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林家往事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670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林海是我安排跟着一班一起训练的,自然吃、喝、睡,都要跟一班待在一块儿。具残影和刘瑜的回忆在今天上午一班训练完吃中午饭的时候,林海收到了一份特别的午餐。这份午餐很大,是一个下人特意推着一个手推餐车送过来的,据说当时其他的人都嫉妒的不行。林海自个儿也是嗨皮的很。可是等他掀开托盘的银盖子的时候,谁都乐不出来了,因为,那里面装着的不是什么大餐,而是两颗人头,两颗还正在淌着血,面目表情狰狞而僵硬的人头。不用说,肯定是林氏夫妇的。  我挥手止住正在叙说的刘瑜,让他别说了,这画面想想就恶心,再加上他那跟说评书一样的口才,再说下去就有点血腥暴力,少儿不宜了。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米兰已经拉着小伊又回来了,小伊眼睛上的纱布已经被拆除了,两只有些泛黄的眼眸衬得她的小脸儿很是可怜。  “哎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妹妹?和哥哥回家怎么样?”残影看着门口的小伊,一脸拐卖未成年人的表情,向她伸出了手。小伊没有搭理残影,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也没有去拉,只是找准残影的手掌,然后张开了嘴……  “我呿!”残影看着自己右手掌上深深的牙印,不足的抽嘴角。一边的刘瑜呵呵笑着,看着手掌倒霉了的残影,对小伊说:“小妹妹,就算你很可爱,但是伤了人就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刘瑜趴到了小伊的耳朵边儿,用极小的声音说到,“尤其是我的人……”后面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但是第一句听着就够我刺激的了,虽然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很开放的人,但是吧,耽美这种东西,接受起来还是需要时间的。  我摆手示意安静,转头看向林海,他已经被残影和刘瑜绑在一边的床上了,现在纹丝不能动弹,解阳正在一边端着盒饭一口一口的为他进食,可是大部分都被他给吐了出来。解阳还不断的冲我抱怨:“这将来是你的人,为什么要我来当保姆?”  “刘瑜,现在只有不是我夏处身边的人,连你都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么?”我问刘瑜,眼中带着些许怀疑的神色。  刘瑜看到我的眼神立马正经了起来:“大小姐喂,我是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还能瞒着您不成?再说了,残影不是也在您老这里吗,不和您打交道我也得和他见面不是?”  “你到是承认的很快啊,:”我讽刺道,把头转向一边当保姆的解阳身上,“你是商家的人,你也不知道吗?这林氏夫妇可是被关在商家的。”  解阳摇头:“这件事情如果夏三你不和我说,我是根本不知道商家会多出来这两个人的。”  “是么……”我低头沉思了一下,如果真的是按照刘瑜和解阳所说,那么这件事情,夏家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但是却是事件中的主角,而商家完完全全是不知情的,但却是事件中的反派,如果这么说,嫌疑最大的就是周家了。可是周家的人米兰在我这里,凭着小伊的本事,根本不可能会有走开的机会,那么就还多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主犯,但是却不在三朝当中。  “林海,如果你说那是我送给你的人头,那么你怎么会确定那一定是我而不是别人?”我问道。  林海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这件事情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除了你,还会有谁?”  “就凭这个?”我挑眉,“那你应该为你的无理而向我道歉,因为这件事情,我也不知情。”  “当然不会光凭这个,”林海艰难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裤子,“证据在我的口袋里,你自己看!”  我也瞥了他一眼,走到林海的跟前,伸出手去摸他的裤子口袋,果然,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的形状好像还是我这两天新接触过的,至于是什么,我记得也不是太清楚。索性伸手进去,将他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那是一块手表,表带很宽,但是很好看,正好可以把我手腕上的伤疤遮住。  “这是……”残影惊呼了起来,“主人,这是你醒来之后就一直戴着的手表。”  我脸色阴沉,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手腕,又看了看手腕内测的伤疤,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它已经赤裸裸的趴在我的手腕上向世人招手.。  “该死,”我低声骂了一句,“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块表的?”  “就在我父亲的头上顶着呢,当时它还被你摆成了一个心的形状。”林海一脸冰冷的看着我,但是他手上的小动作已经被我给看得一清二楚了。在我刚刚伸手去拿他裤子口袋里的手表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袖子里的微型刀片给抽了出来,现在正在背地里面割绳子呢!  “你的小动作不用做了,现在你最好把你的真实姓名告诉我。”我上前一把抓住了林海的手腕,手一使劲儿,一个银色的小东西就从他的手里掉了下来。  “啊!”林海吃痛的叫了一声,声音竟然变成了女声!  此声一

出,所有人都愣住了,但随机就都反映了过来,做出了备战的状态。  “你到底是谁?!”米兰第一个喊了出来,随手就抽出了身后的匕首,一个大步跨过病床,搭在了林海的脖子上。  林海看着米兰的举动,笑了笑,双手一挣,被他(她)割断一半的尼龙绳子就断了!只是一瞬间,我就看到林海一下从床上弹起来,一脚踢开了一边坐着,手里还掂着饭勺的解阳,把米兰按在了病床上,左手一抬,一掌就把她拍晕了过去。然后,林海就从病床上跳了下来,面对着我们,站好。  “你还不打算把你的面具去掉么?”我看着林海,笑着问,“不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真正的脸和你的名字呢。”  “夏处小姐的人就这点本事,居然还跟我递名片?”林海一笑,嘶啦一声从脸上撕下来了一张肉色的面具,露出了她本来的脸,清秀平凡,但是眉宇间有着一丝让人望而生畏却并不成熟的神色。  “也许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看着女服务生,问道。  “你还想凭着自己困住我?”女服务生皱眉,双手已经我成了拳头。  我摇摇头:“我对你虽然有兴趣,但还不到那种誓死不放的地步。而且,你不觉得一直叫你女服务生很奇怪么?”  “嗛,林可星。”女生摆了摆脑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我点点头,看着林可星:“很好,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的动机。”  林可星转眼看着我,一脸的意外之色,但是我看的出来,她是故意摆出来给我看的:“这一切难道夏处小姐看不出来?”  我摇头:“你的行为我看得出来,甚至你的计划和如果我没有揭发你你的下一步动作我都知道,我问的,是你的动机。”  林可星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然后很淡的笑了笑:“我没有动机,只是认为好玩儿,仅此而已。”  此话一出,刘瑜和残影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反映最厉害的是被林可星反映最厉害的是被林可星踢到一边儿的解阳,几乎立马就蹦了起来。  而我,依旧是一脸的平静与淡然。  “你不惊讶么?”林可星看着我的表情有些不满。  我摇摇头:“不惊讶。”  “为什么?”  “因为林氏夫妇的确存在,而且林海也的确存在,不过,林氏夫妇已经死掉了,林海现在下落不明,至于为什么,想必他也是那次事件的牺牲者,而且,”我断了一下,“你也是。”  林可星一愣,然后瞪大眼睛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就是林海,但是你是假林海,真正的林海,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你是林家的私生女,现在你是翻身的好机会。”我依旧淡淡的开口。  “你怎么知道?”林可星有些可憎的看着我。  “你把我带回公寓给我穿上了你的睡衣,可是你却没有把睡衣给弄干净,”我翘起嘴角,“你要知道,大家族里生存下来的人,都是很敏感的,就算是一根头发,也要弄清楚是不是自己的。”  林可星瞪了我一眼,好像是在说“算我大意”:“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问我。”  “这倒不是我真正的问题,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真正的林海在哪里?”我挑眉问。  “你怎么就认为我知道林海的下落?”林可星学着我的样子挑眉反问我。  我笑了笑,一脸无害的表情:“我小时候有幸看过林家的拳脚,但是林家比较封建,重男轻女,这些功夫只传男不传女,所以,如果是林海在我的面前起舞弄剑,我一点也不惊奇,倒是你,你是个女的,你不是和林家的人学的,还能是谁?”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林海到底在那里。”林可星依旧狡辩。  我摇头,叹了口气:“不会,你一定知道,而且我也知道。”  “你有完没完!”林可星开始有些烦躁了。  “我知道你爱他,而且他是你的哥哥,这在家族里很不耻,但是你要知道,我没有害你们的意思,可是如果你在错下去,那你很有可能会被三朝亲手抹杀。”我面无表情,“你已经惹了胡祥子,现在三朝暗地里的渠道没有了,商家已经起疑心了,你能混进商家并且知道林家的事情,根本就是商林军故意而为,不然你以为凭你自己的本事可以打进三朝内部么?”  “那也比再让林海回去好!”林可星的烦躁变成了愤怒,“你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闹得多大?你知不知道你们三朝为了保全自己对我们都做了什么!”  “我知道,所以我想补偿。”我淡淡的说。  “补偿?”林可星冷笑了两声,“你以为你能补得回来么?你能做的只有赎罪,你应该像那些牺牲品一样去地狱赎罪!”  林可星说完,纵身向后面一跳,站在了病床上,然后向倾身后面倒去……  玻璃渣子夹杂着碎裂的声音从住院区的A楼三层砸向了地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