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劫个丞相生萌宝

正文 第429章净身出户

书名:劫个丞相生萌宝 作者:兰陵倾城情 本章字数:3866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9日 11:26


  哼,阿梦的怀抱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却无缘无故被这臭小子霸占去了,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额……”  梦连衣试图劝他,“轩辕,他是你儿子,你这么跟自己儿子争风吃醋,真的好么?”  若是被那六个人知道,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是的,自从有了紫衣的加入之后,轩辕齐的小日子是越发的轻松了,什么事情只要吩咐下去,他们都会办得妥妥的。  谁想要跟这臭小子争风吃醋?是他总是气他这个爹爹来着!  哼,等他再长大一点,看他怎么收拾他!  在梦连衣怀里得瑟的轩辕小宝忽然就打了个寒战,他幽怨的瞪着轩辕齐,小嘴不住地咿呀咿呀,就是听不到在说什么。  梦连衣当然感受到了小家伙小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忍不住嗔怪他,“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你拿他置什么气?”  他还什么都不懂?  才几个月大的孩子,都知道瞪自己的亲爹了,还不懂事吗?  轩辕齐看着梦连衣的注意力一天天被这个小家伙给夺走,心里更不平了。  嗯,一定要想个办法甩了这小子!  这时,李承宁拉着紫嫣的手走了进来,双双跪在他们面前。李承宁的脸上带着愤愤之色,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臣请皇上赐婚,将紫嫣姑娘嫁给我为妻!”  这是闹的哪一出?  紫嫣红着小脸,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臣请皇上赐婚,将紫嫣姑娘嫁给我为妻!”李承宁见轩辕齐不说话,又重复一遍。  “呃,这个,紫嫣是皇后的人,这事儿朕做不了主!”反应过来之后,轩辕齐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梦连衣。  李承宁咬咬牙,转而看向梦连衣,“皇后娘娘,微臣是真心喜欢紫嫣的,还请娘娘成全!”  梦连衣的目光慢慢的扫过他们,方才开口,“李大人,我日前就与你说过,我梦连衣的人只为妻,不为妾。而且娶她的男子一辈子就只能娶她一人,你可做得到?”  紫嫣诧异的抬头,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为她说了这样的话。  “臣能够做得到!微臣可以当着皇上和娘娘的面发誓,这一声我李承宁只娶紫嫣一人为妻,若违此誓,人神共弃!”  梦连衣轻笑的摇头,“别与我发誓,若誓言当真有用,这世上哪里还有什么十恶不赦之徒?”  “本宫要你立下字据一份,你们成亲之后,你名下所有的财物都归紫嫣所有,你,可愿意?”  梦连衣知道,这事儿她做的有点过了,可紫嫣只是一介宫女,在这里,除了她,没有旁人可以依靠。而她,亦不能时时护着她……  何况,依着那傻丫头的性子,受了委屈,只怕也不会说出口的。  没想到,李承宁居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字据,臣已经立好了,还请皇上和皇后给臣做个见证!”  他将字据递给梦连衣,让她过目。  梦连衣先是一愣,然后接过一看,乖乖,看来这小子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居然这么多?  嗯,至少这样,对于紫嫣的未来便多了一份保障。  “如此甚好!”  “只是,李大人你可知道,这印章一旦盖下去,就意味着你自此成了穷光蛋,你的一切都是紫嫣的了。日后,你若有任何偏差,都足以让你净身出户,成为一个穷光蛋!”  李承宁目光坚定的看向梦连衣,“若是当真有那么一天,也是我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梦连衣终于笑了,她将小宝交给轩辕齐,起身扶起紫嫣,“紫嫣,他为你情深至此,你可愿意嫁他为妻?”  紫嫣含着泪点头。  她从未想过能够嫁他为妻的,这辈子只要守着他,陪着他,哪怕是妾,是丫头,她也此心不悔!  梦连衣媚眼看向轩辕齐,那眼神很明显,他身为皇帝,就不该表示表示吗?  轩辕齐摸摸鼻子,冲着门外喊了一声,“许公公,将我事先备好的圣旨拿过来!”  “承宁,紫嫣,你们成亲,朕自然要有所表示。从今日起,紫嫣便是紫嫣郡主,是皇后的义姐。成亲之前,先住在芙蓉轩吧!至于承宁,朕会给你在宫外置办一间宅子,当做是你们的新婚贺礼!”  “多谢皇上的成全!”  轩辕齐嘴一撇,“要谢就谢皇后吧!”  “紫嫣,朕知道你是真心待皇后好,所以才会给你这样的身份,你不必觉得受宠若惊,那是你该得的,亦是皇后的一份心意。成亲之后记得时常进宫来陪陪皇后就好!”  “奴婢,奴婢多谢皇上,多谢皇后娘娘的成全!”紫嫣激动的跪下来,连连磕头。  梦连衣拉住了她,“傻丫头,如今你已经贵为郡主,怎么还能自称奴婢?”  “谢谢娘娘!”  “该改口叫妹妹了!”  “谢谢……妹妹!”紫嫣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大的荣耀。  李承宁起身,将她搂进怀中,“待我择了良辰吉时,就来迎娶你!只是我们可能都不会得到长辈的祝福!”  紫嫣的爹娘早已在三年前他入赘之时,一气之下病死了,哪里还有什么长辈?  而李承宁,他自幼脱离了李家,荣辱成败,皆与李家没有半分关系!  “放心吧,自然是皇后的义姐,到时候定不会缺了长辈的!”笑话,他的岳父大人是吃干

饭的么?  梦连衣瞬间秒懂轩辕齐的意思,心里有些好笑,不知道他这女婿一天到晚的想着算计他,他这心里是何等的憋屈?  李承宁与紫嫣的脸上皆闪过一丝疑惑。  在他们离开之后,梦连衣投入轩辕齐的怀中,柔声问,“你会不会怪我这么做太过心狠了?”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承宁他并没有一丝犹豫,证明他是真的想要娶紫嫣的。那些身外之物,在他看来,哪有紫嫣重要?”  “你啊,就不要自寻烦恼了。我们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你若是就这般烦恼,你你迟早得变成秃子的!”  梦连衣瞪他,“你诅咒我啊?”  轩辕齐笑着安抚,“我怎么敢?阿梦,宫里上下都知道,得罪了我,只要找你来求情,一准成功。你说,我怎么敢咒你?”  那厢,小夫妻打情骂俏,情意正浓。小娃儿抠了抠小鼻子,撇嘴,他真可怜,有这样不顾他的爹娘!  嗯,将来他长大之后,定要离家出走!  在半年之后,他们成亲之时,紫嫣风光嫁人,皇后娘娘亲自送嫁,十里红妆,场面热闹非凡。人群里,有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隐没在人群中,紫嫣的盖头被风吹起,他看到了盖头之下的娇颜,脸色惨白。  细问之下,方才知道,当年含娇带羞的那个女子,在今日嫁作他人妇。与他,再无半分瓜葛!  嫣儿,这样也好,我活不过三年,能够在有生之年,看你觅得如意郎君,我纵然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一连三天,唐沫柒都守在梦琉年的身旁,哪里都不曾去,甚至没有去承乾殿去看轩辕小宝。  往事太过心酸,想要放下实在是有些难。她不想让他让过钻牛角尖,可这个男人太过聪明,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心,一直浅笑以对,看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有人说,暴风雨的前夕是宁静的,这话她信,所以才会心生担忧。可她也知道,若是不让他发泄出来,只怕心中郁结难抒,对身子不利。  是以,这一天,她来到了承乾殿,刚刚了宫人的来报,梦琉年去了天牢之时,心里居然舒了一口气。  “娘,你怎么了?”梦连衣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唐沫柒松口气的模样,有些好奇的问。  唐沫柒浅笑,让她坐在她的身旁,“没事,是一件悬在心头的事情尘埃落定了,觉得舒坦了!”  这事儿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他不愿意说,她自是随了他去。女儿有了自己的生活,没必要为了他们的事情再过多牵挂。  梦连衣心知母亲不想说,也不勉强,只抱着咿咿呀呀的小宝,不停地逗弄着他。  “娘,小宝是不是要长牙了,怎么最近有些闹?”  唐沫柒点点轩辕小宝的鼻子,“是啊,我们小宝要长牙了,以后就可以自己吃东西了!”  “孩子长牙的时候难免会闹腾,多一点儿耐心,我不也是这么将你们拉扯大的么?”  对于孩子,唐沫柒几乎是亲力亲为,她不想让孩子自小与她生疏了,虽然辛苦了些,但如今看到他们长得这么好,当年再怎么苦,如今也是甜的。  梦连衣但笑不语,对于小宝,她自是有耐心的。没耐心的事小宝的父皇罢了。  ……  天牢。  这是一间独立的天牢,不同于关押沐水瑶的大理寺,这里更加荒僻,更加阴森。  关在这里的正是缪红药。  此刻,她姣好的面容显露着深深地疲惫,眼里布满血丝,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门口处,纤手紧紧紧握。  “梦琉年,你要杀便杀,将我这么一直关着算什么?难道你们还想为难一个女人吗?”  梦琉年淡静的站在门口处,静静地反问,“被囚禁的滋味如何?”  “哼!”  “缪红药,你害了几代人,事到如今,居然还能如此理直气壮?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这份自信呢?忘了提醒你,过分的自信就成了自负,也就是造成你如今下场的主要原因之一,死到临头,难道还不想改改吗?”  “改?”缪红药嗤笑,“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成者王侯败者寇,沦为你们的阶下囚,我认了。至于错?我何错之有?”  “错的是你孟家的祖先,是他不仁在前!”  “看来,你还真是死不悔改呢?”梦琉年说这话时,没有一点动怒,可听着却让人不寒而栗。  缪红药活了一百多岁,在这个晚辈面前竟也有些胆怯了。  “知道如何毁了一个人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摧毁她吗?”他的语气那么平淡,就好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那就是毁了她最在意的东西!”  “可对一个女人来说,她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呢?”  缪红药的脸色微微变了,她隐约知道他话里是什么意思了。  梦琉年恍若未闻,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瓶子,“这是我让元清连夜配的药水,是能够让妙龄女子一瞬之间变得苍老……”  “你说,我若是把这瓶药赠给你,你会如何感谢我呢?”  明明是一个百岁高龄的女子,却还顶着一张少女的面孔,你说她最在意的是什么?  梦琉年冷哼,没有一个女子不在意自己的容貌,而眼前这个女人更是。毁了她的容貌,比毁了她什么都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