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面具下的面具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444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都是在红面关云长的“保护”下度过的,刚开始我还有点不适应,可是后来,我整天睡大觉也就无视他了。不过他倒是不一样,不管我在一个地方磨蹭多长时间,或者说是故意磨他的耐心,他总是一直站在原地等着我结束手里的事情。  而残影和小伊在这一个月里,我压根儿就没看见他们,不过听刘瑜和米兰是不是给我带过来的消息,我还是可以知道他们的近况的,这两个人除了心情不怎么好,时不时会斗殴之外,还是没什么大事发生的。而且听着夏旭尧的口气,应该不会杀了他们,因为他还不想和我彻底的撕破脸,至少现在是这样。  又是无聊的一天。我甩甩胳膊踢踢腿,看着即将完全黑下来的天幕,再望望完全看不着边的夏家宅院。  “蒋白,我们出去一趟吧。”我转身对身后的红面关云长说。  红面关云长点点头,不说话。我撅起嘴,吹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儿,转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关云长也没落下,跟着就走。  这厮跟着一个月了,但是没说过一句人话,比刚开始的小伊还闷,更重要的是,他连面具都没去掉过,多少次我从美妙的梦境中醒来,看到的都是这一章恐怖的脸,差点没把我吓出心脏病!o( ̄ヘ ̄o#)不过令我欣慰的是,他替我免去了不少的麻烦,比如商家的暗杀。  “喂,我说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边走着,我就边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难不成是个哑巴?”  说实话,这后面的半句不是我想说的,但是却是我一直确定的。  “不是。”  我一呆,脚下的步伐立马就止住了,机械的转过头看着红面关云长:这厮居然说话了?!  红面关云长没有在意我的反应,只是跟着我停了下来。  我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继续向前走。边走我就边思考自己的现状,虽说这静养的一个月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身边跟着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实在是不安全,而且做什么都不方便。这次出去,如果可以,最好能把他给……  “蒋白,你叫人去准备一辆车子,一会儿我们去找解阳。”我说着,走出了夏家的别墅,看着只剩下一丝天光的西方。  =================================================================很快,我要的车就开到了我的面前,里面的司机不是别人,正是刘瑜。看样子夏旭尧还不知道刘瑜已经在暗地里给我传达消息了。  我和蒋白上了车,刘瑜直接就把车开出了大宅,向着商家就奔了过去。  夏家到商家的距离很远,开车要一个多小时,但是这一路上刘瑜没有和我说半句话,因为他的旁边的副驾驶座上坐着的就是红面关云长。  车子上高速又下高速,过了一个地下道又上了天桥。我在车上无聊的想发疯。刘瑜开车开得已经想吐了,我看他是丝毫不清楚我我为什么要出去。其实我自个儿也不清楚。但是一边的蒋白还是目光平淡,丝毫看不出来有任何情绪改变。  我看红面关云长实在是太强悍了,不得不认输:“刘瑜,去离我们最近的水边。”  刘瑜一愣,然后点头,转动方向盘拐了个弯,换个方向继续开。  这次没有多久,车子就停了。  我们走下车,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郊区和市区连接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去商家的方向。看样子,这刘瑜又跳槽了,也是领着命令过来的。  我站在河边,转过身,看着刘瑜,现在只要他推我一把,我就会掉进河里,而且不会游泳的我一定也活不成。  “虽然我很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还是认为正事比较重要。”我对着刘瑜笑了笑,转头看红面关云长。  就在我转头去看他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他已经不再那个地方了!忽然,我感觉身后手臂被人拽了一下,下一秒,就是一声落水的巨响。伴随着落水声,还有一声我在熟悉不过的枪声!  该死!被合伙算计了!  进入液体的我就像是刚从娘胎里出来的婴儿一样弱小,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能力,别说战斗,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可能有!  虽说没有反应的能力,但是我的感觉还是在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没有感觉自己像平常落水以下慌张,冰冷,我的腰部和后背好像被人抱着,脸不知道贴在什么上面,感觉还有些温热,非常令人安心。  不知道我这样子僵了多久,或者说是,在这个人的怀里赖了多久,连出水的时候我都没

有动一动。  “行了,没事了。”  我感觉自己被放到了结实的地面上。坐好,慢慢的睁开眼睛去查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红脸!  我啊的尖叫了一声,闭上眼睛就直往后面退,可是我忘记了自己还在河边,这一推差点又退到水里!幸好红面关云长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我,才没掉下去。  我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再次睁开眼睛。还是那张大红脸,不过他离我比较远了一些。  我咳嗽了两声:“这,这怎么回事?”  “那个人不是刘瑜。”红面关云长说道,“他是冒充过来的,应该是跟夏家很熟悉的人。”  “那你……”  “我的任务是保护你。”  我忽然间很想上去抽他一巴掌:“夏旭尧的意思你听不出来?”  蒋白听了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恢复了平常的那种“你拿老虎钳撬我的嘴的都不会吐出半个字”的样子。  我站在一边儿看着,发现他的脸和面具贴合的地方都在往下滴水,而且有点掉色的倾向,看样子他的面具是差不多快要泡烂了。  “你的面具应该是纸做的,都掉色了,这里没别人,你就把面具去掉吧,”我好心提醒到。  蒋白又是一愣,然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面具,一下子摸下来一手红色的颜料,而且他摸过的地方也被他带下来了好大的一块纸皮,这下是彻底的没法带了。  我伸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摸了一摸,发现自己的兜里还有一个口罩,不过是一次性的那种医用手术口罩,已经湿了。索性拿出来递给他:“你放心,你去下来把这个东西带上,我照样看不到你的脸。”  红面,不,破相了的关云长想了想,然后拿过我手里的口罩,盯着我。  “OK、OK!“我双手举高然后背过身去,等他把面具换下来。  就在我转过身去,悠闲的打量四周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在河的另一岸,市郊区的地方,而宽宽的河的对岸,灯火通明,看上去是那么的虚幻而美好。  “今天的夜景,好像有点不一样啊……”我感叹道。后面的蒋白貌似也换好了口罩,走过来,也看向对面的城市。  他看了看,也想感叹,但是:“今天的夜景真的……不一样!!!”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下子爬倒在了地上,蒋白护在我的背后,然后我就看到口罩破破烂烂的飘了下来。  什么情况这是?没等我反应去看,蒋白已经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拉着我就跑。我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又甩不开他,只能跟着他跑。  不过我想自己很快就可以明白他看到什么了,只听到身后砰砰砰砰枪声连响,然后就是子弹打在我们旁边的地面上,蹦出了些许的火花。  商家的人到了!  忽然感觉自己手上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低头一看,一道鲜血沿着蒋白的手流到了我的手上!在抬头去看蒋白,他的脸色是真的和他的名子有点像配了,没有口罩额遮掩,他的整张脸都露在外面,可是这种时候我实在是没办法描述他的容貌给你们看,因为他的脸上都是冷汗!  应该是刚刚他护在我身上的时候中弹的。  “砰砰!”  又是两声,这次的子弹是擦着我的头皮和脸颊飞过去的,我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跟火烧着了一样。  “该死!”我听到蒋白骂了一句,然后我被他扯着的手腕就是一紧,然后整个人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喂,你……”  “闭嘴,我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和你说话!”蒋白呵斥了一声。我只好乖乖闭嘴。  看着他发白的侧脸,心中又是一下子的抽痛。  抬起手,轻轻帮他擦了一下鬓角的水珠,然后一种不忍和悲伤的感觉就从心里涌了上来。  我们所在的河岸这一边,没有灯光,也没有手电筒的光亮,只有月光。月光下的他的侧脸很美,美到让人感觉很假,外加上他毫无血色的皮肤和一丝接着一丝往外面冒的冷汗,还有他一直从未改变过的没有表情的表情,都让他看起来像是一直完美无暇的瓷娃娃。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逃命。  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不知道这是疑惑还是感叹,只是感觉很不舒服。也许不像人的人有很多,但是我希望,我遇到的只有这一个。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蒋白突然一个闪身进入了一个私人的农家小院,然后把我放了下来。  “你没事吧?”我有些担心的问。  蒋白没吭声,只是摇了摇头。但是下一秒,他整个人对准地面就在了下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