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虎哥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3730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虎哥,原名胡祥子,因为儿时背后被开水烧伤大片,留下的伤疤极似虎形,而其性格生猛暴躁,又生于黑道家族,主要经营军火走私,夏家大部分的武器枪支都来自与其家,加上胡祥子年仅14就可以在片区独霸一方,所以人称虎哥。  对面的马仔一阵骚动,连两旁的保镖都开始窃窃私语,面露惧色。  我看着地上翻来覆去的马仔,比起他而言,我更想知道那块玻璃是怎么变成雪花的,但是……  看着面前其他愤怒而胆怯不敢上前和刘瑜过招的马仔,我冷笑了一声:“在别人的地盘上,别乱跑,别乱叫,省着你们这群狗给自己的主人丢脸,那就不好了。”  “你他妈胡扯!虎哥知道铁定宰了你个小妮子!”另一个白衬衫的马仔抽出怀里的钢管对着我就开始骂。其他的马仔见状,也纷纷抽出自己的钢管,但是依旧不上前。  “虎哥?”我再次冷笑,“这里是夏家的地盘,你们这群小喽啰竟然也敢对我大吼大叫?你们虎哥还没这本事,你们凭什么站在我的面前!”  此话一出,刚刚还在骚动的马仔群们一瞬间就都安静了下来,不仅是他们,两边站着的保镖也从刚刚的议论中拔了出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我没有在意,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看着马仔们安静下来,我满意的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刘瑜绕过他们,继续走。刘瑜点头,可是他刚一迈出脚步,刚刚那个骂我的白衬衫马仔就拦了上来,但是语气明显软了很多,而且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是不是吓得:“虎哥……虎哥说过,没有他的指示,谁……谁……谁都不能进去。”  我皱眉:“我有说过吧,这里是夏家的地盘,你们的虎哥活命完全是靠着我们夏家在罩着,现在可倒好你们是要造反么!”  “这……”  “‘这’个屁!我们小姐要进去,你们谁他妈管得着?!”刘瑜也是忍道极限了,看样子,如果这个白色马仔再不放我进去,那他的下场可能就和刚刚那块碎成渣儿的玻璃一样了。  “……”马仔不说话,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弹。  我拍了拍刘瑜,示意他先别说话,然后自己开口:“你放心,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由我负责,你们不会受到任何的责罚,天塌下来,由我夏三顶着!”  此话放出去半晌,面前的马仔们才慢慢的腾出了一条路给我。刘瑜毫不客气的走在最前面,带着我就往大宅内部走。  路过那群马仔,我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刚刚不语但却一直看着我的一个马仔,冲笑了笑,转头跟着刘瑜离开。  进入别墅,直走拐弯,最后上楼,到了顶层的会议室,刘瑜才停了下来。  说是会议室,不过是一个很空很空的大房间而已,就是我因为周茵莱而罚跪的地方。推门而入,看到的布局非常简单:一个大大的办公桌还有一个真皮椅子,背对着落地窗,距离办公桌子不远的两侧,有两排红色的沙发,高贵大气,但是至今除了蒋乐天、周茵莱之外,没有人能在夏旭尧在这件房子里的时候坐这两个沙发。  说实话,我非常清楚为什么楼下刚刚那么吵闹但是却没人下来了,因为这里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而此时,左边的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洞,很是煞眼,难看的要死。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站在离我比较近的地方,身边还跟着两个马仔。而哥哥夏旭尧则是坐在高高的真皮椅子上,现在正看着我,因为离的太远,所以我看不清他的眼神。  我看着满脸麻子的男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也能马上认出他就是虎哥,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嚣张的带着马仔站在这里。  麻子男看着我不语,我却是变的春光满面:“虎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虎哥看着我,好像不屑于和我说话,用眼神告诉他身边的两个保镖:把这小妮子架出去。  他的两个马仔过来想伸手掐住我的胳膊,却被残影一人一巴掌给打了回去。  “嘿!你……”一个马仔张嘴就想骂。  “你别不知好歹。”残影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温柔的冲着马仔笑了笑。一边的马仔2号一把抽出自己衣服里面的钢管就朝着我的脑门子砸了下来。  刘瑜没有管我,淡定的拿出手机,轻轻按了一下——手机屏幕亮了,钢管,碎了……  马仔2号一脸见鬼的模样向后面退去。虎哥看着这无声的哑剧,一脚踢在了马仔的屁股上:“没出息的东西,白养你们了!”骂着,一把枪就抵在了我的额头上。  残影紧张了起来,刘瑜也是一样,转头向一边的夏旭尧求救,我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还在低头发呆。  我抬眼认真的看着虎哥,又看了看我额头上的枪,淡定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5:30——距离小伊进手术室已经过了十个小时,手术快该结束了。  环顾四周看一看,两个马仔被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笑着对虎哥说:“虎哥,我建议您

还是把枪放下来比较好说话。”  “你个丫头片子!”虎哥骂了一句,但却没有开枪,看样子他对我也是颇有些忌惮。  我转头看了看夏旭尧,然后伸出两根手指移走了抵在我额头上的枪管:“虎哥,你也知道,我和哥哥不大一样,你惹哥哥,哥哥因为您的装备得忌惮您,可是您要是惹了我,我可也是不要命的人,何必闹得大家都不开心呢?”  虎哥握枪的手有点发抖。  我叹了口气:“虎哥,您何必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您活下来,也是凭着夏家,如果你愿意无偿为我们夏家运进军火,也许,我可以想着放你一命。”  “就凭你!”虎哥突然冷笑,“你一个私生女凭什么来压我?凭夏家?我告你,你夏家当家的哥哥都没正眼看过你!”  不知所谓。我冷哼一声,转身走向门口,敲了敲墙壁,费劲的撤出一个笑容:“这个房间是哥哥开会的时候用的,所以隔音效果非常的好,墙壁之间有一个夹层,是真空的,所以,就算这个房间里面枪声四起,外面也不会听到任何的声音。而且,我和你的兄弟打过包票了,如果他们受到责罚,由我来顶,可是我不想受到你的惩罚,所以……”  “你……”  “嘭!”  一颗子弹漂亮的在半空画出一道微弧的线条,穿进了他的喉咙,应声倒地,但却没有死。我看着深棕色的地毯被他的血染成黑色,没有眨眼睛,也没有动作。直到他的血流得差不多了,我才慢悠悠的晃倒他的脑袋边上,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说道:“我曾经发过誓,和夏家做对的人,和夏家抢东西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那个女生,但是,她是我的,你犯了禁忌,后果只能自己承担。”说完,我替他合上了他那双瞪得老大的眼睛。起身,对刘瑜说:“一会儿叫人来把地毯换了。”转头看夏旭尧,依旧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不安。我冲他笑了笑:“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干净,商家的大叔我也会处理好的,你只管坐住你的真皮椅子就可以了。”  说完,转身向门口走。残影收起枪,替我打开会议室的大门,我快步走了出去。  出了会议室,我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直接往小伊所在的医院赶。那不是一家大医院,而是一个快到郊区的私立医院。从医院出来因为是刘瑜开的车,所以不觉得有多长时间,可是回去的时候,那红绿灯等得,实在是花儿都要谢了!  在路上,残影就问我刚刚那虎哥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是闲的要发疯,就给他解释了一下:虎哥是三朝商家的军火库,可是那件事之后,就被夏家分了一杯羹,而且商家也没有多大的胆量再和夏家作对。而虎哥却是一直不知好歹,养着他他给脸不要脸,狂妄自大,所以最后就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那为什么夏旭尧不知道动手杀了他?”残影问。  “那是因为那件事情,”我这着脑袋,回放着被我封存在心里的记忆,“那件事情之后,三朝的所有人都怕我,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不然早死了。而且夏旭尧也不知道,他虽然有大智,但是就是不敢用,不敢实行自己的计划,只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  “那虎哥手里的那些马仔们……”  “我已经打电话给解阳了,他会处理的,而且解阳解家本来和商家的关系就不错,和我的感情也还可以,外加上我的威慑力,商家那边应该不会有人闹事。”我说。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残影说道一半,闭上了嘴。  我转头看了看开车的司机,不是刘瑜,是另一个保镖,残影在忌讳他。不过他说了这么多,已经无所谓了。  “为什么我不坐夏当家的位置?”我笑着,反问。  残影点了点头。  “因为我没有未来,”我闭上眼睛,笑了笑,“夏家放在夏旭尧手里最多是败落,落到三朝之尾,可是如果落到我的手里,那就可能会彻底灭亡。”  残影不明白我的意思,或者说,我说的很多他都不知道,所以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看我闭上眼睛,他应该也知道我是不想在说什么了,所以自己也闭上了嘴。  其实,并不是我有意瞒他们,而是实在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为什么我没有未来,等到我离开的那一天,自然会有人告诉他们,他们自然也就会知道了。  黑色的奔驰行驶在淡淡的夜幕之下,追随这西边的那一抹金红,不知道是否可以追上,但还是在不断的怒,努力去追寻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东西。  就像是残影在不断的追寻自由,小伊在不断的追寻光明,女服务生在追寻自己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而我,在追寻所有人都拥有的时间与未来。  我可以将自由给残影,将光明给小伊,我甚至想帮助那个陌生的女服务生追到她的愿望,可是我所追寻的东西,有谁可以给我?难道一定要像天伯说的,唯有生死之道混乱,天地秩序崩塌,我才可以看到我的未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