在书房学习之外,游山玩水,谈情说爱,一切正常。”我汇报道。  商林军点头:“我知道终于你说得那个下毒是怎么回事了。”  “哦?”我挑眉,我就不信他一个商林军能看透我的心思,“说说看。”  “那个医生开得方子不就是吗?”商林军一脸的得意。  果然……我叹了一口气,故作为难。商林军以为自己猜对了,得意的笑了起来。可是他的嘴角还没有咧开呢,我就一盆冷水给他浇灭了:“大叔,你的脑子是空的对么?”  商林军一愣,看着我。我嘻嘻的笑了笑,笑的极其天真无邪:“那个药方子的确有问题,可是不会致命,也不会给他再造成任何的伤害,最多只能拖着他的并不让他痊愈而已。”  “那……”  我端起商林军面前的茶杯,然后一饮而尽,完事后抹了抹嘴:“毒在茶里。”  商林军一惊:“那你!”  “这是慢性的毒药,这一个月来,我这里的花都是用毒水浇灌的,所以自然会带一点毒气。”我笑了笑,“要知道,我可是种花的高手,像我父亲这种爱好品茶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我一个人独享这么好的菊花瓣?不能舍弃的人终是无法成气候的,即便他已经是最高的人,也一定会被别人残忍的推下来。”  “你真的很适合做一个商业间谍,或者说是,杀手。”商林军笑着看了看我放在桌子上的茶杯。  “是否适合不是说说就可以的,要做了之后你才能知道。”  “不过说真的,夏三,你是夏家的人,你真的忍心么?”  是在考验我的忠诚吗?我心里冷笑,我不可能永远忠诚一个人,除非她叫夏处。  “就算我现在想凭自己的能力保住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与大叔你匹敌的,至少你还有很多部下可以用,而我只有一个人。”  “仅仅是这一条么?”商林军不相信的问我。  我也是料到了,微笑起身:“就算我现在不打破这个局面,那么总有一天会有第二个人来撕开这块平整的幕布,与其如此,不如让他们毁灭在我手上。”  “那……”  “大叔,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要有人找过来了,”我冲着院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叔可别忘了上次给我带来的麻烦。”  商林军看起来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是起身,冲我点了点头,走出了我的花园。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默叹了一口气,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去想像,如果我不是夏处,不是夏三,那么大叔还会不会和我说话?还会不会给我带我不喜欢的棒棒糖来?  看着夕阳西下,不仅微微感叹:何必生于贵族之家……  阳光再次透过厚厚的玻璃洒在我的脸上,我坐在小小的梳妆台前梳理自己的头发,轻轻的别上发夹,将多余的长发绑在左边,绾在一起,叉上一只古典的素簪,那是我真正的母亲给我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东西,然后淡淡描眉、勾勒眼线、打上眼影,换上我的黑色的短纱裙。  不要以为我是在准备出嫁或者是暗杀,我只是在做每年都要做的事情——月圆之夜的夏家集会。  这一年的聚会将会是最特殊的一年,因为今年,是一个转折点,三朝的一个转折点、夏家的一个转折点、我的一个转折点。有谁可以知道,在后面的故事里,我的一个错误,将会修改多少的历史,将会把世界的黑暗暴露的如何彻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