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软禁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82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感觉怎么样?”看着躺在chuang上刚睁开一半眼睛的蒋白,轻声的问道。  蒋白看着我不说话,好象是希望我解释什么。我冲他笑了笑:“虽然我是没有人性的夏三,不过我怎么说也是个罪人,赎罪还是要做的,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天还没亮。你的伤口我已经找医生你给包扎过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所以不用担心。”  蒋白动了动嘴唇:“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很沙哑,就好像刚被人灌了水银一样。  我摇头表示没事:“你现在不应该担心我,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一会儿天亮,我们还得去见夏旭尧,你最好措好词,否则你活不长的。”  将白看着我,笑了笑,然后继续转头睡觉。他的这一笑很淡,淡到几乎让人看不见,所以我不清楚这是不是在对我微笑。我无奈叹气,替他掖了掖被角,转身打算离开。可就在我刚起身的一刹那,我冰凉的手腕就被人给牵住了,虽然力气不大,但是我却没办法甩掉。  我转头,发现蒋白并没有完全闭上眼睛,而是睁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还有事情么?”  “谢谢……”  我一呆,心底生出了一丝不忍,我甚至冒出了“想就一直这么呆在他的身边”的这种愚蠢的念头。但是表针滴滴答答的声音不给我任何的时间思考和抉择的时间。我知道,如果天亮之前我们还呆在这个房间,那么我就是死路一条,而蒋白却会毫无损伤。因为这是一号别墅客房,我只能在四合院待着,而且如果要伪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蒋白也一定要和我待在一块儿。虽然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规矩,但是如果被人发现,我一定是死路一条这可以肯定。  “行了,甭废话了,你就在这里呆着,我得先回去,商林军如果来看你,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我说着,有些残忍的推掉了蒋白的挂在我手臂上的手。  蒋白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真正的闭上了眼睛。我常吁了一口气,然后走到门边打算出去。就在我的手刚扶到门把上的时候,蒋白的声音再次响起:“多穿点。”  我愣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弧度:“知道了。”  太阳很快就从东边的天际升起,照射出万丈的光芒,将黑暗中独霸一方的月亮赶走,成为天地间真正的王者。我站在几年前我经常来的私人花园,嗅着淡淡的土腥味,看着满眼的荒凉。这里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生长菊花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坟场,这里只下葬了四个死人:我名义上的父亲、母亲,周茵莱的父亲、还有那个唯一在三朝中把我当人看的哥哥,夏舜。  看着这四个墓碑和碑前的早已枯萎的白菊,想继续回忆过去,可是就在我刚刚把通向过去的思绪接上的时候,忽然,一个叫喊声再次将我脆弱的可怜的过去的卷轴撕破……  “夏三!夏三!”是解阳的声音。  我转过身,看着匆匆跑过来的解阳:“有事么?”  “你果然在这里。”解阳看着我身后的墓碑,咽了口唾沫,“出大事了!”  我皱眉,不是吧,蒋白那小子不会把我给供出来了吧?虽然我出去的本意是把他给做掉……  定了定神,问:“出什么事了?”  解阳摇头,不知道是不知道啊还是不能说:“别问了,你还是赶紧去你哥哥的会议室吧。”  我冷哼一声,心里不屑于夏旭尧的指令:“又是那个地方,本来我是一年去一次,现在两个多月去了三回,看样子我要变成常客了!”  “行了夏三,你别说了,这次的事儿本来就是你挑起来的。”解阳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赶快一点儿。我又是一声冷哼,甩开他的手,然后大步向别墅的方向走去。  ===================================================================第三次推门而入,抬眼一看,依旧是那个因效果非常好的灰白色庄严的墙壁,还有那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板,还有地板尽头的三层台阶上的那个大大的木制办公桌、办公桌后面的真皮椅子,以及真皮椅子上面坐着的那个人——夏旭尧。  当然,这一次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周茵莱,商林军,以及蒋乐天和跪在地板砖上的蒋白,令我以外的还有小伊、残影和刘瑜,这三个人居然也在,不过他们显然是和我对立的,因为他们全都站在夏旭尧的侧面。  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屋里的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黑了,我费尽力气扯出一丝笑容,但是我相信不好看:“我最近来这里是不是来的有点太频繁了?”  “嘭!”  夏旭尧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放肆!”  我冷冷的挑起眉毛,眼中满是讽刺的意味:“我就是放肆,你奈我何啊?”  “你——”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野种,你能活到现在完全是靠着三朝的保护,你要明白,活着是一种馈赠!’对吧?”我恢复一脸的平静,“可是有时候你要知道,你根本就是在给自己埋

下地雷。”我说着,冷眼看了看周茵莱,又看了一看商林军:“不要以为你们在打什么小算盘可以逃过我的眼睛,绝不可能!”  “你给我跪下!”夏旭尧大吼。  我故作为难的叹了一口气:“亲爱的哥哥啊,你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吗?你身边的这两人,你最信任的这两个人!”我指了指商林军和周茵莱:“只要他们现在想,你随时都可能会一命呜呼!我那么努力的想保住夏家,你却一直跟我对着干,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夏旭尧再次气得没话说,对身边的我的三个人打了个眼色,意思是强制让她跪下,以杀杀我的锐气。刘瑜和残影上来,他们每个人都比我高一头,我淡淡的看着他们,他们立马对上我的视线,然后互相看了看,推到了一边,站在中立的位置上。  “你们——”夏旭尧气得脸都发白了,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候,一边的周茵莱就发挥作用了:“哎呦,处妹妹真是魅力四射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你的老相好们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啊。”  我没有打理周茵莱的讽刺,因为这些低等的心理攻击对于我而言根本就无效。我转头直直的看着终极BOSS——商林军。  “我能活下来,你有没有感觉到很惊奇?”我故作娇、媚的掩嘴笑了笑,“你的人可是把我害的不浅呢!”  我说着,指了指我前面跪着的蒋白,蒋白已经又一次戴上了面具,不过这个面具没有脸,除了两个眼洞之外,再无多余的东西。  面对我的话,蒋白并没有还嘴,也没有喊冤,只是淡淡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就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商林军听后有些惊奇,但他不但不怒,反而一笑:“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夏三要是活不下来,那过去的那场腥风血雨又有谁可以搅得动呢?”  此话一出,在场除了残影等人之外,所有人的脸都黑了,包括我。  我收起已经僵在脸上笑容:“大叔的记性可真好,但是又有谁知道那场风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商林军笑了笑,不再对我回话,而是看向夏旭尧:“你看看你的妹妹,你打算怎么做?”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你死定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夏旭尧竟然摆了摆手:“夏处,你今后,就在墓园陪着他们吧,别再出来了。”  这句话比商林军说的话还要雷人,他居然会放过自己的杀父仇人!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为了我们夏家的利益,我继续还嘴:“你认为我凭什么会听你的,腿在我身上又不在你身上。”  夏旭尧看了看我身后站着的刘瑜和残影,以及自己身边的小伊:“如果我让他们看你呢?”  “我亲爱的哥哥,你的脑袋是不是瓦特了?他们是我的人,你认为他们可能会管得住我?”  “如果你出来,死的是他们呢?”夏旭尧冷笑。  我不屑的嗛了一声,算是暗中妥协了。我自认为事情已经差不多成功了一半了,我的战利品已经不错了,至少我把我的人都要回来了,可是我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三朝的现任当家不全都是傻子,还有一个叫商林军!我能看出他的八卦阵,他自然能解开我的迷、魂香。  就在这场戏要结束的时候,商林军终于是坐不住上来抢戏了:“既然夏三不老是在过去的房子里呆着,那,就请蒋家的蒋白,帮我们看着吧?”  我一愣,看向地上跪着的蒋白,别看他在逃命那天晚上帮我,其实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只要我死了,那么他就会和被利用过后的我一样没有价值,依然会赴我的后尘。更何况,这人的眼神那么凶残,一看就知道,他和所谓的善男信女八竿子打不着边儿!让他整天跟着我,我跟定得出事,而且肯定不会是好事!  但是现在的情形依旧没有办法去“拒绝”商林军的“好意”所以,夏旭尧只能点头默认,然后摆摆手,示意我可以出去了,可是我却依旧里在原地分析利弊。  商林军看到我的反映,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另一边的周茵莱也是一笑,开口就像讽刺我两句。可就在周茵莱开口的同时,一直默立在一边的蒋乐天开口了。他依旧就是面目慈善的笑着,但是他的声音很冷,一瞬间就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带到了南极:“你们两个不够机智,不够敏捷;也不够老实,不够虔诚,所以,搅不动这场风雨。”说完,拂袖而去。  留下周茵莱和商林军傻傻的坐在真皮沙发上,愣看着蒋乐天走出去的方向。而坐在高高的真皮椅子上的夏旭尧,却是脸色一变。  “既然事情都说完了,那么我就先走了,毕竟那里空置了这么长的时间,打扫干净也要费些时候。”说完,我也转身离开,小伊立马从哥哥的身旁追到我的身后,残影和刘瑜一人一条胳膊把蒋白从地上架了起来,跟着我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也许我可能真的明白蒋乐天所说的那句话,不过是在许多年之后:你们两个不够机智,不够敏捷;也不够老实,不够虔诚,所以,搅不动这场风雨,而足以搅动这场风雨的人,已经在此之前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