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正文 第十六章 贞子一样的女孩

书名:赤色旋律之血染人间 作者:精神病人x 本章字数:404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3:49


  我吃力的坐起身来,可无奈不知道是不是又犯病了,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不小心还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  米兰听到声响,立马跑过来扶我坐起来。刚刚坐定,我就大量起我所在的房间,这个房间很空,很大,墙壁雪白,白得刺眼,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书桌之外,再无其他的东西。我奇怪的看着眼前的房间,过了许久,才问米兰:“这里是那?”  米兰也奇怪的看着我:“小姐不知道?”  我摇头。  “这里是夏当家的房间。”米兰说,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您身上的衣服就是夏当家的。”  “纳尼?”我愣了片刻,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衬衫。果然,是哥哥喜欢的白色,上面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如果硬要说的话,应该是雪的味道,冰冷清凉幽香。  “小姐,要吃点东西吗?”米兰端过来一个大托盘,里面装的是好几个小盘子,凭着哥哥原来教我的医学知识,我可以断定,这绝绝对对的是病号饭,就是有点多。  我抬眼看了看米兰,满脸的无奈:“你认我在这里再待下去能活多久?”  米兰冲我笑了笑,将托盘放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小姐您放心,这是夏当家让您待在这里的,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进来呢?”米兰说着,从托盘里端出一个雪白的小盘子,里面放了几个精致的小糕点:“小姐常常吧,这是夏当家让我们特意准备的。”  哥哥吗?我皱起眉头,用极其怀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糕点,但还是用手捏了一个放在了嘴边。  轻轻咬一口,脆脆的,没有过重的甜味活着香气,是我喜欢的点心类型,淡淡的味道入口即化,弥漫在我的舌尖和齿贝上。我看着手里的糕点,禁不住笑出了声音。米兰看见我笑,自己也笑:“这么长时间,我还是头一回看见小姐笑呢。”  “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在笑啊?”我抬头,看着米兰,突然间发现她很漂亮。  米兰摇头:“那不一样,小姐现在是真的在笑。”  我不是很明白她在说什么,就问她什么意思。米兰摇头,说:“等到小姐照镜子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冲她撇了撇嘴,说:“我没有闲的没事干照镜子的习惯。”  就在我和米兰聊得正欢的时候,突然,门就被粗暴的给踢开了,周茵莱踏着劲风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黑衣的保镖打手。  我立刻就变回了平常的表情,米兰也忐忑不安的站了起来,不过脸上还是以往的平静之色。周茵莱大步跨进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米兰一巴掌,然后踢翻床头柜上的大托盘,将里面的食品汤水撒的到处都是,尤其是里面的红酒,溅在了白色的被单上,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但是我全然没管这些,我只是淡淡的看着周茵莱撒泼,看她用她的高跟鞋踏坏一切的东西。我怎么看怎么都感觉像是古代的宫廷剧,放在现代故事里,当真没有看点。  还没等我开口阻止,又从门口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比哥哥还有权利的人——蒋乐天。蒋乐天进来的第一件事和周茵莱一样,都是先呼人一巴掌,不过蒋乐天的这一巴掌扇在了周茵莱的脸上。这一巴掌很响,一声脆响,所有声音都静止了,就剩下周茵莱红着眼睛喘粗气的声音。  蒋乐天也是红着眼睛,死盯着周茵莱,两个人都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眉目传情,大眼瞪小眼,没完没了的。我坐在一边看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插嘴的胆量,索性闭上眼睛:你们吵你们的,我睡我觉,这总不犯法吧?  接下来在我闭上眼睛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我的听力给了我镜头的大概内容,应该是周茵莱想要继续撒泼,却被蒋乐天又呼了一巴掌然后赶出了房间。  “夏处,夏处?”  我睁开眼睛,看着一脸焦急的蒋乐天:“你们吵完啦?”  蒋乐天没搭理我,看我没睡,就开始拆我手上缠着的绷带,我讨厌手上缠着的玩意儿,心里自然是十分得赞同,行动上帮着他一块儿拆绷带。可这拆着拆着我就感觉不对劲,为什么这绷带上没有药味儿,更没有血?  我渐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是蒋乐天却还在拆我的绷带,我一把按住他的手:“不对啊,这,我的手……”  “你的手已经好了。”蒋乐天说道。  “啊?好了?”我不可思的看着蒋乐天,心说,不是吧,就算你老就回天之力也不可能会让伤口在几个小时内痊愈吧,更何况是那种邪门的流血伤。  蒋乐天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笃定的对我点点头,说:“你睡了快一个月了,不好才怪了。”  “啥!”我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一个月?”  他妈的,这,这怎么可能!我感觉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怎么可能会有一个月这么长?!  蒋乐天看我的表情,揉了揉我的头发:“你不用怀疑,你是真的睡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你睁开过眼睛,不过很快又闭上了,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吧?”  我摇头。  “这一个月里,你哥哥天天给你准备吃的,可是你死活不搭理,周茵莱天天来这个房间撒泼,你恐怕也不知道吧?”蒋乐天继续问。  我摇头,我这次是真的呆住了,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感觉自己不过是睡了一小会儿,竟然就过了一个月!等等,如果已

经一个月了,那残影:“天伯,残影呢?残影在哪?就是原来的那个陈沉郁,他在哪?”  “你放心,这快一个月的时间他都在四合院里待着,哪都没去,你哥哥早就安排送饭的、送衣服的还有教练去那里了。”  我松了一口气,又靠回了床头上。  “不过……”  “不过什么?”我松下来的心忽然一紧,他妈不会又出怎么意外了吧?  “我给你留了一个人,不知道你是不是会要。”天伯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脑袋,示意我放松。  可是这话一出,我那还能放松啊,直接就开始激动:蒋乐天看上的人,难不成他把那女服务生给我收回来啦?“你留得那个人在哪啊?”  “也在四合院,等你好的差不多了,再去看吧。”蒋乐天说。  说话间,我手上的绷带已经完全被他给拆完了,留下的是一道很深很深的伤疤。我看了看,真丑。所以我就随意从一边的床头柜里翻出了一块手表,戴在了手腕上。  带好手表之后,我就执意要去看那个他留下来的人,蒋乐天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去之前说了一句:“你这个时间去了可别后悔。”  我能有什么后悔的啊?想着,就点了点头,说:“没事,后悔算我的。”  十分钟之后,我和蒋乐天坐着一辆大宅里观光旅游一样的车子,直奔四合院。车子在四合院的门口五米开外停了下来,车子还没停稳,我就跳下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浑身没劲儿,一个趔趄就要往地上栽。就在这时候,身边突然掠过一个影子,拦腰把我抱了起来:“这位小姐,下次出门可要……夏处!”耳边本来温柔清婉的男声瞬间变成了刺耳的惊呼。我排斥的堵住耳朵,转头看声音的来源,发现竟然是残影!  “几天不见,你要逆天哪?”我不满但温柔的冲他说,不过我眼中的斥骂他应该能看得出来。  残影抽了抽嘴角,把我放下来,然后扶住我,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不知道是为什么,难不成是激动?但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喊了一声:“主人。”  我满意的点点头。蒋乐天从车上下来,走到我的身边,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残影的声音太大,惊动了四合院里面的人,四合院的门一点一点的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竟然是哥哥夏旭尧!现在我是知道,我什么蒋乐天会警告我说:“你这个时候去可别后悔。”  不知是何原因,他的脸看起来很苍白,走路时身体也有些不稳。我的思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扶住他,但我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迎了上去。我想扶住哥哥,可是我的身体根本就不听我的话,很快就成了哥哥扶着我。  现在的他看起来虽然很帅很冷,但却又很可怜,就像是大势已去的皇帝。  他冲着几米外开车的司机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司机调头离开。等到司机走远了,他才缓缓开口对我说:“你的人现在都在这里了。”  当时的我对这句话并没有很深的了解,我认为他说的我的人,只不过是残影还有蒋乐天为我留下来的那个人。但是现在想想,年仅一十五岁的我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成熟,因为我并没有发现,当时在场的,除了残影、除了蒋乐天留下的人,还有蒋乐天,还有哥哥夏旭尧。  我急切的往四合院里冲,残影紧跟在我的身后,但是哥哥和蒋乐天却留在了外面,不知道在嘀嘀咕咕说什么。但是我也没心情去管了,我只想赶紧摆平那个女服务生是个完。  可是我刚推门进去,就更加后悔了,因为在我眼前出现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女服务生,而是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十岁大一点儿!  我的嘴角抽了一抽,随即,一种想要杀人的欲望就从心底冒了出来。但是我总不能在一小孩子的面前表现出来,虽然我也是个不大的黄毛丫头。  我还是勉强的扯着笑容问眼前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眼前的女孩不说话,摇了摇头,头发随着她摇动的节奏飘飘荡荡。女孩的头发很长,长到的头发遮住了她的整张脸,直接垂到她的肚子,一条尺码很不合适的白裙子挂在她的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一样,如果大半夜看起来一定让人不寒而栗。  我心里立刻就怀疑了,为什么蒋乐天会看上这么一个不人不鬼不阴不阳甚至有些不男不女的孩子呢?再想想,也对,反正蒋乐天也是研究这些鬼啊神啊之类的,从他手里得到这种人那也算是正常了,要是哪天蒋乐天给我发零花钱不再是纸钱那就是我见鬼了。  忽然,就在我无限联想的时候,身前的女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小手,然后嘭的一声,一只两半了的知了从院子的树顶上掉了下来。这只知了很小,我能看到并不是因为我在观察这个女孩儿,而是因为它正好从我的面前划过,这个距离,离我的脸只有五厘米,正好落在我的脚边儿……  这一声枪响,残影也吓了一跳,但是并没有紧张我,看样子是这一个月里和这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住习惯了。  我倒是因为这一声动静,开始仔细的观察眼前的这个娇小的身影,忽然发现,她和我印象中的一个身影很像,不对,不是很像,而是分明就是!  没错,她是那一夜在黑暗中向我开枪但不要我性命的人,她是那个把我丢下水差点要了我的命的人,她就是黑暗中的那个影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