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两颗人头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260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姐姐~~~~”小伊一颠一颠的朝我跑过来。她的绷带还没有拆,不过我并不担心她会因为这种事情撞在墙上,毕竟她能百发百中,而且活到现在,说明她的耳朵不是盖的。更重要的是,米兰已经把她的头发修剪过了,纯纯正正的学生头,看起来终于不像是阵子了我摸了摸小伊的头发,笑了笑,还没开口,小伊就问我:“姐姐,你带了谁?”  我一愣,转头看了看解阳,问小伊:“小伊怎么知道姐姐带了人来?”  小伊笑了笑:“姐姐,这空气里面有着不属于你的味道,也不属于米兰和残影。”  不是吧,这孩子的鼻子也这么牛?我的眼角抽了一抽,笑了笑,转身走到走廊里,四处一看,确定没有人,然后一把就把门给锁上了。  “出什么事了?”米兰皱眉,看着我。  “你们大小姐现在有危险,需要你们帮忙。”解阳无视病房里禁止吸烟的标志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着,吞云吐雾。  “你……”米兰一把上去就想掐灭香烟,却扑了个空。  我摆手示意他们别闹,然后自己把解阳叼着的那根香烟拔过来,叼在了自己的嘴里,走到病床旁边坐下来,然后问小伊:“小伊,你现在可以开枪吗?”  小伊愣了一下,点点头。我有点不太相信。就有问他:“你可要想好了,这次是做狙击手,离得很远,至少要四百米,更远的话就不好说了,可以吗?”  小伊犹豫了一下,反问我:“姐姐,现在可以拆纱布吗?”  我吐了一口烟圈,闭上眼睛合计了一下时间,然后又猛吸了一口烟:“可以,但是你要考虑好,这个时间拆开,有风险,比你做手术时候的风险还大。”这一次小伊没有犹豫,爽快的笑了笑:“能看到一次阳光,我已经很满足了,不求别的什么了。”  “看样子小丫头很是知足常乐嘛。”解阳猥琐的笑了笑,又抽出了一根烟,然后看着我。我冲他点点头,然后吩咐米兰:“把医生叫来,送小伊去手术室,然后立刻拆绷带。”  “是。”米兰冲我点点头,转身拉着小伊走出了病房。  待到二人走远,我才掐灭了嘴边的烟蒂。解阳还是一脸平常样的看着我。我看了看他,问:“你知道我今天来让你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啊。”解阳一脸理所当然,“不就是当你的司机送送你吗?”  我摇摇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块小白布,白布折叠在一起呈长方形。我把白布递给他,是一他自己打开看看。解阳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但还是把手里的布接了过去。轻轻展开手中的白布,解阳用两根手指,轻捏起白布里的摄出两个小东西——两片很小很通透的肉色薄片儿。  “这是你们解家的手艺,你应该认得吧。”我单刀直入。  解阳看着手里的小薄片儿不屑的笑了笑:“这的确是我们在行的人皮面具的质地,但是这绝对不会是我们解家的东西。”  “我也觉得,你们解家的手艺,不该这么造。”我站起来,捏过他手里的薄片儿,摊平在手心里,“你觉得,除了你们解家之外,还有人会制作这种东西吗?”  解阳想了想,皱起眉头:“有,但是应该不是他。”  “不管有没有可能性,说出来听听。”我说道。  解阳拍了拍脑门子,又抽了一口烟,好象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人,就是我父亲。”  我一呆,眼角又抽了抽:“不会吧,”解阳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  “可是……”我不有些不安,或者说是,有些害怕,“可是,你的父亲,已经过世了啊。”  气氛一下子就冷了,我和解阳谁都不在说话。没错,解阳的父亲的确已经是去世了,他的父亲也是那次事件中的牺牲品,那一次,一切都颠覆了本来的样子。  “难不成,你父亲早就料到了我,所以留下了一个小道具供商家以后使用?”我猜测到,但随即我就摇了摇头。不会,绝对不会,刚刚我自己都说过了,解家的东西不会这么造,而且,如果他的父亲真的可以料到自己的死亡和在他死后三朝的动向趋势,那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可能会不惜搅乱三朝都不会容许自己死在他帮了好几年的同伴手里。  “除了解家,其实还有一种人可以造出来这种东西。”  “什么?

”  ==================================================在我爷爷的那一辈儿,解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而三朝也是刚刚成立,还需要解家帮助。可是到后来,世事无常,三朝强大,但是解家却衰败,但是介于解家一直在三朝刚成立的时候有助于三朝,所以三朝之后一直保着解家到现在。  当然,这个插曲中,三朝并不是我要说的重点,重点是解家。  在解家还繁荣的时候,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就已经存在了,而且非常的实用,当时不管是唱戏的还是表演的,只要是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大到地底下的间谍杀手,小到路边小孩儿的面具地摊。而且当时到解家登门拜师的人也不少,都想要学到解家的手艺,但是都被当时的解当家的回绝。但是所谓时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还真就有那么一个人,让当时的解家收成了徒弟。这个人是谁,没人知道,就连现在已经十八刚出头的解阳都不清楚。  这个人当时是个流浪汉,说白了就是个地痞流氓,但是具解阳所说,他身份不一般,别人看起来是个流浪汉,但是实际上,他是个玄学世家,就是和蒋乐天差不多的家庭背景,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家,只剩他一个人了。  当时的解家和蒋家的关系并不好,收这个不名人为徒弟,不过是想着如果蒋家和解家出了什么摩擦,自己不至于光挨打没法还手。  可是别人看起来都觉得他很愚笨,而事实证明,他也的确不聪明,洗衣服能把搓衣板给弄丢,做饭能把过铲子落在锅里,就连睡觉,第二天醒来他都可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不过,虽然这个人在生活上的确是有点残疾的倾向,但是自家的本行上,还是比较在行的。和蒋家不一样,他是完完全全的邪术,而蒋家大部分都是为人祈福、帮人相宅、为冤魂投胎转世的。  所以在一次蒋家和解家剧烈的争吵之后,蒋家,没落了。之后的整整半个世纪的时间,都没有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最后还是夏家,把蒋家给请了出来,以最古老的方式——联姻,把蒋家给控制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而解家还是一个很繁荣昌盛、子孙满地都是的家族。但是在蒋家失踪的半个世纪里,到解家拜师学艺的那个人也离奇的失踪了,走之前,还带走了解家的一本书,不出所料,那本书就有记载如何制作人皮面具。说来也蹊跷,这人好像就是为了打到蒋家然后顺手超走一本书为报酬,其他的什么也没做,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至于解家的败落,就有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和这件事没有太大的关系,这里就不做叙述了。  ============================================================“你是想和我说,这个东西的制造者,是那个神秘人?”我挑眉问道。  解阳很坑爹的点了点头。  我上去一巴掌就排在他的脑门子上:“你脑子让门给挤了么!就算是他,那他也应该有三百多岁了,你见那个人可以活这么长时间!”  解阳委屈的揉揉脑门子,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可能是他的后代也说不定啊,而且,你怎么可以保证这本书被他拿走之后不会再沦落到别人的手里?”  “也对哦,”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翘起了嘴角,“这下子,可有意思了。”  就在我快要笑出声的时候,忽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竟然是林海,残影和刘瑜紧跟在他的后面。  林海一进来就对着我大声的质问:“你为什么杀我爸妈!”别喊着,就边向我扑了过来。  他后面的残影和刘瑜一把就按住了气急败坏的林海,把他给按倒在了地上。  听到林海的质问,我立马就皱眉:“杀你爸妈?”  我心里话说: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这不还没动手呢吗?我怎么就杀人啊,最多是个谋杀未遂而已!  “就是你!就是你,是你杀了我爸妈,你还把他们的……”  “什么?”我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看样子,事情真的是有意思了.。  而且,这意思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料到的范围,说白了就是,有人,在背后阴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