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蒋白的过去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455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一群追杀的人,一个半死了的“保镖”,一个没有人但却还算得上是干净的农家小院,怎么看怎么像是狗血的武侠小说里面逃亡的场景。老天真是带我不薄,让我活到现在。  淡淡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蒋白,他的伤口我已经替他包好了,现在正不安的睡在一边,额头上还是不停的冒汗,但是脸颊并不发烫,看样子还没有严重到发高烧的地步。  我站在屋子的窗户边上,看着越来越黑的天幕,我总是感觉这天上的黑暗很快就会连月亮也一并吞下去。现在我根本就不能打电话,只要我的手机一开机,那么他们就可以立马找到这里,然后灭口。可是如果我不反抗不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大宅,那么我就可能永远都回不去,只要天一亮,商家就会准备一具“我”的尸体,然后放在我的房间里,构成“夏处已经死了”的事实,之后我不管是在那里出现,都会有被灭口的危险真的走入绝境了吗?我有些头疼。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个结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不甘心。  “你不用想了,现在的你没有任何的能力从这里走出去。”  我转头看去,发现蒋白已经醒了。我冲他笑了笑:“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蒋白点点头。我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来,用手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头发。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反抗。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看清楚了他的脸:刘海没有规律可言的垂在他的额头上,大部分已经被汗水给沁湿了,暗红色的双眸毫无光彩可言,就像是两颗红色的玻璃珠子按在眼眶里一样。他的双唇像樱花的花瓣一样,微薄,看上去那么可爱可欺,分明是个男人,却长的比女生还要好看。  “我认为你和别人不一样。”蒋白突然这么一开口,把我吓了一跳。  “啊?额?什么不一样?”我疑惑的看着他,心里说:我也是一个鼻子两只眼好不好。  “你好象不怕死。”蒋白很坦诚的说。看着他好看到可恶的脸我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什么叫我好像不怕死?  “喂,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说也是夏三,我也是有脾气的好吧。”我有些不高兴的鼓起了腮帮子。  “我是商林军的男、宠,而且我还是蒋家的后人,商家的下人。”蒋白说这着,停了下来,盯着自己的双腿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摇头,好象和我说这些很可笑。  我看着就来气:“我说你别没头没尾得行不?话说一半咽下去你难受不难受啊!”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小姐你是不会想听的。”蒋白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  我再次鼓起腮帮子:“谁说我不想听啊,自己不想说拉倒!”  蒋白转过身来,用古怪的眼神俯视着我:“你真的想听吗?”  我点点头。蒋白从新坐下来,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当初的蒋白,在刚出生一个月的时候就被丢掉了,因为他和我的身世一样,他也是一个私生子,他赤红色的双瞳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他显然比我要幸运的多,至少他的身体生来是健康的。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他就又阴差阳错的被蒋家给找到,并且被蒋家给带回了家。可是最后他直接就从蒋家逃了出来,至于为什么,他死都不肯说。之后他就又被商家带走了,带走之后就被商林军那个老鬼看上了,后来的事情不用说也能猜到。肯定是饱受折磨,摸爬滚打活到了现在。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本来出身就是不受欢迎的,后来又做了那种人,自然会被人看不起。  “你为什么不逃?”我问,“或者说,你为什么不反抗?你的本事很强。”  “没有必要。”蒋白闭上眼睛。  “为什么?”  将白睁开眼睛看着我:“你就不感觉没有意义吗?”  “意义?”  “你做这么多,你给残影平等,给尹双眼,给夏旭尧能力,你得到了什么?有什么意义?你到了这种地步,不还是要和我一起等死?或者死在我的手上?他们能保得住你么?”蒋白头一次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但是他的眼中却充满了不屑。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我就只有死路一条。”我如实回答道。这句话我的确没有说谎,因为我的确是因为这些而活到现在的。  “你本来就只有一条死路。”蒋白再次闭上眼睛。  “就因为这样,你就想抹杀掉自己,对么?”我皱起眉头,“你每次不管什么事情都冲在最前面最不要命,也最强,就是为了找个理由正正当当的去死?”  蒋白没有睁眼,还是面对我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半晌,我叹了一口气:“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杀我?”  “只是因为命令而已。”  他在装傻,没错,他一定是在装傻!是个人都不会听不出来夏旭尧的意思。  我看了看手表,十点多了,起身:“走吧。”  “去哪?”  “去死。”  ===========================================================================“这边儿没有!”  “队长,这里也没有!”  “不可能!刚刚的信号就在这里,你们仔细给我找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挖出来!”一边的队长看着眼前短枪的打手命令到。打手们整齐的答应了一声,再次散开,去搜查他们已经搜查了三遍的农家小院。  可是刘瑜带的另外一队却没有商家的这一队人那么急,反而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尤其是五人队里的小伊和残影。  “喂,你们两个。”一个不属于两队人里任何一个人的声音响起,“你们两个原先是跟着夏三那个丫头的,你们没理由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吧?”  残影和小伊猛地回头,刘瑜也跟着心里一惊,所有人一瞬间都将目光投降了身后园中的人——林可星!  “队长!找到了!”一个打手高呼着跑了过来。  商家的队长一喜,朝打手的方向一看,又是一阵失落,只看见打手

拿着一部白色的大屏手机朝这里走了过来。刘瑜率先一步抢过手机,然后丢给了身后的残影:“这小姐是我们夏家的小姐,找人的事情就不劳你们费心了,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了哈。”  商家队长脸一黑,压着火说:“我们也是按命令办事,别为难我们。”  “你们用不着吵架,找到这手机也没用。”林可星又一次开口。  “为什么?”两拨人同时问。  “夏三没有那么傻,她不会给你们留下任何的线索,她留下手机在这里就是为了把你们引到这里,你们没有死在这里已经不错了,还希望找到人?”林可星冷冷一笑,“虽然我和她没多少接触,不过这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我说的没错吧,帅哥?”  残影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林可星,然后点了点头:“没错,这里面,没有任何信息,连通话记录都没有……”  =================================================================================“我说夏三,你以后能不能别老晚上出来啊!”解阳不满的抱怨着,“还有啊,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钱包,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汽油是很贵的啊!”  “你省省吧,要不是我这里没人能用,我才不会叫你出来!”我没好气的靠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市的灯光。  “你是打算直接回去?”解阳问我。  我点点头:“现在夏旭尧已经背地里面配合着商家来杀我了,再过一会儿,估计周家的人都得出来,再不回去,那我就彻底玩儿完了,虽然夏家大宅是个牢笼,但是在那里没有人可以造次。而且……”我说着,指了指车后座上的蒋白:“这家伙上的不轻,得赶紧给他找个医生。”  解阳瞥了一眼后视镜,笑了笑,象征性的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他又不是你的人,而且他上次把我们打的那么惨,你不是一直想把他做掉么?何不趁他病要他命?”  我看解阳毫不避讳,自己也就没什么可掩饰的了:“虽然我很想做掉他,但是现在他不能死,毕竟他能帮我免去很多的麻烦,比如说我在宅子里的安全。”  “嗛。”解阳抽了一口烟,然后直接驱车去了一处私立的小诊所。  等到医生把他的伤口稳妥的清理好之后,已经是半夜的事儿了,期间我进去过两次,但是并没有看蒋白,而是看那个医生,因为我比较担心解阳买通这个医生然后直接在病床上把蒋白给我做掉。看看表,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所谓黎明是生与死的分界线,真是一点没错。  解阳和我坐在病房的外面,等着医生把蒋白的伤口缝合好,然后离开。  “说真的,你打算怎么办?”解阳不知道已经在抽第几根烟了。  我愣了一下:“什么怎么办?”  “你的未来,你现在回去可能就是找死,而且从你收残影开始,这事情就已经闹得很大了,我估计……”解阳说了一半,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我,“虽然我是商家的人,但是我也是你的发小,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就是趁机逃离三朝,然后你帮我准备送我出国活着离开大陆,但是三朝很大,大到你根本就无法想象。”我说道。  解阳点点头:“我不是三朝内部的人,也不知道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是现在的你离开是最好的,你为什么会如此执着守在在这?”  “因为夏家还在。”  “夏家?”解阳讽刺的笑了笑,“夏家的夏旭尧根本就没有把你当自家人看,你又何苦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姓夏吧,”我叹了一口气,拿过解阳正在抽的烟,自己抽了起来,“我就是这样,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即便我什么都不会得到,因为我感觉,那就是我的意义。”  解阳苦笑:“何必生于贵族之家。”说完,解阳起身,出了医院的玻璃门,融入了夜色。  是啊,何苦生于贵族之家?我闭上眼睛,我从一开始就不招人喜欢,为什么?就因为我是私生女。所有人都说我没有未来,活不过二十二岁,为什么?因为我有病,我的眼睛比其他人的眼睛要特别,但是容易爆盲,我的心脏比其他人跳的要慢,但是容易停止。因此我一直抱着“不过一死”的想法去做任何事情,我没有害任何人的意思,我只想别人过得比我好,不要比我死的早,可是所有人都想杀了我,为什么?因为我是三朝的罪人!  我十岁的时候,已经有了超乎常人的本事,至少那些瓶瓶罐罐的医疗物品我都可以叫上名字,至少那些和我同龄的人看不懂的外语我都可以朗朗上口,至少那些刀枪炸药我都会使用,但是却没有人在意我。我被关在夏家的别墅里。我努力的学着自己原来不会的东西,努力提高自己,努力将别人几十年的一生压缩到二十年。我希望得到父亲的关注,因为我的母亲已经被哥哥夏旭尧的母亲说成是小三一枪打死了,她的尸体就埋在那九曲桥的河底之下。而我却因为父亲的庇护活到了现在,可是等到我被查出眼睛、心脏都有问题的时候,我那该死的父亲又毫不犹豫的把我丢弃。  我悲伤绝望的在房间里哭泣嘶吼,可是没有一个人肯搭理我。在被父亲丢弃之后我帮助过不少人,我给过他们不少东西:时间、声音、朋友甚至是感情,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要一辈子在我的身边,不可以丢弃我,否则我就杀了你们。”这是年仅十岁的我说出的话。他们都答应了,可是他们又都被抢走了,他们都被我的大哥夏舜抢走了!  夏舜是夏家产业的第一集承人,即使二哥夏旭尧嫉妒他甚至憎恨他,却依旧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表面上,所有人相处的都很和谐,但是背地里,他们干的杀人放火的事情多了去了。这也是他们可悲的地方,只能在黑暗中滋生,一遇光明,立刻灰飞烟灭。  可是在黑暗的人内心总有一处柔软的地方,那是一片对于他们而言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地方……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